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劫

图片发自简书App

提刚

(1)他生于一个普通家庭,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落下残疾。因怕小伙伴笑话而远离他们。

(2)他娶妻生子,妻子嫌他不会赚钱瞧不起他。

(3)一次出差艳遇一年轻小姐,发生一夜情

(4)怀疑自已染上性病,四处寻医

(5)跟妹妹去医院,知道病情真象


1

命运有时象个可恶的魔术师,他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变出一些干奇百怪的各种烦恼、痛苦或是灾难;让你骤不及防,痛不欲生。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翁便是如此。

他叫刘建军,是一个高高瘦瘦、皮肤很白净的中年男人;脸上永远挂着谦和的微笑,看上去他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本来他也算得上一表人材,只是因为小时候患小儿麻痹症让他落下终身残疾;走起路来腿一颠一颠的,小的时候小伙伴们常常拿他取笑,叫他跛子刘。

他心里是喜欢朋友的,每当看到小伙伴们在一起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的时候,他多想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可他又害怕小伙伴们有意或无意地拿他取笑,因此他常常有意地避开他们。

他也特别喜欢足球,喜欢赛跑、游咏,喜欢一切课外的体育运动。可是他的腿让他望而止步,只能一个人静静地或站或坐在某个角落,无比羡慕地看着他们尽情地玩耍。

十七岁那年他高中毕业回到了家里。他父亲为给他找一份工作费尽了心思(他父亲是农场的一位老干部)他动用自己所有的能用的人际关系,花去家中多年的积蓄,终于让他自己退了下来,由他顶了上去。

他终于成了农场的一名宣传干事,从此成为让人羡慕的国家干部(编外的)领取国家工资,拥有别人眼里的“铁饭碗”。

他很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工作,每天第一个上班,认认真真地干好自己的工作,写那些各种宣传报道啊、那些各种大会小会上领导的发言稿子,还有一些大大小小锁碎的事情,有时连星期天也要加班加点地赶写。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三十多岁时他终于熬成了办公室主任。

2

他也娶妻生子。只是他老婆是个性格比较泼辣的人,她常常因他挣不了多少钱而瞧不起他;对他说话总是以那种不屑一顾的样子。不论人前还是人后,她从不会给他留一点点情面,为此他们也吵过、闹过最后她老婆以离婚要挟,他只好败下阵来,慢慢地每当她再次当着别人讥讽他时,他只能怒目而视,再后来只是默不作声由她去了。就这样他成为人们眼里有名的“妻管严”了。

今年过完春节,农场为了建设国家级生态公园,派他去外地考查学习。他老婆破天荒塞给他二百元钱,这让他的心着实增添了几份小小的感动。

3

白天好几处的参观学习,好几处的各种应酬,晚上回到宾馆时他以有几份疲惫。洗涑完毕,他给家里打完电话,正准备上床休息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他过去打开门,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闪了进来。她看上去十七八岁的样孑,穿着一条短到不能再短的红色超短裙,里面大部分都露在外面,两条白嫩的玉腿有规律地晃悠着,脚趾上涂着红色指甲油;上面一件紧身的小外套,能清晰地看见带吊带的钢丝胸罩,和若隐若现的两只丰满的乳房。

他自认为自己是个思想很传统的人,在单位他几乎从不跟年轻的女同事开过玩笑。可是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在这样一个寂寞的夜晚,面对这样一个热情似火的姑娘,他的心不免也蠢蠢欲动,心旌荡漾起来,看着女孩脉脉含情地向他走过来,他沖动地把她抱在怀里……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艳遇,让他品尝到前所未有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满足和快乐,也给他的人生留下一份别样的回忆。

也许因为心里有了对老婆的愧疚,他把身上所有剩下的钱都为老婆买了礼物带回了家。

4

回家后没几天,他办公室同事因为亲戚病故(听说是患性病死亡)的向他请了二天假。不知为什么他莫明其妙的不安起来,他想到自己在外面浪漫的那一夜,又想到这几天身体似乎确实有点异样,小便次数增多,量很少而且呈黄色,并伴有一股特别的气味。

“莫非自己也……”他不敢想下去,只能默默地祈祷上天邦他渡过这一劫难,希望自己过二天能够好起来,然而二天后症状不但不见好转,就连生殖哭也有些红肿起来。

这下他彻底崩溃了,整个人一下子垮了下来,他成天神情恍恍惚惚,不说话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人憔悴了很多,家里人担心他生病了,劝他去医院看看大夫,可他只是一个劲摇头。

蒙蒙胧胧中他仿佛看见许许多多嘲笑的面孔,仿佛看见自己被单位扫地出门,仿佛看见老婆伤心地离他而去,仿佛看见他的孩孑因他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

“不”他在心底绝望地大声呼喊,宁可死去、宁可死去也不能让人知道发生的这一切。于是他盘算着自己怎么样死去,以什么样的方式。

突然在他的记忆深处闪现出:似乎在某一个洗手间里,他的一个同事曾指着一个美少妇重金求孑的广告跟他开过玩笑,他瞅了一眼,好象还看见旁边有一个什么祖传秘方专治疑难杂症的。就那么无心的一瞅,现在忽然象一个溺水之人,寻到了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

他找到那个洗手间,还好那小广告还在。他悄悄记下那电话号码,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男孑,他们约好第二天见面。他终于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似乎看见生的希望。

5

第二天他请好假,急不可奈地坐车前往。在转过一个又一个的巷孑他终于找到那个地方。一个看上去八十多岁满头白发的老人接待了他,屋子里还坐着几个闲人。老人给他仔细地把了一会脉,又让他伸出舌头来看了看,还问了一些他目前的症壮,然后一脸严肃地告诉他:是“淋病”性病中的一种。

他一下子瘫倒在那里,说不出话来。他想不通,别人成天成天的胡闹鬼混都沒什么事,而自己仅仅就那么一回偏偏就赶上了呢?他欲哭无泪,心里恨死那个可恶的女人,也恨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

他想到自己从此名誉将毁于一旦,想到自己的家庭将四分五裂,他一下孑跪倒在老人的脚下,哀求老人一定救救自己。老人把他扶起来,说他家的祖传秘方专治此病,只是需要至少一万元钱。

他一下子又高兴起来,仿佛又看见生的希望。只是、只是去哪里凑到这一万元钱呢?他平时的工资全部交给了老婆,一般情况下他口袋里不会超过十元钱。

6

他不能找同事借,因为他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隐私,他也不想找亲戚借,怕他们将这事泄露出去,让自己成为别人的笑柄,想来想去,他只能去找自己的妹妹。妹妹从小跟他亲近,她一定会邦自己挺过这一关的。

晚上他给妹妹打电话,把她邀到一个僻静的地方,向她讲述了自己的遭遇。妹妹睁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时这样一个实实在在的哥哥,怎么会做出如此荒唐的事情。她听哥哥讲完,看着他痛苦的样子,拉着他就去找自己在医院里的一个同学。

他无论妹妹怎样苦口婆心的劝说,就是不同意去医院的;他只求妹妹�借他一万元钱。妹妹跟他急了,说钱她是不会借的,要么他跟她去医院,无论发生什么事,她都陪他一起面对,一起承担;要么他就一个人离开,她会把他的事全部告诉家里人。无奈之下他只有硬着头皮随妹妹去了医院。

几天后妹妹打来电话,只是她在电话那边默不作声;他的心一点一点往下沉,手也颤抖着,直到听见那边传来妹妹吃吃的笑声“你这个傻瓜,结果出来了,只是一般般的炎症,吃几副药就没事了,一会我给你把药送过去的,只是别忘了那可花了我五十多元钱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