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35

第三十三章  见招拆招

听听,为了气他,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邺华脸色苍白,最终还是扯出来一抹微笑,“浅浅,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家吗?你和黎先生是偶遇吧,浅浅,素……殷小姐是我要她来,”

殷素在听到这话之后只是苦笑。心里为自己默哀了两秒之后,殷素又开始心疼身边这个男人了。

“邺先生,你好像误解了什么。黎镜,我男朋友。”

黎镜,我男朋友。短短的六个字让邺华脑海里炸开了锅。不该是这样的。按照约定,两天之后他就该去接她回家了。

男朋友?明明前几天他们还睡在一张床上。

“浅浅,你开玩笑的对吧,你别误会,我和殷素这一次真的……”

“邺先生,你不用解释的。我这一次来是和我男朋友一起挑戒指。如果邺先生有空的话,或许可以来美国参加我们的婚礼。”

婚礼?为什么会有婚礼?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邺太太在和他谈婚礼,关于她和黎镜的婚礼?

白浅拉着黎镜一起往前面走,随即将邺华和殷素甩在了身后。伫立在原地的人很久才回过神来,“素素,刚刚邺太太说了什么?是不是我听错了……”

殷素欲言又止,到最后也只是轻叹了一句,“我们先回去?”

任凭 白浅如何预想,她也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遇到邺华。如果提前知道的话,她绝对不要在这个时候遇见他。

“浅浅,想什么呢?”,黎镜停下步子,看着眼前又开始发呆的人,“你看起来很不舒服,你放心,我不会在意你和邺先生之前发生的事情,你能回到我身边对我来说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浅浅,不用在意。”

嗬,经年流转,黎镜反倒是成了最大度的人了,白浅只觉得好笑,她随意拿起一款戒指,语气尤为地漫不经心,“那就选这个好了,我喜欢这个。”

“好。那就这一款。现在就带上吧,上一次的没有带上,这一次就依我,怎么样?”

上一次?白浅的反应速度明显慢了,好一阵她才想起来黎镜说的是还在学校那一会儿,那时候还不懂爱情,误以为在一起就会是天荒地老。彼时,那个从精品店买来的,很是粗糙的银戒指到终究没有戴在白浅的手上。因为所谓的好感走到了尽头。

“嗯。”

敷衍地应了一句,白浅小心地将戒指给戴上了。犹记得当时把婚戒丢出窗外之后,白浅花了很长 的时间来习惯自己无名指上的那一份不适感。是吧,自己造的孽迟早是要还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只戒指,白浅苦笑。

当殷素拉着邺华回去之后,房子里的气氛就开始变得冷冽起来。被邺华重新招回来的薛姨看着眼前的两个,神色里的疑惑溢于言表,“先生,您是不舒服么?要喊王医生来么?”

对于人来说也总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认定了邺太太是白浅的薛姨对殷素这个姑娘怎么也喜欢不起来,两年前被辞退的时候不喜欢,两年后再相遇还是不喜欢。殷素也察觉到了薛姨对自己的冷漠,她无奈冲着薛姨摇头,然后扶着邺华上了楼。

此时此刻,邺华整个人处在一种放空的状态,犹如提线木偶一般,被殷素拉着回家,再被殷素拉着上楼。

“不是真的,对不对?”

“她肯定是误会了。所以只是想报复我,就和之前离家出走一样,是不是?”

“她怎么可以这样。到最后邺太太也不要我了,她不要我了。”

殷素口里的那一句不会甚至还没来得及出口,三叔连宋的电话就过来了。关于白浅和黎镜再续前缘的公关消息已经见报。尘埃落定。面对着连宋的诸多问题,邺华没法做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怎么会知道为什么。

再见面是约定好的三天之后。邺华甚至不知道是什么支撑他走到白浅家门口。在晚上九点左右,邺华终于见到了白浅。

又来了,那一声平淡无奇的邺先生。

“邺先生,真巧啊。”

“不巧,我们不是约定好这个时候见面的么。”

约定好的,是啊,白浅差点都忘了。笑着点头,白浅指了指自己家的门,“进去坐坐吗,七月的晚上也挺热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邺先生是从办公室里出来吧,穿着西装在车外面,很热吧?”

不去理会她的闲言碎语,邺华定定地站在白浅跟前,不肯让步,“为什么?”

白浅当然知道邺华问的是什么。她苦笑着摇头,而后转身面对着眼前的男人。三天前离开家里的时候,他还在床上睡着呢。那一天的邺先生看起来精神特别好,在起身的时候,白浅还听见他喊了一声浅浅。

可是……

“没有为什么,就是被感动了,我觉得黎镜才最适合我,邺先生,我想我们不太合适。”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脱口而出,“我可以改。”

压下去心里猛然升起的苦涩,白浅摇头,“不,邺华,我已经不是小姑娘了,一个人的性格在我们这个年纪早就定性了,迁就和屈服都不是健康正常的关系,两个人在一起舒服最重要。”

“怎么会是迁就和屈服呢,心甘情愿的就不算妥协了。”

心甘情愿就不算妥协了。邺先生这个傻子,到底要她说的多明白他才肯放手啊。怎么每一次恶人都是她来做,离婚的时候说的那些狠话到现在白浅都没办法释怀,怎么现在又得重复一遍。

“说实话,邺华,我很喜欢黎镜。你知道的,他是我初恋。兜兜转转我发现其实他才是最适合我的人,而且他为我做了很多事情,我很感动。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等我,所以我想明白了。你回去吧,而且……”

而且,殷素是个好姑娘。可是这种话怎么都说不出口。就自私一点点,不要把自己的后路都堵死。白浅如是地告诉自己。

“感动也不是健康正常维持生活的情绪。”,就算知道了那么多,可是最后依然是败给了她,哽咽着声色,他再度抬头,“如果……,如果我也一直等你,你会不会感动?如果我告诉你,我为你做过很多傻事,你会不会感动?”

“因为想念一个人想到怎么都睡不着,因为犯错愧疚而夜以继日地自责,因为听到一个谣言而觉得这个世界都没有意义,如果是这样,你会不会感动?”

斩钉截铁,四目相对,“不会。”

“在最需要的时候你不在,只这一点,邺华,我已经受够了。被绑架的时候,我以为你会来的,可是你挂了电话。

当我被黎镜救了之后,我遇到了我四哥,在医院里,你猜我见到了谁?我的丈夫在别的女人的病房里,十指相扣,言笑晏晏?

真巧,我和殷素在同一个医院,因为殷素感冒贫血要住院。我猜,挂我电话的邺先生不是故意的,只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邺太太怎么比得上殷小姐呢。”

对,邺太太被绑架过一次。这件事情邺华清楚地不能再清楚了。可是关于这起绑架背后的细节邺华怎么也查不到更多信息。是这样啊……,原来是在这样……

藉由邺太太说出来之后,所有的记忆就串起来了。可是事情不是那样的。但是他不在场是真的,是黎镜救了他的邺太太。

“不是的……,不是那样的……”,低声的呢喃空洞的很,在热浪里沉浮消散。这话说的连自己都没了底气。他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白浅,寂寞而萧瑟,“对不起。”

对不起,为曾经,为现在。

没有人可以走到过去慰藉苦难。白浅明白,邺华也明白。

“是挺热的,我先上车了,你进去吧。”

邺华额角都是汗,他面色已然苍白,“刚刚我说的都是临场编的,你不用信。这两年我过得很好。我只是不甘心你因为感动而选择黎镜。记得要回来看团子,要记得啊,你之前答应了的,周末陪他一起去水上乐园。犯错的是我,不要亏待孩子。他会难过的。”

“嗯。”,再不敢说话,不敢眨眼,眼里的泪似乎只需要睫毛一颤就会落下。白浅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路上小心。”

“好。”

走到车门边,男人猛地转过身,“浅浅,我爱你。”

我爱你和对不起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组合。爱你是真的,对不起你也是真的。如果有机会重来,他一定会回到在自己对殷素动情的那一刻,然后狠狠地把自己给揍一顿。正因为当年种下的因,到现在他甚至连挽留的资格都没有。

“殷素,她是个好姑娘。”

终于还是说出口了吧。终于终于,感性败给了理性。她怎么会不知道这一次凶多吉少。等我回来这样的话白浅不忍心说,因为当年师傅上飞机那一天说了“等我”。这一等就是五年。人生中有几个五年可以重来。

白浅不要邺华再等下去。有些仇总要报,只是生活,也得继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第三十三章 暴风雨前的平静 殷素住在一楼,邺华住在二楼。有着高度差的两个人自然是无法得知各自的情况。当殷素熄灯睡觉...
    缪小喵M阅读 208评论 0 2
  • 第三十一章 真相的残酷 六月是个怎样的季节,六月是仲夏,仲夏时节,榴花招眼,菖蒲抽枝,蜩鸣聒噪。莎士比亚写就的《仲...
    缪小喵M阅读 176评论 0 1
  • 第二十三章 秘密 原本殷素是很烦邺先生犯病这件事的,但是一次偶然之后,殷素不再烦了。因为殷素发现,邺先生犯病的时候...
    缪小喵M阅读 137评论 0 0
  • 第二十四章 扑朔迷离 白浅在三月初离开,邺华在九月里举办婚礼。现在是七月份,距离白浅走了有四个月。距离邺华千里之外...
    缪小喵M阅读 147评论 0 0
  • 第二十二章 梦魇 在白浅离开的第十八天,殷素说,邺华,我想我们也可以试试。 试试什么? 邺先生的脑子最近越来越迟钝...
    缪小喵M阅读 14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