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说希特勒是素食者! 他爱吃动物...

【节录自雷恩.贝瑞《何以说希特勒并非素食者》Why Hitler Was Not A Vegetarian 一书】

喜马拉雅FM ‧ 配音大施 ‧ 有声书《动物解放》

对我这种以过往素食名人──其中许多都是悲天悯人、奉行非暴力的道德典范──为写作题材的人,人们最常提出的批评就是:「可是希特勒不也吃素吗?」其中一例发生于1991年,当时我投书《 纽约时报》,评论以撒.巴夏维兹.辛格,并讨论这个对他生命及重要的部分,他的讣闻中却只是草草带过。为了写作《 经典蔬食名人厨房》,我曾访我过辛格先生,他非常热中于尊重动物的议题。

希特勒不也吃素吗?

两週后,《时报》刊载了一篇《纽约客》专栏主笔珍妮.麦尔坎的回应文章,标题为〈通往世界和平的素食之路〉(The Vegetarian Road to World Peace),文中提到:「雷恩.贝瑞关于以撒.巴夏维兹.辛格素食观的精闢投书,让我想到辛格先生曾说过的话。某回午宴上,一位妇人注意到辛格婉拒肉类菜餚,便颇表贊同的说,他的健康情形也因为不吃肉而改善了;辛格先生却说:『我是为了鸡的健康而吃素。』据贝瑞先生的引述,辛格先生相信:『与素食主义相关的所有事物都是最重要的,因为只要我们以动物为食,这世界就不会有和平。』读者或许会感到困惑:吃不吃肉与世界和平有什麽相干?

米兰.昆德拉在《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一书中为我们提供了答案:『人类美德的深刻纯淨和自由,只有在他的接受者毫无权力的时候才能真正彰显。人类真正的道德测试(它经常是深藏不露的),必须包含人类对那些受人支配者的态度,例如动物。在这一方面,人类遭受了根本的崩解,这崩解是如此的根本,以致于其他一切裂纹都跟源于此。』」

珍妮.麦尔坎的回应引发了另一位读者的迴响,这位读者以〈 那希特勒呢?〉(What about Hitler?)为题,严词抨击麦尔坎女士,认为她文中所说「若全世界都茹素便会带来世界和平」的观念并不正确,因为「希特勒终其一生都吃素,而且写了大量关于这个主题的文章」。

对笔者而言,这类的回应并不意外,因为每回讲起素食主义,不管是在新书发表的签名会上,还是演讲会、电话call in的脱口秀裡,总会有人提起「希特勒不也吃素吗?」这种颇没知识的问题。毫无例外的,至少会有一个人半开玩笑的问我:「希特勒也包括在你的书裡吗?」或是「为什麽你不把希特勒也写进书中?」

这篇投书在1991年9月发表之后,《时报》刊载了两篇对此问题的驳斥。其中〈 别把希特勒摆在素食者之列〉一文中,记者理查.史怀兹(《犹太教与素食主义》''The Judaism and Vegetarianism''一书作者)指出,为了治疗多汗症及胃胀,希特勒偶尔会吃素,但他还是以肉类为主食。他还引据了罗伯特.裴内、亚伯特.史皮尔,以及其他着名作家为希特勒所写的传记内容,他们都提到希特勒嗜吃巴伐利亚香肠、火腿、肝脏及打猎所得的野味,这些全都不是素食。该文作者还进一步论述:假若希特勒果真是个素食者,他就不会在德国及占领区裡明令禁止素食团体集会了。而他之所以敦促德国民众去掉饮食中的肉类,只是为了因应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的粮食短缺。

香肠、乳鸽、鱼子酱

另一位记者以 〈 他酷爱乳鸽〉(He Loved His Squab)为题,引据欧洲名厨狄翁.卢卡丝烹饪专书中的内容。这位名厨以其亲眼所见,证明希特勒的确是吃肉的。在《美食烹调学校专书》(Gourmet Cooking School Cookbook, 1964)中,卢卡丝忆及她在30年代于汉堡担任饭店主厨时,经常被召去为希特勒烹调他最爱的一道菜—填馅乳鸽,而这道菜可不是素菜。

既然威信十足的《纽约时报》有那样多的员工,足以对所有读者投书都予以核实,我便决定找出裴内所写的希特勒传,以及狄翁.卢卡斯的《美食烹调学校专书》,看看那些让人质疑希特勒吃素的部分究竟是怎麽写的。罗伯特.裴内那本权威的希特勒传《阿道夫.希特勒的生与死》(The Live and Death of Adolf Hitler),的确否定了希特勒或许吃素的谣传。根据裴内所写,希特勒的素食形像是其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捏造出来的,好为他营造出革新的俭朴形像。裴内的传记内容引述如下:「希特勒塑造自己在德国人民心中的形象时,刻苦俭朴是很重要的一部份。据说他不抽菸、不喝酒,也不吃肉,更与女人毫无瓜葛,多数人都相信这种说法;然而只有第一点是事实。他经常饮用啤酒及掺水的葡萄酒,特别锺爱巴伐利亚香肠,而且还有一个名叫艾娃.布劳恩的情妇悄悄与他一块儿住在总统府裡。此外还有几段不为人知的风流艳史。为了强调他是那样的不同于凡人,那样无私而奉献的自制,戈培尔为他虚构了刻苦俭朴的形象,有了这表面做秀的俭朴形像,希特勒便可声称,为了服务人民,他已将自己完完全全奉献出来。

事实上,他非常自我放纵,一点都不具俭朴的本质。他的厨师名叫威利.卡内柏格,这个异常痴肥的胖子製作的餐点却非常精緻,在希特勒身边很吃香,虽然除了香肠以外,希特勒对其他种类的肉类并没有特殊偏好,也不吃鱼,但却很爱吃鱼子酱。他可以说是甜食、蜜饯及奶油糕点的行家,食用量简直大得惊人,喝的茶及咖啡也都会加入满满的糖和鲜奶油,再没有比他更爱吃甜食的独裁者了!」

于是我们晓得:希特勒热爱巴伐利亚香肠及鱼子酱 — 就算是最宽鬆的素食定义,也不能拿来套用在这些令人深痛恶绝的美食上。然而,非素食者通常都对素食有着弹性的定义,认为像希特勒这种吃鱼、鸽子及香肠的人便是素食者,但若以这种标准来看,就算是豺狼及鬣狗也可以被归类为草食性动物,因为他们除了捕猎,也以蔬果为食。萝贝塔.卡列乔夫斯基博士在论文〈希特勒的素食主义:问题在于如何定义素食主义〉(Hilter's Vegetarianism: A Question of How You Define Vegetarianism)中,也提出了相似的论点:「描述希特勒生平的资料中,关于他吃素的说法都相互矛盾。有时人们将他说成是『素食者』,但他偏爱香肠及鱼子酱,偶尔还包括火腿,这是众所周知的事;然而,讲到人们所知他喜欢或肠吃的食物,『红肉』却又不在其中。所谓他吃素的说法,通常都描述他是个刻苦俭朴的人,例如在1996年4月14日《纽约时报》庆祝100週年报庆的周日杂誌版中,刊载了一篇发表于1937年5月30日的文章〈元首家居生活〉(At Home with the Fuhrer),其中写到希特勒的饮食习惯:『众所周知,希特勒是个素食者,他不抽菸也不喝酒,虽然偶尔会吃片火腿换换口味,或是在一陈不变的饮食中享受一下鱼子酱这样的珍馐,然而,通常他的午餐及晚餐就是蛋、汤类、蔬菜及矿泉水·····』《纽约时报》对素食的定义实在是十分宽鬆,竟然把火腿也摆进素食之列。」

的确十分宽鬆!即便是1911年第11版的《大英百科全书》,对于素食也是这样定义的:「素食,是较为近代才出现的辞彙,大约1847年才为人所採用,指的是排除鱼类、肉类及飞禽做为食物。」因此,30年代的《纽约时报》编辑时在毫无藉口将希特勒误报为素食者。

传记作者的谬误

此外,如今的传记作者对这点也应当更为了解,但他们对希特勒吃素的假话信奉不疑,因此,就其他方面而言,他们的着作具有高度的学术水准,可是在这方面却有了瑕疵。

甚至身为医生在撰写希特勒传记时也说他是吃素的,他们写出这样可笑而不符事实的内容,却还自诩为权威。最近的一例是佛里兹.瑞德里奇大夫,他在《希特勒,诊断这位毁灭性的先知》(Hitler's Diagnoisis of A Destructive Prophet)一书中说道:「包括奥图.华哲纳在内,多位曾与希特勒共事的人说,1931年期外甥女吉莉.劳勃尔死去后,希特勒便开始吃素。年轻时候的希特勒当然吃肉,第一次大战期间服役军中时亦然,或许被囚禁于兰兹贝格(Landsberg)之前他都还吃肉。希特勒是个颇为严格的素食主义者,他颂扬生食的好处,但并未坚持食用当时颇为风行的未加烹煮的食物。除了酷爱的奥地利菜餚『肝脏馅饺』之外,他不吃任何肉类。」瑞德里奇大夫丝毫不觉得有必要解释,既然希特勒纵容自己继续热爱肝脏馅饺,又怎麽能是个严格的素食主义者呢?

根据希特勒的秘书所言,他在1931年忽然改而吃素,是因为与他相恋的外甥女之死,他再受到刺激后做此决定;希特勒的密友海斯夫人也是这样看的:「他之前曾经提过,也考虑过要吃素,不过只是说说而已,然而根据海斯夫人所言,这一次他是认真的。从那时起,除了肝脏馅饺之外,希特勒连一片肉也没再吃过。」 对于这段引自约翰.托兰所着之希特勒传记的文字,卡列乔夫斯基评论道:「这与其他有关希特勒饮食习惯的描述相吻合,这些描述总会提到某些形式的肉类,要不是火腿、香肠,就是鹅肝馅饺。」

另一方面,根据着名的德国教授罗泰.马克顿博士不久前发表的新书内容,希特勒其实是个秘而不宣的同性恋者,外甥女吉莉的死令他难过,只不过是因为他再也不能拿她做挡箭牌隐瞒自己同性恋私情,并确保自己的声誉。马克顿教授在《不为人知的希特勒》(The Hidden Hitler)一书中指出,吉莉或许是因为希特勒企图以她来掩饰自己的同性恋行为才愤而自杀的。

据马克斯教授所写,希特勒后来找到愿意为他同性恋倾向做挡箭牌的女子—爱娃.布劳恩,两人之间享有一段柏拉图式的纯友谊。长期担任其管家的赫伯特.道林陈述,希特勒与爱娃从未有过性关係:「没有,他们之间从未有过那样的事,他们的关係从未进展到那样的地步。从来没有!没有!」这样看来,希特勒不太可能会因为吉莉的死而捨弃吃肉。

许多主张希特勒吃素的历史学家,都把所谓的希特勒素食观归因于受理查.华格纳影响,但正如柯林.史宾赛在其有关素食主义历史的着作《异端之盛宴》(The Heretics' Feast)中指出,华格纳尝试过吃素,但就像许多功亏一篑的素食者一样,他就是无法亲身实践:「论到19世纪,就不能不提华格纳及其观点,希特勒吸收了许多他的观念,从而衍生出新亚利安文化观。华格纳痛恨活体解剖(他说所以医生都是犹太人),对于武器製造也抱持同样的看法,其观点回应了哲学家叔本华的话:『深植于人类胸臆间的怜悯之心,是道德唯一的真正基石。』华格纳相信动物与人是同等的,然而食用肉类已导致人类的堕落,他将人类看得颇为低劣:『人类胜过动物之处,就是懂得如何欺骗。』在1880年到1883年去世之前,他写了一系列论文,详加阐述自己的素食观及饮食理论,甚至还命令拥护者只吃蔬菜;歌剧家莉莉.雷曼便谨遵大师教诲。然而,最让人诧异的是,华格纳本人并未放弃吃肉,其子齐格菲之遗孀维妮芙芮德.华格纳在1972年的一次专访中说,为了道德理由,华格纳想要吃素,然而因为他的健康情形很糟,饱受心脏衰弱及脸上的湿疹所苦,所以不能改变饮食习惯。」

打压素食团体及刊物

在饮食这件事上,希特勒就像华格纳一样,是个无耻的伪君子。他讲了许多素食主义的漂亮演说,然而论到自身,他就是没办法克服对肝脏馅饺、鱼子酱、填馅乳鸽、火腿、香肠及其他加工肉类的慾望,就像他严正表明自己要做个和平缔造者一样,其茹素的声明也同样虚情假意。

再者,尤其糟糕的健康状况来看,并可断定希特勒并没有真正吃素。在《时报》刊载的文章中,理查.史瓦兹提到希特勒患有多汗症及胃胀的毛病,此外,他还饱受龋齿、急性胃病和动脉硬化(典型肉食者疾病)所苦。肝脏也有些问题,而其心脏病已无药可医(进行性冠状动脉硬化症)。医生为他开了剂量十分重的药,包括浓度10%的古柯硷溶液、主要成分为番木鳖硷的药丸,并注射捣成粉末的牛睾丸。显而易见,他并不具备因吃素而来的强健体魄,反之,它所呈现的都是与大量食用动物性食品相关的病徵。

况且,德意志帝国禁止素食者组织新团体或发表刊物。1933年,法兰克福首要素食杂誌《素食瓦特》(Vegetarian Water)遭勒令停刊,与其他地位相当的期刊《素食报刊》(The Vegetarian Press)在纳粹统治期间,虽得以苟延残喘,但却难以发挥作用—当局禁止他们使用「素食运动」的字眼,也不准刊载素食集会的时间地点。

结果素食者被迫冒着遭拘禁甚至更糟的风险私下举行集会。希特勒将「马则狄恩」(Mazdean) — 一个根据索罗亚斯德素食教诲而成立的团体 — 列违法组织,表面上是因为该组织的主席劳舍博士为犹太人,但其馀的素食团体也都被宣告为非法,被迫加入德国社会的生活革新计画。先前参加素食团体的人们家中都受到盘查,盖世太保在搜索时,甚至连素食食谱也会没收。犹太人瓦特与珍妮.弗黎斯在科隆的贝多芬街上开设素食餐厅,生意非常好。但因为既吃素又是犹太人,弗黎斯夫妇怕被安上双重罪名而逃往伦敦。这是德国的损失,而英国却受益了 — 弗黎斯夫妇的「维佳餐厅」在莱斯特广场附近开张后,很快就成为战后伦敦最兴隆而历久不衰的素食餐厅之一。希特勒身为总理,只要他一声令下,便可让素食成为其领土所奉行的饮食戒律,然而他对德国的素食发展却毫无贡献,反之,还用尽一切办法加以阻挠。

在查证与希特勒生平有关的文字叙述是否属实的过程中,我发现他谴责菸草的态度非常强硬,他说:「我不会拿香菸和雪茄给任何我所敬佩的人,因为那样是在害他们。不抽菸的人比老菸枪要活得久,生病时抵抗力也比较强,这是普天下都认同的事。」事实上,他一向严禁身边的人抽菸,还对情妇爱娃.布劳恩下达最后通牒:「不许再抽菸,否则就别想跟我在一起。」这点敲醒了我,如果希特勒真是个如假包换的素食者,他便会向反对吸菸一样,大声疾呼反对吃肉,然而我却找不着任何一篇类似的抨击言论,他未曾严禁人们吃肉,也不曾对爱娃.布劳恩说「不许再吃肉,否则就别想跟我在一起」。

最后,我决定查查狄翁.卢卡丝的《美食烹调学校专书》,瞧瞧那道希特勒最爱的菜餚。狄翁.卢卡丝可谓电视烹饪节目上名厨茱莉亚.采尔德的先驱,她是最早在美国开设烹饪专校的人之一,也是50、60年代最早在电视上推广法国料理的厨师之一。我在一家二手书店找到了她的《美食烹调学校专书》,吹掉书皮上的灰尘及蜘蛛网,翻到第89页,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希特勒最爱吃的那道菜:「二次世界大战前,我在德国汉堡一家大饭店做厨师时学会了这道菜。我无意破坏看倌们对甜馅乳鸽的胃口,不过大家或许有兴趣知道,经常光顾我们饭店的希特勒先生非常爱吃这道菜;不过别光为这点就否定了精緻好菜。」

她还在接下来的段落中写到:「吃乳鸽最麻烦的一件事就是:每吃一小口肉,你都得对付一堆细小的骨头,等用毕这道菜,那盘子就像是用来堆放尸骨的坟场,而你则累个半死;吃这菜实在有些得不偿失。」当希特勒坐在柏林地下堡垒中,手裡紧紧握着即将结束他生命的7.65口径华瑟枪,思索着自己帝国的毁灭原因时,脑中必定有着跟卢卡丝相似的喟叹 — 欧洲就是那坟场,加上身心俱疲得不偿失的感受;填馅乳鸽恰如其分的反映了「万岁德意志帝国」!

一般推测,希特勒是举枪自杀,而其情妇爱娃.布劳恩则以氰化钾自尽。希特勒曾问自己的医生用什麽方法自杀最快,医生建议她朝自己的太阳穴开一枪,同时服下一安瓿的氰化钾 。值得一提的是,希特勒这个所谓的素食者及动物爱好者,却拿爱狗布朗迪来测试氰化物,而且一点也不感内疚。

人们完全忽视以撒.辛格全心为动物权请益的事实,却甘愿相信希特勒吃素的神话,这实在很讽刺。同样讽刺的是,我关于辛格先生素食观的投书竟引发一连串迴响,最后还推翻了希特勒吃素的神话,让事实终得澄清而不再受到曲解。这事实就是:毕达哥拉斯、达文西、托尔斯泰、萧伯纳、甘地及辛格都是素食者,但喜欢以鸽子填充佐料在考来吃的希特勒,却绝非素食者。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