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六十七)

“你是方慕?”楚淮眼睛一瞪,宛如铜铃般错愕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昏暗的灯光下,她的下巴尖削,黑发反射着淡淡的光芒,含笑的杏眼带着一抹促狭,唇角微扬,似笑非笑。

两人安静的看着对方,昏暗的房间中,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这时,她握在手里的手机响起来,清脆的铃声,让两人都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惊吓。

方慕低头细看,只见明亮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师父”二字。

“别接。”楚淮出声阻止道:“给我。”

他不能让楚庭知道自己连这种小事都处理不好。

然而方慕并没有理会他,纤细的手指从屏幕上划过,“喂?”

“方慕。”楚庭并没有绕弯子,直言不讳道:“让楚淮接电话。”

“为什么?”方慕笑道:“您不是让他来和我寒暄吗?我们正在聊天呢。”

对于她,楚庭的言语里有着难以掩饰的厌恶感,“我不管你回来是想做什么,现在我都希望,你可以马上滚出京城。”

“滚出京城?”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对。这十年,你这么过得,我希望你未来的几十年也那么过的。”他说:“别不识好歹。”

像一只蝼蚁,苟且偷生,度过余生。

她冷笑一声,”楚庭,不识好歹的人是你,不是我。“

未等他回答,她已经挂断电话,起身往屋外走去。

她打开房门,抬步走出,偌大的客厅中,一个瘦小的老头和衣躺在沙发上,方慕轻声喊道:“杨爷。”

闻声,杨建生睁开眼睛,“审问出什么了?”

方慕看向他,漂亮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你看好那小子,我去找楚庭。”

“什么?”他一度以为听错了,坐起身道:“他现在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你确定你要主动去找他?”

“我要去见他。”她转身往门外走去。

见她情绪有异,杨建生站起身,急步上前,挡在她的面前道:“是不是那小子给你说什么了?”

“他什么都没说,但是楚庭打了一个电话,我接了。”她伸手将挡在眼前的捋到耳后,“我之前来找你,是想分析一下如今的形势,再从长计议,可是,刚才楚庭让我离开这里,并且说,这十年你怎么过得,我希望你未来的几十年也这么过。杨爷,你听出来了吗?这十年,我在做什么,他一直都知道。”

方慕越想越觉得后怕。

如果这十年,他一直都在暗中监视她,这该是多可怕的一件事。

“既然他已经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躲着也没意思,不如光明正大见他一面。”

“如果他只是试探你呢?”杨建生坚持着自己的观点,“听我的,从长计议。”

“我不想等了。”此时她所有的理智都被烧为灰烬,一股前所未有的怨恨在她心里生根。

他凭什么讨厌她?凭什么活得那么理所当然?凭什么让她滚?

“方慕。”杨建生瞪大眼睛,抓住她的手道:“既然你来找我,就是把我当亲人,那就听杨爷的,不要去。”

“杨爷,我必须去。”她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吗?任叔死了,被人用枪打死了,至今凶手不明。”

杨建生瞳孔一怔,抓着她的手指一松。

“如果他一直知道我在做什么?那任叔的死,就是警告。他楚庭是谁?凭什么警告我?凭什么让我方家家破人亡?”从前,她觉得只要能活着就够了,可是,现在,活着还不够,她要好好的活着,和她爱得人。

杨建生看着她,久久没有说话。

“我能为你做什么?”良久,他点燃一支旱烟,呛鼻的烟味弥漫在整个房间。

“把我的决定,告诉这个人。”方慕将一个电话号码写在纸上交到杨建生手里,“我要去找楚庭,有些事只能我来做,有些话也只能是我来问。”

说完,她转身离去。

转即,杨建生走进书房,用座机拨通了这个电话,三声之后,电话接通,一个稳重而冷肃的男人声音询问道:“你好,哪位?”

“你是方慕的什么人?”杨建生皱眉道,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能让她如此惦记?

他稍稍沉默之后,回道:“我是她男人,白漾。”

杨建生眉头一展,眼底闪过一抹错愕,显然没想到电话那头会是他。

“你是谁?有什么事吗?”

再三酝酿,杨建生都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是该从多年前的往事说起,还是从方慕的决定了断?

“方慕去找楚庭了,她让我告诉你,这是她的决定。”

没头没脑的一句,可是杨建生想,如果方慕真的足够信任这个人,那么他会听懂的。

“好,谢谢杨爷。”他不仅能听懂,甚至连他的身份都听出来了。

“你打算做什么?”杨建生问道。

他能这样回答,显然对方家的事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可是他真的清楚即将面对的是什么吗?

“白六,以后别告诉别人,你是她男人,如果你还想在一行待下去。”

白漾淡淡一笑,“为什么?”

“楚庭是什么人,你不可能不知道。你要是为了方慕与他为敌,就是跟整个古玩界为敌,你以后的路,将举步维艰。”他和白漾有过一面之缘,但是有些人只见一面就够了。

冯老鬼这个徒弟,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如果折在这上面,实在太可惜了。

“谢谢您的忠告。”他的笑声温柔,声音却是坚定,“但是,我是她男人,这一点儿,无论何时都不会改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