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这不是初恋(1)

一无戒365训练营极限挑战第65天


图片发自简书App


“你能想象么?我一个零零后的逗比少年,竟然喜欢《从前慢》这首歌?”

“可能是因为你们面对着一个异常缤纷复杂的世界,也和我们这些人一样渴望能静下来吧!”

“你看外面的雪花,有多美,我真羡慕古人,可以围炉夜话,做诗吟词,能真正应合这雪景。”

“是啊,现在的人们都太浮躁了,没有人肯静下来,在这样的落地窗前,欣赏这漫天飞雪中的诗情画意。”

这间粥屋的背景音乐正是那首《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我和妈妈坐在大大的落地窗前,每人面前一碗粥,一碟小菜,一个野菜包子。窗外是漫天飞舞着的雪精灵,她们带着许多欢乐翩翩而来,将这个匆忙寒冷的冬夜,变成了浪漫多情与惊喜不已的世界。

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晶莹的雪花在窗外编织了一个童话般的世界,她那古灵精怪,纯洁真诚的模样,一如我的同桌。

我不得不说说我的同桌。

她叫孟雪莹,像这窗外飞舞的雪一样,可爱。

我们的故事,本应该从初一开始。可是初一的时候,我还只有一米五几的个头,她也完全是假小子的模样,我们都没有多看对方一眼。

直到升入初三的那个暑假,两个月没见,我们都以神一般的速度长高了十几公分。我突然发现她多了一股婷婷玉立少女的明媚和羞涩,而我的胡子已然黑乎乎地占据了我的下巴。

但是,我除了想多看她几眼,除了偶尔向她讨教英语作业的某道题,我们也并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直到那天,我和“老学究”大闹了一场。

一、    与老学究的正面对抗

‘老学究’的由来已久。

语文老师都这么粘乎么?还是因为语文老师年龄大了,才如此粘乎?反正,邵老师明年就要退休了,我们是他送的最后一界学生。

他上课从不在讲桌上站着,要在教室里走来走去地说,讲到忘情处,会拿着课本,用他有些四不像的山东普通话,抑扬顿挫地将李白醉酒的姿态描绘得淋淋尽致。

“是不是像朋友圈里发的那个癫狂的老学究?”

初二的时候我就喜欢在课后问同桌,同桌露出洁白的牙齿,呵呵地笑了,那个名字便传扬了出去。

除了讲起课来喜欢重复之外,老学究就是喜欢拿着同学们的爷爷奶奶比年龄。比较的结果是:我比你们的爷爷奶奶年龄都要大,你们一定要尊敬我哦!

我从心眼儿里排斥他,却说不清为什么。

开学第一天,老学究竟然成了我们的班主任。

他很威严地宣布:“为了更好地调动大家学习的积极性,咱们先调座位。”

“切,又是调座位,我不想调。”我小声对同桌说。

“林晓阳,你说什么?”老学究的耳朵很灵。

“我什么也没说。”我答道。

“站起来,老师说话,你为什么要插话?”

我懒懒地站起来,冷哼了一声,估计我的表情是惯常的不屑一顾。

“你调到倒数第二排中间靠走道的位置。孟雪莹调到第二排中间的位置。”

我有些懵逼地坐下了,头有些发热,一股无名之火从心底向胸膛燃烧。

孟雪莹在老学究走向讲桌时小声说:“惹祸了吧?”

我的脸更热了,却不知道怎么回复她。

老学究用了半节课的时间,完成了调座位的工作,他一改往常前后排对调或左右排对调的传统,彻底打破常规,直接按学习成绩和学习纪律进行了调整。

“个别同学,不遵守课堂纪律,所以我要让他们脱离开原来的环境,这样也是为了大家好。”

“擦,好个屁。”我已经有些压抑不住内心沸腾的冲动,一拳打在了课桌上。

“林晓阳,你说什么?你给我站起来,你敢骂老师吗?”

“我不服,我不是学习最差的,我也不是最爱说话的,凭什么就把我一个人调到后面去,我在后面看不到黑板,会影响我学习成绩的。”

“你说话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会影响别人的成绩?你才多大年龄,竟敢骂我,我和你爷爷一样的年纪,回家问问你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该怎么和我说话?”他这句话惹恼了我。

我冷冷地像看一场戏,随口接到:“为老不尊的。”

接下来是怎样一场暴风骤雨的口水闷头浇下来,只要看后面那些呆住了的同学就知道了。

“叫你家长来,否则,我的课不允许你进教室。”

“我不稀罕。”我嘴里还在硬顶,却浮现妈妈拧成川字的眉头。

我站在课桌后面,腿的长度已经超过了桌子的下面边线。我站着,同学们坐着,即使听到了放学铃声,却并没有人动。

老妈那件熟悉的水绿色长裙的裙摆出现在教室门口时,我们仍然这样对峙着。

老妈喜欢穿那种有些长长下摆的汉服长裙,我不懂衣服的那些门道,但我喜欢老妈穿那些长裙的样子,很像电影里那些江南的女子,美且静,不像她在妇产科穿白工作衣那样雷厉风行。

她一定很恼火,因为她的眉又一次拧成了一股绳子。

她反复跟老师说着对不起,把我拉到走廊上教训:“你都这么大了,还不懂事么?为什么要跟老师吵架?”

老学究让同学们放学,又毫不客气地向老妈宣布:我被停课了。

我的心被怒火点燃,它已经不归我统帅。我握紧了拳头,对着老妈咆哮,完全忘了顾及同学们的围观。

我知道她会用那种痛心的、不可理喻的、无奈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冷冷地惩罚我,但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很愤怒,我想告诉所有人,我很愤怒!

这愤怒像一只魔鬼,不仅控制了我的行为,还控制了我记忆力,我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只管往沸腾的热血里加油,让它们把我烧得粉碎。

“你醒醒吧,不上学,你能干什么?”

“我没说不上学,我不上那个老学究的课就是了。”我还在挣扎。

“你说了算么?你老师哪里得罪你啦,让你疯了一样咬人?”

“切,他在故意整我,我同学也都讨厌他,我是替大家出头。”

“呵呵,你倒成英雄了?你算哪门子英雄,你这是自己闯祸让妈妈背锅,你拉的粑粑我给你擦屁股。”

“林晓阳,我希望你好好反思,你一个男子汉将来是要承担社会责任的,要敢做敢当。今天,你冲动的后果自己能担得起么?这件事如果我不出面,你自己处理得了么?如果不行,那请你不要任性,因为你任性的后果是妈妈在承担,我要为你的不懂事理买单。”

我知道,老妈在教训我的时候,口才一定比老师还超级无敌,而且她总能用做医生的犀利眼神,一眼看出问题的本质。

于是,我突然很泄气地意识到,老妈是对的,我不能不上学,而我闯的祸,不得不由老妈摆平。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