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个世界总是坏人得意,好人受气

《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有一句台词:“小时候,我们总认为自己是闪闪发亮的。”但是好可惜啊,我还没有开始我的闪闪发亮的未来,就总觉得它会胎死腹中。为什么?因为人心太难了。

整个世界都在告诉我们:你要做一个好人,你做你自己就好了,不要管别人怎么做怎么想。可是,当我是一个好人的时候,当我遇到坏人的时候,没有人来教我该怎么去应付这些恶意。更多的不过是宽慰的话:原谅、原谅、原谅……

可是我不想原谅。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恶意总是会让人如鲠在喉。

你上床睡觉,我自觉地调音量调灯光;我上床睡觉,不变的音量灯光和肆意的大笑

找你借的钱,小到几毛我都会尽量算清;借给你的钱,大到几百都可以随意清零

有什么重大重要消息,马上充当小喇叭,常常在这过程中耳畔飘来:“哦,我早就知道了。”

别人嘲笑你的时候我左敲右击为你解围,别人开我玩笑的时候,你一个鲤鱼打挺开始噼里啪啦往外面吐嘲笑我的句子

……

或许你会说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这么一点事情也要拿出来计较。不好意思,小事上我都靠不住你,我还敢想大事?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生活就普普通通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没有大起大落、轰轰烈烈,也不需要您来高抬贵手,助运否极泰来。我只要日常生活劳您驾,过得顺心一点就可以了。

以前以为世间靠的是“自觉”二字,后来才明白为什么会有“鸡同鸭讲”这个成语。

退让如果被人理解成懦弱,宽容如果被人理解成没气性,那么,我宁愿我不是个好人。大家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要让我如此不快乐。

《芳华》的结局说好人最后是“他们坐在那里,是那么地安详。”那么谢谢,我不需要岁月给我一张慈眉善目的脸,我只愿我温柔以待的,能柔情以待我。

(写不完,也不想写了,今天那就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