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说热

似乎武汉又进入火炉模式,而今年的我浑然不知。

去年六月回武汉就开始在杨老师那里上班,经历了六月三伏的艾灸伏贴,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让我臣服了。在没有空调电扇的环境里,汗流浃背地艾灸一个又一个寒湿的病人,一次次地过了吃饭时间,我们依然不能休息,那个强度成为我以后工作的极限。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感受到自己身体气力的有限,三伏结束后我们开始拼命练功。从此该改变了我们的人生。

持续一年的站桩,打坐,从开始半小时到后面的两个小时站桩,从半个小时打坐到后面三到五个小时的打坐,加上经书的洗涤,我们踏入一个我从未想过的领域。

杨老师给与我们的中医饮食理念,让我们六月很好地关照好自己的身体,渐入禅定的禅修也让我们能通过打坐疗愈自己的身心,我们几乎远离疾病,即使我们依然不断有状况出现,但我们不再慌张,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进行自愈。

今天最高温度33度,女儿一大早就嚷嚷说太热,昨天没有睡好。

我早上去庙里读经,一位师傅也说感觉心中发闷。

气压有些高,湿度偏大,汗发不出来,人难免有些不舒服。

经过昨天的满月我似乎满血复活,我只有在节令变化时会感觉不太舒服 ,不过那也是身体顺应气候的反应

回来给女儿做完早点,我回到桌前继续读经。这也是老师要求的,增加我们的德一能量,这样才不会练功走错走偏。而我越来越热爱现在所做的事,它让我明白一个人应该做的事情,而不是顺流大势而为,我们的老祖宗何其智慧,在书里字里,到处隐含精华,人生之道。

11点~1点是养心的时间,感恩我有现在的生活,让我能够从容享受当下。给自己摆放了几个水晶,睡眠深而沉。昨夜我既没有用空调也没有用电扇,后半夜有些辗转,中午正好午睡补了这个缺。似乎夏天瞌睡特别的多,睡了一个小时依然不愿意起来,回看已经一点十五分,该起来中饭了。

女儿出去给孩子们上课了,孩子父亲昨晚突然接到通知说是要急事处理,所以我继续闲散着,而这就是我平日里一贯的模式

睡前煮的阴米粥已经飘香,我炒了一个番茄鸡蛋,配上盒马的蔬菜沙拉,还有早上的香菇青菜包,我的中饭瞬间便好了。

最近很多人说口干,其实就是出汗过多,肺虚,可以适当煮些酸枣,党参,炒谷芽煮的水,可以改善这个状态,另外把大米炒黄煮粥也可以很好地补给身体体液。

吃玩收拾完碗筷,汗顺着裤腿流了下来,却并不热,身体随着流汗,温度自然降了下来。而汗腺的通畅,也让人说不出来的舒爽。

如果不是经历了这么久的禅修,我的确没有享受过如此美妙的夏天。

空调冷饮似乎让我们的生活进入一个超前卫的世界,却让人体背离与自然的合一。多种疾病的重生都是在提醒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生活态度来对待自己,但又有多少人觉知与看到?

我已经领略到身体与自然合一的美妙,我断难断舍这种感觉,我将会一直在这条路上前行,如果需要我愿意做那个敲钟 的人,我愿意用自己的体验唤醒更多的人,让人们远离疾病与痛苦,过更有质量的人生。


最后附上我昨天与父亲的沟通实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