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那个我喜欢的人:我要和你说再见了

嗨,你好,那个我喜欢了好久好久的人,

其实用“好久好久”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就已经开始喜欢上了你

也许是,你和我说“别担心,有我在”时心里的悸动

也许是,因为你每天晚上陪我聊天,我们互道晚安

也许是,那天在宿舍楼下突然见到你莫名的心跳

又或许是......

其实,至今我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就这样喜欢上了你

而这一喜欢就是这么多年......

高一军训

“那个穿黑衣服的小黑,你站哪呢,往后站,往后站......”钟易辰听后不耐烦的往后退了两步。

“江小暖,你不知道自己的身高吗?站到第一排最后一个位置去......”江小暖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战队列,因为155的小个子不管是到哪个班里,都是最矮的那一个,平常还好,每次一遇到这种排列组合的事情,就显得异常尴尬。

江小暖和钟易辰的相遇,是一个俗套的玛丽苏桥段,但是在那个十六岁花一样的年纪,如果有人用手替你挡住砸向你的篮球,谁会不脸红心跳呢,况且,那个人还是个帅哥。

没有想到的是,就是钟易辰回头看江小暖那的一眼,让她沉沦这么多年,而这,都是后话。

说到江小暖和钟易辰关系,是因为钟易辰的从小到大的好朋友葛宇一开学和江小暖莫名的成了朋友,周六日本来说好的二个人吃饭,往往会变成三个人的聚会,弄得钟易辰还时常把葛宇拉到一边,问自己是不是电灯泡,葛宇锤了他胸口一下“想什么呢,我和小暖是铁哥们”,说完,还会冲钟易辰挤一下眼。

后来,不知不觉的,钟易辰和江小暖偶遇的次数也逐渐地多了起来,下课去厕所的路上,放学去食堂的路上,吃完饭回宿舍的路上,就连晚自习逃课的操场上也会看到江小暖向他招手的身影,江小暖无孔不入的出现在了钟易辰的生活中。久而久之二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有天晚自习,江小暖和钟易辰坐在操场上

“江小暖,你家人叫你什么名字?”

“我奶奶叫我暖暖,她说,暖暖这个名字会让人感到温暖。”

“那我以后也要叫你暖暖。”

“......钟易辰,你占我便宜......”

“哈哈哈哈哈,暖暖,你有没有喜欢的城市?”

“有呀,我想去大理,我好喜欢那个地方,要是有一天我也可以去那个地方就好了。哈哈,所以我想去那个城市上大学。”

“但是,暖暖……我想留在北方......”

时间度过一个又一个的夏天,蝉鸣又即将演奏新的篇章,高三的夏天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到来了。今年的夏天貌似来的异常的早,燥热的天气闷得人喘不过气来,教室里所有的人都在埋头往书上写着什么。

“钟易辰,你想好往哪考了吗?”

“暖暖,我......我今年没法上大学了,我要复读了......”

“没关系,我等你......”

高考结束,钟易辰去了隔壁县城复读。向往南方生活的江小暖去了北方的一座城市,离家很近,坐车大概三四个小时。

大一的这一年,江小暖让自己尽量的忙起来,加入学生会,参加各种社团,竞选班干部,这些在高中从未做过的事,江小暖一次试了个够,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忙起来,才不会那么想他。

而除了忙这些,江小暖还仔细研究高中每科的提高分数程度,多少时间来提多少分。然后编辑好短信发给钟易辰,鼓励他,尽管钟易辰一直没有回过短信。舍友都说“没看到过上了大学,还要研究高中知识的。”

匆忙的时间过得总是很快,一年的时间终于过去,江小暖荣升大二学姐,而钟易辰也考上了理想的大学,距离江小暖的城市445.9公里。

“喂,你好?”

“暖暖......”

刚洗完澡的江小暖,站在阳台上听到了那个久违的陌生又熟悉的声音,眼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钟易辰......”

“哎,暖暖,你别哭呀,我在你楼下,你下来......”

江小暖挂掉电话,抓起了一个外套就跑下了楼,她看到钟易辰正低着头滑着手机,站在女生宿舍楼下,江小暖每次晚上回宿舍的时候看到有男生在宿舍楼下等女朋友,就在想要是钟易辰站在这里,肯定比他们都帅,而这一天,钟易辰终于出现在了这里。

钟易辰看暖暖下楼,笑了出来。

“暖暖,我不是故意不回你短信的,是因为这一年真的太苦了,我都看到你给我发的短信了,但是我怕我一给你回消息,我就不能专心复读了......”

那天钟易辰在楼下和暖暖说了很多,复读这一年,是他至今为止最累的时候,幸好有她的鼓励,他才可以继续下去。

就这样,钟易辰和江小暖又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隔着445.9公里。

两个人,从白天聊到晚上,每天晚上互道晚安,宿舍的人都说我们家小暖是不是谈恋爱了。久而久之,江小暖都误以为自己是不是和钟易辰谈恋爱了,直到那天晚上的那通电话......

“暖暖,哥哥我正式的通知你,哈哈哈,我要脱离单身群体啦!”

“啊?”

“是我复读时的一个小姑娘,她今天来我们学校跟我表白了,我答应了,哈哈,你也要早日脱离单身哦”

“嗯好,你要开心......我先挂了哈,舍友叫我去楼下帮忙拿东西。”

挂掉电话后,江小暖瘫坐在椅子上,“原来,他不喜欢我......”

自从那通电话之后,钟易辰渐渐的淡出了江小暖的生活,江小暖没有嚎啕大哭过,也没有伤心到不吃饭,和平常无恙,只是心里会一阵阵的疼,像是被撕开的那种,就好比是有人拿一把剑刺向你,不是一剑毙命,而是将剑抽了出来,让你流血致死。

如果你有过喜欢而没有在一起的人,或许你会有同样的感受。

其实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和偶遇,所有的偶遇不过是其中一个人的故意罢了。

钟易辰不知道的是,江小暖为了能够靠近钟易辰才去找葛宇,告诉他,她对钟易辰一见钟情,求他带她一起玩;

钟易辰不知道的是,江小暖每次看到钟易辰离开桌位后就会悄悄的跟上,才会有了那么多次的“偶遇”;

钟易辰不知道的是,江小暖的第一志愿在大理,但是钟易辰喜欢北方,所以江小暖没有去大理报道。

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什么样的境界,才会选择奋不顾身的付出,不求回报。这些年,江小暖心无旁骛的喜欢着钟易辰,好像忘记了自己的梦想。薛之谦有句歌词“用力爱过的人,不该计较”,是啊,你爱他不等于他也爱你,爱与被爱不是对等的。

毕业后,江小暖背上背包只身一人去了大理。因为自从听了黄渤的《去大理》之后,她更加喜欢那个城市了……

你要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