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为什么群发的拜年短信我不回?

不管你是谁 群发的我不回

这真不是面子的问题

我只是怀念真的东西

学会对关系断舍离

  人们看不到这一点吗?我看未必。可是为什么还要继续这么做呢?也许是“人脉”二字在作祟。

  中国是一个关系社会,走关系走关系,走了才有关系。中国人听到“人脉”两个字眼睛是会放光的。群发短信如此泛滥并非偶然,因为所有人都以维系一个庞大的朋友圈为荣,但每个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

也许我们应该学会对关系断舍离

  学会对关系断舍离,就是不再迎合所有人,不再试图让所有人满意,不再对每段关系都紧抓不放手。

  学会对关系断舍离,就是放弃那些我们心里不喜欢的人,随缘地对待生命中可有可无的人,然后郑重地对待那些重要的人,那些你真正在意、真正心动的人。

  亲疏有别,主次分明,维系一个简洁的关系圈子,可能我们就不会这么累了。

  说回群发拜年短信,重要的朋友就约出来叙叙旧,重要的亲人就互相走动,重要的领导客户就登门拜访,再不济打个一对一的电话,再再不济,一对一的聊聊天。

  当你心里开始郑重其事,你自然能找到最合适的方式。也就知道,群发拜年短信是最坏的方式。

最真的感情是互相驯服的

  为什么群发短信会让人觉得不真诚呢?因为最真挚的感情我们对彼此都是特别的。

  《小王子》我读过多遍,这本小小的书,对人,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洞察。

  “过来和我玩吧,”小王子建议道,“我是那么忧伤......”。

  “我不能和你一起玩,”狐狸说,“我还没有被驯服呢。”

  “不,”小王子说,“我在找朋友。‘驯服’是什么意思?”

  “这早就被人淡忘了,”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正是。”

  狐狸说:“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和其他千千万万个小男孩没什么两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不需要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

  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会互相需要。对我来说,你是世界唯一的;对你来说,我也是世界上唯一的。”

  “我的生活很简单。我捉鸡,而人捉我。所有的鸡都一个模样,所有的人也全部一样。对此,我已经有些厌倦了。

  但如果你驯服了我,我的生活会充满阳光。我会识别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人的脚步声会让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会让我从地下走出来,像音乐的召唤。

  再说,你看!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麦田也不会勾起我任何联想,这实在很可悲。但你有金黄色的头发,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田也是金黄色的,它就会让我想起你。而且,我也会爱上风吹麦浪的声响......”

  对狐狸来说,所有的鸡都是一样的,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它和他们没有建立联系,它对他们没有任何感情。当小王子驯服了它,他们就建立了联系,他们会成为真正的朋友。

  它会认出小王子的脚步声,“其他人的脚步声会让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会让我从地下走出来”。与小王子有关的一切都会变得意义非凡起来。

  驯服就是建立一种强的联系。爆竹响起的时候,我会想起你夹到我碗里的那口青菜;下雨的时候,我会想起你塞到我耳朵里的那首慢歌,扣子扣错的时候,我会想起你当时放肆的笑声;闻到粉笔灰的时候,我会想起你当年的苦口婆心

  在重要的关系里,我们对彼此都是特别的,我们曾经有过或者正在创造独家的记忆。

  这些,面目模糊的群发短信给不了。

  我不再群发拜年短信了,我不是特立独行也不是愤世嫉俗,我只是怀

爆竹声中一岁除,从昨晚开始,群发的拜年短信就来了,这一波是提前拜年的。不出意外,今晚明晨每个人都会被大面积轰炸,当然也可能是轰炸别人的。

  从短信时代到微信时代,流水的平台,铁打的群发拜年短信!这几乎成了通讯普及时代,中国人的新年俗!

  裹挟祝福、善意而来的群发短信,我无法拒绝也不能抱怨。可是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就不再群发拜年短信了。

群发短信是无效社交

  我也曾经不免俗地群发过拜年短信,还煞费苦心综合了好几个拜年短信版本里的吉利话,编完之后甚至通读数遍,力求用词讲究、文句通顺,显得才高八斗、文采飞扬。

  印象更深的是被不会使用群发功能的叔叔指派,替他给通讯录里的所有人改写、编辑和群发一个短信,要求有两个:“要强调恭喜人家发财”、“后缀换成我的名字”。

  后来年岁增长认识的人越来越多,每年收到的群发拜年短信也水涨船高地多了起来。复制粘贴的就不用说了,自己编辑的也大同小异,偶遇稍有人情味的,也因为群发性质,效果大打折扣。

  有一年除夕夜,烟花爆竹此起彼伏地响,祝福短信接二连三的来,我拿起手机准备群发一条,突然觉得自己十分滑稽。

  明明知道群发的拜年短信,就算写满文采飞扬的吉利话,也一点温度都没有;明明收到毫无诚意的群发内容自己的内心也是拒绝甚至反感的;为什么还要跟着大家认认真真地走形式呢?

  群发的拜年短信,本质就是国王的新衣,是成年人之间假惺惺的游戏,大家你来我往一起营造一个真诚以待、互相惦念的假象。

  群发拜年短信是为了什么呢,无非是想通过送达祝福,来维系或增进关系。但群发拜年短信早就失去了这个功能,甚至开始有反作用。

  真的,不熟的人就算了,关系亲近的朋友如果扔一条冷冰冰的群发短信给我,我会生气难过好久。所以群发短信早已背离初衷,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这种社交是无效社交。

  2014年春晚,歌手郝云创作并演唱了一首《群发的我不回》,我特别喜欢里面的歌词:

原来你这是群发的信息

你竟然还忘了修改后缀

我顿时觉得过年索然无味

就好像喝了一碗温白开水

你说他怎么能这么棒槌

我真想给这爷一锤

不管你是谁 群发的我不回

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啊

实在是觉得太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