故事

天是那么的蓝。绮丽庐山风光,在玉树眼里,提不起任何兴趣。刚走出一段失败婚姻的他想来此地散心,乱七八糟的人或事还是接二连三出现他脑海,挥之不去。

既来之则安之。百无聊赖中,玉树独自一人拾级而上。四月的春风得意,不时传送各色花的芳香、鸟儿灵动的欢唱,小蜥蜴前方出没,山间湿润的雾气渐浓,丝丝凉意袭身,浑身激灵舒爽了许多,心情也渐次转好。

峰回路转,忽然发现前面石阶上端坐着一个女子,虽然雾气蒙蒙,模糊不清,依稀还是可以断定那一抹红裙女子的漂亮,年轻。

玉树来到女子身旁,不由自主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女子手抓自己的左脚腕,露出痛苦的神情。玉树不禁关切地询问起女子来:

“请问是否脚葳了?”

女子抬起头,脸朝玉树方向颔首称是。

玉树迅捷放下自己背包,从包里麻利地取出一瓶红花油递给女子,嘴里解释着赶紧将红肿处多擦拭些红花油,舒络筋脉,可以减缓疼痛,应该管用。

女子连声道谢,将药水涂抹在患处,然后用力反复来回揉搓。几分钟过去,女子露出灿烂的笑容。她真诚地向玉树表示感谢:

“谢谢大哥!好神奇哦,还真不疼了呢。”

说罢,女子站起身。玉树不由自主地打量眼前这位女子,五官端正,皮肤白皙,身材苗条,成熟又透着灵气,一袭红衣在这寂静山雾里,显得那么光彩照人。

俩人结伴而行,一转眼就来到前方观景台,雾气适时四驱,霍然开朗,心旷神怡。望着远处山峰此起彼伏,云雾缭绕,彼此作了自我介绍。女子名曰吟春,煞是应景。

吟春的脚腕还是不行,于是俩人商定踏上归途,毕竟健康第一。一路上,遇见难走的山路,乱石嶙峋处,玉树扶一把吟春,吟春的装备自然全由玉树背负,谈笑风生,很快来到山脚下。吟春提出要答谢玉树相助之恩,玉树笑而不语,欣然接受。

俩人很快打车来到九江边的一家临江茶室,望着涛涛江水,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

因为陌生,玉树又是个直爽之人,他很快就向吟春掏起了心窝子。吟春安静地聆听着,不时为玉树的遭遇流露出同情与理解的神情。玉树一吐为快,深感不虚此行。俩人约定,第二天视情况继续结伴同行。

那个晚上,玉树很快进入梦乡,并梦见自己与吟春手牵手进入结婚礼堂……醒来天色大亮。玉树自感有点想入非非,但还是依约赶往吟春下榻的旅店。吟春还未出门,原来脚伤加重。在吟春示意下,玉树步入房间。

玉树表示要否赶快去医院治疗脚伤,吟春表示没伤着骨头,只要红肿褪去很快就会好的,不用兴师动众。只是出游计划得泡汤。

俩人一人在被窝,一人在沙发,有些尴尬。忽然,吟春嘤嘤地发出哭声。玉树慌了手脚,不知所措。很快吟春恢复了平静,一五一十道出了原委。原来吟春与家人吵架负气出走,家人还不知其行踪,估计很着急。

玉树想探个究竟,不料被吟春婉言拒绝。吟春说自己想单独处一会,有事明日请早,玉树知趣地离开。

又一个清晨来临,吟春已经离去,但给玉树留了一封信,大概意思如下——

吟春是与丈夫吵架而玩消失,这回丈夫打电话来真诚道歉,表示痛改前非,一定说到做到,请吟春再给个机会。与此同时,吟春也表达了对玉树的倾慕之情,“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可惜造化弄人,随缘吧。

玉树朝九江边一路狂奔。客船鸣着汽笛,缓缓前行。玉树依稀看到船上有一红衣女子,伫立在船头,向玉树所在岸边瞭望。客船渐行渐远,船头的红衣女子渐成红点点在视线里消逝。江上雾气弥漫,客船也隐匿进水汽,杳无踪迹。玉树拿起自己手机,欲拨打吟春留下的电话号码,最终还是选择放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