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的诗意与远方

适应一个新环境要多久?因人而异,有的人一个月就能玩转周边并消除心里上的恐惧与不安,有的人一年半载还是难以融入新环境,而我是属于中间那一拨。

直到去圣保罗三个多月的时候,才对周边的环境熟悉一些,虽然去到一些陌生的街道还是有彷徨的感觉。但已没有刚去巴西时的胆怯和举步维艰。

我很喜欢巴西的自然环境。一年四季,哦不,这里只有两季-夏季和秋季。常年温差不大,即使是夏天最炎热时,晚上基本不用靠空调也能安然入睡。如果能撇开治安这一点,那巴西可以堪称是“上帝的后花园”了。

说起去巴西的理由,我与大部分的同胞并没有相同之处。因家属的工作调动,让我辞去国内小有成就的工作岗位,陪同着来到了巴西。在生活上与巴西当地的中国人没有任何交集,可以用百里之内无故人来形容,真不夸张。那种孤独彷徨感,欲哭无泪的感觉现在回想起来,仍是记忆犹新。

因为先生是韩国人,周围能接触到的也都是韩国人。我跟国内的朋友发微信开玩笑说,来到巴西韩语变好了。那时候的生活就是收拾房间,送孩子去学校,只有和孩子在一起的时候说说中文。心底里升起了没有工作的失落以及对新环境的陌生恐惧感。有时候想找国内朋友聊微信,看看时间国内已是深夜,只能作罢。心里烦闷时就借酒消愁,一喝晕就哭,哭累了就吵着要回国。内心强大的我在这里仍然找不到任何的归属感。那时心里最大的感触就是在中国是生活,而在巴西是生存。现在回想起来,特别感谢那一段黑色的记忆。虽然个中的心酸痛苦只有自知,但也因此使我的生命里多了一抹色彩。

一次偶然的机会去ipirabuera公园散步时认识了一位中国女同胞,一聊起才发现彼此的兴趣爱好竟如此地接近。我们年龄相仿,我尊称她姐姐。她对生活的热爱,率性的性格以及对自己的工作态度令我折服。她教了我许多在巴西生活的技巧,带我去了很多中国超市,还细心到如何坐车外出采购都一一发微信给我。并且带我结识了很多新朋友,心里特别感谢这位万里之外的亲人-静姐。

后来的我每周3次瑜伽,随着身体越来越柔软,心也变得柔软起来,以往的大吼大叫被轻声细语所替代。随着每天去健身房锻炼,不知不觉间以往的酒杯已束之高阁,取而代之的是每天早晚必喝的牛奶。每天的网络学习课程,丰盈了我的精神世界,充实了我的生活。

而今跨越半个地球从巴西来到日本,同样是异乡,不同的是我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不再有不安与恐惧。原来生活的诗意从来不在远方,它在我们心里,即使是锅碗瓢盆,也能奏响美妙的乐章,在大千世界里,跃动着属于自己的小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