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月废墟(四十七)一场恶斗

刚追到穆晓兰的办公室,正见她将抽屉里的东西往背包里塞,估计这些东西对她很重要,不然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还理会这些琐碎。但是刘队此时顾不上这么多,他心里想的是如何将场面尽快控制住并将穆晓兰缉拿归案。

此时穆晓兰也注意到了他,刚一推开门,一把飞刀便朝着刘队的脑门“嗖”的一声飞了过来,还好刘队早有提防,身子一歪便轻松躲了过去,飞刀正好扎在了门上。

刘队快速移动至穆晓兰身后接着一个旋踢,光看刚才的几片飞刀便知穆晓兰身手自然不在话下,只见她双掌借力、腾空而起便跃至桌子的另一边,轻松的就化解了刘队的进攻,接着二人在屋内缠斗了一番,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但是在打斗的过程中刘队注意到穆晓兰一直小心护着左肩上的挎包,心想包中可能存有贵重之物,于是心生一计,打算着重攻击穆晓兰的左路。这招果然有效,几个回合下来,穆晓兰一边要抵挡刘队的进攻,一边又要护着背包,终于分身乏术,眼看背包从手中脱落,被抛到了半空,刘队趁势高高跃起,将背包踢至房间的角落。

这时外面的情况却是不容乐观,由于对方人多且手中握有兵器,林青和排骨等人只能一边躲闪一边找机会突破,各自的身上都有些许受伤。秦明因为此前一直负责办公室的工作,并未参加过实战抓捕,此时背上被砍出了一道长长的血印,鲜血沿着后背一直流到了腰间,其它警员有些甚至已经重伤倒地。

正当大家自顾不暇之时,仓库的大门突然被打开,原来是胡队带着东湖的特警支队前来支援,只见他拿着一把扩音器对着仓库内大声说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武器!”这句话就像是警察的标配,但不得不说它的威慑力对于罪犯来说无疑当头一棒。

刘队见增援赶到,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战力倍增,朝穆晓兰发起了更为迅猛的进攻。穆晓兰自知大势已去,气势明显没有之前那般高涨,又是几个回合下来,穆晓兰终于被踢翻在地,用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脸上透露着心有不甘。

刘队趁机准备将其扣住,突然从窗户外“刷”的一声飞进来一把匕首,杀的刘队措手不及,虽然一个后空翻将其躲避,但手臂上还是被割伤。与此同时,从窗户外跳进一个人,对着刘队的胸口重重一脚,刘队来不及反应,便被踢到了墙根之下。

定眼一瞧,原来此人正是吴魏,但是此时吴魏好像无心恋战,因为胡队的大队人马就在仓库里面,于是趁着刘队倒地之机,迅速将穆晓兰扶起,二人跳出窗外沿着胡同向外奔走。刘队想继续追,可是刚将头探出窗外,又一把匕首又飞了过来,吴魏的飞刀实在令人头疼,没过一会儿,二人便消失在胡同的尽头。

此时外面的情况已被胡队掌控,十几个打手,死的死、伤的伤,其余的也都缴械投降。林青和排骨担心刘队的情况,于是赶了过来,见只有刘队一人,随即问道:“穆晓兰呢?”

刘队揉了揉受伤的左臂:“妈的,被吴魏救走了。”

林青:“我现在就去追,估计跑不了多远!”说罢便往外赶。一听还有吴魏,排骨有些不放心,于是随着林青一起追了出去。

等排骨、林青赶回局里的时候已是接近午夜,刘队见二人耷拉着脑袋走了进来,心中便已知大概,二人正想汇报情况,刘队却先开了口:“没追上吧?”

林青有些自责:“哎,又被他们溜了。”

刘队这时却呵呵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放心吧,跑不了!”

说完便指着桌上的一台电脑:“这是穆晓兰逃跑时我从她背上截下来的挎包,里面有一个硬盘,而且还加了密码,但是我已经让技术科的人解开了。里面记录了这二十年来她跟秦教授寻找银月宝藏的全部过程,有文档资料还有照片影像。为了寻找银月宝藏,秦教授曾两次涉险神农架,与排骨之前所预想的一样,真是处心积虑呀!”

林青:“难道他们真的找到了宝藏的最终之所?”

刘队:“没错,穆晓兰还有秦教授二人,在银勇的指挥下,顺着当年银月营两个族群留下的蛛丝马迹,苦苦寻找了二十年,终于将宝藏的最终地点锁定在蜀南竹海。”

排骨:“蜀南竹海?这是什么地方?”

野狗这时站了起来:“我刚已经已经在网上查过了,给你们念一下啊!这个蜀南竹海,是四川宜宾境内的一处旅游景点,以竹景为主要特色,中心景区七万余亩的楠竹,浩浩荡荡、绵延起伏,覆盖了周围大大小小二十八座山岭,一眼望去犹如烟波浩渺的绿色海洋……”

排骨一听,心生胆怯:“不是吧!吴魏怎么老挑这种进去就出不来的地儿,这茫茫竹海就像迷宫一样,他不要命,我可还没活够呢!”

刘队故意刁难道:“你要是怕,可以不去啊!”

林青也跟着假意附和:“你要是胆子那么小,最好别去,免得到时候拖我们后腿。”

排骨被这二人一唱一和,整的一脸难堪,一想怎么也不能在林青面前折了面子,于是硬着头皮挺直腰板:“谁说我怕了,这银月湖、神农架都闯过来了,一片区区竹海还能难到我?”

刘队呵呵一笑:“行了,你小子真有出息!现在还不确定他们是不是真的要去蜀南竹海,目前也是猜测,我跟胡队已经向上面打过报告了,让局长出面协调川蜀警方合作,明天他们应该就会在各个高速路口设下眼线,一旦发现吴魏跟穆晓兰的踪迹,便会通知我们。”

野狗:“如果直接被川蜀警方抓住,那才好呢!也省的咱们再跑一趟。”

刘队:“想法倒是不错,行了,不早了,都早点回去休息吧!”

从东湖分局到招待所,中间有一小段路程,此时林青正低着头闷闷不乐,排骨知道她肯定还在为跟丢吴魏的事自责,但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知道野狗这家伙平时鬼主意多,于是冲他使了个眼色,这两人几乎就是穿同一条裤子长大,野狗自然领会了排骨的意思。

野狗故意抬高嗓门:“哎,这忙了一个晚上,肚子都饿的咕咕叫了,记得前面路口好像有家麻辣烫,有没有人一起去啊?”

排骨在背后悄悄给他竖了个大拇指,故意大声回道:“好啊,我也确实有点饿了!”

没想到这招还真管用,被这二人一捣鼓,林青肚子里一阵咕噜,再加上麻辣烫本身也是林青的最爱,平时只要有空,他都会去桐城的刘小国来上一碗,只不过最近因为事儿太多,所以一直没有机会,于是也就跟了上去。

林青的情绪终于被二人慢慢感染,回到招待所,林青躺在床上,仲夏夜的星空,月光正好打在她的床头,回想起从银月湖一直到到现在,虽然一路披荆斩棘、危机四伏,但不知为何嘴角却泛起一丝微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