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这不是初恋(2)

一无戒365训练营极限挑战第66篇

上一章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自食其力好难

七点刚过,落日的余辉铺排出的满天霞光,在一点点退去,像是被像皮擦一点点擦去了颜色,终至于一点全无了。天有了铅笔色,路灯也亮了起来。

回来的路上我用电动车带着老妈,风驰电掣。老妈的手紧紧地抓住了我的体恤,我突然发现老妈的胆子小了很多,就像暑假里的某一天,我突然发现,老妈比我矮了很多一样。

那天,我拉着老妈到穿衣镜前:“老妈,你看。”

“怎么了?”

“喏。”我拿手比了比我俩的肩头。

“哦,还真是,你竟然突然比我高出了这么许多。”老妈满眼惊喜,“哇噻,还长了胡子了。”

我的长大意味着老妈一天天变老,我突然有些羞愧了。老妈总教育我,长大的标志是学会控制情绪,管理自己。我是该学会反思自己了么?

老妈不理我,进了家门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我的愤怒少了,却添加了焦虑、郁闷和不知所措。一时把握不了自己的情绪,更多了一些烦躁,就拿出MP4听歌散散心情。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叫:《年少如风》,吉他弹唱的节奏感让我的心静下来:

让我们学会超越成长的痛   

坚持真实简单     

年少如风奔跑着就渐渐长大     

要面对未来许下心愿     

成长真的会痛,这种痛是我对权威认可与否定的过程。我的世界越来越宽,我的能力越来越有可能超越了我曾经的偶像。我是否可以主宰我自己的世界?这个问题经常困扰我,让我在信任父母老师与否定他们的理论之间游移,总在想把握又无法把握之间摇摆。想法很多,又不知道该怎样解决,这就是青春么?

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我决定妥协。饥饿可以控制情绪,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认知?

“妈,你怎么不做饭?我饿了。”我涎着脸问。

“对不起,我很累也很生气。我既要挣钱养家,还要为你洗衣做饭。你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小日子,还要惹祸。我决定罢工了。你要么自己做饭,要么咱叫外卖。在你恢复上课之前,我不会再给你做饭了。”老妈不讲道理的时候,我喜欢跟她讲道理,她要是讲起道理来,那我没有更高层的道理可以反驳她,只能听从她的,尤其是她真生气的时候。

她管我俩这种见招拆招的过程叫斗志斗勇,常常要与天斗,与地斗,与儿子斗,其乐无穷。

我怎么乐不起来?唉,没有办法,什么叫自食其果?我不得不走进厨房,看看冰箱里排列整齐的菜,有些一愁莫展。

“咱们吃什么啊?妈。”

“随便。”好象老妈在捉弄我,拿我的话对付我。但我每次要‘随便’时,她都要炖肉或是做出我爱吃的面来。

我当然也不能随便糊弄老妈。亏得平时老妈工作太忙,我吃厌了外卖,偶尔自己动手学会了一两道菜,最拿手的就是西红柿炒鸡蛋了。看看有西红柿,有鸡蛋,有生菜,我有了主意。鸡蛋西红柿,小菜一碟,好歹我还不是厨盲水平。不过,想尝试做新菜,我仍然没什么思路。

“妈,我可不可以借用手机百度一下?我想做一个蚝油生菜。”

“可以。”老妈倒还痛快。

我搜了一个菜谱:先把生菜抄水。抄水?

“妈,生菜抄水是不是要把生菜在水里过一过?”

“是在开水里过一过。”

好吧,开水,抄生菜,炒蚝油。唉呀,忘了切葱、姜和大蒜。我不得不关了火,去切葱、姜、大蒜。加多少油?加多少盐?还加什么?这这这,我只能问一句操作一步,如果没老妈指挥,还真是连菜谱都看不懂。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终于将两个菜端上了桌。

“粥呢?”

“哦,我没做。”我有些沮丧地站起来,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平时看老妈在厨房忙活,一会儿两菜一汤就能端上桌,怎么到了我的手里,就那么费事呢?

“算了,喝酸奶吧。”老妈阻止了我的动作。

“怎么样?我的手艺?妈。”虽然没有粥,但我还是非常想得到肯定的。

“给六分吧,西红柿炒鸡蛋咸淡正好,但是鸡蛋炒老了。蚝油生菜里水太多了,蚝油被冲得很稀,所以不能入味儿。”老妈很认真的样子,倒让我心里暗笑了,看来我平时也是这么品评老妈的,她也熟悉了套路,但她是在报复。我给她打八分,她才给我六分。

先不说了,饿坏了,吃完饭还有作业呢。说到作业,我又犯难了:我被停课了,还不知道如何破解魔咒!

吃完了饭,我抹抹嘴:“妈,我去写作业了。”

“不着急,你先把碗洗了,桌子收拾干净,把地拖拖,明天早上吃什么,提前把食材准备好,还有咱家狗狗还没有喂。”

“妈~~你不可以这么剥削,我都没时间写作业了。”

“你反正已经被停课了,不着急的,收拾完再说作业啊。”

我,我,我,我无言地望着老妈,摸不透她要干嘛。以前她生气,最多不理我,怎么又换新招了?

好吧,我洗,我洗洗洗,我拖,我拖拖拖。趁着喂小狗皮皮的时候,我又弹了它的鼻子,哼,谁让它每天都冲我叫,一点也不跟我亲。

皮皮用它疑惧的小眼睛瞪了我一眼,从我手下溜走了,跑进卧室之前还不忘又冲我汪了一声。‘臭家伙,下次被我捉住,要你好看’我拿手一指它,吓得它溜到了老妈脚底下去了。

“你又欺负它?”老妈总能猜透我。

“我可以不承认么?”

“少啰嗦,去写作业。”

将近十一点,我才写完了作业,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

“妈,我睡觉了。”

“你自己定个闹钟,明天早上六点起床做饭,明天你要跟着我上班去。”

“啊?我可不可以不起床?”我已经没有力气争辩了。

“不可以,这是不上学的代价。”

这代价,我一头栽倒在床上,立即睡死过去,在梦里接道:太大了!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