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 姑娘

       久利看着自己的头发在寒冷的天气疯长,一直觉得不可思议。寒冬凌厉,万物萧索,一切事物要按照规律前行才对。然后他就顺其自然顶着糟糟的头发横走在这个城市里。

       等大家都习惯了他那邋遢的头发以后,有一天,他却毫无预兆地剪掉了,整个人焕然一新。在大家目瞪口呆中,他坐到椅子上,缓缓的说,我好像爱上了一个菇凉......

       那天落日余晖刚刚结束,街道上前几天的雨水并未干渍,灯光下的站台就显得流光溢彩。那时人不多,迟到的公交久久没有露面。有一个姑娘就这样出现在久利的视野中,帽子下长长的头发里塞着耳机,双手揣在黑色大衣口袋里,一脸冷漠。因为公交迟迟未到,姑娘偶尔踮起脚抬眼街道未知的尽头。久利眯起了眼睛,想,该剪头发了......

        事情的发展就和我们预料的一样,久利每天下班的站台都会看见这个姑娘,然后等着她小巧如嫣的脸庞靠在公交的玻璃上一闪而过,一言不发,一直安静。

        就这样,刚开始我们都调侃他,车站望女石,他只是笑笑不说话。到最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把这事给忘了,因为觉得久利这个闷葫芦估计就这样会孤独终老吧。

        直到有一天,跨年聚会上,久利带来了一个姑娘,和大家介绍说,她叫卫央,车站姑娘。那天久利很开心,多喝了一点酒,在零点到来烟花突然爆满夜空上方的时候,他拨开人群牵着卫央走到广场的湖边,对着湖面大喊,我爱我这身边的姑娘。卫央不发一言,只是眼睛里晶莹闪烁。大家开始起哄,亲一个吧,亲一个......久利看着卫央,手握着紧一紧,却没有亲下去,身后烟花灿烂。

        跨年不久,久利就辞职了,据说是追随他的姑娘去了北方,大家都唏嘘不已。

        再看见久利的时候,已是几个月以后。大家聚在一起吃饭,都问,这几个月干嘛去了,你的姑娘呢。久利不语,从不抽烟的他点了一支烟,说,姑娘走了,我也压根没去北方,一直还在这个城市里呐......

        卫央是一个独立的女孩,一个人从北方来到这个城市,只是想在这个到处有着香樟和法国泡桐的城市找一个回忆。这个回忆是一个梦境,觉得这个城市似曾相识,像一个若有如无虚无缥缈的安排。

        久利在那个寒冷的季节,终于有一天跳上了那趟天天载着卫央的公交,坐在了她的旁边。那天卫央在膝盖上摊开一本书,阳光正好透过微微低头长发倾泻的脸颊,久利紧了紧微微攥起的拳头,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就这样,久利一直不发一言陪着卫央到了底站。下车时候,卫央回了头,看着久利,我是不是见过你......就这样成为了久利的女朋友。

        后来呢,那你辞职干嘛?大家伙儿很好奇。久利看着火锅蒸腾的白色雾气,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因为,从一开始,就觉得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跨年后的第一天,卫央就走了,无声无息的就像她当时无声无息出现在久利的生活中一样。就留了一条短信,久利,我走了,我是一个追梦的人,也许给你不了一个安定的我,谢谢你,谢谢这个城市。

        久利那天喝了很多,也哭了很久。我们都互相安慰着他,也许,这就是宿命吧。

        久利第二天回到了公司。每天的生活似乎又开始了延续。他的头发又开始疯长。每天下班把手揣进口袋,在站台看一班又一班的公交飞驰而过,人群行色匆匆擦肩而过,却不见站台角落那个安静的姑娘,也看不见公交玻窗上一闪而过娇小的脸庞。

       夜色深蓝,灯光下的站台显得流光溢彩。最后一班迟到的公交又久久没有露面,久利仰望着这个城市的夜空,想,卫央现在在什么地方,是否还是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晚安吧,这个城市。晚安,远方的姑娘。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