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卖骨肉

1

艳艳是个“浪”女人,村里的同龄人私底下都这么说。

这个浪字虽说也是浪漫的浪,但显然也只有艳艳自己这么想。艳艳觉得自己比较“开放”走在时代的前端没什么不妥,再说欧美那些个发达国家的女性不都是那样。

说闲话的那些人,只是羡慕自己比较有异性缘而已,她们倒想“浪”,她们有那个资本吗?

艳艳得意的跟闺蜜说道,那是个男闺蜜。艳艳异性缘好到连闺蜜都是男性。

艳艳初中毕业,文化不高,但是个头高。她不屑奋斗在事业前线,因为她有“事业线”。她最讨厌长辈心目中的那种好姑娘,她觉得那样做人“作”的很,假正经的人最乏味。

说到底艳艳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她在镇子上的理发店当学徒,说穿了就是给顾客洗头的。

艳艳的能说会道加上热情洋溢给该理发店招揽了不少生意,当然,男性居多。

艳艳有时候也觉得很委屈,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都误会了自己,她其实还是比较自爱的。她迄今为止也仅仅有过两个男人而已,第一个男人是邻居家的外孙,大她三岁的涛子,第二个男人是谁并不重要,反正她从来没在乎过。

2

这天理发店格外冷清,大概是农忙的缘故。虽说种庄稼的人少了,毕竟还是有人在种,既然种了不管收成如何都得先收到家。

艳艳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这时有人推门进来,艳艳把手机放进围裙的口袋里。

就在抬头的一刹那,艳艳愣住了。

“涛子?”

那人一副惊讶的样子,眉头皱了半天才舒展开来。

“艳艳?李姥姥家的艳艳?”

“听你姥姥说你去南方工作了,这是刚回家吗?”艳艳脸颊有些发烧,完全不像平日里的样子。

“是啊,去年过年都没回来,今年秋天回家看看。”涛子答。

“哦,这次回来不去你姥姥家住几天?”艳艳问的小心翼翼。

“再看看吧!”

3

涛子的姥姥家和艳艳的奶奶家仅有一墙之隔,小时候涛子去姥姥家小住的时候,两人时常玩在一起。

至今艳艳都清楚的记着,15岁那年的暑假。

她一闭上眼睛,就仿佛听到了外面的蝉鸣,中午的太阳火辣辣照着大地。门前的那棵梧桐树的叶子都被晒蔫了,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斑驳的影子撒了一地。

大人们不是在家里午休,就是端着饭碗坐在一处阴凉的地方聊天,那一碗饭往往要吃上一个钟头。

酷暑难耐,大中午的找谁玩去?艳艳拿着把“济公扇”,穿着小背心大裤衩,坐在奶奶堂屋里的门墩上看书。

这时候涛子来寻他姥姥来了,艳艳说自己家人也不在家,估计都去曹阿姨家了,曹阿姨家里新买了台落地扇。

“你都多大了,还看这个?”涛子看着艳艳手中的《初中作文精选》,一脸嫌弃的样子。

“我家没什么书可看的,本来有几本琼瑶小说的,是我的一个同学的,我昨天刚刚还了回去。”艳艳的母亲在她小的时候就“不在”了,父亲常年在煤矿上打工,家里只有奶奶和她。奶奶肯让她读初中就不错了,哪里会用钱给她买“闲书”看。

“你不早说,我家里多的是,保准你看都没看过。走,去我家拿去。”涛子拽起艳艳就往外走。

“等下啊,我换一下衣服。”艳艳这身“睡衣”怎么能穿出去见人。

“两步就到了,谁看你来着,还换衣服?”涛子还没注意到艳艳今天中午穿的格外“清凉”。

两人独处在涛子常住的小东屋,各捧起一部武侠小说看。小说里有些少儿不宜的描写,艳艳看的面红耳热。

“你这都是什么不正经的书,我不看了。”艳艳把书丢在一旁就要离去。

“哪不正经了?那本书自打我借来,我还没看过呢?指给我看看,哪里就不正经了?”

就这样,艳艳懵懵懂懂,涛子血气方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两人偷食了“禁果”。涛子事后害怕艳艳家里人追究,至此以后再也没来他姥姥家长住过了。

艳艳经过了那次事件,渐渐就变了个人般。

4

“怎么,这么多年不见,你不请我吃个饭啊?”艳艳捏着嗓子问涛子。

“走啊,要吃什么?就是海参鲍鱼我都请了。”涛子阔气的说。

“就咱们这破镇,哪里去找海参鲍鱼?你这顿要是请我吃海参,我下次请你吃鲍鱼怎么样?”艳艳的这番话令涛子的心悸动起来。

艳艳跟理发店请了假,两人去小饭馆要了几个菜。艳艳很想问当年那件事以后,他为什么要躲着她。转念一想,自己先开了这口,显得自己好像多在乎他似得。

艳艳被自己的潜意识蒙骗的好苦,她的确是很在乎。她要是不在乎,她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和他的家虽说只隔着十几里地远,却仿佛隔着条银河般,在地上望那银河不过几尺宽,实际上不知道是几亿个光年。

就是从那年暑假起,艳艳变的疯癫外向起来。她故意凑到男生堆里,她长得就不难看,如此主动当然引得了诸多异性大胆的追求。

学校禁止早恋,禁止染发,所有的禁止被她当做了一个个可攀登的山峰。她隔三差五的换男朋友,她学男生抽烟喝酒上网吧通宵。

她就是要出名,她其实只是想证明给抛弃了她的涛子看,她艳艳不是没人要,只有她甩人没有人甩她的份。

5

艳艳再次俘获了涛子,不单是身体,还有涛子的心。涛子辞去了南方的工作,跟家人说要回家找个工作干,不想孤零零的在外面打拼了。

艳艳也辞去了镇上的工作,她跟涛子一起去了离家二十公里的市里。在一家大饭店,艳艳在前厅做服务员,涛子在后厨做传菜工。虽说员工宿舍男女并非混住,但是女宿舍隔壁就是男宿舍,一墙之隔如何隔的开热恋中的情侣。

没过久艳艳怀孕了,涛子并没有多惊慌。

农村里未婚先孕的很多,尤其是定下亲事的。如果你参加婚宴看到新娘小腹突出,千万不要多嘴多舌。不管是新娘有孕还是新娘发胖,被人公开讨论总是不好,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还有怀孕初期不怎么显得,结婚不过才八月就产子,这时候娘家婆家会对外人说婴儿早产,外人私底下如何议论就不得而知了。

涛子终于领艳艳回去见家人了,涛子的家人艳艳当然认识,毕竟涛子的姥姥就是艳艳的邻居。

6

进门之前,涛子心里很是自豪。一个适婚男子如果能领一个女子回家,最起码能说明他有本事。这样的女子往往都是深爱男子到倒贴的地步,娶这样的儿媳回来能省男家不少的彩礼钱。

令涛子万万没想到的是,家里人怎么也不同意这婚事。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她,是她就绝对不行!”涛子的娘语气坚决。

附近村里谁不知道艳艳是怎样的一个女子,跟她娘一样“浪”,她娘就是在艳艳小的时候跟外面的一个男人跑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回来过。

别人都传着艳艳去年跟当地的一个地痞好过,后来那个地痞因为犯事坐牢了。

这样的女人要不得,就是讨不到儿媳,也绝不讨这样的儿媳。

艳艳的爹听说自己的女儿做了如此伤脸面的事,气的打了艳艳两巴掌。

被人睡了不说,还怀了他的孩子,最后还被他家里人侮辱惨遭抛弃,艳艳爹快要气爆了。可是事已至此打死艳艳也没什么用,家里出了这样的事以后怎么在乡亲们面前做人。

7

现实中,爱情的力量远远没有小说中描写的那样神奇伟大。涛子也闹了几回,却顶不住诸多亲戚长辈轮流上阵“良言劝导”还有他爹的威逼利诱和他娘的寻死觅活。

艳艳被悄悄的送到一个比较远的表亲家里,艳艳奶奶对外说艳艳去外面工作了,那可是一个好工作,坐办公室的,又体面挣得又多。那工作可是花了不少的烟酒礼钱,好在又有熟人,要不然送礼人家还不收呢。

农村就是这样,表面上全都和和气气的,或许还互相追捧羡慕,背转身来就把难听的话传给另一人听。

艳艳的表亲是她都没见过的一个远方姑姑,艳艳被终日锁在屋子里。

艳艳内心深处仍然盼望着涛子会来找他,两人私奔到一个没人管的着他们的地方。

艳艳怀胎期间,隔段时间就有乡村医生为她孕检,孕检那天总有两个陌生人在一旁。

“肚子里孩子怎么样,一切正常吧?”陌生人悄悄问乡村医生。

“放心吧,一切都好。”

“要是去县里检查多好,这家人也真是的。”陌生人道。

“屋里头那女孩拧巴的很,你要是想要她肚子里面的娃,就别那么多讲究了。你放心吧,等娃生出来了,我们家保证给小孩儿仔仔细细做个检查。没毛病,再给你还不行?”艳艳的表姑跟那陌生人道。

“不是你家这样,别人历来都是这样的,三四万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不能花钱买个累赘回来吧。”陌生人道。

8

艳艳想不明白她爹为什么要把她藏在这里,是怕涛子家找到吗?自己毕竟怀着他的孩子,他家不可能不管不顾吧。

也许是等自己生下孩子后,借由孩子“自抬身价”吧。可这也不对啊,有了人家的孩子就不值钱了,彩礼都得减半。

一直到艳艳临产,涛子都没出现。

艳艳去医院生下个女儿,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被人抱走了。

艳艳的表姑把四沓百元人民币放到艳艳的枕边,当着艳艳爹的面。

“你受累了!”艳艳爹抽出一些沾着口水反复点了点,给了艳艳表姑,那表姑稍微谦让了下就收了起来。

“你们把我的孩子卖了?”艳艳终于明白了。

“孩子你知足吧,买孩子的是个有钱人,要不然怎么会出四万买个女儿。四万啊,你爹得做一年工。你女儿到人家家里是去享福的,比跟着你强。你还这么年轻,还能嫁人……”

住院的钱估计都是买家出的,要不然怎么舍得给艳艳住独立病房?

艳艳的脑袋像被炸开了般,她挣扎着要起身。刚坐起来就觉得头晕目眩,眼前的人和物全都混合在一起旋转个不停,整个世界都离她越来越远。


想看更多请点击:师玖玖短篇小说合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