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为何,坐车的时候特别容易想事情。看着夜幕下,车窗外,往后挪移路灯、楼景灯、其他同向或背向车辆的灯……思维飘到了远方。

过了年回来,发现男同事边的很温柔。大概是春节回家和老婆团聚了,老婆还怀着宝宝,衣服有老妈负责洗,饭有老爸负责做,充满了家的温暖,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忧愁。大概别人都这样吧,一面说回家走亲戚辛苦给孩子们发压岁钱发到破产,一面又美滋滋的幸福感溢于言表。可是她不是这样。这个年她过得非常抑郁。

老妈六十多岁了,居然喝多了,闹酒疯。喝多的原因,也是因为心情不开心。一个家,就两个女人,因为老妈离婚了嘛;也没有女婿,更没有孙子。老妈觉得这年很凄凉,日子很苦,没有期望,没有盼头。她很清醒的看着老妈喝醉,哭天抢地的哀嚎,满地打滚,挠墙拍地板。慢慢的酒劲上来了,哀嚎声音小了。冬天南方没有冷气的地板是冰凉的,她费了好大力气把老妈弄上床,盖好被子,收拾屋子,回来一看,老妈居然又滚落到地上。再一次弄到床上,老妈似乎休息够了,又开始哭闹,要死要活。一会儿安静点了,然后开始吐,床上,地上,衣服上……

性格决定命运啊,老妈说她命不好,其实是她自己的问题啊。遇人不淑也好,没有人爱也好,怪谁呢?自己选的人,自己选的路不是吗?面对这样的老妈,她能怎样了?她麻木了,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忍着刺鼻的呕吐物的恶臭,清理地板,尽量擦干净床单。除了刺鼻的气味,别人家春节燃放礼炮轰隆作响,她感觉不到任何别的东西。

今年她不想回家了,不想面对老妈,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她了,哪怕她的电话也不想听。内心有巨大的冲动,要逃离,离得越远越好。想到这里,内心又涌出一股悲凉。那是她的老妈啊,她是从老妈身上的一个细胞脱离出来的,成长变大的啊!都说这个世界上,无论子女美丑、贫富,母亲永远会微笑着,张开温暖的怀抱,给子女最大的支持、安慰和鼓励;永远不会嫌弃、背叛。她现在却只想逃避也许是这个世界上唯一最爱她的唯一最值得信任的人。

老妈是爱她的,她知道。如果可以,老妈愿意为她付出牺牲一切,哪怕是性命。老妈完全是这样的人,她知道。

上次看电影,男主问女主,世界上,你最信任的人有几个?女主犹豫了一下,说十个;男主真挚的看着女主;女主再犹豫了一下,说,也许六个。她问自己,你呢?零个。谁可以被信任呢?谁可以值得期待呢?没有。真的有事的时候,没有人能帮她。或许这样是心理有障碍吧。她承认。第一次上网,申请了qq,她的名字叫做问题少年。那个时候,她还是学生。她想表达的是,她对这个世界充满了问题,同时,她自己也充满问题。前者是question,后者是trouble。也许在更小的时候,就有心理障碍,即便很小的时候,家里人都很喜欢她,因为她很听话,很乖。没有人知道,那样的乖是被语言和情绪压抑出来的。一点点小事,就会很严格的收到管教。哪怕没有做错事,因为老妈心情不好,也会被骂。所以她从来都很乖,不管心里是否开心,见到叔叔阿姨都会甜美的微笑,乖巧的呼喊叔叔阿姨好。她不会表达自己,只会压抑,忍耐。任何的不好的事情,都是生生的忍下了,哪怕半夜会因此伤心的失眠,她还是在忍着。那时候,她才读幼儿园。

上学了,认字了,老师教会她读书写字,写作抒情,可是没有人教她怎么处理内心压抑着的痛苦。她很听话,成绩也好,家里又比较富裕,总是打扮的像个公主,很讨老师喜欢,也受同学们的喜欢。她大概是很开心的。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家和别人家不一样。然后她也突然发现,家里穷了,离婚后,老妈的钱,被另一个男人败光了。她变得总是一个人行走在校园中,没听任何东西也戴上耳机。她无视任何人,同时也被任何人无视了。她希望自己是透明的。某晚上,她梦见自己在一个装甲车上,手里拿着喷火的机枪。车在路上飞驰,她向路的两侧扫射。全城的人都死光了,火舌舔舐过,一切化为焦炭。她恨所有人,希望大家都死掉。她看不惯比她幸福的人,凭什么人家可以幸福?她看不惯比她不幸的人,那么卑微的生命,还活着干嘛呢?读的书,知道的常理告诉她,不可以杀人。那么,她只好选择自杀来结束痛苦。她非常认真的考虑这件事情,思考用什么方式,可以比较优美的死去,可以不用痛……

最终还是苟且了,屈服了,最终到了现在,还是活生生的,会呼吸的活着。

老妈对她影响非常非常大,远远超出了她自己预料的。就好比,老妈说,家里的晚辈都有驾照了,就你没有。然后她立马报了驾校。她从来没想过买车,虽然自己也很喜欢车。从理性的角度来看,车是消耗品,从买回来的那一秒,就在贬值。不开车每个月都会有固定支出,开车就更加了,还有那悲催的拥堵,简直就是花钱给自己找不痛快。又没有那么富有,也不是生活必须品,在她的思维里,就算是喜欢,也不会想要去占有。可是现在呢?居然跑去学车,有什么意义?学了不开,跟没学一样,将来给个车,也不会开。就是因为老妈那句话吗?想到这里,她自己都惊讶了。老妈的影响力,就像一个魔咒,左右了她的判断和思考,改变了她原本的生活和观念。她很痛苦,为什么到了今天,还是这样?永远活在老妈的阴影里,被她左右,作出不理智的决定。

她现在很不开心,她原本是依照自己的判断,快乐的生活,不会以别人的眼光来让自己的幸福感提升或者降低,她原本是这样的。可是现在不是。老妈的话,像诅咒一样。老妈说,你这样的状态不好,你活得很不开心,你应该找个人结婚生子,人生只有有了家庭才有意思。你现在每天为了工作上的事情忧愁,每天三顿饭都没个准点儿吃。你压力很大,你很不开心。

她不认同老妈的话。年轻,就应该奋斗啊,吃点苦算什么?谁不是为工作忧愁,谁没有因为加班而耽误吃饭的时间。她希望老妈说,辛苦啦。心里有想法,就努力去实现吧!最重要的是有始有终,坚持自己的想法。哪天累了,就回家吧,家里做好了热饭热菜,想吃什么跟我说。可是老妈没有那么说,老妈永远也不会那么说,老妈只会说,你这么辛苦,图什么?

最最悲哀的是,那些极为不认同的和反感的老妈的那些说法居然已经潜移默化的改变了她。比如,现在周末都不睡懒觉,为了三顿饭准时吃。

她好痛苦,为什么离这么远,还要受到老妈的诅咒。她幻想要逃离到地球的另一端,如果不够,逃脱出地球……只要可以远离老妈。她觉得自己一个人,吃饭还是吃糠都是开心的,只要可以远离老妈。她幻想自己的尸体,腐烂在路边,几只白色的肥胖的蛆虫在自己的尸体上涌动,吸取养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