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再婚

婚姻破裂,最大的受害者必定会是孩子。

1

秋凤是我儿时的一个玩伴,有次回老家在街上偶遇到她。好多年不见,她并不曾大变样,单单只是发福了些。不过也不算胖的厉害,结婚后能保持这样的身材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

秋凤怀里抱着一个男孩,大概三岁左右的样子,后面跟着一个八九岁的孩童。那孩童下身穿一件膝盖有破洞的宽大牛仔裤,左裤脚向上卷了两三层的样子,右裤脚长长的拖沓着直盖过半个脚面。脚下一双运动鞋沾满了泥土,又黑又旧。

我笑着向秋凤打招呼,我们寒暄了几句擦肩而过。

“走快些,早上没给你吃饱饭啊!”秋凤低声呵斥那八九岁的孩子。

秋凤耳上的黄金耳环闪烁耀眼,面庞水光油亮,同为女人,我一眼就看出了她脸上至少涂抹了三四层的保养品。最后一层的BB霜大概也不是什么劣质货,因为素颜效果还挺不错。秋凤的发式是当下时兴的梨花烫,就连眉毛也做成了韩式半永久,说实话她以前的眉毛稀疏杂乱确实不成样子。

她身穿羊绒呢大衣,高跟鞋踏在水泥路上发出“卡塔卡塔”的响声,怀中的小儿也打扮的如同要上电视节目的样子。

我甚至有些怀疑,跟在她身后的那个孩童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那孩童提着一个大大的购物袋,购物袋上有印着某超市的名字。那孩童提着吃力,散着的裤脚又拖慢了他的脚步,他身子尽量的向左倾斜,以此来平衡提着重物的右面。看来是秋凤去购物,自己怀抱小儿,让大儿帮着拿东西。

待秋凤走远转进另一胡同,我方扭头继续看了一眼那走的慢的孩童,心中满是不解。

回到家我把疑虑说于母亲听,母亲长叹一口气:“那孩子的确可怜的很!”

2

原来秋凤已是再婚,怀里抱的小儿是她与现在丈夫所生的,那八九岁的孩童小寒是现任丈夫前妻所出。秋凤也有个七八岁的儿子,不过离婚后把大儿子留给了前夫。

秋凤是家里的独生女,在我们村里80后独生子女是稀有动物。在我九岁左右的时候已经学会做饭做家务了,而秋凤那时还时常被她娘抱在膝盖上“心肝宝贝”的叫着。小时候我母亲和秋凤母亲一起去逛街赶集,在集上秋凤要什么她娘就给她买什么,很是让我羡慕。

秋凤的头次婚姻也是她娘一手包办的,她娘也是厉害的很。她为秋凤挑选了一家公婆老实、丈夫老实、家境中等的人家。

“他家虽然不是很有钱,可是娘保证你嫁过去就当家作主,不受一丁点的委屈。”秋凤娘这样对秋凤道。

秋凤倒也孝顺,她很听她娘的话。虽说对面前的男人没有感情,可是她坚信大人那句“感情都是婚后培养的”。

秋凤结婚后小两口很是恩爱,家里很少发生婆媳矛盾,秋凤在家说一不二。秋凤的丈夫也是个极为勤快的人,除了一日不落的上班外,家里营生也不怠慢。

人人都说秋凤生来命好,从小到大一点委屈都不曾有过。

也许老天也嫉妒一帆风顺的人,在秋凤大儿子刚满三岁的时候,秋凤的丈夫因为工伤毁了容。左半边脸被烧伤,连带着左眼和半个嘴唇,面容可怖让人望而生畏。

秋凤娘不愿女儿以后日日对着鬼面般的丈夫过日子,于是撺啜着让秋凤跟他离婚。秋凤最初不肯,常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她不能因为丈夫出了意外毁了容就抛弃了他。

也许是秋凤太孝顺,很听她娘的话,也许是秋凤娘太能闹腾,最终秋凤还是离婚了。她娘嫌她带个孩子不好嫁人,坚决不同意秋凤要孩子。

3

秋凤离婚不到两个月就再次嫁人了,还是秋凤娘一手包办的。

秋凤现任丈夫于强也是二婚,他的第一次婚姻以妻子的自杀身亡而结束。于强在家中排行老二,他与前妻刘莉莉是青梅竹马。莉莉也是独生女,所以当莉莉生下一个儿子后,莉莉娘家把刚满月的孩子藏了起来,他们非要让莉莉的儿子姓刘不可。

“我刘家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的儿子必须得冠我们刘姓。你们于家的大儿子也有儿有女的,怎么着也断不了你们于家的香火。”莉莉的娘家如实说。

可是于家哪肯,自家的孙子却姓儿媳家里的姓,那自己的儿子不是成了倒插门?

“我老于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没听说十里八乡谁家的孙子姓别家姓的。你们把我老于家看成什么了,这样做,以后谁还看得起我老于。我知道你们刘家在村里有钱有势,但我不怕你们!”老于气的脸红脖子粗,抽了半截的香烟狠狠的丢在了刚拖干净的白瓷地板砖上。他又从喉咙里咳出一口浓痰来,“呸”的吐到脚下,穿着布棉鞋的大脚踩到黄浓痰上搓了两搓。

老于的这点小目的算是达到了,莉莉的娘看到老于这一系列的动作,脸上现出又是恶心又是嫌弃又是痛惜的表情。恶心是莉莉娘自然的反应,嫌弃的是老于的粗鄙,痛惜的是那刚拖干净的白地板。

反正不管老于如何在莉莉娘家闹,莉莉娘家总是以不变应万变,反正孩子在他们手里。于家害怕刘家偷偷给孩子上了户口,落实了孩子的姓,毕竟刘家跟村书记是近亲。于家不但去刘家闹,还闹到了村大队。

“我把话撂到这里,那孩子是我于家的骨血。谁要是不经过我老于家的同意,偷偷给孩子冠上别的姓,我就是拼了老命告到北京也要出这一口气。”

老于这气话说的颇没道理,别说是到首都去告状,就他家这茬子事,镇公安局都无法插手,只能属于民事调解。

莉莉刚生孩子没多久身子还没养好,两家就这么闹腾。她孩子也见不着,丈夫也怨她一心只向着娘家。本来和和美美、恩恩爱爱的小日子过到了这种田地,莉莉得了产后抑郁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有一日莉莉瞒着父母回到了婆家,平日里和善的婆婆对她冷言冷语,温柔的丈夫对她不冷不热。唯有老公公拉着她的手喋喋不休说个不停,软化硬话说尽,同时扮演红脸和白脸。目的就是一个,不能让老于家丢了人,必须把孩子送到于家来。

莉莉左右为难,娘家婆家的事都闹一个多月了,中间调解人不知道请了多少。莉莉眼见生活无望,难耐逼迫竟投井自尽了。

莉莉死后,莉莉娘也没有了活下去的欲望,她一下子病倒了,终日躺在床上。莉莉爹自责不已,自己一辈子就那么一个女儿,现在女儿都没了。他把所有的错怪到了那不满三个月的孩子身上。

老于家如愿以偿的得到了那个孩子,为孩子上了户口,户口上姓名一栏上写着“于小寒”。名字是孩子爹取的,这孩子出生在寒冬腊月天,因为他寒了许多人的心,所以随手拈了个“寒”字做名。

4

刘家老两口为着女儿的去世又跟于家闹了几场,他们心力交瘁双双被病魔缠住了。就算刘家想养那个孩子,他们也没那个精力了。

小寒跟着奶奶不到两岁,奶奶就因为心脏病去世了。小寒的爸爸于强忙着上班,就把幼儿交给了老于带。

后来于强跟秋凤结了婚,两人又有了一个儿子。有句村言说的好:有了后娘就会有后爹。意思就是说一个孩子一旦有了后娘,那么亲爹也就变成了后爹,于强不但娶了娇妻还又填了小儿。于强本来就对小寒不太上心,也许因为小寒的出生给自己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灾难。他看见小寒就免不了想起自己青梅竹马的前妻。

小寒没了娘又没了奶奶,姥姥姥爷又是病秧子对他不理不睬,爹又不疼他,爷爷也不大会带孩子。后娘进了门,小寒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了。

秋凤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秋凤的娘刻薄的很,就是饭都不让小寒吃饱。有句话叫做:半大的小子,吃穷老子。小寒这个年纪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小碗饭哪里够。小寒想着再填一碗,就遭到秋凤娘的打骂。

“哎,那孩子太可怜了。你说如今的生活,谁家里还缺吃少穿的。秋凤娘就是故意的,她看不惯那孩子,她宁愿把饭剩下倒给狗吃,也不愿意让她那个后外孙多吃几碗。”我母亲连连感慨。

“不是亲生的才格外要避嫌呢,就怕自己对外留个刻薄的名声,她们母女那样对待一个没娘的孩子也太过分了吧?”我说道。

“秋凤娘一辈子就是那样了,秋凤一个善良的女儿也被她教唆坏了。秋凤在家里这样对待小寒,别人还不知道怎么对待她的大儿子呢。”

“她的前夫都那样了还能再娶个?”

“谁说不是呢,只要彩礼给足了,还怕讨不到媳妇吗?他后来的那个媳妇听说脑子有点毛病,不然也不会嫁一个毁容的人。”

“秋凤以前还经常偷偷的去看自己的大儿子,后来被秋凤娘知道了狠狠骂了秋凤。说她看了也白看,还买那么多东西,花的都是冤枉钱。儿子已经成了别人的,就不要惦记那事了。后来秋凤有了小儿子,慢慢的再也没去过前夫家了。”

5

有次我出去倒垃圾,看到了几个邻居在一起聊天,其中就有秋凤娘。

“别人都传我对那孩子不好,我怎么对孩子不好了?每次她们来了,我都好吃好喝的照顾着。那个孩子也是没教养的很,从来都不喊我们秋凤娘。你说他身上穿的可都是秋凤给买的,就那牛仔裤穿了还没半月,膝盖就破成了那个样,成天走路也不知道是用脚还是用膝盖……”

有一次小寒在我家门口那边玩,一个人蹲在那里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他看见我出来也不害怕,小嘴还挺甜:“玖玖姨,我渴了能不能给我点水喝?”

我从家里拿了一罐牛奶给他,他依旧穿着那件破牛仔裤。身上深蓝色的棉衣袖口处磨的黑亮,这身衣服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

“天气这么冷,你怎么不去你姥姥家屋里待着?”我看着他冻得通红的小手问道。

“弟弟在午睡,姥姥嫌我在家里吵,让我自己出来玩会儿?”

“姥姥对你好吗?”我刚问出口,自己就有些后悔了,自己什么时候如此八卦。

小寒半晌没回答,后来他开口问我:

“玖玖姨,你说人最多能活多少年?”

“那可说不准,为什么会这样问?”我诧异的道。

“我爷爷几年五十九了,我不知道他还能活几年。我奶奶在的时候,奶奶最疼我。奶奶死了爷爷就照顾我,如果爷爷再死了就没人照顾我了。”

我听了他这话,鼻子一酸有些想哭。

“有的老人能活到八九十岁呢,到时候你就长大了,就可以反过来照顾你爷爷了。”我只能这样安慰他。

我没敢提起他爸爸于强,和后妈秋凤。既然小寒这样说,肯定认为这些都不是会照顾他的人。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如若生在别人家那是当做宝贝一样对待,可小寒虽说生在新社会,却仿佛过着旧社会的日子。

天灰蒙蒙的,有下雪的征兆,小寒把手缩进脏兮兮的棉袄袖子中。他甩着袖子、踩着过长的裤脚朝秋凤娘家走去。


想看更多请点击:师玖玖短篇小说合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