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豆角花

图片来自简友

睡过午觉,天依然很热,没有一丝风,就连苍蝇也懒得动弹。外面是白白刺眼的阳光,炙热伴随着昆虫的嗡鸣混成一片涌向每个角落,令人窒息。

我随手拿起一本书,但怎么也看不下去。只觉百无聊赖,莫名的惆怅长满心头。

忽然,一丝香气似有若无,游进鼻腔,滑至心底,我疑惑地站在窗前,几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从窗前飞向了院子里的一片豆角花。

那淡淡的芳香是从那里来的吧?

原来豆角花开了!它竟在这个夏季的午后,在一片蝉鸣虫唱中,在人们无处躲藏的燥热里,在百花开放后的倦怠里,悄悄的绽放了。

我被这淡香吸引。

豆角秧在豆角架上一片葱绿,长长的秧蔓从架子顶端垂落下来,柔柔的曲线让人想起曼妙的舞姿,期间点缀着小小豆角花,有诗意的淡粉、羞涩的深粉、嫩黄挂绿,纯白无暇,静静地张开了小嘴儿然后又向上翘着,如同刚刚诞生的婴孩,饱满鲜嫩惹人喜爱!型如静卧的白兔,含蓄而不能一眼看到花蕊,它们或三三两两或是单个一朵伏在蔓上,每朵花的旁边还有含苞孕育的骨朵,如同嘟着嘴的小女孩。

我突然觉得这向内盘旋花蔓,这娉婷矜持的花朵完全是一副意境深远的画卷或是一首清新写意的小诗!

我再无倦意,豆角花静美的纯色让我感觉到心头一丝清凉,如同沉闷的心中打开一道缝隙,渗进一缕阳光。

豆角花不比牡丹,国色天香,众人瞩目;也没有莲花的圣洁高雅;亦无菊花君子般超脱的神韵;更没有农家院子里各种因主人钟爱而特意栽种的花草倍受恩宠和青睐。没有人在意它,种豆角的人也只不过淡淡地说:豆角开花了,马上就可以吃豆角了!

然而它却兀自开放兀自芬芳。它得了雨露滋润阳光恩泽,得了季节温情的絮语,得了豆角在后面的催促,从容绽放。随着轻风,黯香淡淡地在空气中氤氲,蜜蜂纷纷赶来,嗡嗡采蜜!

几日后,豆角花慢慢的干枯风吹欲落,早有一个小小的尖尖的豆角在下面顶着。一两天后干枯而几乎没了颜色的豆角花便悄悄地落到垅沟里望着天空望着豆角,从容无声。

我突然爱上了豆角花,爱她含蓄静美;爱她芬芳不张扬;爱她就算在角落也认真开放……我甚至觉得它有些惊艳!

微风拂过,豆角花随风摆动,没有一点声响。

我站在轻风里,看着散落在一片绿帐里的豆角花。季节在慢慢交替,时光在渐渐走远,阳光炙热而慵懒。我不禁自问:忙忙碌碌几十载,怀里有什么收获?心底里沉淀着什么样的人生?竟无答案……

我爱书但这些年却很少读,爱文字却从没认真地写,我走近的远方似乎却更远和苍茫。如今年逾四十的我拿起笨拙的笔开始码字,写着自己和别人的故事,写着曾经和现在不经意的时光。

正如一朵不起眼的豆角花静静地开放。不知花落之后是否也有一枚小小的豆角挂在枝头?然后逐渐长大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古时候是没有彩霞的。 那时,秋天的枫树林里一年四季都美丽动人。一大早,太阳阿姨就被枫树林里一大群爱...
    铭蔚小天使阅读 283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