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1

昨晚睡前又是满身红圈。大师兄说睡一觉就好了。

今早睁眼9点多,赖床。然后看书。快11点起床吃饭。

吃饭的时候和一个陌生人面对面。

头发和我差不多长。颜色不一样。黑色耳机。


下午,整个教室只有4个人。

突然发现微信用自己名字有个好处。其他人可以就依此称呼你。这让我觉得很亲切。

一年前下课,在楼梯口等贺恬语。蔡老师过来我就跟着走了。

我也不晓得我要说什么。但是确实说了一路。

你为什么叫小刀呢?

我不是,我叫……

我知道你叫思奇……

我很惊讶。这是有老师第一次叫我思奇。

……

后来没多久,我开始不再用乱七八糟的名字。

刚改完后,蔡老师说,你终于用思奇的名字了。

我大概也是这么多年第一次,真正的,审视自己的名字。

我的名字与我的关系。

Next

吃完饭去了一趟超市。照例走在马路牙子上,东倒西歪。

后面好像有一个男生笑我。我回头瞪了他一眼。他低着头走过去了。

然后我继续走。

拐过弯发现自己常走的那条非法小路不见了。旁边多了一个小房子。

小房子是修自行车修鞋还有修各种各样东西的。

虽然小房子前有两个人晒太阳。也很温暖。

但是,这条路没有了。我还是不爽。

上次从这儿走是10.9

所以从教室出来后,又想到这件事,不爽。去一三喝奶茶。

因为第一次喝是乔买的。第一次在奶茶中喝出了茶的味道。后来就一直记得这味道了。

错了,应该是记得这感觉了。

照例是加珍珠。

一回头看到阳光洒下来。真好看。

突然觉得这地板也很好看

主要是人少。空空荡。

最喜欢上面那个窗户了。

在这儿看书兴许也不错。

坐了下来。看了有两个小时的书吧。我不记得了。

原来在食堂看书也不错。

很难说清楚这种状态。

是一种类似于融入的感觉。融入到阳光、时间以及自己的心之中。

不晓得放松了没有,但是,确是我很贪恋的一种感觉。

拍下这句话是因为——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待我这么热情。我几乎……判若两人。……我一心一意关心着自己的生活,我很忙。

……

——就是因为这个。希望日后我可以明白。

Next

贺恬语推门就拉我起来,我说干嘛,她说去吃饭。

你吃饭没?

中午吃的。

我就知道。走走走,去吃饭。

等我换鞋。


哈哈哈,所以你就这么唱喽?!

嗯呐。我在地铁上想的。


她面试,自我介绍用唱的。这可以。

得让我舒服一次。我不管。


王女士把那句话拍给我了。

晚上想起了。念叨这句话这么多年,可是从来没再看过。

在充满诱惑的世界上

难得的是坚持自己的声音

——也才发现,这么多年我一直自顾自地加了两个字,遂变成了——在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上……

我们的心境如此不同。我还得好好学习、沉淀。

Next

在食堂看书时,看到一个新的词:醒豁。

说新是因为第一次看到这个词。

醒豁。醒豁,醒豁。

Mitch说:我需要这份醒豁。每个感到困惑和迷惘的人都需要这份醒豁。


……他对我说,应该做一个“完整的人”。

“你毕业后想做什么?”他问。

我想成为钢琴家,我说。弹钢琴。

“太好了,”他说,“但这是条很艰难的道路。”

是的。

“有许多行家高手。”

我早已听说了。

“但是,”他说,“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就应该让你的梦想成真。”

我真想拥抱他,感谢他这么说,可我不是很外向,我只是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弹钢琴时一定很有活力,”他说。

我笑了。活力?

他也笑了。“活力。怎么啦?这个说法已经过时了?”


另,今天也是星期二。

真是一个巧合。

“星期二很适合,我说。就星期二。


我也这么觉得,星期二很适合。

Tuesday with Morri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