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长水阔里等你

他们在别有用心的城市里翩翩舞蹈,你在我后半生的城市里长生不老。

二月份的时候,辞去了工作来到丽江。

算是春天的季节,二十几度的温度,一切都是恰到好处。下午三点钟,习惯性的寻找咖啡馆,楼顶上的天台,半开的花和一条在旁边安静晒太阳的狗。我说我喜欢不加糖的苦咖啡,这样才是最简单与纯粹。厌倦沉重,所以想去一个简单的地方。我听见有人唱宋胖子的《鸽子》,于是想到三年前,坐上硬座的火车去太原过中秋节,遇见上高中的从家跳窗户出来的姑娘,遇见包上签满了各种名字的人,遇见玩乐队的一家三口,遇见哪个“想来看音乐节,老板不给假辞职了”的人,遇见了在舞台上让喜欢的歌手见证求婚的人,很多事情遥远而又觉得触手可及。只是那时候秋天太原有点冷啊,看宋胖子只穿了短衫站在台上唱“昨天我数到第二十五颗星星,在北京第二十五的秋天的夜晚”的时候,突然有些恍惚。想到那座零零散散生活了很多年的城市,其实是希望有一天遥不可及的它也许我为一个归人。

遇见他们的时候是春天,是一个会谈吉他的姑娘,一个四处做义工旅行的姑娘,也有着曾经同在在一个城市有着相似城市回忆的人,有客栈老板,有独立音乐人,有摄影师,赛车手或者遥远城市的一些家庭,或者手指长得好看穿着白衬衣的咖啡师。一切来的恰到好处,我喜欢听他们的故事。曾经的旅行拍照唱歌写作这几件事让我遇见了许多人也听过了许多人的故事。只是也希望有一天在某个地方依旧习惯性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有人跟我喝着同样的爪哇,坐过来跟我说,嘿,我等了你好久了。

曾经写过很多的信,因为习惯,却又不知道要寄给谁,时间久了成为自己的朋友。想要的一切不算很多,只希望有一个种了很多花草的庭院和一条狗,要有一个阳台和毯子,加热迅速的咖啡机。如果还有你,那真的是有足够安全感的事情。

有时候我会想去做很极端的事情。想去跳伞蹦极,也想在起风的时候给你递件外套,在初雪的时候跟你告白,在春天花开的时候去跟你流浪着骑马看花开和日落。我期待着那样一个人。

城市有时候是治愈的良药,一切恍惚想到这里是距离了北京三千公里以外的地方,时间总会抚平所有的伤痕与让你淡忘曾经为之热烈的记忆。可是我也害怕忘记。人的一生仿佛就是在不停的遇见与再见中渡过的。

还恍惚以为回头的时候就会看到你还在我身边冲我笑,出现在第三个街口的拐角,还会再成为我故事里的主角。整一年的时间,同样也感谢简书,是一个安放故事的好地方。

我跟她说,姑娘,我写些东西送你们吧。时光迅速却又踏实,是能在露台上晒太阳睡着。昨天去纹了新的纹身,希望新一年的春天能够做个有勇气小姐,不再健忘,不要感冒,大胆的实现每个决定,勇敢的告诉来到生命中走到心里的每个人我喜欢你,但却也只能做到喜欢为止。更好的勇气去跟所有人说再见,好好告别,不在患得患失。

是一个有点阳光的星期五,我在丽江,下午三点半天气很好,想念你。


丁酉年 暮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