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孽爱情缘》顾早早司徒睿

第1章

    “你做什么!”顾早早揪住衣服,看着眼前不断靠近的男人,步步后退,“司徒睿,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人了!”

    “喊什么?”司徒睿冷冷一笑,“我们可是马上就要结婚了。”

    “不可能!我是你嫂子!我要跟阿康结婚的!你走开,快走开!”

    顾早早一脸的惊恐,看着司徒睿一点点的褪下外套,脱下衬衣,甚至……

    “够了!”顾早早看见他已经开始扯起腰带,不得不闭上眼睛,朝着他惊声尖叫!

    司徒睿上前,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顾早早被他掐的不得不仰起头来,整个脑袋抵在了墙上!

    顾早早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从温文尔雅变成衣冠禽兽的男人,一双眼睛几乎要脱眶而出!

    司徒睿一脸狰狞,“顾早早,嫂子?你别做梦了!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嫁给我哥!”

    “你放心,一会儿就是婚礼,我会让世人好好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婊子贱货!”

    “你这辈子,就在我身边好好待着,生不如死吧!”

    说着,司徒睿伸手直接一把撕开她的婚纱!

    原本华丽性感的婚纱,在他的撕扯之下变的一团糟!

    顾早早尖叫出声,却根本就于事无补!

    她惊恐的声音却让他更加的暴虐,好像要将她在这里碎尸万段!

    就在她绝望的时候,司徒睿突然松开她。

    顾早早以为他要放过自己了,谁知道他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遥控器。

    对准角落的位置,摁了一下!

    顾早早就看见原本在角落里是关闭的一部摄像机突然运作起来,朝着他们这边转了过来!

    顾早早下意识的就护住胸口!

    结果就在她惊诧之时,原本已经转过身子的司徒睿突然又转过身来!

    他勾唇一笑,看着顾早早,“噩梦,从今天开始--”

    说完,他竟然栖身而上!

    顾早早拼命的挣扎尖叫,然而却根本于事无补!

    司徒睿就像是撕开了面具的禽兽,毫不手软的将顾早早压在身下!

    粗暴!

    凶猛!

    撕咬!

    顾早早觉得自己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眼看着就要被司徒睿给玩坏了!

    撕裂的感觉就像是巨大的黑网,紧紧地裹着她,捆着她!

    耳边传来男人的粗喘,伴随着他凶猛的动作,顾早早觉得自己完了……

    *

    宴会厅中,宾客影影绰绰,非富即贵的客人们聚在一起,讨论今天这场引人瞩目的婚礼。

    正在喧闹之时,原本播放着轻音乐的音响顿时关闭。

    正放着新人照片的大屏幕一下暗了下来,众人不自觉的就朝着那边看了过去!

    然而很快,屏幕上就又亮了起来!

    不过,不再是新人浅笑低语的婚纱照,而是……

    艳照!

    照片里的女人,赫然就是今天的主角!

    新娘!顾早早!

    而里面的男人,却不是新郎……

    宾客们看见那画面,所有人都惊呆了!

    虽然上面的照片被打了码,并没有露出很私密的位置。

    但是仅仅凭着画面上的表情,画面上的动作,是人就能猜到那是怎么回事!

    安辰意识到事情不对,赶紧给几个兄弟使了眼色,“赶紧把人疏散开!还有,白雪去后面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第2章

    本来他们一群好友是过来给司徒康当伴郎的,谁知道竟然会遇上这样的场面!

    不过他们作为司徒睿的好友,这时候肯定不能跟着瞎起哄!

    不管这东西是真是假,是谁弄出来的,都得赶紧遮掩过去,疏散人群!

    几个人快速行动起来,白雪白着脸往更衣室走去。

    到了门口,她伸手推了推房门,却发现里面反锁了。

    心里更是着急,忍不住的就开始拍门,“顾早早!顾早早!”

    半晌无人应声,她急得团团转。

    拿出手机给顾早早打电话,电话铃声在里面响起来,却始终都没有人接!

    “怎么了?”安辰见白雪一直在门口愣着,就凑过来问怎么回事。

    “门被反锁了!我刚才打电话,里面是有声音的啊!”白雪一脸焦急,不断的推着门。

    安辰顿了顿,拉着白雪往后退。

    “你干嘛啊,不是要把人叫出来吗?”

    安辰在原地跳了两下,“这时候叫出来是没可能了,只能用非常手段!”

    说完话落脚起,直接就朝着门锁的位置一脚踹了上去!

    更衣室的门应声而开,两个人对视一眼,接着一起冲了进去!

    然而进去以后,看见眼前的场面,一下就愣住了。

    顾早早身上未着寸缕,正抱着撕碎的婚纱坐在地上,堪堪遮住身前!

    而司徒睿一脸冷笑的坐在一旁,胸襟大开,手上夹着一根烟。

    他的腰带开着,拉链也没拉上。

    虽然内裤并没有将私密的位置暴露出来,但是看见他胸口的痕迹,还有身上盈盈的水光和汗渍,都能猜到刚才发生了什么。

    安辰愣在那里,白雪脸色惨白!

    “你,你们怎么……”安辰不解的看着眼前,“阿睿,她,她是你嫂子啊!”

    司徒睿冷笑一声,目光中带着轻蔑和不屑,“嫂子?她不配!”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我的妻子,玩物,奴隶。”

    司徒睿挑眉看着安辰,眼底皆是戾气,“刚才的照片好看吗?”

    安辰已经无话可说了,看着好友那疯狂的样子,他一时间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睿!”白雪像是疯了似的跑过去,撕扯着司徒睿的衣服,“你这是做什么!做什么!”

    “我是你的女朋友,未婚妻!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要我怎么办!”

    白雪不断的尖叫撕扯,伸手捶着司徒睿的胸口。

    然而司徒睿却无动于衷,被她纠缠的郁闷,干脆伸手一把拽住她的手腕,朝着一旁甩了出去!

    “滚!”

    白雪一个没准备,直接就砸到了旁边顾早早的身上!

    听见司徒睿说的那个字,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彻底疯了一样!

    过往的一切历历在目,胸口的怒意化成一把利刃,让她恶狠狠的看向顾早早。

    “是你,一定是你!你这个贱货!丧门星!你把阿康害了还不算,你现在又来勾引阿睿!”

    “你去死,去死啊!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说完她随手拿起地上花瓶的碎片,朝着顾早早的脸上就划了过去!

第3章

    安辰被白雪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挡!

    白雪是咬着牙使上全身力气冲着顾早早去的,安辰的手一下攥住碎片,虽然挡住了白雪的攻势,但是同时碎片深深嵌入他的手掌!

    “啊!”满目的猩红吓得白雪一下松开手,双手蜷缩,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安辰,“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你为什么要挡着我!我不是故意的!”

    安辰疼的脸上直流冷汗,但是这时候不是喊疼的时候。

    他看向司徒睿,“阿睿,你快点把白雪送走!”

    司徒睿哼了一声,“你的马子,我管什么?”

    安辰气的咬牙切齿,“你胡说什么呢!白雪是你的未婚妻!”

    司徒睿挑高一边的眉毛,目光中带着戏谑,“昨晚睡在她床上的不是你?”

    白雪整个人都像是被抽了筋似的,听到司徒睿这句话已经全身失去力气,一下跌坐在地上。

    安辰也是脸色一变,随即咬牙道,“我们两个是被人算计了!”

    司徒睿摆摆手,“不用解释,我不在意。这个婚约本来就是家里安排的,你听我说过愿意?”

    “今晚的婚礼是我跟这个贱人的,刚才的结婚照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司徒睿的嘴角带着冷血的弧度,“结婚证要给你们看看嘛?”

    “够了!”顾早早一直在旁边听着他们吵来吵去,听到“结婚证”三个字,再也忍不住。

    她看向司徒睿,“司徒睿,你凭什么这么对我!我是你的嫂子!我要跟阿康结婚的!”

    “我要告诉阿康,我要告诉他!他一定会狠狠地教训你,他不会怪我的!我要去找阿康,阿康!”

    顾早早扯过地上的桌布,围住身子,光着脚就要往外跑。

    双脚没穿鞋子,走过满是碎片的地毯,玻璃、碎瓷片狠狠地扎进她的肉里!

    但是顾早早像是感觉不到了似的,朝着大门的位置往外冲。

    司徒睿大步往前,伸手一把拽住她的头发!

    使劲往后一拖,直接就把顾早早给扯了回来!

    刚才司徒睿虽然疯狂,但是看上去确实面色平静。

    这会儿他的脸色都跟着狰狞起来,看着顾早早的时候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

    “去找我哥?你倒是去啊!我倒是看看,你今天要怎么过去!”

    说完,司徒睿直接把她给摔到地上,接着一脚踩了上去!

    安辰看不下去,想要上去拉人。

    司徒睿在他还没接近的时候,猛然看向他!

    “带着白雪走,现在,立刻,马上!要不然再发生什么事情的话,别怪我没提醒你!”

    说着,他竟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弹簧刀!

    安辰身为司徒睿的好友,当然知道他疯起来是什么样子。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狂,但是看见他这副样子,哪里还敢留下?

    犹豫了一下,他用另外一只完好的手拉住白雪,直接出了门!

    白雪不断的挣扎,嘴里还嚷嚷着要留下。安辰却不肯松懈半点,直接将人拽了出去!

    司徒睿看向地上的顾早早,将刀尖对准她的脊背。

    掀开她身上的床单时,能够看到她后背上那道蜿蜒的刀疤。

    司徒睿惨然一笑,“就是这里,藏着我哥的一个肾?”

    “你说,我现在挖出来,把它还给我哥,他会不会好起来?”

    “顾早早,你为什么没早点死了呢?”

第4章

    顾早早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昏过去的,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处别墅里。

    她身上全是各种痕迹,下身也很不舒服。

    料想昨晚的事情以后,应该是没人给她清洗,直接就丢到这里来了。

    顾早早坐在床上,泪流满面,却哭都不敢哭出声来。

    她怕要是被司徒睿听到,会迎来更加可怕的事情。

    哭完了,她咬着牙起床,到浴室里清洗自己。

    看到镜子里自己身上的那些东西,她拿着浴球不断的在身上擦着。

    肉皮都擦红了,不少地方甚至被擦出了血,但是她依旧觉得自己脏。

    她是要嫁给阿康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直泡到水都凉了,她才瑟瑟发抖的从浴缸里起来。

    顾早早拿过浴巾,围住身上。

    回到房间里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竟然有女装。

    她看了看尺寸,是合适的。

    有人给自己准备衣服?

    顾早早有些吃惊。

    她以为,她被弄到这里来,是要被软禁、自生自灭的……

    “叩叩。”敲门声响起。

    顾早早吓得一颤,捂着胸口,紧张的看着门口,“谁!”

    “二少奶奶,你是醒了吗?”

    顾早早眨眨眼,“你是……马姐?”

    “哎,是是是!我是马姐!那二少奶奶,我推门进来了?”

    顾早早放松下来,连忙将门打开。

    马姐推着餐车过来,看见顾早早站在床前,脸上的笑容淡了一些,“吃点东西?你一定累着了。”

    顾早早靠近马姐,察觉没什么危险,双手忍不住的就抱住她的胳膊。

    “马姐,这是哪里?你能不能放我走?”

    马姐一脸为难,“二少奶奶……”

    “什么二少奶奶!我不是!我不是!我是阿康的妻子,不是什么二少奶奶!”

    马姐一脸的悲痛,“二少奶奶,你已经跟二少爷结婚了。二少爷说了,你以后……就留在这里。”

    “你们证也领了,婚礼也办了,干脆……你就好好过日子,啊?”

    顾早早拼命摇头,整个脑袋都像是要掉下来似的。

    她本来长得就纤细,因为泡冷水这会儿已经全身发白。浑身没有一点热气,加上那一脸的惊慌,这会儿看起来像是要崩溃了似的!

    马姐看见她那个样子,也忍不住的心疼。

    伸手将人抱到怀里,“二少奶奶,二少爷对你是过分了点。但是他本性不坏,你不是也知道?”

    “既然已经结婚了,好好的过日子,不好吗?就算是你想走……”

    “谁想走?”一道冷冽的声音从走廊传来,马姐和顾早早都是全身一僵!

    马姐赶紧放开顾早早,将她挡在身后。

    刚转过身来,就看见司徒康走了进来。

    他一脸冷意的打量着两个人,嘴角勾出一个轻蔑的冷笑,“谁要走?”

    马姐看着司徒睿的脸色,心里也跟着惴惴的。

    上前两步刚要说话,谁知道司徒睿却直接一把抓住马姐的胳膊,一个扭身,将人直接给推了出去!

    司徒睿将门直接关上,并且落了锁。

    转过身来,看向瑟瑟发抖的顾早早。

    “怎么,想逃走?”

第5章

    顾早早紧紧攥着胸口的浴巾,“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阿康呢!你把阿康弄到哪里去了!他要是知道你这么对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司徒睿勾着嘴唇笑了笑,将餐车直接推到一边。

    慢慢走到顾早早的面前,“不会放过我?我倒是想知道,他会怎么不放过我!”

    司徒睿伸手捏住顾早早的下巴,一手来到她的胸口,扯着她握着浴巾的手指。

    “顾早早,你怎么就这么下贱?”

    “勾引了我哥,就为了他的一个肾?你还记不记得,明明马上就要做手术了,却来到我的房间里,爬上我的床?”

    “当时,你怎么就不叫我哥?怎么,怕我哥不做手术了?”

    司徒睿的神色略带狰狞,一双手死死地扣着顾早早的下巴。

    顾早早眼底都是惊恐,她张着嘴,却无法发声。

    看着司徒康的时候,她神色惊恐,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怕的连眼睛都不敢睁开。

    看见她那副样子,司徒睿却笑得更加的冷漠起来。

    “我可还记得,你穿着那是什么来着?”

    “那时候,你十八岁吧?穿着镂空的蕾丝,钻到我的被子里。那时候你叫我什么?睿哥哥,是不是?”

    “给我下药,自己主动的把我给骑了,是不是?”

    “你这么下贱的人,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嫂子?!要不要我把你送到拍卖会上,每天晚上都换个男人,让你尝尝新鲜?”

    顾早早眼睛几乎都要脱眶而出,手脚不断的挣扎,朝着司徒睿捶打抓挠,却无济于事!

    司徒睿像是痕迹了顾早早,说什么都不肯放开!

    顾早早感觉自己越来越呼吸不畅,手脚甚至都开始发麻发僵。

    司徒睿看见她脸色涨红,张着嘴就像是离开了水的鱼。

    手指死死地扣着他的手,嘴里只能发出“啊”的嘶哑单音。

    司徒睿嘴角忍不住的就勾了起来,看着她越痛苦,他的心里就隐隐的泛起一股报复的快感。

    他手上越来越用力,甚至将顾早早都给提到了半空。

    顾早早脸上憋的紫红,因为缺氧,这会儿她几乎无法思考。

    眼前司徒睿的样子越来越模糊,让她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事情。

    司徒睿是她的初恋,是她的初吻,是她的初夜。

    现在,更是她的老公。

    虽然阴错阳差,一切都像是上帝给予的惩罚一般,变成了她身上的斑斑裂痕。

    或许是因为她快要死了,忘记了身上需要背负的那些不得已。

    看着司徒睿,她的眼泪毫无征兆的往下掉,有一种要解脱一般的快感。

    她咬着牙,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伸出手去,轻轻摸了摸司徒睿的脸。

    感觉到他脸上的温度,顾早早忍不住的勾了个笑容出来。

    “睿,睿哥……”像是拼尽最后一口气,顾早早说完,直接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司徒睿在她伸手摸向自己的时候,手上就已经不经意的减少了力气。

    看见她晕过去,他的心上也像是被扎了一把刀一般!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司徒睿确实不愿意看着她死。

    松开手,顾早早就像是一具尸体一般跌在地上,毫无生机。

    司徒睿稍稍一怔,忍不住的伸出手,到她鼻尖摸了一下。

    察觉到没有气息,他的心里一揪。

    “早早!”

第6章

    “二少爷,二少奶奶身子没什么事。就是这两天受到的冲击有点大……”医生跟司徒康汇报道,接着又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

    “这是上好的药膏,活血化瘀的。等明天,二少奶奶脖子上可能……另外声带可能受损,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

    “我给的药只要按时吃下去,嗓子就没事了。这药膏抹好了,那痕迹不出三天也就没了。”

    司徒睿点点头,没接那个药瓶。

    医生将药瓶放在床头,打了招呼就要走。

    马姐见司徒睿没看她,急急忙忙跟着医生出去。

    “有什么要注意的吗?二少奶奶……怪可怜的。”马姐眼眶一红,“造孽啊,大少爷的事,怎么能怪到她身上啊!”

    医生叹了口气,拍了拍马姐的手,“二少爷心里也不好过。既然他们结婚了,彼此心里又有情分……”

    “是啊是啊,你跟我说说,这人得怎么照顾。别落下病根儿,以后日子长着呢……”

    司徒睿能隐约听到外面有说话的声音,只是他故意装作听不到的样子。

    看着床上躺着的顾早早,看着她脖颈紫红,呼吸微弱,脸色惨白。

    让他想起她刚从手术中醒来时的样子,那时候,她睁开眼第一个喊的人就是自己。

    司徒睿一度以为,他的幸福来了。

    结果呢?不过是个噩梦而已!

    她现在躺在那里,安全无害,是最不设防的时候。

    司徒睿往前走了两步,伸出手,大约隔着一指的距离,隔空轻触她的脸颊。

    他心底忍不住的慢慢发软,身子不自觉的缓缓低下去,眼看就要触及她的嘴唇。

    顾早早的眼皮轻轻一动,司徒睿猛然直起身子!

    “啊……”顾早早看见他的样子,接着就要尖叫!

    然而嗓子发不出声音,只有嘶哑的微弱呼声。

    司徒睿原本和缓的神色瞬间不见,又一次变得狰狞起来!

    “你这是害怕吗?”司徒睿冷笑一声,伸手解开上衣的扣子。

    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到门口,将门锁上。

    等再回到床前的时候,他已经露出了光裸的上身。

    司徒睿看着顾早早在床上缩成一团,一脸的惊恐。那副样子,活像是见了鬼!

    她那样的表情,却让司徒睿心里舒服了一些。

    是的,就该这样!

    司徒睿伸手一把握住顾早早的手腕,一个用力,就将人禁锢在床上!

    顾早早想要叫人,却根本发不出声来。

    司徒睿一手握住她的两手手腕,让她无法动弹。

    “顾早早,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娶你吗?”一边说着,他的手一边试探下滑,在她的腰狠狠一捏。

    顾早早疼的冷汗都流了出来。

    司徒睿冷哼一声,“这么快就有感觉了?”

    顾早早绝望的闭上眼睛,舌头放到牙齿中间。

    心中默念,要是他再继续下去,她就死了算了!

    “想死?”司徒睿发现了她的动作,伸手直接撬开了她的牙齿!

    低下头吻住,强硬的闯入她的贝齿之间。

    顾早早疯狂抵抗,嘴里泛起浓浓的血腥味道。

    然而司徒睿却像是感觉不到似的,强硬的动作不仅没有缓和下来,反而更加的野蛮起来!

    顾早早只觉得在这股蛮力的控制之下,所有的挣扎都成了徒劳。

    司徒睿见顾早早没了反应,干脆伸手将人抱了起来!

    站在地上,让她挂在自己的腰间。

    顾早早本能的伸手抱住他的脖子,露出一脸惊恐的样子。

    司徒睿这才满意,将她直接压在墙上。

第7章

    在别墅了住了七天,顾早早就承受了七天的暴怒。

    顾早早看着此时外面的月光,心如死灰。

    她怎么也想不通,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想到自己在婚礼上竟然出了那样的事情,再想到自己会被司徒睿囚禁于此,甚至永无天日,她就恨不得死在这里算了!

    然而一想到,司徒康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她的心里就忐忑不安。

    司徒睿对司徒康向来尊敬,当年在面对自己那件事的时候,他甚至毅然决然的站到了司徒康的那边。

    现在,他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事?

    冲着司徒康对自己的关注和喜爱,司徒睿即使是生气,也不该如此过分。

    更何况,大庭广众之下将自己那样,难道他就不怕司徒康受不了,跟他反目?

    想到这里,顾早早的神色变了变。

    是啊,有这么多疑惑在,她怎么能就这么放任不管?

    即使最后她成为全城的笑柄,成为司徒家淫荡的媳妇,她也要将事情的真相搞清楚!

    她要知道,司徒睿到底为什么这么对自己,司徒康又去了哪里!

    这么想着,顾早早咬着牙从床上起来。

    忽略浑身的痕迹,她选了一件比较保守的睡衣穿上,悄悄出了房门。

    这个别墅她知道,是司徒睿众多度假别墅中的一套。

    远离市中心,而且周围几乎没有什么公共交通。

    就算她逃出去,只怕还没找到人带自己离开,就会被别墅的保安发现!

    顾早早熄了自己溜走的心思,察觉到肚子实在是太饿了,她只能悄悄下楼,打算去厨房找些吃的。

    刚到一楼,结果就听到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

    她仔细听了听,发现是一楼的书房那里。

    书房的门缝里隐隐的透出光亮,看上去应该是有人在那里。

    顾早早想了想,干脆脱掉鞋子,光着脚踩着地毯,尽可能的慢一些,不要发出声音,走到了门边。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听着里面的声音。

    然而她只能听到只言片语,大部分都是“移植”、“存活率”、“醒来”之类的词。

    顾早早皱起眉。

    难道又有人得了病了?

    她因为一次疾病导致肾衰竭,还是司徒康捐出了一个肾给的自己,她才活下命来。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才将自己的心意从司徒睿的身上,转移到司徒康的身上。

    现在一听到那几个字眼,顾早早下意识的就觉得背后疼。

    伸手摸了摸腰侧的疤痕,她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

    谁要移植?

    她已经痊愈了,司徒康也恢复的很好,难不成是司徒睿?

    不可能,他看上去十分健康,根本就不像是有病的样子,怎么可能需要移植?

    要是病情严重到需要移植的地步,别说是床事,只怕连正常的生活都很难保证。

    司徒睿那生龙活虎,恨不得把自己给生吞活剥的劲儿,怎么可能是生病了?

    想到这里,顾早早的心里就忍不住的开始七想八想。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先走了。”

    顾早早正在瞎想,结果就听见有人朝着门口走了过来!

    而且声音听起来那么清晰,肯定是已经到了门边了!

    顾早早吓了一跳,着急的朝着周围看去,一时间不知道该躲到哪里!

    要是被司徒睿看见,不知道自己又要被怎么样!

第8章

    就在顾早早犹豫的时候,对方已经拧动了把手!

    顾早早吓得直接就跑到旁边的沙发后面,跪在地上躲了起来!

    与此同时,书房的门打开,司徒睿跟医生从里面出来,两个人直接走向了大门。

    顾早早趁着两个人站在门口不注意,轻轻的朝着旁边的楼梯挪动。

    她务必的庆幸现在周围都黑漆漆的,想着或许他们都看不清楚。

    只要她能别出声,挪过去,在楼梯的角落里蹲着的话,肯定就不会被人发现了!

    这么想着,她就开始悄悄的往那边挪。

    站起来的话目标太大,很容易被发现。

    所以她就趴在地上,四肢并用,一点一点的往前面挪动。

    很快,她就听见身后的门锁上了,料想医生已经走开。

    顾早早已经挪动了有一米的位置,眼看着就要靠近楼梯。

    她咬着牙继续往前挪,手指已经碰到了楼梯的边沿。

    她嘴角微微勾起,心里忍不住的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身后有什么疾步走来。就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脚腕一下被捏住!

    “啊!”顾早早忍不住的尖叫,接着整个人就被往后拖动了好几米!

    “走开,走开!”顾早早不用想也知道,被司徒睿发现了!

    司徒睿看着她,忍不住的勾了勾嘴角。

    一只手扯着她的头发,一边玩下身看着她。

    “半夜从楼上下来,是因为想念我了吗?”他另外一只闲着的手很快就伸过来,在她的脸上轻抚。

    司徒睿的手指很凉,激的她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司徒睿,你放开我!”顾早早张开嘴,牙关发出哒哒的声音。

    听上去,就好像是冻到了一样。

    司徒睿听她这么说,不仅没有放开,反而将手徘徊到下的下巴那里。

    一下捏住,强迫她抬起头来,“二少奶奶似乎很不开心?”

    顾早早咬着牙不回答。

    司徒睿笑了笑,微微弯下腰,靠近她,“要不然,我们今晚就在这里?”

    “司徒睿!”

    “嗯,看来你也同意了。”司徒睿笑着,伸手一把撕开她的睡衣。

    他俯下身,顾早早早就已经全身僵硬。

    她不再哭喊,闭上嘴,侧过头去,默默地流着眼泪。

    她要坚强的活下去,不能再被他摆布!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还不如省下力气,否则只会换来他的嘲讽而已!

    顾早早侧着身僵在那里,任由司徒睿做什么,她都没有半点反应。

    司徒睿胸口一股邪火想要发泄,然而就在他准备冲进去的时候,却猛然看见她的眼泪。

    不同于她之前的挣扎恐惧,此时的泪水,像是充满了绝望。

    司徒睿动作一滞,一只手不自觉的就伸出来,想要去给她擦掉。

    就好像是以前,她每次露出这样的神情,他都会陪在她身边……

    然而不过是刹那之间,司徒睿的神色就又变为冷绝的样子!

    他伸出手,狠狠地给了顾早早一个巴掌!

    接着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第9章

    接下来的几天,顾早早都没有再见到司徒睿。

    马姐在司徒睿走了以后,就开始变着花样的给她滋补。

    顾早早知道,马姐心疼自己。

    但是司徒睿是她的主子,她不可能去违抗他。

    这些天司徒睿不在,顾早早就用电脑登入了公司的内部网。

    她是寄养在司徒家的,司徒家的长辈们一直把她往秘书、助手的方向培养。

    也不知道是希望她成为司徒家的左膀右臂,还是有什么别的私心。

    顾早早在很多方面都做的很好,以前是司徒康的得力助手。

    顾早早虽然不知道司徒康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但是作为他的妻子,他的助手,顾早早都觉得自己务必要保护好司徒康的一切!

    因为在家,公司的局域网因为vpn的限制,没有办法完全打开,只能打开个别的功能。

    不过即使只是这么一点,也足够顾早早监控公司的资金状况。

    她核对了一下最近一个星期的账目,发现司徒睿竟然挪用了一大笔资金。

    顾早早吓了一跳。

    司徒睿为什么要挪用公司的资金?

    司徒家虽然是公司的老板,但是他们几乎不会挪用公司的资金。

    以前司徒康就跟她说过,司徒家只会在公司分红的时候,才会从公司的账户转到他们个人的账户。

    公司的钱,是司徒一家人的。

    不光是司徒家的长辈,甚至还有一些沾亲带故的人也有金钱关系牵扯其中。

    简单来说,公司就像是一个集体账户。

    在扣除公司的基本开销以后,剩下的钱才会根据大家所占股份的比例来分配。

    现在司徒睿直接挪走了钱,说明了什么?

    顾早早忍不住的就面色严肃起来。

    难道司徒睿在挪用公款?

    可是司徒睿明明很有钱,她记得他不光是在家族的公司担着职务拿着分红,他自己在外面还有别的公司,现在也是大赚特赚……

    想到这里,顾早早忍不住的查看了一下司徒睿自己的那几个公司。

    然而等她查到了新闻以后,整个人都震惊了!

    她被司徒睿带到这里不过十几天,这些天她因为惊慌失措加上一时难以接受现实,所以没怎么关注过新闻。

    然而这会儿看起来,她似乎错过了太多的东西。

    顾早早将最近的事情一件一件的串起来,忍不住的就开始往最坏的方向想。

    她一直都是司徒康的秘书,之前司徒康还交给她一本日记一样的东西,说一定要慎重保管。

    而司徒睿将自己囚禁在这里,甚至还做出这些那些事情,难不成……

    他是为了侵吞公司,拿着自己来要挟司徒康?

    司徒康是司徒家的大儿子,手上握有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是除了司徒家主以外,握有最多股权的人,也是钦定的司徒家继承人!

    那,现在司徒睿根本就是为了争夺继承权,所以才做出这么多事情?

    这么想着,顾早早的冷汗都流下来了。

    司徒睿……真的是这样的嘛?!

    虽然她不想相信,但是感觉一切都呼之欲出,明摆在眼前的感觉。

第10章

    之前司徒康向她求婚的时候,曾经给过她一部分股权。

    这部分股权很微妙,本来势均力敌的司徒康和司徒睿,不管是谁获得这部分股权,都会成为第一大股东。

    难道,司徒睿娶自己,根本就是为了那部分股权?

    越想越是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顾早早的心里更加的觉得这种猜测可靠。

    想到这里,顾早早就不断的告诉自己,冷静下来。

    她的股份是司徒康给的,她不能轻易交给司徒睿!

    不管他对自己是什么样的态度,不管他对自己做出什么样的事情,甚至不管他们以后会如何!

    顾早早在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让司徒睿得逞!

    这么想着,心底原本的那点自怨自艾全都不见,只剩下满腔的怒火和决然!

    马姐端着红枣茶上来,一开门,就看见顾早早坐在床上,脸上满是严肃。

    “二少奶奶,这,这是怎么了?”

    顾早早摆摆手,看见她手上的东西,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顾早早这几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基本是靠着营养剂在过活。

    或者说,因为被司徒睿强暴,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这会儿她一心想要活下去,想要报仇!

    顾早早一口一口的将红枣茶吃掉,看的马姐的眼眶都红了。

    “好,好!二少奶奶,你能想开就好啊!”马姐误会了,以为顾早早认清了现实,接受了她的婚姻。

    马姐看着顾早早他们长大的,一直都知道他们三个人之间的问题所在。

    顾早早之所以被送到这里,并且由她来照顾,完全是马姐的主意。

    若是在老宅那边,马姐觉得顾早早一定会因为压力太大而受不了。

    所以马姐才让司徒睿把人送过来,为的就是好好守着她,别让她想不开。

    现在看见顾早早这个样子,像是想开了,她忍不住的就心头一酸。

    “马姐,你别哭了。”顾早早抬起头,看见马姐的那个样子,忍不住的苦笑一声,“你这样,不是让我难受吗?”

    马姐摆摆手,“好了好了,我不哭,我不哭!”

    顾早早将碗勺递给她,拍了拍她的手,“抱歉,让你担心了。”

    马姐摇摇头,“哪里光我担心了?二少爷也着急死了!”

    顾早早一愣,随即苦笑,“怎么可能?他会担心我?他恨不得我死!”

    马姐看见她那个样子吓了一跳,“二少奶奶,你怎么能这么想?!”

    “我还能怎么想?”顾早早一脸的悲切,“马姐,我跟他的事情你不清楚,你说的那些都没用的。”

    “二少奶奶啊,我看是你不清楚啊!”马姐一脸的焦急,“这件事情不是明摆着吗?”

    “这是大少爷托付给二少爷的,也是成全你们两个啊!”

    顾早早浑身一颤,“什么?!”

    她的丈夫将自己托付给小叔子?什么意思?!

    顾早早急忙站起来,抓住马姐的手,“马姐,你说清楚,什么意思!”

    “什么叫阿康托付给司徒睿,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马姐看顾早早站在那里都吃力的样子,赶紧过去扶住她,让她坐在床沿。

    “二少奶奶,你没事吧?”

    顾早早整个人都像是冻住了似的,僵着颤着,“你,你说清楚!”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78,954评论 1 174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26,937评论 1 143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608评论 0 102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6,804评论 0 87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22,088评论 0 144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8,155评论 0 8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10,931评论 2 162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360评论 0 78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8,879评论 5 112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12,142评论 0 130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10,900评论 1 126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11,710评论 0 129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6,538评论 0 17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9,326评论 2 11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12,452评论 3 12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8,173评论 0 3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8,388评论 0 77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12,919评论 2 13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13,563评论 2 130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