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青亲七彩才青春(75)

柒伍:形体舞蹈考试小宇当场弃考,连番质问让田老师陷入沉思

我们花了整整两天两夜才补完了思修和古汉的笔记,还是在相互辅助的前提下。但是,由于这学期都忙着记者部和其他社团的事情,以及跟江天昇、妍丽他们出门玩的原因,导致我都没怎么花时间看书。所以,想要提高通过考试的效率,还是要多花些时间来复习一下。

大部分科目都能找到重难点复习,唯独《形体舞蹈》这门课,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毕竟,我们班每节课都跟张无良老师处得不友好。真的好羡慕其他班呀!能拥有既美丽又温柔的女舞蹈老师,或是既风度翩翩又平易近人的男舞蹈老师。

学校有那么多专业舞蹈老师,为什么就偏偏只有他一个人这么晦气呀?还就让我们2505班碰上了!

“哎!你们说,张无良一会儿会怎么刁难我们啊?”

舞蹈教室内,面对罗皓的疑问,徐常旭倒是显得很乐观。他说:“应该不至于吧?这舞蹈课又不是主课,刁难我们对他有什么好处?”

邓辉冷哼了一声,反问道:“别傻了,他哪回上课没有刁难我们?”

张圣也在旁边附和道:“对呀,不止是刁难,说话也难听,让人见了就想抽他!”

其他同学也是一样的,还有两名女生直接没有来参加考试,就算张圣打电话过去催促,她们也直接说不想来,爱挂就挂。不得不佩服她俩的勇气。

张无良走进教室之后,见我们已经站好了队列,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上课要温柔些了。

你以为他终于打算放过我们了?不,这只是笑里藏刀罢了。

考试的内容就是他平时教的那些基础动作,只要做得标准就能过关。但是,从第一组考试开始,他的碎嘴就没停过。手臂太弯了、手腕太松了、胸太挺了、腿漏风了、肉都快蹦出来了……轮到最后三组时,大家都已经无所谓了,管他念叨什么,管他打多少分,只想快点结束,然后到食堂去大吃一顿。

咕~咕咕~~

可能是想到吃的忽然就馋了,也可能是早上没来得及吃完早饭的原因,我的肚子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叫了出了声。场面原本已经很尴尬了,张无良还在一边冷言讥讽道:“呵呵,一天到晚就想着吃,难怪蹦得像铁锅上的鸭子一样。”

预料中“噗噗”的憋笑声并没有出现,反倒是张无良在催促我们几个男生搞快点,站好准备考试。

前面还算顺利,但到了最后的弹跳环节,张无良又坐不住了。“脚尖先落地要讲几遍?”“落地之后定住咯,别像个弹簧一样!”“叫你减减肥不听,自己看看那个肉蹦起来好看吗?”这些话还算正常的,轮到叶子宇的时候,就不知道他是哪跟筋搭错了。

“你是没吃饭吗?蹦这么低,跟块儿提不起地秤砣似的!”

“哟!说你两句就不服气了?蹦这么老高,把自己当成兔子了?”

“这么简单的动作,你做着就跟一块板砖那么僵硬,还好意思在网上发视频呢!”

“算了,你别蹦了,我看着都恶心,一个大男生没……你瞪什么瞪?老师还说不得你了是吗……你往哪儿走?给我回来!听见……”

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叶子宇的摔门声给打断了。段芸、王锐雯两个刚准备追出去,就被张无良给呵斥了,并扬言她们要是敢追出去就一起挂科。

“挂就挂!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两学分,送给你养老了!”

她们两个异口同声地说完就跑出去了。张无良在教室里瞬间涨红了脸,气急败坏地对着我们骂道:“还有谁想出去的?现在就给我滚出去,下学期也别来求我给你们补考!”

火药味十足的一分钟过去之后,张无良见没有人动弹,就很不耐烦地叫我、吴畏、徐常旭最后三个赶紧站起来考试。其他人我不知道,我是担心自己要是也闹脾气出去了,他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报复班里所有人,到时候,我们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众矢之的了。

考完之后,张无良就提前放我们下课了。张圣在第一时间拨通了王锐雯的电话,得知他们在食堂二楼的炸鸡店里,我们一行人便赶了过来。还好,叶子宇正在和王锐雯、段芸一起有说有笑地吃着鸡米花,喝着奶茶。神情没有任何异常。

“没想到啊,第一个受不了的居然是咱们温柔的室长大人。”

“哼!我看这个张无良就是看我们叶子宇外表老实,好欺负,才口无遮拦的。”

“就是,我早就想说了,学校是实在招不到老师了么?居然让这种人进来教学生。”

“呵呵,你们没听上一届的学长学姐们说过啊?那个人就是个两面三刀的渣老师,对艺术系,尤其是舞蹈班的学生可温柔了。”

也不管店里人多人少了,我们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吐槽着张无良,狠狠地替自己受尽整整一学期的折磨的身心出一口恶气!

不过,叶子宇今天的莽撞行为,很快就被张无良告到了班主任田娇老师那里。这么大个人了,还学小孩子打小报告,我是真的没想到。

田老师也很生气,但气的是叶子宇早不闹,偏偏要选在期末考试的时候闹脾气,真的是很欠考虑。于是,她当晚就来到418寝室,想叫叶子宇去给张无良低个头,认个错,争取不给他挂科。

“我凭什么要给他道歉,只因为他是老师,而我只是学生吗?”

“这是什么歪理?明明是他每天上课都在羞辱我们,明明是他师德败坏,凭什么每次都是我们给他道歉?他有跟我们道过一次歉吗?”

“既然他这么不喜欢教我们小教系,为什么不跟其他老师换呢?其他舞蹈老师都能跟我们小教系的学生好好相处,就他不行,就他特殊,加他要高人一等是吗?”

老人常说,越是温柔和蔼的人,发起脾气来越是恐怖,是真的。

现在的叶子宇完全不像平时那么温柔,说话嘶吼的样子宛如凶神。好在,他说完之后仿佛是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赶紧平复了自己的情绪,然后垂头丧气的向田老师道了歉。

田老师这才反应过来,眼神疑惑地扫了我们一眼,问道:“你们也是这么想的?”

沉默了一阵之后,张圣才率先开口道:“田老师,不止是我们,全班同学都是这样想的。吴丽文和赵丹都已经两周没上过舞蹈课了,考试的时候也没有来。”

田老师听了最后一句话,瞬间气得长长的“嘶”了一声,然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短暂的沉默之后,田老师突然满含愧疚地说道:“真是抱歉,作为你们的班主任,我都不知道你们一直都对张老师抱有看法。这是我的失职。”

“呃,您别这么说……”

“好了,什么也别说了。你们所说的情况,我会做详细的调查,然后一并向系部反映。如果真的是张老师的问题,我相信系部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平的结果。这件事,你们也别再想了,好好休息和复习。我就不打扰你们了。”说完,田老师就神情严肃,又有些伤心地离开了寝室。

这件事看似告了一段落,但是叶子宇又为自己的失态愧疚了好几天,复习都无精打采的。我们能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时不时的安慰他两句。邓辉是直接掏出一条刚编辑好的视频,内容就是考试时张无良对5班口诛笔伐的场面,还说只要张无良敢给小宇他们挂科,他就把这段视频挂到网上去。

当然,我们肯定是劝他不要把事情闹大了,毕竟最终受影响最大的,还是身为学生的我们罢了。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