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悯苍生

过了“芒种”,农活是紧张劳累的,地里收割完的麦子扎成了捆,来不及运到场,只是挪了个地方,就要在麦茬间抢着种玉米。挑水自是瘦瘦的父亲,娘刨坑,我放两粒玉米种子,浇上水,姐在上面用土掩埋。比起昨天割麦子轻松许多,疼的腰渐渐舒展开来。

地里坐着光屁股的弟弟手里拿着几根野蘑菇张着嘴哭,鼻涕眼泪流了一肚皮。

麦垄间长着成堆的野蘑菇,黑灿灿的在阳光下闪着油亮。大的猪耳草下面跳出来一只肥大的青蛙,引来我家大花狗一阵狂追,青蛙跳跃着箭一般地冲进地头的水沟里,大花狗无奈的眼睛盯着水面,甩了两个喷嚏。回到我脚旁边,继续吐它的红舌头。

过了“夏至”,玉米苗已长了一尺来高,早起来到地里,满眼的葱绿,弥漫着扑鼻青的气息。每一株玉米嫩的芯里都顶着一颗晶莹的水珠,在太阳照射下生出七彩的光。这时候的父亲担着水桶拿着撅头。来给玉米间苗补苗。

三伏天下了火一样烤人。池塘边柳树下的老人光着膀子,凸起来的肋骨撑起布满老人斑皮肤。手里不停地摇着芭蕉扇。烈日下的玉米苗的叶子打着卷,不在油绿,变成了灰白色。无力地搭拉着,玉米芯也害羞似地卷了起来。我来到田里,父亲除草早已出了地头,父亲的双腿岔开,双手紧握锄头在用力地拉着麦茬和杂草。父亲后背的衣衫早被汗水湿透,在干与湿的交界处,结晶着白色的盐碱。我蹲在父亲地身后,捡拾着除下的杂草。热浪一股股涌来,顿感头晕胸闷,要父亲到树荫下歇会再干。父亲对我说:“天气热太阳晒,正是除草的好时机。”我低下头想起唐朝李绅的“锄禾”,对”锄禾”有了更深的理解。

过了“小暑”,玉米长得和我一样高了,有的被虫蛀了,有的被虫蛀断了秸秆。这就需要趁着早上有露水往玉米芯里放药。在玉米地里来回走上几趟,裸露的肌肤被飞快的叶子拉破道道血口。踮起脚尖极目远眺,绿的波浪滚滚而来,瞬间从我身边掠过,奔腾着远去了。渺小的我置身于绿海之中,像一片树叶任由浮沉。

若是碰到阴天,玉米杆中上段有泡的地方,生长着厚实的雾麦,用油炒了味道和野蘑菇一样的鲜。

六月的天气变化无常,暴雨说来就来,狂风打着漩,吹到大片玉米,过了两三天看到了倒地的玉米高昂着头,弯着秸秆迎着太阳倔强地生长着。

初秋来临,玉米穗上了一层浅黄。掰了几个用水煮或用火烧,甜甜的弥漫着扑鼻的玉米香。

八月金秋遍地黄,成熟的玉米骄傲的立在秸秆上,穗上的胡须格外紫红,玉米杆耗尽一生,完成了孕穗的使命,叶子大多枯萎干散了。父亲和娘挎着大的篮子在掰着玉米,笑容荡漾在父亲瘦黑的脸上。西下的太阳收起耀眼的光,渐渐的落去了,只留下满天的红霞。一群蝙蝠飞来飞去“吱“”,吱”地叫着。我知道又要秋种了。又要在一望无际的田野里,播下种子。撒下一年的希望。生根发芽待到来春。又绿满了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人生顿悟 #当才华撑不起梦想时,潜下心来锤炼自己,充实自己吧! 迷茫时,请认真剖析,是否想太多,做太少!是否受旁人...
    云杉阁阁阅读 80评论 0 0
  • 细细想来,我已经五年没有做火车出门了。那个时候来回都是十几个小时的路程,从最初的新鲜好奇到坐的想吐。 虽然是短...
    小城里的木槿花阅读 153评论 0 0
  • 素数筛选一般线性筛法:给定一个范围,先假定这些数全是素数,然后从2开始,如果一个数i是素数,那么这个素数乘以大于等...
    Gitfan阅读 96评论 0 0
  • 今天是我最开心一天早上我吃完饭妈妈带着我去学校老师带着我们去了操场做运动。做完运动回去上课了下课时间到了美术老师带...
    孔雯茜阅读 57评论 0 0
  • 网易数据库发展历史网易数据库赵天元 去IOE的先决条件 寻扎能够替代Oracle的关系型数据库产品 具有海量数据下...
    li_volleyball阅读 62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