垛堰

图文 | 王学艺

我的家乡依河而居,一弯清流从门前欢畅流过,过河涉水自然为常事儿。

我们村沿大堤顺势而建,蜿蜒错落,不但是方圆十里八村少有的单面街,更像横卧着的廋高个子的人,相比河对岸居住紧凑的村落显得又细又长,前村西的路正冲着我们村中间,至河南岸便戛然而止,若此处有桥我们与前几个村联系就便捷多了。

有人聚住的河处肯定有桥,但我们村的桥在东头,那儿有条贯穿南北的主干道,这村西离桥较远的小道却无人关注。我们想去前几个村就要绕桥。拉车载物,涨水洪流更必须走桥。赤手空拳随来小去绕桥就有心不甘。有人说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懒人推动了社会进步,在河道枯水的日子,垛堰这奇特的产物便应运而生了。

有些口语从小耳闻,有时活半辈子都不以为然,忽一日入耳会豁然开朗,原来是这个字词,是这个写法,是这个意思,堰的概念于我即如此。

北方的河常多涓涓细流,堰在我印象里不知哪猴年马月,不知何人何时有此称呼,但它若看惯春风秋月般悄然植根心底。我们渡河的堰非通常理解的那种堰,像都江堰、堰塞湖,这些都是挡水的堰,我们所谓的堰是分段的小土台,既不聚水又非景观。土堆间距一小跨步宽,主要功能是过人,极大方便了我们过河的读书与生活。

清晨,一轮红日在河的东方拱出水面,朝霞映红潺流,孩子们肩头斜挎着书包,踏着点点堰垛匆匆奔向学校。傍晚,夕阳西下,西来的长流泛着耀眼的粼光,放学的孩子们一路追逐嬉戏,聚集垛堰过河的多起来。女孩安安稳稳过堰,男孩就没那么省心了。你推我搡叽叽喳喳,不知谁出了孬点儿,比赛谁在堰上跑得快,随即响起一片附和声,

一溜稚嫩的嬉皮笑脸,一片两桶鼻涕的呼哧哧溜,一排撸胳膊踢腿的勇敢男子汉。他们借下河坡的惯性身影如箭,大跨步飞奔冲向堰垛,一跨、两跨、三跨……

垛与垛的距离原本是让人小步通过,这样急速奔跑步子肯定很大,落脚便会错跨第二个垛,如第三个垛蹬不上,前脚即有大概率跨空,过于拿捏第三垛又非常费劲儿。小步快跑很不易控制,也是很滑稽的动作。关键垛平面离水就那么半掌高,土在水里长时间泡质地松软,又形成大面积湿滑。稍有胆怯不够麻利,不情愿的精彩洋相就上演,这是胆量和技术的游戏。

围观的孩子对飞逝而过,蜻蜓点水者大声喝彩。对一脚踏空,摇摆着噗通落水,满脸窘相的伙伴呲牙咧嘴。

随后一哄而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当然,垛堰除了孩子们调皮的恶作剧,更有不尽的温暖。第二天你会发现不知谁把垛垫高了,孩子们走着更安全了,大人们看着更放心了,可孩子那小心眼像少了什么,好似缺了一点好玩儿。

我印象最深的是半夜过堰。一轮明月在河水里晃晃悠悠,乡村的夜空真的是繁星点点。在前村看完电影,回来遇河水上涨,漫流几乎盖过垛堰,小孩子的我们站河边不知所措了。大我好多岁的留花走上前,她个子高,腿也长,平时都喊她二武松。她一只胳膊夹起一个孩子,三下五除二提溜到对岸,来来回回好几趟,布鞋都湿透了。

垛堰与乡亲世代相伴,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静守默待,带给我们便利,赋予我们快乐,伴随我们成长。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漂泊在外的我回归故里,那曾经垛堰点点的旁边赫然架起钢筋水泥大桥,孩子们蹦跳着从桥面穿过,大人们在桥上悠然踱着方步,大车小车从桥上滚滚而去。垛堰毫无痕迹,依稀只有童年往事在萦绕。

过往的事物看似生活的不经意,若某天突然消失,心头倒平添着无尽的失落与眷恋。以前我从未关注过堰的真正含义,此刻却在脑海不断呈现。曾经的垛堰似发黄的电影胶片,一帧帧一幕幕在眼前闪现。记录着我们与河的交融,与河的生息,与河的绵延。

垛堰,这让我从不以为然的字眼,蓦然在心头愈加凸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藕垛是一个小村庄的名字,藕垛也是我的家乡,藕垛是由三个垛子组成的,也就是河南河北和河东三大块,村中有一条大河东西贯...
    夏所珍创作室阅读 173评论 0 1
  • 夜莺2517阅读 80,836评论 1 9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16,512评论 1 17
  • 我是黑夜里大雨纷飞的人啊 1 “又到一年六月,有人笑有人哭,有人欢乐有人忧愁,有人惊喜有人失落,有的觉得收获满满有...
    陌忘宇阅读 6,400评论 28 51
  • 兔子虽然是枚小硕 但学校的硕士四人寝不够 就被分到了博士楼里 两人一间 在学校的最西边 靠山 兔子的室友身体不好 ...
    待业的兔子阅读 1,522评论 2 8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5,271评论 4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