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之战中连犯三错,刘伯温如此评价赵括:他的智商还不如一只豺

近来很多人为只会纸上谈兵的赵括喊冤,甚至别出心裁地贬低廉颇而把赵括吹捧成了战国名将。这其中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赵括一生就打了一仗,而且是以惨败收场,怎么就成了名将了?

据《史记》记载,长平一战,赵国“数十万之众遂降秦,秦悉阬之,赵前后所亡凡四十五万。”赵国从此一蹶不振,在“战国七雄”中成了一只弱鸡。明朝军事家刘基刘伯温在评论长平之战的时候,说赵括的智商,连一只豺狗都不如。



其实那些为赵括喊冤的,不过是故作惊人之语吸引眼球而已,因为他们并不比赵括的父亲母亲更了解赵括,也不如父辈的蔺相如更了解赵括,这些人都给赵括打了低分。赵括的父亲、六国(除秦国)八大名将之一的马服君赵奢的评价更是不客气:“如果让赵括当大将,赵军就完蛋了(破赵军者必括也)。”至于赵母和蔺相如对赵括的评价,《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里有,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咱们今天就来看看赵括从接受将军印到战死连犯的三个错误。


赵括所犯的第一个错误,是在出征之前,证明人是赵括的母亲:“今括一旦为将,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王所赐金帛,归藏于家,而日视便利田宅可买者买之。”这话可不是司马迁杜撰,因为这是赵母郑重其事地给赵孝成王的上书中说的,而也正是因为这封上书,让赵母免于连坐。从这封上书中我们不难发现,赵括的人品其实也不咋地,还没打仗,他先发了一笔战争财——他要是活在常凯申的时代,应该是一个称职的将领。而赵括的父亲在出征前得到赏赐都分给亲友和部下,每天研究作战方案,根本就顾不上家事。


赵括与平易近人的赵奢相反的地方,就是年纪不大架子不小:“东向而朝,军吏无敢仰视之者。”常凯申的军队讲究官大一级压死人,而凯申的对手战前经常开“诸葛亮会”,普通士兵的意见也会得到重视。一个从没上过战场的后生搞一言堂,要是不败才怪呢。


赵括所犯的第二个错误,就是太会搞内部斗争。接过兵权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铲除异己提拔心腹:“悉更约束,易置军吏。”临阵换将,是古往今来战场大忌,赵括面对强敌压境,不研究战场形势,先搞内部整肃,弄得人心惶惶——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了。


赵括所犯的第三个错误,居然被很多人当成美德来吹嘘,那就是“冲锋在前”。史书的记载是“军饿,赵括出锐卒自博战,秦军射杀赵括。”赵括带兵出战是不是要杀开一条血路逃跑暂且不论,单看他这个冒失的举动,就不是一块大将的材料:真正的将帅,是要坐镇中军调度指挥的,而且即使是在相对比较安全的中军大帐,也要有精锐卫队保护,以免敌人搞斩首行动。但是赵括没等白起下手,他主动跑出去送人头。白起当然不会客气,一顿乱箭把赵括射成了刺猬,赵军失去指挥,一败涂地,四十五万人被杀。这要换做几十年前,肯定会有人说:“就是放出四十五万头猪,白起三天也抓不完!”


不管赵括有没有大将之材,但毕竟是赵孝成王任命的统兵大将,手下自然是唯他马首是瞻的,赵括送了自己人头,那四十五万大军,还真不如炸了圈的猪难抓。我们可以给赵括的送死行为下一句评语:赵括,也就是个连长!


连长赵括遇到老奸巨猾的白起,要是不败,那就没有天理了。对此刘基刘伯温在他的名著《郁离子》中进行了深刻剖析:“长平之役,以四十万之众投戈甲而受死,惟其智之不如豺而已。”


刘伯温认为豺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豺是打不过老虎的,但是豺知道自己单独遇到老虎的时候要避让,但这种避让不是夹着尾巴逃跑,而是呼朋引类召集同伴来围攻。一群豺汇集起来之后,先让几只去前面当炮灰,老虎嘴再大,也只能逮住一只豺往死里咬,其他的豺就可以从老虎后面下黑手,老虎干掉了一只豺,但最终一定会被群豺咬死。


刘伯温所说的豺,可能跟咱们在“动物世界”中看到的不一样,电视里的豺瘦小枯干,而中国传说中的豺是抄后路的高手,而且善于抓瞎对手的眼睛。所以刘伯温说赵括不如一只豺:“豺之智其出于庶兽者乎?呜呼,岂独兽哉,人之无知也,亦不如之矣!”


细看长平之战的整个过程,我们就会发现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的说法根本就不靠谱,将二代并不一定就会打仗(很多吹捧赵括的人,实际是推崇他的家世,为“二代接班”造势,就像很多人比较喜欢膜拜李局长李将军的儿子一样),赵括其实就是一只菜的不能再菜的菜鸟,而白起则是一只狡猾得不能再狡猾的老狐狸:白起截断赵括退路的,是两万五千人,将赵军冲为两段的,是五千骑兵,如果赵括集中力量吃掉其中的一股,即使不能取胜,也不至于无路可逃。可是赵括被白起的组合拳打蒙了,使出了下策中的下策:自己去当敢死队长。勇则勇矣,只是勇得无脑,忘记了自己是四十五万大军的主心骨,白起才不会跟你讲什么春秋之礼单挑,而是用漫天箭雨解决了战斗。这样看来,白起的战术,倒像是刘伯温所说的豺,而赵括则是豺嘴下的一只小鹌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