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江湖 》 第二章 王家

白云深处有人家

李家族长一听孩子被杀,便病倒在床,李家公子也早早入土未安了。客栈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依旧喧闹,老板娘给狗子放了假,让他回家休息休息。傍晚回去时,见老板娘正望着院子里的梨花树出神,狗子感觉老板娘眼神有难以捕捉的落寞。

“老头子,我回来了”。“这小子,人还没到,声倒是先到了,哈哈。”坐在震天父亲的边二叔说道,此时震天的父亲正依着椅子头向后仰,翘着腿,喝着酒。实足的痞子形象,完全就没有穷苦劳动人民的形象的喊着“这皮小子,说什么也要出去,就不愿意家里干农活,怕是管不住咯” 

“大哥啊,你说除了你早些年出过远门,咱们村的人守着祖上的提示,极少与去哪繁华的地方,顶多偶尔隔壁小镇买卖粮食的,倒也过得清闲,可却是过得有些糊涂,不知道这世界了。”

“人由命,命有因,我自不问命,也不畏命,只此一生潇洒足已”震天父亲王风道。“老头子,又念什么鸟语呢”

“呵呵,是啊,哥又说些听不懂的话了”  震天刚走近王风身边,王风猛的抬头,抓住震天的手,眼神也不是刚才的醉意浓浓,眸子精光游动”。死死盯着震天的印堂。“这....”  “怎么了大哥?" 

“老头子,疼” 王风松开手,紧紧盯着震天说道“你看狗子的印堂”二叔一看这才惊醒。“这....印堂里的黑气看起来不简单啊?还好,被封印住了,可终究没除去”。

“二叔,你和老头说什么呢,我印堂怎么会有什么黑气,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啊” 。“这黑气居然有生命一样躲着我。”狗子“……”

“狗子,快告诉我你最近发生了什么事?”哎,没啥事,就见义勇为,救了客栈里老板娘,没啥大不了”.....“小兔崽子,好好说话,这关系到你的性命"

“啊,老头子,你别吓我,有那么严重吗,我小时候贪玩偷偷跑去山上,在山上被滑落得巨石压了一天一夜会来不都两三天就好的事”。王风怒瞪“好好我说,您别这眼神看我,事情是这样子的……”过两日你同我去一下你那凤栖客栈。

夜里,村子陷入一片寂静的睡梦,一个苍老的身影在茅庐前望着明月,此时正值无月星明朗的夏季,震天父亲不禁叹到  “我等遵循祖上大术师之警示,以务农为业,不问红尘,习祖上秘法强健体魄,料想不到吾儿顽劣,吾思祖训已久,不忍吾儿山中终老,惹祸上身,怕是王氏躲不过凡尘的争扰了。”

隔天一早,天蒙亮,农家们忙活着,一个小孩蹑手蹑脚的来到了狗子家,站在门口朝着狗子招手,狗子一看便放下手中刚去鸡窝掏的蛋,傻笑的跑了过去“灵子弟弟,怎么这一大早了来找哥啊”。

“弟弟?”王灵有些不服气,明明就一样大,总喜欢叫别别人弟弟,但想着自己是有求人家的,也只能当做听不见了,感觉完成月怡的打探任务才是正事。“那个,狗子哥啊,你不是去那客栈里打工了吗,听到你回来,就想着过来串串,顺便打听下你那客栈里的新鲜事”

“这可不行” 。“啊,怎么就不行啦”。“人家都说这一物换一物的那你也得给我说说你这小灵子最近打探到的新鲜事啊”。“嗨,原来你是说这个啊,我家最近来了个远房表叔,我听他和我家老子谈话,说什么李家最近好像调派了族里的精英去压一趟镖了。

“押镖,压什么镖啊”王凤突然走过来道。

“哎,叔叔好,叔叔这么突然,吓到我了”。

“哈哈,小灵子啊,你说的可是那刚死了孩子的李家?”“李家死人拉?”“恩”“不能吧,这生意虽然重要,可是家里刚出事这李家族长怎么就急着去押镖啊,听说还亲自去压,哎,太没感情了”王灵道“是有点蹊跷“王风皱着眉毛,深深的眼瞳显得有些担忧,这是在这王家家长脸上极少出现的表情。

“狗子,这就跟我去下那凤栖客栈见一下那老板娘”。“咦?老头子居然也知道老板娘貌美如狐狸精,不过老头子你这老身板去见老板娘可未必惹人待见啊”。“哈哈,这就不劳你小兔崽子担心,你爹我可是号称万花丛中过,不沾半点粉的美少男”。

“恩恩,有点我的风范”狗子认真的点了点头。父子两有说有逗的来到风栖客栈已是星光闪烁,夜色浓浓。冬天的风吹着零散的路人,不似驱赶只是吹出一首适合流浪的叮铃声响。

客栈内却是 一幅 不一样的华景。酒香肆溢,言语声铿锵有力,仿佛每个侠客都在彰显自己的孤零只是英雄的傲骨,此刻的端坐只是蓄势的猛虎,却是无谓争闹,人本就生来寂寞,何必硬着头皮不承认呢。

在这片大陆上,真正让人记住的,在与不在都将被传奇被回味的少之又少,阵术之神当之前列。乃世界的光辉荣耀面,而在这光辉照耀不到的地面,瞬杀的印记是一代人的恐惧,暗帝,则用恐惧让人铭记。

若要得大神通,必先登元,而这神通后还有大自由的境界更是妙不可言据名为大自由的境界是真的开始无视这世界的法则了。是否当真如此,却无人凭证,于是大神通便可是这大陆上主宰世人的震撼人物了。

而这客栈内的人在王风倦怠的眼里却认不出有哪个到了那登元境界。或许这凤无双快了,只是不知修习的何种秘法,却让王风看得她似乎笼罩着迷雾。

王风走向凤无双,向后甩了长袍让整个人顿时劲气了不少,“无双闺女,三千老头可还硬朗”王风虽老,但每单精神起来那双深邃有着鱼尾的笑眼总是让人觉得年轻时必是迷骗少女的好工具。

无双一愣,接着欠身行了个礼“原来是王老伯,许久不见,还请里头说话。”王风,王震天,凤无双,三人走进了这客栈里的庭院,客栈有两庭院,一宾客住,二则是无双自己的住所,凤栖梧桐,非梧桐不栖,此庭院名为梧桐苑,无双望着天上零星的光,恍惚间振天觉得老板娘有些让人伤感,看着心疼,震天说这是男人直觉的疼爱。

“无双闺女倒是苦了你了”。“半个月,最多再过半个月,我施的术便耗尽,还想是谁家的娃这样强劲,抵得了那暗部里长老的术场”。"哦?果然没错,怕是普通长老还没这样大的手比,云淡风轻的封印我儿这副天赐的身骨”

无双一惊"果然,那人已多久没出现过,若是那人这样怕是无双无法与伯夫多说了“王风的眼再次深不见底“暗部大长老,也是所有长老之首,无人知道其出处,只知道这人一出现就被封仅次于暗帝的大长老首位”。

“他用了一把漆黑如墨的剑”。

王风皱眉“恶剑?好大的手笔,却是虚张声势另有图谋,虽然只是大长老分身却不需用这恶剑来御敌”。“原来如此,难怪总觉此人术场奇特,让人看不清,这大长老果真有可替本身的式神术 ““恩,想必不会错,是那暗部大长老的式神。”无双暗叹了口气,心想着这一个分身式神就这样让人倍感压迫,那传说般的暗部大长老该是何等的骇人。

震天再神经粗在大长老分身式神下不惧不退,此时听着谈话却压郁得很。有点没头没脑的说到,“既然不是什么好人,让爹和无双老板娘头疼,那就把他打倒就好”

无双和王风皆是一楞。随后王风赫然捧腹大笑,深深的望了振天一眼说“做你觉得对的事,你小时候问过我何为盖世英雄,我说了娶得了你娘这样貌美风雅的人就是盖世英雄。然而你可知道如何成为让佳人倾城一笑的人么?就是做自己觉得对的事,并一直如此,便是盖世的英豪。”

无双接着道“我见过些许修为大成之人,却不见之一如既往,或心思不够剔透,或低头于对错的无规范尺度。”王风抬头望了深无底的天空,仿佛在寻找些什么“回家吧,小兔崽子”。“老头子故作正经做甚”狗子想也吧想砸吧砸吧嘴巴说到。凤无双再次给王风行了个礼便也回去自己闺房,倒也不再担心狗子这孩子了。

王风何许人也,或许别人不知,她三千问的孩子可一清二楚,阵术之神王语辰,读书二十载。于二十有六之年青山之内,流水之旁偶得黄纸旧书,传其书不过四篇,篇名为篇一,共九十九字,篇二共九十九字,篇三九十九字,篇四却是一幅山水墨图。

这王语辰爱书,竟是在把玩得味之时豁然得真意,顿时天空中几多零散的星辰闪了起来,王语辰身沐星光怡然自得,说了句“咦”迈出一步便是山头另一旁,接住了刚好掉落树梢的松鼠。之后暗帝亲施术,便是那三千妖杀,直指雾都,欲将汇聚比武的各个门派子弟抹杀,传闻三千妖杀可瞬搬三千死妖吸食生人活气,挡无可挡,时年王语辰二十有九像是提早得知一般,手握一笔,不是神物,白羊毛笔,不画出那布阵的奇幻字符,自顾自画出一幅山水墨画。随后清风拂来,像是儿时上上放牛,醉睡于石上,晚风伴着夕阳的温热吹来了,孩童也醒来欲归家般。让被那三千妖杀迷惑的众人顿时清醒了来,三千妖杀也消散。众人皆惊,望向收笔的素衣王语辰,惊为天人,皆行正礼,王语辰转身踏出一步便不见踪影。

这王风便是那王氏传人,想着虽几代后,纵无王语辰那样天纵奇才,合众人之力保住这孩子也是可以的。

《舞江湖》第一章 客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旅行的意义 1.放松:从一年维度做规划,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放松,给自己充电,让自己放空 2.观世界--世界观...
    CJJShare阅读 184评论 0 0
  • PART5 1.关于付费意识。付费意识是一种投资态度,成长才是最高回报的投资。我们为自己的成长花钱,目的是让自己的...
    用心生活的丸子阅读 259评论 0 1
  • 每次看到前面的车往外扔垃圾,或者是外出野餐烧烤不收拾垃圾的,我就很生气;想让那人去体验一下环卫工的辛苦,自己准备个...
    赵小文儿阅读 261评论 0 3
  • 尽管每个人都是彼此之间的过客,但我还是很高兴认识你! Hello,很高兴认识你! 我还未向你介绍自己,...
    亦或远方阅读 397评论 1 1
  • 谁也未曾想到,一个活泼开朗的女汉子会因为一个男孩不经意间的言语而伤心颓废…… 13岁那年,妍的班里有一个十分...
    孤我为王阅读 262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