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整理:谈谈我最爱的红楼梦人物——尤氏

这是一篇用以自HIGH自留念的文字。预警:有配图,而且文末多图。

还是以碎碎念开头吧:

前天偶然打开简书APP,看到了自己给一篇写尤氏的文章的好多评论。当时,我就为了发评论而注册了简书的账号,然后一个下午都用在码字、打评论上了。想想不整理一下当时码字的成果,似乎有点可惜呢。

下面的超链接是我评论的那篇文章,如果有人看我的这篇文字,我在此表示强烈推荐。我的评论基本上是对原文的补充和感叹,要结合原文看才能更加完整地了解尤氏这个人物,尤氏的很多亮点——颜值、气质、能力与事迹等等,在原文中都有体现。我评论中的“楼楼”自然是指可爱的作者大人~再次向作者笔芯❤:http://www.jianshu.com/p/1523c6d757c5【红楼梦人物】你不知道的尤氏 By木多_

欢迎交流!但如果有亲不小心点开了这篇文字并且感到不喜欢,请点“关闭/退出”吧,请不要KY,我会很伤心的。

--------------------------------------------------------------------------

(这是戴敦邦绘制的白描红楼人物像中的尤氏画像)

我好爱尤氏。自从留意到她隐藏的亮点,就一直很喜欢她。

十一岁左右时,我看的还是少儿缩略本,还没看出她不是贾蓉亲妈,把她归到王夫人一流的中老年女主子中去了,没有多注意她。

大约两三年后,我开始读通行本,展现在我眼前的剧情一下子丰富起来了。我开始注意到尤氏了。我感觉她在凤姐大闹宁国府时被作贱得太过分了,加上楼楼说的那些表现她没架子的事件,而且她这样身份(东府当家主母、贾府族长夫人、三品威烈将军夫人……)的人居然还有个带了俩拖油瓶的继母,更不堪的是那贾珍贾蓉父子还拿她那俩继妹当粉头!当时我就觉得:哎呀,这堂堂当家主母尤氏,怎么会这么可怜呀。

贾蓉撺掇贾琏偷娶尤二姐东窗事发被凤姐骂时,我注意到凤姐有提到他死去的亲娘,再加上后来中秋节宴会上尤氏被贾母打趣后说自己和贾珍是十来年的夫妻(贾蓉当时都二十好几了——小说一开篇贾蓉就十六岁了,这明摆着不是亲生的呀),我才明白原来她是贾珍的续弦妻子。

关于尤氏的年龄,我是这样理解的:《红楼梦》的时间跨度还是有好几年的,大概从黛玉进府到贾母打趣尤氏的那个中秋,过了有十年,看贾兰的年龄变化就知道了:从李纨出场时他五岁到作姽婳词那里十三岁,不久,贾敬死后,到上面的中秋宴又过了两年多。贾蓉在故事一开始是约十六岁,过了十年大概就二十六了(还没子嗣,这就是末世之相了)。尤氏作为续弦妻子,应该至少比贾珍小几岁,就以贾珍十五六岁得贾蓉为例(古代长房长孙一般结婚早生育早),贾蓉十六岁时他也就是三十出头,过了十年左右,又成为“奔四十的人”,大约也就是刚四十岁左右吧,尤氏估计那时才三十出头呢(大于三十也就开始奔四啦,并且她必然是要随着贾珍说的),比贾蓉大不了太多,并且我感觉她比李纨年龄也大不了几岁,还是比较年轻的。

我有看到,尤氏在应贾母之命帮凤姐办生日(尤氏“办得十分热闹”啊!什么耍百戏的说书的都有,大家都去打点取乐呢!)前,就暗暗指责凤姐“剥削苦瓠子(赵姨娘、周姨娘)”,后来还悄悄还了她们钱;而且在宴会后凤姐贾琏闹起来(琏二爷精虫上脑惹出的风波→_→)都拿平儿出气、凤姐闹到贾母处、贾母一开始误会怪罪平儿时,书里明白写着是尤氏帮平儿说话主持公道,当时我就想着,这尤氏历经豪门风雨也没失了良心,真可贵。

虽说她可能没有凤姐那么能说笑取悦众人,但其实看全书中她的话语,也称得上能说会道:故事前期中期和凤姐相互揶揄打趣自不必说;至于贾母对她的态度,其实也还是信任慈爱的,贾母相信她的办事能力。我觉得老太太其实对她也是喜欢的。尤氏带头偷窥聚赌(真会玩!)那一回中,尤氏回东府前,是在西府陪老太太说话取笑,从中午到晚上天黑,好几个小时,也挺久的,如果她真的笨嘴拙舌、老太太也不喜欢听她说话或者不耐烦应对她的话,完全可以随便寻个理由打发她回东府家去、不听她说下去了,再说尤氏那么会察言观色的一个人,如果贾母不耐烦她是会察觉的。至于上面提到的那个中秋节上,尤氏说笑话还没说完贾母就睡着了,很多人觉得这是贾母不买尤氏的账的表现,但我倒觉得是作者为了烘托本该热闹却实际凄冷的气氛故意写的呢。贾母过生日有积福佛豆儿,也是叫凤姐尤氏一起吃的(不算后来添上的喜鸾四姐儿的话——何况这两个小姑娘也是贾母喜欢的)。

而且,尤氏吐槽的功力也是有的,抄检大观园后,她对李纨说,“咱们家下大小的人只会外面假礼假体面,究竟作出来的事都够使了”,洞若观火,和探春在查检时的控诉异曲同工。她看到世家子弟赌博(就上面说的偷窥到的2333)时,也对他们有一些吐槽,这说明她至少是知廉耻的。可恨贾珍贾蓉父子混账,老的完全听不进劝,偏生是尤氏吃穿住行都要依之靠之的人;小的呢,则基本是由于有个不仅爬灰绿了自己一头草、还敢叫小厮啐他的作死父亲,而变逐渐得扭曲淫逸,干脆和老子一起末世狂欢。偏贾蓉又不是尤氏生的,年龄又不比她小很多,尤氏身为出身比较寒微的继母,不好深管。而且,贾蓉至少在表面上,比起贾珍似乎还更听尤氏的号令:贾母等人清虚观打醮,若不是贾珍一顿狠剋,贾蓉的态度就是偷懒耍滑不配合。而尤氏呢?叫他去请西府的人来贾敬寿宴,他老老实实去;正月叫他去宫中领东西,他也乖乖地去。贾蓉放肆,尤三姐也会拿尤氏压压他:“等姐姐来家,咱们告诉她。”这话一出,贾蓉也会“滚到炕上告饶”。说明至少在明面上、当着尤氏的面,这家伙还是不敢乱来的。他和贾珍这对“聚麀”之徒,估计最喜欢像撺掇贾琏娶尤二姐那样(告诉尤氏之前先让贾琏、尤二姐、尤老娘都答应了),先斩后奏了再说,再说有尤氏继母尤老娘那么个卖女为生的昏庸老太婆,作为亲妈不但不管还积极地把两个亲生女儿往火坑里推。尤氏估计对这些乌七八糟也和对尤二姐与贾琏的婚事态度一样,觉得太不妥太糟心,劝?我想她是说了抗议了,然而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否则她就自身难保了,然而规劝对于狂欢不休的贾珍父子来说,就像浸水的子弹壳,哪有实效!这些家伙最多当面老实一点,背地又动了多少歪脑筋搞起来。可怜尤氏也只能“由他们闹去了”。

既然规劝无效,尤氏也会无奈寒心的,于是对于他们父子的一些行为干脆选择看戏。比如带头偷窥聚赌,她是很想知道贾珍他们究竟在干嘛,并且也挺不放心。她对聚赌的行为也是有吐槽、很不满,但我觉得这里看热闹的成分也是比较明显的,而且还是带着儿媳妇、贴身丫鬟、婆子们一起看!哎哟好个珍大奶奶!虽然宁国府的不堪大部分还是由于爷们太不要脸,但这种种心病也一直深埋在无力回天的尤氏心中,因此后来赶走入画事件中惜春和她争吵时戳中她的这一痛处(宁国府乌七八糟),她说出的话才比平时要狠得多,但书里也明确写到她还是有注意让着这个小姑子的——无论争吵前、争吵刚开始时还是争吵后。

尤氏和惜春争吵不欢而散后,去了大观园。探春问她是谁和她吵时问她说:“四丫头也犯不着啰唣你,却是谁呢?”这能说明至少以往尤氏和惜春相处还是比较和平的,而且惜春的下人等用度都是宁府供给,哥哥贾珍身为成年男主子又不可能随便进园子来,那就只能是尤氏在打点这方面。生活上,尤氏对这个嫡亲小姑子是好吃好喝供着的。这些细节我认为就像贾母和黛玉的对话一样,书里不必写出来。不过可惜不会读书写字、年龄有“代沟”、个性和出身背景又不同的尤氏估计和小姑子惜春交不上心。从宝玉等人的生日宴会上尤氏和姐妹、丫鬟玩成一片——又是划拳吃酒又是围观湘云醉卧——来看,她和这些姐妹平时关系至少还是过得去的。

书中写过,贾母大寿开宴会,尤氏在荣府帮忙好几天的时候,是住在李纨房内的,就像之前湘云来贾府时,和宝钗或黛玉同住一样。请容我yy一下这妯娌俩同床而卧、枕边衾里话家常的样子哈^_^而且,上面提到的那个尤氏对贾府乱象的吐槽,是她对着李纨说的,话语毫不拐弯抹角,可见这两人还是比较亲厚的。接下来不久,尤氏在听到探春说出打王善保家的经历后,也把和惜春争吵的事告诉李纨和探春等人了!我感觉从探春回答说惜春孤介太过又傲来看,惜春以外的其他姐妹们是会理解尤氏的难处的。

(划重点敲黑板2333)关于尤氏的颜值,其实曹老是有逗露的。《红楼梦》中姓尤的“尤物“”恐怕不只是她那俩继妹呢。

我初读那回目“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时,还纳闷这“独艳”是何许人也?那时我还没弄清楚尤氏和贾蓉的关系,真以为她是和王夫人差不多大,根本不会往尤氏这边想。

然而我又看了看这回的内容,发现:天呐,这写的“独艳”居然是指尤氏!!

能以“独艳”对“群芳(这可是包括黛玉宝钗李纨晴雯芳官等等等等一大票个性、地位、美的方式都各不相同的美人啊)”,厉害了尤氏!

当时我真的惊呆了!毕竟“艳”指人指的就是美女,如果尤氏水准不够,老曹大可换个标题。另外,”千红一窟(哭)”“万艳同杯(悲)”都是曹对他笔下他所钟爱的女儿们的悲剧的概述。看来这“芳”啊“红”啊“艳”啊的,曹老肯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用的。结果,他还有用在尤氏身上。他对尤氏的态度,应该主要还是褒义的,是赞叹惋惜她吧。

不过令我觉得可惜甚至不开心的是,阿凤协理宁国府的故事,洋洋洒洒多少字!然而一个那么惊艳那么吸睛的回目,对应的前半部分怡红院夜宴倒是写了不少,可是后面本应是“半壁江山”的尤氏展才干理亲丧的故事,写出来却才那么几行!老曹啊老曹,你也该像贾母自嘲的那样,请贾赦说的那个治偏心的针灸婆子针一针才好!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么简洁的故事就以足够展现尤氏以一当十的魄力和有条不紊的风度,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奴仆瞎闹腾,而且贾敬的丧仪虽然没有铺陈了写但面子上不可能比从前他孙媳妇的更差,起码当得起书中的“焜耀”二字,也是让外人赞叹不已的。此外,在尤二姐事发之前,凤姐还是会拖着病体扎挣过来帮尤氏料理丧事的,可怜这两人关系后来竟降至冰点。不过你看,凤姐这时可以挣扎着来帮忙,反观之前秦可卿的丧事上,根据书里现有的描写,尤氏绝对没有病到一连这么多天都爬不起来的地步,这也暗示了尤氏当年撂挑子的主要原因是她自己不想管,心病所致。

这贾敬葬礼办起来了,尤氏两继妹尤二姐尤三姐也跟着尤老娘来贾府了。尽管尤二姐尤三姐和贾珍父子的丑闻一定让尤氏暗里恼怒难堪,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到她的娘家还确实是就只剩了这几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尤氏不是那不顾兄弟姐妹侄女儿的“铜心铁胆”邢夫人,没有不管她们的死活。尤老娘在尤三姐死后不久应该是也死了(张华告贾琏等时说:亲家母一死,你们就接进去做二房;凤姐带尤二姐禀告贾母时说:“(尤二姐)新近父母姊妹一概死了。”(……这里你又让尤氏情何以堪啊);并且凤姐去“金屋”接尤二姐时完全没提到尤老娘的在场),这下子尤氏可能也只好过问尤二姐的起居了。凤姐去接尤二姐的时候,尤二姐说过,她那里的事务都是“家母和家姐商议主张”的,这家姐不是尤氏却是谁?凤姐之后来宁府大闹一场,又是狠狠作贱尤氏又是敲竹杠的(哇我好心疼尤氏啊看到那里),尤氏他们又处处理亏(国丧家丧期间贾琏偷娶新欢,还被告官了,偏女方又是尤氏的继妹),只得挨着受着,本来已经很没脸,尤氏心里已经记上一笔了,更何况凤姐把尤二姐人也带进自家门了银子也带走了,结果还明枪暗箭把尤二姐逼死了(不过吧,我虽然对尤二姐有恻隐之心,但凤姐斗二奶的手段还是很让人服的,再说尤二姐自己也有不妥之处。不过看到凤姐闹宁府作贱尤氏,我真是心疼死珍大奶奶了!这时候其他人都先靠边站去,我只想为尤氏一哭 /(ㄒoㄒ)/~~ ),这无疑又是让尤氏更加没脸更加孤苦,这时的她才是娘家的人“都死绝了”的那个人呢!这必定让尤氏心里对凤姐怨恨、不满大增,所以看到好久以后邢夫人给凤姐没脸时尤氏推脱,我选择了理解、原谅这可怜的珍大奶奶。

关于尤氏为什么没有进入金陵十二钗正册的问题,我觉得有这几种可能:

一、可能是因为她虽是正妻,但是填房,没有原配地位高,而正册全是千金小姐或者原配嫡妻。副册的香菱只是被拐卖强夺到薛家后仅做了妾,但她的出身可是正儿八经的独生小姐呢。她父亲甄士隐还能给贾雨村写荐书一类的到京城,可见甄士隐的来头可能还不仅仅只是个小乡绅呢。尤氏和香菱这方面其实有点像,只是时间上略略调了个个,尤氏是出身不高(而且娘家后来越来越差),从书中一次称尤老娘为“尤老安人”来看应该尤氏的父亲曾经是六品官员(没见过随便以“安人”为别的尊称的),只不过结婚以后表面上的名头好了很多,成了三品诰命夫人、族长夫人、长房主妇。

二、可能是老曹写好正册名单时,贾珍老婆是谁他都还没决定好,何况副册又副册的名单他似乎也都还没拟好呢。秦可卿、尤氏,还有贾蓉后妻许氏(这个老是被人弄错,老曹原文也确实藏得深)的姓氏都出自百家姓“朱秦尤许”一句,从这姓氏顺序上看尤氏可能是老曹晚于秦可卿构思出来的。

三、是我最希望能发生的一种可能:尤氏的结局不属于薄命一类。我曾经看到一个新浪博主写有关尤氏的文章时(20171031更新:我找到了!《红楼梦》之尤氏——千里搭长棚,何处是我家?_獏梦獏梦_新浪博客 )写道,如果贾府败落,宁可尤氏改嫁到什么村野去也“不希望她在那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流浪”。他想象了改嫁后的尤氏在村口剥豆荚,风雪年夜时在温暖的桌前笑吟吟地操持年夜饭……唉呀妈呀,真戳我泪点。我也是对尤氏的结局,怀有这样的私心和希望的。

某些说什么尤氏是因为在老曹心中是极端自私的才进不了十二钗正册的家伙,我改变不了你们这样的观点,当然我也坚决不会认同!我不否认尤氏有她图自保、自私的一面,但是你要想想你眼中红楼梦里老曹所赞扬称颂的人物中,有她这样图自保心理的人难道不多吗?尤氏对于宁府乱象、贾珍父子,那是有心无力越描越黑好不好!你说她居然能容忍什么聚麀之类的,你怎么不问问人家想忍吗,她劝了人家不听,她又有闹的资本吗?真闹起来对谁有好处?只是更加坐实流言,让这宁国府更加给外人增添口舌之实、更加遭人耻笑不屑吧!你能说你的观点,我也可以说:她是万般无奈,都酿成心病了,只是平时没有爆发而已。夜深人静之时,想必尤氏也有过不少辗转难眠、羞愤饮泣的时候吧!这相当可怜啊好不好?人家为了生存不得已打断了牙齿往肚里吞,她的处境真的是错退一步就可能无法回头。能活下去的话为什么要葬送自己宝贵的生活与生命?我诚心祈祷她是能够顺利地活下去直至善终的。

她的婚姻,还有其他很多事,都不是她所能决定的。其实就算她能够善终,就宁国府那个样子来看,我也觉得她够得上“薄命”二字了。

脂砚斋评论过尤氏有犯什么七出之过于从夫,有人认为尤氏最后会像阿凤一样被休掉,我想了想这个观点不能站住脚。首先,七出——“不顺父母、无子、淫、妒、有恶疾、多言、窃盗‘’中没有什么“过于从夫”,估计因为过于从夫是尤氏明显的缺点(但更是无奈),脂砚斋也叹息一回罢了(脂砚斋在批语里不止一次称赞过尤氏)。其次除了七出以外还有三不去呢:“有所取无所归”“与更三年丧”“前贫贱后富贵”。第一条就是妻子如果被休了无家可归,是不能休妻的,可怜尤氏不就是这种情况吗?第二条是和丈夫一起为父亲或母亲守孝三年的不能被休,前八十回尤氏都很快就要为公公贾敬守满三年了。至于尤氏的婆婆,不好推测尤氏有无为她守过孝,但有一个贾敬都够了。三不去不适用于有恶疾或者淫者,但是尤氏这两者应该都不是啊。我非常讨厌有些对尤氏满怀恶意的推测——就尤氏那境遇哪里是干得出爬灰、养小叔子的事啊?至少从贾珍对尤氏的态度、尤氏三观挺正有羞耻心和尤氏敢在秦可卿葬礼上撂挑子(她占理有底气)来看,尤氏没有做爬灰的事,养小叔子她更是不敢。尤氏的身体也不错,从来没有一处写她真的病了,除了那次胃疼可能有一半是真的——被贾珍气的。

关于贾珍和尤氏的关系好坏,我也觉得至少还是过得去的,不过相敬如宾啦恩爱啦什么的就免谈了,应该差不多就是一方高攀另一方低就的婚姻的典型相处模式:总体上尤氏乖乖听话顺从贾珍,劝不进去就不再劝,“闹得最凶”也就是知道爬灰这样万人不齿的事后沉默撂挑子以示反抗而已。尤氏吃穿住行等物质以及名分什么的全靠贾珍提供,而贾珍也需要尤氏这样一位续弦正妻:颜值和风范拿的出手、乖乖听自己话不敢造次、帮他一起做好两府情感联络沟通工作、家事处理得差不多过得去(其实因为他贾珍,人家尤氏开展当家工作受限不少,不然她能做得更好)、打理好自己后院(尤氏和姬妾们关系还不错)……虽然贾珍新欢不断,不过尤氏还谈不上守活寡。书中宁国府除夕祭宗祠那回贾珍回房与尤氏吃毕晚饭后,“一宿无话”,这倒不是说什么这两个人一整晚不说一句话,而是中国传统小说的惯用语之一,是表示一夜过去,没有什么可记叙的套话,红楼梦里多处出现。在这个“没有什么可记叙”的夜晚,贾珍和尤氏有没有做什么呢 ;-)  这就可以留给我们去开脑洞了 O(∩_∩)O估计那时候以像贾珍尤氏这样的夫妻相处模式的伉俪也不少吧,只是男方绝大部分没有贾珍这么荒淫无耻罢了,他们的日子也是能过得下去的。另外, 中秋宴会上尤氏被贾母打趣时脸都红了,也说明她……还不是很冷淡麻木嘛;-)

尤氏的年龄还有一处逗露:绣春囊事件。凤姐在被王夫人质问绣春囊是谁的之后还把祸水往尤氏身上引了引呢,说尤氏“不算甚老”,暗指绣春囊可能是尤氏的。另外,在“独艳理亲丧”之前的老太妃薨逝事件中,两府协商后,报了尤氏产育(生娃了!)让尤氏留下来理事——一说明尤氏有一定的能力理家管家,二也能说明尤氏还处于育龄中,不然怎么能用这种借口。我估计这样看来,尤氏也就比凤姐大个五六岁吧,至少以现在的眼光看来半老徐娘的年龄门槛都还没踏入呢。

最后再简单谈谈尤氏和“儿媳妇”们——贾蓉的两任妻子的关系——说是两个辈分,但其实年龄大概相差不是很大,加之尤氏本人比较没架子,因此代沟方面应该是比一般的“婆媳”要小不少的。

首先是尤氏对秦可卿。尤氏最初对秦可卿确实是很好的,尤氏本身心善,秦可卿也是个好媳妇,值得人疼,尤氏如果能多一个左膀右臂,那多好呀!尤氏听说秦可卿的病可能有办法好,反应是“心中甚喜”。秦可卿对好友王熙凤也有说过公公婆婆都亲女儿似的疼她(爬灰是万万不能和凤姐说的/(ㄒoㄒ)/~~),王熙凤也对她说过“你公公婆婆听见治得好你,一天十斤人参都行。”都写到这份上了为什么有的人还要认为尤氏对秦可卿就是虚情假意呢/(ㄒoㄒ)/~~

这样我们也可以想象,尤氏确认了爬灰的事实后,心里该多痛苦崩溃啊ToT

然后就是尤氏对许氏。贾蓉的后妻许氏也与尤氏挺亲近,经常帮尤氏处理家事什么的,也跟着尤氏一起偷窥过贾珍等人聚众赌博wwww尤氏对同为续弦的许氏可能怀有同命相怜的心情吧。许氏很回避贾珍的,估计尤氏或者贾蓉等人有旁敲侧击过吧,谨防悲剧啊。

总的来说,我很是为尤氏感到难过和惋惜。

因为丈夫兼家长贾珍等人制造的宁府的极端乱象,她发挥的空间太有限,做不了也不能做的事情太多,这让她显得似乎是属于缺乏能力、只一味懦弱忍让的人。但是在能或者需要发挥本领的时候,她的亮色是可以捕捉到的,原作有锤,完全不是YY。很可惜的是,关注她、捕捉到她的亮点的人太少,书中人如是,读者亦如是。

尤氏故事一开篇就站在了青春的尾椎上,通常是作为一块好布景板出现在众人聚会、活动的场景当中。她没能享有过大观园内女儿们那样的真性情豆蔻年华,也没有机会在书中展示她那时的生活经历,读者没能见证这朵艳丽的花盛放最绚烂的时刻,这朵花甚至连个名都没有。尽管她还是开着的——表面光鲜却无力脆弱地开放着,挣扎的机会并不多——就已在风雨中不可抗拒地走向凋零。

尤氏这样隐藏得深沉、也悲哀得深沉的悲剧在心中我产生的震撼,甚于金陵十二钗册子中的女儿们!

呜呼!

“赫赫宁府一枝花,独艳孤芳自嗟呀;

风吹雨打有落时,便入流水赴天涯;

一人怎渡欲沉舟,独木难支将倾厦;

荣华终是镜中物,且莫痴迷任由他。”

我亦不愿她最终在那一片白茫茫的大地上流浪。

----------------------------------------------------------------------------

简单谈谈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中的“尤氏”演员:

1987版这么经典的红楼电视剧是我对尤氏好感度进一步UPUP的一大原因,尤氏这个人物的演员选取和剧情设计我都非常喜欢(除了最后两府被抄后宁府人物的镜头都丢了这点让我很遗憾),演员端庄优雅,大方得体,贵气而古典,有独特的美丽,气质是我极为欣赏的类型!曾是广西话剧团演员的尤氏扮演者王贵娥老师,和邢夫人扮演者夏明辉老师、贾珍扮演者李志新老师等,前期都是选演员组的成员,其中王老师和夏老师多次搭档共行动,宝钗、凤姐、湘云、平儿、柳湘莲等角色的演员都是她们挑中的。王老师还做过剧组收发,“黛玉”陈晓旭的自荐信她也过目过,后来还用陈晓旭在信中附上的诗句和她打招呼呢。

王老师还和演宝玉、黛玉、凤姐的演员一起写了一本书《宝黛话红楼》讲述他们在剧组的生活故事,这本书还挺有意思的,老师们文笔都不错。王老师写的章节名叫《“选美”纪实》,主要讲选演员、定角色的故事,很幽默生动!字里行间看来还可以知道,王贵娥老师是喜欢诗词的。此外,我觉得王老师不仅气质超级超级好(即使是过了三十多年后的现在,这位演员老师气质依然很好!!!!),而且我看到她有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为黛玉、宝钗等的演员说话、主持公道(想起了尤氏为赵周姨娘和平儿等抱不平2333),感觉挺热心,又得体。我好喜欢尤氏,也好喜欢这位演员老师!

----------------------------------------------------------------------------

用尤氏画像和王老师的一些剧照收尾(侵删!!!)。prprprprprpr

先来几幅尤氏画像:

作者赵成伟。作认真思考状的尤氏!当家的尤氏经常离不开对牌呀~

作者吴良柱。妈呀好粉嫩好可爱,我反复确认了拍卖网站的信息,的确这幅画中是以尤氏为主题,虽然衣服比我想象的最嫩的还嫩2333333

截取自1989年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人物辞典》245页,难得一见啊!好喜欢!

接下来是1987版连续剧《红楼梦》的“尤氏”王贵娥剧照:

我觉得王贵娥老师气质一级棒!

定妆照之一

定妆照之二

这簪子……真的会是……?不敢想下去……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中间的是尤氏。阿凤你在我家这么张扬,陪房又如此得意忘形,本宝宝不开心了,不吃你带的东西~

谒见元妃时,端庄贵气也不逊于她。

也有穿过这么粉嫩嫩的衣服呢!

大家的表情都好萌好可爱。尤氏凤姐曾经也算是相处融洽的两妯娌呀……

后来就闹崩了……(尤氏站姿好端庄prprprprpr)

凄清的中秋宴。这一集里尤氏也美美哒。

彩蛋:王贵娥老师在2010版新红楼梦里又扮演了角色,而且还是尤氏的继母——尤老娘!

二三十年的岁月过去了,当年的“尤氏”变成了现在的“尤老娘”……

气质比原作中尤老娘好太多了吧orz……

----------------------------------------------------------------------------

下次还继续HIGH,继续贴87尤氏剧照、整理喜欢的尤氏相关评论文章和同人文等等的链接23333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