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七十)

(上一章略有改动!不解之处!请看上一章!见谅!)

让他赔命?

该说是无稽之谈,还是痴人说梦呢?

他猛地伸手掐住她的脖子,“小姑娘胡说八道什么呢?”

她的手伸进大衣口袋里,随着他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她的脸涨得通红,空气越发稀薄,她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向他的手腕刺下!

楚庭连忙收回手,刀刺了空,方慕瘫坐上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一个男声响起道:“老爷,楚淮回来了。”

“知道了。”楚庭俯视着方慕道。

“不过是被杨建生给捆过来的,他说,你不把方慕给他,这徒弟你就别想要。”门外报信的人似乎觉得丢脸,声音越说越小。

“没用的东西!”他暗骂一声,抓住方慕的衣领,将她从地上拉起来,“起来!”

他近乎是将她拖着出得房门,走到楼梯前时,更是毫无犹豫地将她推了下去,方慕眼疾手快,双手抓着楼梯的扶手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向站在台阶下的独眼老头,晃晃悠悠地走了过去。

杨建生不动声色看着楚庭,抬脚在楚淮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站得笔直的少年当即被摔了一个狗吃屎。

“原来是杨爷,有失远迎。”

杨建生回以一笑,“现在的楚爷面真大,见您可真难,想你第一次见你,你还是个小毛孩,跟在老方身后,连话都不敢说。”

楚庭脸上的笑容一僵。

这时,方慕已经缓缓走到杨建生身边,喊了一声,“杨爷。”

杨建生点了点头,沉着嗓子道:“走吧。”

楚庭站在台阶上,目送着他们远去,楚淮从地上爬起来,哆哆嗦嗦走上楼,立在他面前喊道:“师父……”

话音未落,肚子上已经狠狠挨了一脚,连爬带滚的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废物!”楚庭怒骂道:“你干脆死在外面,我还能更省心点儿!”

……

方慕和杨建生,一老一少走出大门,他撑着一把黑伞,雨水砸在伞面上,声响不断,而伞下的两个人却是格外安静。

门外,停着一辆的黑色的轿车。

杨建生拉开车门,让方慕先进,自己收起伞随后跟进,驾驶座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看着两人也不说话,听见车门关上,便发动汽车,往前驶去。

方慕靠着椅背,闭上了眼睛不置一词。

“探出什么没有?”杨建生率先开口道。

“我给您的电话打了吗?”她没有回答,而是率先问道。

“恩。”杨建生点了点头,“他说要来找你。”

“那他人呢?”她睁开眼睛,一股不详的预感笼罩在心头,“您有手机吗?借我用用。”

为了以防万一,她出门连手机都没带,如今为难的倒是她了。

开车的年轻人从前递给她一个手机,方慕伸手接过,道了声谢,解锁屏幕,输入号码,一阵忙音。

汽车驶出别墅区,驶出郊区,大雨倾盆,将整个城市笼罩在一片朦胧中。

“杨爷,他不会出事了吧?”方慕握着手机的手从耳边垂下来,眼神空洞地看着前方,脸色煞白。

这时,一辆停在路边的轿车从窗外一闪而过,年轻司机放慢车速,“真是土豪,百来万的车就这样丢在路边。”

方慕扫了一眼,正欲收回目光,却发现车牌有些眼熟。

“等下,停一下车。”她连忙坐起身喊道。

年轻司机将车靠着白色轿车停下,眼神有些不明就里。

她打开车门下车,雨水将她整个人瞬间淹没,她连忙跑过去,凑近车牌仔细看了几遍……这是白漾的车……

怎么会停在这里?

她连忙走进驾驶座,车里没有人,应急灯一停一闪,在这个雨夜显得格外诡异。

杨建生打着伞走到她的身后,撑在她的头顶,“是白六的车吗?”

方慕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杨爷,楚庭知道,我和白漾的关系,一直在利用他。”她的声音被雨水淹没,“可是他那个傻瓜还一直觉得自己比较聪明。”

杨建生俯下身,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他不傻。”

方慕咬紧了嘴唇。

“他只是……”他的声音在方慕的耳朵里越来越远,仿佛一手古老的歌谣,低沉而缓慢,“太在乎你。”


宝宝们!

记不起来剧情了吗?不要怕!等出版了,咱们去买书好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你是方慕?”楚淮眼睛一瞪,宛如铜铃般错愕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下巴尖削,黑发反射着淡淡的光芒,含...
    周灿_阅读 30,879评论 104 118
  • 屋中一静。 少顷,房门从里往外推开,屋中人逆光而站,身材矮小,五官隐藏在一片黑暗里,透着几分诡异和神秘。 方慕取下...
    周灿_阅读 30,374评论 130 91
  • 摘要:1、2、4、5都是公司创始人的访谈,内容都很长,有很多产品、商业的思考在里面,值得深入去读。 1):【访谈】...
    波_洛阅读 41评论 0 1
  • 引子 学习是个永恒的话题,特别是在知识付费的现在,越来越多的有位青年投身于学习的“汪洋大海”,我也是其中一员!对于...
    贪睡的点点阅读 42评论 0 0
  • 他缓缓坐下,一只手捧着开线的书脊,一只手拨弄着泛黄的书页,轻轻地抚弄着,像贵妇人抱着腊肠犬。 她停止脚步,一只手捧...
    ILVY_6c4d阅读 44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