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江湖 》第一章 客栈

你手中的剑,只为护我歌舞一曲吗?

“你知道吗,隔壁村的王狗子前几天被招到凤栖客栈当小二了”。王灵对心仪的月怡说到。“凤栖客栈,不是镇上有名的那家么,据说客栈是江湖人士去的地方,凤栖更是名门之徒去的,非常漂亮呢,哇,王灵你不是和王狗子耍的好嘛,等他来探探镇子里的新鲜事给我说说啊。”

王灵望着月怡呼眨的大眼睛,愣愣的恩了两声~“月怡,你要是喜欢那繁华,日后我两长大,带你去见江南的湖,江南的柳树,据说大得很,还有吃江南的大包子。”

“静....咕噜,王灵低下头看到月怡抬着头楞楞的看着王灵,拉扯着他的袖子。

王灵这一刻觉得她月怡仿佛要在风华正茂之时携手自己望烟雨穿行人群,直到腿脚不利索再来扯着他的衣袖说一声“灵老头啊,走不动了,肚子也饿了,坐下来休息下吧。”

“讨厌,哼,人家不就是肚子感叹下嘛,灵哥哥看我那么久,想笑就笑出来啊,哼,走了“诶,月儿.....”

凤栖客栈内,王狗子穿行人群,"来咧,客官你的上好乌龙茶,”。“好好这就过来,您的酱香牛肉”“小二去给我这是怎么回事,老子的酒怎么还没上来~”我去尼玛的,这群人怎么一个个比我这山村里的孩子都没吃过东西似的,我这暴脾气,拉屎还能边擦边拉?

正当王狗子嘀咕着时,他不经意的向门外撇去,门外一身有两米之上,骨骼颇为健壮的黑肤大汉一步步走来,大汉留着长发,披风上的斗篷像是将面目隐藏了,看得朦胧,没有庞大的身躯,顶多肉颇为结实,然,每踏一步脚边若有气尘盘起,狗子仿佛觉得这每一步走得皆是力道巨大,却而沉稳。

大汉走到柜台,“老板娘,给我来间上好的客房“。“哎呀,对不起客官,你看今天客栈湘房已满客,恐无可接待,望请谅解“大汉细目微移,望了老板娘一眼,老板娘突心悸一下,”

这是五十两,彭,银子砸在了柜台。”“这。。客官,你也知道这凤栖客栈多是江湖侠客落脚之处,您给我再多银两,恐怕小女子也是无能为力,还请客官收回银两”“哈哈,老夫东西都给出去了,岂会收回,莫不是老板娘看不起老夫不配与这群江湖人士讨个留所!”

老板娘皱眉毛,想是今日不顺,这麻烦难以摆脱了。“哪来的莽夫,叽叽喳喳个不停吵小爷我饮酒坐乐,最主要的是居然对我魅力无限的凤栖老板娘无礼。”

王狗子一看,“这哪里是什么正常人啊,不就是这镇上成天无所事事调戏妇女老幼的李家公子哥嘛,诶,妇女老幼,这词用得对不对,算了,不想了,先人的解释不就是闲得蛋疼的人嘛,话都不好好说,尽弄出些奇怪的词语。”

只见李家公子手下两人戏虐的拿起刀横砍而去,大汉这才举起手中包得严实的剑向前挡住,再一挥,两人便倒地捂胸喘着粗气。

李家公子见下人斗得吃亏,也是怒了,拍座一跃而起,以掌击敌,倒是有些奔雷之势,大汉脚也不迈,斜着身子躲过了这掌法,李家公子又化掌为爪,向大汉逼去,大汉一个向前转身,转到了李家公子旁边“哼,我可不想接这一记雷”

李家公子一楞,双眼一迷,这大汉知道点什么。“我还以为是哪家犊子。祖父雷鹰为朝廷特殊军营总教头,以自己的名与品创了这套雷利强攻之拳,想来也是不凡,可雷鹰亡后,雷家衰也,看汝今日之力,祖上九牛一毛倒是学到了”大汉用苍老的声音戏虐着李家公子。

李家公子怒,刚想出手,大汉猛然跨右脚向后一步,顺势拔出剑,漆黑如墨的剑,散发死气,这是后来狗子谈起时说的,其势如同满弦的箭奔离而过,立而李家公子瞪大的眼,渐渐死寂。

喧闹的客栈少有的安静,狗子想着这人是死了吗,第一次有人在自己面前流淌着血躺下,狗子感觉到自己急促的呼吸,他在害怕,这就是自己费尽心力说服老一辈要出来打杂挣银两是假,实则想要一见的外世界吗。

江湖人命如草芥,这不禁让狗子怀疑自己心中想一遇的强者是否也是如此视凡人如蝼蚁之卑微。

“无双老板娘是吧,可还有厢房,大汉直直的看着凤无双。”凤无双只觉顿然无力,冷汗直流,竟无能声。

彭,狗子突然扔掉了手中茶杯,瞬跑到了老板娘身前,张开双臂,用未长成的身躯挡在凤无双身前,一双眼精亮的眼睛对视着野兽般压迫的大汉,老板娘挺了挺身子,不可思议的望着狗子。

这孩子,居然为我挡住了此等高手的气场,不,应该是灵场吧,习武之人气力高于常人,人人有场,大多弱得可以忽略,然而长年练武之人气劲充足,便有强大气场,若是高手外放气场便可动也不动便以压力让凡人瘫软,可,虽然这大汉看起来精壮,却不是用的气场,而是......少有的习术之人的灵场!

术,不同于武力以刚猛体魄,灵动剑法伤人,术......乃是古老的流传,上古便有术,传说术可修仙,不过无双知道这只是无知之人夸大其词罢了,仙不过自古只闻不见的传说罢了,人岂有不老不死。不过也可见术之可怕了。术分,阵术,相术,法术。据说阵术最为繁杂,也最为可怕,术之强者,可布阵术,人在千里外,若有千军万马不慎入阵,阵术之强者一怒,皆难以生还。

“哈哈,这孩倒有意思,小儿,你叫什么,可愿随我走”大汉道。

“王振天。”"哦?你姓王?”

  “不行吗,我王狗子,不王振天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男子汉要保护好女孩子,我是不会和你这样强迫妇女就范的人走的”

女孩?妇女?强迫就范?”

无双实在是对这面前突然蹦出来的孩子颇为头疼,还以为能站在大汉面前,或许是什么落难的名门之后,可这言辞...不敢相信,”诶,小弟弟你让一下,大人的事你就不要插手了....

无双走了上来,抓住了大汉的手,大汉微微一笑,刚想结印,却不想被拦住,老板娘,你干嘛,狗子疑惑的探出脑袋,大汉突然伸手虚空一点,一道幽暗之光仿佛扭曲空间班射入了狗子的印堂里。

“无印之法,居然不结印便施术”老板娘有些惊讶。

“啊……我痛 ”。狗子突然翻腾大叫起来,大汉转身双手覆背而去,转眼便不见,空旷中床来声响“汝子之体甚是强诶,今天老夫便赐予你这礼物,想必也不负上天对你的恩宠,哈哈……”。

“桐儿,去通知李家族长李公子的事,告知还请节哀”无双两眼无神的把震天抱上了楼。

“可怜这孩子了,今后若无机缘,怕是要被折磨一辈子了,希望给他这副身体的人能帮到他。

厢房内,无双轻轻为床边的震天擦拭着汗,“老板娘,你没事吧。”

“恩,你这孩子倒是善良,自己成这样了,刚醒来问得确实别人有没有事。”

“我怎么会有事,我这么强壮”

“哎,想来你这豁达善良的心性能帮到你。”老板娘嘀咕着

“呵呵,老板娘你在嘀咕什么呢,家里老头说了,女孩子床头在嘀咕是思春,你不会是因为我刚才太帅爱上我了吧“拍,老板娘突然给了震天一巴掌,"老娘在这凤栖多少人看上了都没能随我左右。你要是有能耐调戏老娘,就给我有能耐的活着,是以自己的方式好好活着...”

震天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老板娘。老板娘好奇“怎么啦,小兔崽子想什么呢”。“老板娘,我刚才迷糊间看到周围一片黑,你做在中间,你周围有奇怪的线符,可亮了,我就感觉很舒服,觉得老板娘可漂亮了”

“小兔崽子,做个梦都不安份,好了,你先休息休息,我该去处理点事了。”

“可……怎么走得这么快,梦么,可是好真实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李家族长一听孩子被杀,便病倒在床,李家公子也早早入土未安了。客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喧闹,老板娘给狗子放了假...
    零白阅读 160评论 0 4
  • 谁家小燕衔春笑,又指东风戏柳腰。 门外翠竹停喜鹊,林间野老赏芭蕉。 烟花暗使唐诗醉,明月却说宋词娇。 莫忘江南流水...
    杨春雨阅读 156评论 2 4
  • 在朋友圈看到一段话,大致是说赚了10万,发现买不起奢侈品;赚了100万,发现买不起好车;赚了1000万,发现买不了...
    天下第一渣男阅读 119评论 0 0
  • 赛跑的智慧 1984年,在东京国际马拉松邀请赛上,名不见经传的日本选手山田本一出人意外地夺得了世界冠军。两年后,在...
    阿斌_ed80阅读 1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