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放弃对自己的真实

最近看完《西南联大》,又刷了一次无问西东,有一句话一直萦绕在耳边,“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真实是什么?

是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1923年的北平,吴岭澜一袭长袍,发榜的时间到了,他的英文成绩第一,但是物理成绩落在了“无列”。他的老师梅贻琦劝他转专业,他很迷茫,因为那个时代最优秀的学生都在念实科。

梅先生说,不应该把自己置身于一种麻木的忙碌、踏实中,而忽略了真实。真正的真实是“你看到什么、听到什么、做什么、和谁在一起,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也不羞耻的平和、与喜悦。”

真理永远不会过时,只是会穿越时空让那些能听见的人听到。

迷茫是暂时的,也只有那些敢于拨开云雾直面内心的人才能得到命运给予的奖赏。

我们这个时代,不缺聪明的人,不缺努力的人,但是缺聪明却不投机,努力而不怯懦的人。

这是一个利益至上的时代,所有人都在说,希望早点实现财务自由。

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尤其在大城市,有很多的机会,人人都想借此机会实现阶层跨越。于是,也有了很多的创业者。在我看来,创业的人无外乎两个原因,要么想赚钱,要么想做事,只不过每个人这两个原因占的比例多少不同。

大部分的创业公司都活不过三年,能留下来并且发展的很好的,都是那些想做成事的公司,和人。

那些因为热爱而去做一件事情和因为钱去做一件事情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结局。

所以,多问问自己的内心,到底喜欢什么,热爱什么,对自己真实一点,唯有热爱,才有力量支撑一个人在孤独中坚守,在困境里不怂。

跨过那道坎,便又是柳暗花明。

1938年,西南联大迁到昆明,警报声时不时响起,吴岭澜在山洞里给学生上课。就在这容不下一张书桌的年代,他引用了泰戈尔的诗《爱者之贻》给出了他的选择,“世界于你而言,无意义无目的,却又充满随心所欲的幻想,但又有谁知道,也许就在这闷热令人疲倦的正午,那个陌生人,提着满澜奇妙的货物,路过你的门前,他响亮的叫卖着,你就会从朦胧中惊醒,走出房门,迎接民运的安排。这是泰戈尔的诗。当我在你们这个年纪,有段时间,我远离人群,独自思索,我的人生到底应该怎样度过?某日,我偶然去图书馆,听到泰戈尔的演讲,而陪同在泰戈尔身边的人,是当时最卓越的一群人(即梁思成、林徽因、梁启超、梅贻琦、王国维、徐志摩),这些人站在那里,自信而笃定,那种从容让我十分羡慕。而泰戈尔,正在讲“对自己的真实”有多么重要,那一刻,我从思索生命意义的羞耻感中,释放出来。原来这些卓越的人物,也认为花时间思考这些,谈论这些,是重要的。今天,我把泰戈尔的诗介绍给你们,希望你们在今后的岁月里,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

那时的沈光耀,是一个有着优渥家境和大好前途的年轻人。

在他面前也有两个选择,安安分分念书,哪怕在战乱时代,他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或者继承家业,甚至出国留洋都未可知。

但是另一个声音告诉他,眼看着自己的国家被侵略,自己的同胞眨眼间就死在敌人的炮火中,他想要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

一面是忠,一面是孝,一面是国,一面是家。

空军教练说,“这个时代缺的不是完美的人,缺的是从心里给出的真心、正义、无畏和同情”。还有那个眨眼间就死在炮火中的小男孩,沈光耀做出了选择,他说,“母亲,对不起。”

对沈光耀而言,真实就是在那个时刻,遵从内心的选择,做自己认为更加正确的选择,哪怕这个选择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很多时候,选择其实并不是非黑即白,而是想做一件事,或者更想做另一件事。

有人说,北上广留不下肉身,三四线安放不了灵魂。要我说,选择了大城市就不要抱怨房价高压力大,选择了小城市就不要觉得怀才不遇才华无处施展。

诚恳的和自己的内心交谈,去选择那条老了以后觉得不会后悔的路吧,然后再也不要回头。

决定做飞行员的沈光耀也不是一个完美的飞行员,因为他总是绕道去给村子里贫困饥饿的孩子们投喂食物。

就是他一次次从空中投下来的食物,让那些没有鞋子穿,下雨天只能靠着唱歌驱散饥饿的孩子们存活下去。

1962年,那些幸存下来的孩子里,有一个叫做陈鹏,他马上就要去第九研究所工作。因为那个他以为,那个他想要照顾一生的女孩王敏佳有别人照顾了。

女孩为了给曾经敬爱的老师打抱不平,写了一封匿名信,结果被查了出来,和她一起写信的男生李想为了得到去新疆支边的名额,选择了沉默。

他的沉默,他的明哲保身,让王敏佳险些丧命,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王敏佳,人们一个比一个跑得快,只有陈鹏,他回来了。

陈鹏说,“你别怕,我就是那个给你托底的人,我会跟你一起往下掉。不管掉的有多深,我都会在下面给你托着。我最怕的是,掉的时候你把我推开,不让我给你托着。”

看到这里,简直感动的泪流满面。如果有人照顾你,那我祝你幸福,如果你需要,我义无反顾义不容辞。

这就是奢侈爱情啊,不是因为玫瑰,不是因为钻戒,是因为真实,所以珍贵。

李想如愿以偿去支边了,但以后的很多年里,想必他的内心是不安宁的,他满怀愧疚。

所以他最终把活下去的希望给了同事,长眠在雪地中,救了张果果的父母。

时间线延续到现代,张果果是北京一个广告公司的职员,忙于给奶粉公司做提案,期间认识了四胞胎的家庭。

在公司尔虞我诈的环境里,他成了牺牲品,输掉了奶粉公司的案子,更是给了四胞胎的父母希望后却无法兑现诺言。

Robot问他,你有野心吗?在Robot眼里,野心等同于没有底线的出卖。因为他想从张果果那里得到David非法操作的证据。

其实Robot曾经也是一个纯善过的人吧,不然也不会资助贫困家庭的孩子读书,上大学,找工作,甚至给资助学生的家人找工作,就像他自嘲的那样,“哪里是在做慈善啊,简直是给自己认了一门亲戚。”所以他提醒张果果不要再插手四胞胎的事情。

想必这样的事情Robot已经经历过不少,竞争残酷生存不易,谁都有被这个世界改变的时候,只能感慨一句,最终还是变成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样子。

张果果拒绝提供把柄证据,他只是淡淡地说一句,“我和他们不一样。”

这个世界多的是随波逐流的人,多的是见风使舵的人,也多的是趋利避害的人,做那个不一样的人,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

“看到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你们的人生,直到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希望你们在意的事情,比如占有多少,才更荣耀,拥有什么,才能被爱。等你们长大,你们会因绿芽冒出土地而喜悦,会对初升的朝阳欢呼跳跃,也会给别人善意和温暖。但是却会在赞美别的生命的同时,常常、甚至永远地忘记了自己的珍贵。愿你在被打击时,记起你的珍贵,抵抗恶意;愿你在迷茫时,坚信你的珍贵,爱你所爱,行你所行,听从你心,无问西东。”

这段独白简直是教科书般的箴言,时间推着我们马不停蹄往前走,甚至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停下来问问自己的内心,曾经的梦想还算不算话,壮志未酬,热血未凉,那个敢想敢说敢做敢当的自己还在吗。

是不是面具戴的太久,自己都觉得是真的了,是不是言不由衷的话说得太多,自己都忘记了还有一颗赤诚的真心。

十几岁的时候,读书考试太无聊了,经常做些不着边际的梦,记得我们有个小帮派,叫做三剑客,后来啊,曾经想做国际警察的女孩大学毕业就回到县城银行上班,朋友圈天天发的代购广告;曾经痴迷动漫想要做动漫设计的女孩在二线城市做着财务工作,和我一样偶尔做做发大财的梦;而我逃离了安稳的工作一个人来到繁华的大都市,一边丧一边迷茫着。

可是本来就一无所有的年纪,又在害怕失去什么。

不要放弃对生命的思索,对自己的真实,不要害怕做那个不一样的人。

曾经有一位长辈和我说过,在哪里都要有自己的生活。在我看来,这就是对真实最好的诠释。

只有当我们过着自己热爱的生活的时候,我们才算是真正的活着。

“太有野心的人,或者说精神世界太浩瀚的人,她必须先完成自我探索,或者说自我实现。她要去看更大的世界,不会甘心在任何一个男人身边安定下来。这跟对方好不好,够不够爱,都没有关系。只是因为,在她当下的那个时间点,她的价值排序里,还轮不到在安稳的感情里寄居。”

真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勇敢地相信自己的野心,这个世界,终将会给真实的人该有的奖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