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魔兽,读作童年,你看我就是这么……

图片发自简书App

6月8日零点,魔兽首映。

6月9日零点,野言首稿。

洗漱完正要上床安睡的我在冥冥中得到感召,手指熟料的点开简书,注意到新活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在键盘上噼里啪啦一发感慨岂能安睡?

魔兽啊,真是久远的回忆呢。

世人何以征战不休?

秋叶何以凋零飘落?

天性使然,

也许,可以找到更好的理由。

我族因何而战?

保卫家园卫亲人,

守护平衡创和谐。

对我们而言,

真正的问题是——什么才值得一战!


写作魔兽,读作童年,大概,也是年幼的我第一次有这种不知因何而起的经济思维吧。

2003年《魔兽争霸III:冰封王座》发售之后,暴雪娱乐正式宣布了《魔兽世界》的开发计划(之前已经秘密开发了数年之久)。魔兽世界于2004年在北美公开测试,但魔兽世界进入中国是在2005年3月21日,恩,是限量测试,在中国大陆的原代理商为第九城市,同年6月6日正式商业化运营。2009年6月7日起中国地区运营商变更为网易。

而我第一次正式接触魔兽是在什么时候呢?小学四年级。

大概吧,年代过于久远已不可考。

《燃烧的远征》,在幼生级的外貌协会的低级会员不可控制的操作下,有一只血精灵,就此,降生。

你看,打开一扇新世界的大门总在不经意的瞬间,谁知道作为一个成长在共产主义社会荣光下的一名光荣的少先队员是怎么在第一次注册登录魔兽的时候萌生:如果我是代理商,那——源源不绝的小钱钱就,嘿嘿嘿。这是资本主义的灵魂腐蚀啊。

那是年幼的我第一次产生赚钱的想法,还是代理游戏,还是在街边的一间小小的隐秘而幽暗的小黑网吧。不过未来得及萌芽就中途夭折。

可惜呢,这只是个偶然的灵光一闪,小学四年级,没钱没钱没钱,没人没人没人,现在想想对于幼年的我来说成为魔兽的代理商,只能形容为:

这个技能还没有准备好!

这个技能还在冷却中!

我还不能施放这个法术!

这么一想,网易还是从我手中捡了个漏呢,哟,还有点小激动。

好吧,反正当时的我这伟大的赚钱大计只在脑海停留不到一分钟,然后?

然后我就没零花钱继续上网呗,然后被小黑网吧的胖大妈赶出去呗,然后回家吃饭呗,屁颠屁颠的,没有什么烦恼是一碗蛋羹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碗。之后?之后自然是一切如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里是魔法王国奎尔萨拉斯的首都,曾是高等精灵的家园。当年阿尔萨斯率领天灾军团冲破了精灵的防线,它们把银月城一分为二。

那道触目惊心的巨大裂谷,就好像一道伤疤,永远地烙在了这座饱受屈辱的城邦之上,人们给这道城市伤痕起了个名字,叫死亡之痕。

而裂谷左右,新与旧成为了一道奇异的风景。

血精灵的的故事,就从旁边的一座小岛开始……

逐日岛,金色沙滩,晴风村,远行者居所,西部圣殿,萨瑟利尔庄园,萦语水池,碧风海岸,焦痕谷,托尔瓦萨,达斯维瑟之塔,太阳之塔,匿影小径,银月城废墟,艾伦达尔瀑布,荒弃的庄园,鹰翼广场,金枝小径,杉多尔符文石,达斯雷玛的神龛,阳帆港,魔导师之门,北部圣殿,东部圣殿,苏伦的养殖场,生命森林,艾伦达尔湖,塞布瓦萨,达斯维瑟广场,死亡之痕,法瑟林学院,黎明之路,菲斯小径,平民大厅,太阳女猎手,静谧海岸,法利萨斯符文石……

一路磕磕绊绊的走过,遇见一些人,经历一些事,(游戏里的甜蜜初恋对象最后发现是个男的这种事你以为我会说?)大概也算是第二故乡了吧,你看,其实还是挺美的一个世界。

anar'alah belore,selama ashal'anore(以日光的名义,为人民的正义而战!)

告别魔兽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后来上学的日子还断断续续听闻些许“家乡”的发展。

不过总归要成长的啊,遗憾的回不去了呢,中二的日子就只好让位,静静地掩埋在记忆的幻想乡那厚厚的尘土深处。

或许,有一天我们会想起——常回家看看。

Anu belore dela'na(愿日光指引你)。

Al diel shala(一路顺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