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小溪的爱情(三、四)

【连载】小溪的爱情(一、二)

(三)

十九岁的小溪,已经没有齐刘海了,那只有故事的蜈蚣也已爬离了她的额头,只留下隐隐约约的一条线,在她光洁的面庞上这条线是算不上什么的。

可是,有个动作却真的成了习惯。不管何时何地只要头发挡了视线她总是用嘴巴往上一吹,懒得动手。额头上的伤疤让她每天都想起他。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她虽说是无意,但也误打误撞的在学校里出了两次风头。如果他有心,找她并不难呀!难道他真的是讨厌她?她有些黯然。

不过自从吵架风波后,她不好意思出门。除了上课整天窝在宿舍里,就连吃饭都是赵楠帮她带。不过她的心情早就好了,只需要再加厚一下脸皮。

这天,顾小溪正在宿舍备战补考,看书看得正烦。电话却响了起来,是赵楠接的,一如平常找顾小溪。因为除了她别人都在用手机。赵楠盯着小溪细声说:“噗斯噗斯,男的,不认识”,一听是不认识的男生,顾小溪竟毫不避忌的给赵楠说:“告诉他,本姑娘不在”。赵楠也没好气的说:“听见了没有?她说她不在,以后别打了”。江衡宇怎么也没想到会碰一鼻子的灰,三年不见竟然这么拽。连同接电话的舍友也这么老练,不知道以前有多少男孩子就这样毫不客气的被拒绝了。看着电话被果断挂掉,他微微一笑。好吧,既然她说她不在那就暂不打扰了,等她补考结束了再说。不过之后的几天他在校园里还是看见过她一次 ,当然不是碰巧。

在女生宿舍前,他看到戏剧性的一幕。一个斯文甚至带点害羞的男生塞给她一封信,然后三步一回头两步一停歇的正要离开,却听见顾小溪说:“同学,邮筒离得不远,那我帮你寄了啊”说着已经飞快的跑到邮筒旁把信塞了进去。看着那个男生的脸由红变青、由青变白呆呆的杵在那里。她耸了耸肩说:“记得下次在信封上写上收件人啊!”。而曾经的顾小溪在女生的八卦中得知某某人暗恋自己,就能瞬间委屈的抹起眼泪来“我又不喜欢他,他怎么可以喜欢我?”那种难过就像是别人的喜欢会玷污她的纯洁一样。

江衡宇大二去了美国做交换生,对学校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各种八卦他并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大三回国后,忙于和朋友创业,所以除了上课也很少在学校呆。那天他凑巧回宿舍就听到舍友们一边上网一边讨论着顾小溪,起初他以为是重名重姓也没太在意。但一张照片让他顿时冒火,如今的他已不是十七八岁的少年,三年不长不短但生活却让他成熟了不少。

小溪留给自己的记忆是特别的。她还是不是那个睁着大大的眼睛天真的说“你的下巴真好看”的数学白痴?还是不是那个总是和他吵架却真的不再理他的臭丫头?半年他们同在这所学校,或许擦肩而过了很多次,或许还在同一个位子坐过,却始终没有碰到,要不是这次的风波是不是就永远成了渐渐模糊的记忆。他不想再听别人说她如何如何,可他却有意无意的去打听她更多的事情。

小溪刚计算机笔试结束,感觉一身轻松。她低着头食指在脑袋上敲着,不停的给自己说:“忘掉考试内容忘掉考试内容”。

她不喜欢的东西她就不愿放进脑袋里,就是放也只是暂时的放,她觉得这些东西会挤占快乐的空间,她这样的念念叨叨的对自己进行催眠。却被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叫醒

“顾小溪”

抬眼望去竟有些一惊,人群中他依然秀木于林,三年的时间更平添了几分卓然的气质。他长高了一些,也壮了一些,穿着一件浅色的牛仔衬衫敞开着,里面是白色的V领T恤,双手插在深色的牛仔裤兜里,一副很淡定的样子。曾经清秀的脸庞多了一些棱角,天使的下巴也隐隐有了些青茬。是啊,大家都长大了,小溪也不是那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而长成了一个凹凸有致的大姑娘。出乎意料却盼望已久的遇见,要和他说什么好呢?“好久不见?”还是“你好!”反正不会是“你的下巴真好看了”。被人流推着往前走,却怎么也张不开口,大脑就像短路了一般。他怎么现在才出现?她来这个学校已经快两年了。

见她愣愣的挪动着脚步,一言不发,他忍不住走近了一些 “招呼也不打?”

她止住了脚步,却依然背对着他。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恍然一醒转身看着他“没有”,这一转身让她莫名的想要流泪,强忍着却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又一次低下了头。她当然已经不生他的气了只是成长让她失去了曾经的勇敢,准确点或许是让她懂得了羞怯。她以前太天真了。

见她又不做声,径直站在她面前“一中有几个同学过来了,去见见”

“我跟他们不熟”她说的很小声,怕喉咙的一个震颤会让悬而未落的泪珠忍不住落下。

江衡宇心想真是不会找借口“你和谁不熟?”

小溪半抬起头,怯怯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这个问题江衡宇意料到了,可还是有一刹那的凝滞。“一句话说不清楚,以后慢慢告诉你”周围的人都在看他们,有些认识的已经在议论了。

“你喜欢在这里被人看吗?不喜欢的话就跟我走”小溪看拗不过他,只好跟着走了。

“你在前面带路,我走后面”这时候正是饭点,路上人特别多。看到A大的名人不免侧目多看一眼,何况小溪这段时间风头正盛。

江衡宇见她总是和自己保持很大的距离“和我走一起很丢脸吗?”

她慌忙摇头“不不不,是我会让你很丢脸的,你在前面走我能跟上的”

他依然走得很快,她在后面追着他,一路小跑。第一次见他,就是她在后面追着他,再次见面还这样。为什么她就不能等等她?她心里犯着嘀咕,脚下的步伐却更快了。忽然他转身停了下来,她一没留神撞个满怀,又急急地往后退了两步。

“我是不是走的太快了,你跟不上?”

“还好!”心里却在想,亏你还知道,从来不考虑别人。要是放在以前,她一定会说出来的,可是现在她却张不开口。毕竟多年之后的相遇多少生分了些,哪怕只是同学的关系也淡了许多。

来到停车棚,江衡宇推出自行车示意小溪坐在后面,A大的校园太大,光是在校内活动,有辆自行车也方便些。

“你告诉我地址,我自己去”

“你是不是想和我吵架,再上一次TOP1”虽然他看起来成熟了不少,但说话还是那么不顺耳,不过她熟悉这种相处方式,那时候她总是用笔戳他的胳膊,笑一笑 “这道数题?”他总是没好气的放下手中的事给她讲,但却总是冒火,总说她笨,她也不示弱,从来都是反唇相讥。他气鼓鼓的说再也不给她讲题了,但却总磨不过她用笔杆一戳再戳他的胳膊。那时候她的脸皮确实如他说的比城墙拐角还厚,可是如今要是有牛皮厚就不错了。

Top1众所周知的糗事,知道是迟早的事,反正在他面前也没有什么好的形象,索性厚脸皮吧,省的又惹怒他,好久不见再和他吵架,她可不敢保证能放开了反击。

“好吧,反正我已经没脸没皮,丢人丢习惯了”他载着她出了校门,引来众人的无数遐想。

三年,很多事情都会变的,人也会变的,他就变得很多。虽然听说了很多小溪的事情,但道听途说不足为凭。两个人单独见面其实他也不知道怎么开始,便叫了以前的两个同学。安排在今日,是因为小溪今天补考结束。地点是离A大不远的欣欣私房菜。是学校周围比较好的餐厅。

    一进餐厅的门,李云飞、赵磊就看见江衡宇带着顾小溪。两人简直是目瞪口呆,直呼:“顾小溪,竟然是顾小溪,你们两怎么在一起?”

江衡宇只是浅笑了一下说:“她现在就在A大上学”

两人忙问:“怎么回事?”

“三年不见,越来越漂亮了,差点认不出来”

四个人的卡座,李云飞和赵磊来得早,坐在了一边,小溪和江衡宇就很自然的坐在一边。

坐定后,小溪略略向他们讲了,只说因为X学院实在不好,有些不甘心便退学复读了,没想到竟考上A大档案学,想来也是运气好。

赵磊说:“让小溪整理档案估计越整越乱”小溪也调笑自己为了不祸害别人,以后也不会从事这行,其实小溪确实是这样想的。

大家又说了些彼此的近况。才知道了江衡宇去了美国一年,平时也很少在学校。怪不得到现在才来找她,她明白这点交情他们还是有的。这时,江衡宇已经将菜点好了,客气的问了大家还要点什么,当然兴趣早已转移的两个男生都说了“你看着点吧”,小溪自然是无所谓的。男生们喝啤酒,江衡宇问小溪喝什么,小溪说喝水就可以了,他也没再坚持。只是自作主张的帮她点了橙汁。

大家碰了几杯,无外乎一些客气话。

江衡宇本就是个话不多的人,对别人也是客客气气。但就是对小溪从来都是挑刺,不过今天他似乎有些拘谨,顾小溪明显的也有些放不开。吃到一半江衡宇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

剩下的三个人继续边聊边吃。留各种联系方式,小溪不好意思的说:“我不用手机的,之前的QQ被盗了,给你们留现在的QQ吧”两个男同学都默契的笑小溪:“怎么可能?你是不是追求者太多把手机打爆了?”

小溪只是笑了笑蒙混了过去,因为里有确实如此。

赵磊又问:“也不见你和同学联系,又不谈男朋友,你不会真的改头换面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吧?”

李云飞说:“你不觉得顾小溪变斯文了吗?”

“我斯文,我是有辱斯文吧!谁都知道我太懒散了,都不好意思联系你们这些进步青年的。我的生活就是上课、睡觉、吃饭、玩,这学期又多了追剧、打游戏”。说到玩,小溪的话匣子打开了,A市的风景名胜都有哪些,她掰着手指头给大家细数着。野生动物园最值得一看的是哪些动物,海洋馆怎样才能买到最优惠的票,她简直就是A市旅游活攻略。越讲越来劲,再加上让她羞怯的人出去了她更是回归本色,当讲到她打真人CS的盛况时已是眉飞色舞。赵磊和李云飞直呼:终于看到真正的顾小溪了,大声的说话,爽朗的笑,最重要的是永远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永远很快乐。正讲的高兴,江衡宇打完电话回来了,小溪一看到马上压低了声音,收敛了笑容,一副老鼠见到猫的样子。

李云飞戏虐的对着江衡宇说:“哎!你看你,吓得美女花容失色”

江衡宇:“我有什么好怕的?”同时小溪呷了一口果汁明显违心的说了句“哪有啊!我是说累了”。以前她这样和同学大聊特聊的时候,他总是脸冷冷的,问她“吵够了没有?”

赵磊一边吃着菜一边说:“你不会忘了吧,你很过分的哦,当着全班的面把我们顾美女骂的直哭,那叫一个伤心,你看都留有心理阴影了。”

江衡宇当然没忘。那天她穿了件粉色的带蕾丝花边的衬衫,衬的一张小脸粉嘟嘟的,很可爱。远远的跑过来给他打招呼,他一如继往的点了点头。天气很好,一路上步履轻快、她叽叽喳喳就像一只欢快的小雀鸟。可接下来一天就没什么好事,上午老师发了模拟测验的试卷,小溪考的奇惨无比被老师狠狠的批了一顿,她却满不在乎。下午隔壁班的男生给小溪又是送情书又是送礼物,虽然被拒绝了,但却惹得教室里乱哄哄的。当时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教室里的气氛并不好,一方面是觉得她不争气,或许还有一些其他的情绪,来自他父母的或者来自他自己。所以就言辞过分,语气呛人。好像是什么没骨气、空长了漂亮脸蛋、打扮的像只花蝴蝶招蜂引蝶惹是非,一大堆。他积攒了很久的负面情绪,一股脑全抨击到了她的身上。只记得她哭了很久,哭的眼睛都肿了,却很意外的没有回击他一句。从此她只穿校服,人也变得很安静,但却总躲着他,实在躲不过就低着头。他以为她永远不会真的和他生气,没想到,或许那天自己真的太过分。他也想过道歉,甚至连礼物都买好了,但是高考后却怎么也联系不到她。再看看身边的小溪,穿着朴素,一件洗的有些发白的淡蓝色卫衣,牛仔裤、帆布鞋,头发随意的扎着,素面朝天,背个双肩包。周围的女生都开始化妆、烫染头发,穿高跟鞋了。不过就算这样,还是难掩她的天生丽质。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小溪却抢先说:“也不能怪他,是我确实不好,惹了很多事,影响同学们学习。否则你们可能考得更好,真是对不起了。”她很没底气的在开着自己的玩笑。

江衡宇当然不能说真心话了,也就淡淡的说了句:“当事人都没有意见,你们申诉个什么呀”

李云飞:“你们两到底怎么回事?本来还以为你们两关系不一般呢,怎么最后连话都不说了。”

敏感的话题,两人都不想诉诸于众。

赵磊忙说“别说这些了,反正现在大家能坐在这里吃吃喝喝就好了。“顾小溪,什么时候我们一起去打真人CS,让我们也真正见识一下你的身手。”

小溪为了掩饰刚才的窘迫故意开着玩笑:“我的身手可是会让你们输的很惨哦,呵呵”

赵磊:“我还怕你输了会哭的很惨呢”

李云飞“光说没用,改天去玩,较量较量”

小溪用余光看了一眼江衡宇,见他对此并无兴趣。便低了头,压低了声音说:“还是不要了,不瞒你们,我之前太贪玩了,都挂科了,今天刚补考完。所以这学期必须收收心好好学习。否则就真的没脸见人了”

李云飞:“挂科算什么,大学里谁没挂过科。偶尔玩一下不会影响学习的”

小溪:“我自控力可没有你们好,有个开头就没个结尾了。你们就当我要洗心革面从新做人吧”

赵磊:“不用把自己说的那么凄惨吧,你做人没那么失败的。你平时都和哪些人出去玩?”

小溪:“有时一个人玩。有时和社团的人出去玩,既省钱又安全”

李云飞:“你这种美女出去玩,不用考虑钱的问题吧?”

小溪最烦人这样说自己了,腔调不自觉的提高了:“我是那样的人吗?所谓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话未说完就嘎然而止,此刻,正要动作的筷子就停在了那里,夹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她不是正在吃人嘴短吗?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三个男生也会意了她此刻的想法,赵磊和李云飞已经忍不住笑了。小溪又一次被囧到,忙替自己辩解:“今天和那种情况不一样啦,你们又不是居心叵测的人,同学聚餐是可以吃的,好像也不是,我该怎么说呢?”干脆放下了筷子。

江衡宇淡淡的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是居心叵测的人?”嘴角却不经意的露出一丝笑意。

小溪有些被绕进去了,觉得怎么说都不对:“我本来是要说什么来着?哎呀!反正我不是那样的人”

李云飞说:“居心叵测!顾小溪,当年可是有很多人对你居心叵测,只是碍于高考压力,现在能不能给我们一个机会呀?”说话间又帮小溪盛了一碗汤。

赵磊:“你就不要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你现在可是有女朋友的。机会也是留给我们这些单身汉的”。

李云飞:“女朋友可以分手啊!只要顾小溪给我追求的机会,甩谁都行的”

小溪已经囧到极点了:“你们不要开玩笑了,我大学期间不谈恋爱的。” 小溪面对这种盛情,已是有些郁闷了,要不是身边的江衡宇,她已经后悔来吃这顿饭了。

李云飞又说:“怎么可能?这么漂亮的女孩不谈恋爱多少男生会心碎啊!”

赵磊:“优秀的也不考虑?比如这位。”他向顾小溪瞅了瞅江衡宇

小溪本来就心虚,这下被说中,一口汤差点呛住。可又不想完全说不,清了清嗓子便含糊其辞:“你们在说什么啊?” 偷看了一下江衡宇,他面不改色,一定是对自己没感觉了。

过了好一会,一直悠闲吃东西的江衡宇终于开口了:“她不讨厌我就不错了,不要拉上我”

赵磊拍了拍江衡宇的肩膀,又说:“这都冰释前嫌了。我们没戏,你不近水楼台吗,我先帮你探探口风”

小溪实在被这些人说的不知所措,如果某人也说给他机会,她可能会知道说什么,可是别人说的模棱两可。她想留有余地,却又不好意思。就故意装作很生气,其实她确实有点生气了:“不要再开我的玩笑了,再说这样的话,以后连同学都没得做了”随后又嘀咕着“我真应该去整容”

三个男生不约而同的都看向她,李云飞睁大眼睛说:“你还嫌你不够漂亮吗?”

小溪环顾了三人后说:“我是说我要去整的丑一些,最好整得谁都不认识我。”

一直沉默的江衡宇嘴角浅笑着说:“不知道整容医院有没有这个业务?有的话会给你省去很多麻烦”那两个人又逗笑了几句小溪,江衡宇看了一下表说:“时间差不多,我们散了吧,改天再找机会聚。”本来是吃饭,但是大家都没怎么吃,光顾着聊天,顾着和顾小溪聊天了。

散了之后,赵磊和李云飞走了。江衡宇载着小溪回学校,春夜还有些凉爽,晚自习还没有下,校园里很安静。忽然他磁性的声音低低地说:“小溪,以前是我太过分了,你别往心里去,好吗?”

他叫她小溪,还语气温和的给她道歉,这是什么节奏什么意思?小溪的小心脏又开始扑通扑通了。但为了掩饰这一切,连忙说:“我早忘了,你不用放在心上的”           

沉默了一会他又问“你们家还住在城西医院吗?”高考后有段时间他有意无意总要路过那里,想着会不会偶遇,可是直到他离开B市也没遇到过。

  “那里只是医院给我妈妈的宿舍,我家在人民医院总院的家属区呢” 他问这干什么?难道他找过她?早知以前就给他说得清楚一些了,扼腕啊!

“我看你额头上的疤几乎看不见了”

  “仔细看是能看到的”

她每天都能看到,可转念一想这句话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还在怪他“你别误会啊,我只是想说,想说、、、我以前说都怪你,其实是怪我自己太任性了”她这么着急说只是因为这个疤她每天都会想到他,证明他曾经存在于她的生活。可是这话能说出口吗?

“是我们都太任性了”

“你还好啦,是我老惹你生气”她很认真的在检讨自己,以前确实经常惹恼他,好在他不会真的生气,然后自己就可以再次惹恼他。

他笑了,以前总是针尖对麦芒,现在竟然学会检讨了,不过自己不也学会道歉了吗?“那么以后宿舍电话接一下好吗”

“你只要说是你,我一定会接的”几乎是在抢白的一句话,多少暴露了她的小心思,这时路上的减速带让自行车颠了一下,小溪本能的搂住了他的腰,随即又慌忙松开,瞬间的体温让她有种触电的感觉。心里就像是小兔子小鹿到处乱撞。他不会觉得自己故意吧?今晚的气氛本来就有点不太对劲,现在更觉得暧昧了。虽然她喜欢他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可是她还没有和男生约会过,更别说吃了饭还骑自行车逛校园了,现在又来了一个亲密接触。便不好意思的说:“我很重的,你骑着也很累,让我自己回去好了”手上的汗好多啊,她不停的在衣服上擦手,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紧张。

“你不好意思了?还是真的怕我累?”

小溪又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好意思也不好,怕累着也不对。

这一段不远的路,小溪觉得走了好久,终于到了宿舍楼下。说了再见准备上楼,忽然江衡宇说:“小溪,你就不问我的电话吗?”

小溪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一问给问住了,一晚上也没有想起来问人家电话,现在别人说了这样的话再问,好像是被逼着装热情一样。她又开始吱吱呜呜了:“啊,我给忘了”

江衡宇笑了笑,说“反正你也记不住,算了,我给你打吧。快上去吧”

小溪觉得自己从没有表现的这么差过,很机械的说了再见挥了挥手,连他的再见都没听完就匆忙跑回了宿舍。

舍友们并不知道她今天的事情,虽然好想和他们分享,但又觉得八字还没一撇,欲言又止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上床睡觉自己甜蜜。不过她叮嘱大家以后电话她都要接。

(四)

眼看不到两个月就要考六级了,她虽说英语还不错,但是要继续保持优秀还必须发狠劲做做真题。顾妈妈已经发话了,六级也要优秀。既然已经隐瞒了妈妈挂科的事情,六级当然要遂了她的愿,否则扑通扑通的良心何安啊?再加上这学期专业基础课很多,她最怕那种冗长的理论了。上帝、佛祖、玉皇大帝都保佑保佑这个善良的人再也不要挂科了。

上自习,上自习,心无旁骛的上自习。图书馆里偏僻的角落,顾小溪做了一套试卷后,就开始神游了,而那本需要复习的专业基础压根没打开。她一只手托着下巴,一只手转着笔,眼神正好盯着墙上的鲁迅先生,她一会抿嘴笑一下,一会又唉声叹一口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情迷这位老先生呢!其实,此刻的顾小溪迷惘的是男孩的心思要怎么猜?怎么她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好伤神、好浪费时间的一件事啊!算了!做让自己高兴的事吧!

她不受控制的拿出画本,继续描绘这个有趣的故事。小女孩骑着海豚在寻找爱的途中带给了周围人快乐与幸福的故事。虽然她画的不是很专业,但她觉得自己的故事真的很有趣,翻着翻着自己都能会心的笑起来。所以不了解顾小溪的人千万别说她糊里糊涂的过日子,傻乐呵。其实她也是有梦想的,那就是成为绘本作家。只是这个梦想在她看来太遥远,渐渐地就变成了她一个人的秘密,连她最信任的顾爸爸都没有告诉。

“咚咚咚”敲桌子的声音,循声望去江衡宇已然坐在对面了。小溪着急忙慌的合上画本,又用两只胳膊压住,生怕他看到其中的蛛丝马迹。

“不许看,这是隐私”她一脸的警惕与紧张。

“放心,我没看到。”不过他心里却在想这么漂亮的本子,应该是在写日记,真没想到大大咧咧的顾小溪还有细腻的一面。

“你也来上自习吗?”小溪低着头抬眼看他,一双眼睛溜溜的满是纯真。

“非得上自习才能来图书馆吗?”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教训人的口吻,小溪在心里“哼”了一声,说:“不是”。随即,将自己的画本装进包里,又拿出课本打开,故作认真样的盯着看,可是盯了半天才发现是序言,又赶快重新翻页。江衡宇看着她一连串的举动,说:“你知道你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

她忽然觉得这句话好耳熟,马上想到高考前他对她的痛斥,便不假思索的说“我已经不是花蝴蝶了,也不吵的。”

他无奈的笑了一下,说:“你倒记得清楚。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在正确的时间不做正确的事,你总是乱的。脑袋里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又想说我脑袋像糨糊吗?”然后腹诽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是神人啊!”

“好了,不说这件事了,这个给你。”,说着他从包里拿出一个粉色的方形盒子,没有任何装饰,朴素的让人无法想象里面装的是什么。

“是什么?”

“你看了就知道了”他顺着桌子推到小溪面前。

管它里面是什么呢,小溪在好奇心面前是没有客气的。她快速的打开盒子,惊喜的发现是一个蓝色的水晶球,像个大水滴,不,更像一滴海,里面还嵌着很多大大小小的水泡泡。一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小女孩双手做祈祷状坐在里面,齐耳的短发,大大的眼睛,让人觉得似曾相识。为什么送她这么漂亮的水晶球?他在追她吗?还是问清楚比较好:“为什么送我这个?”

“偶然遇见,觉得很像你,就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个礼物已经买了三年了,是他跑了大半个B市买到的。或许知道有一天会再次遇到吧,他一直带在身边。可是直到今天才送了出去,江衡宇心里还是很忐忑的,或许他们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真的有点像我哎”她将水晶球捧在手里,仔细地瞧着,一脸的欣喜。

江衡宇微笑了一下,正欲离开又说:“你还是用手机吧,找人怪麻烦的哎。”

小溪也不知道为什么,马上回应了一句:“好的”

手机她是有的,只是因为无聊的麻烦太多就给停机了。反正她是一个三点一线的乖学生教室、宿舍、餐厅,想要找到她简直太容易了。所以后来就不用了。她打算重新办个号,只告诉有限的人。

吃过晚饭回到宿舍,赵楠一个人在上网,一看到小溪就说:“有个叫江衡宇的给你打电话了,我告诉她你在图书馆。”然后便不做声继续上网。下午江衡宇走后小溪很认真的做了一套六级真题,又硬着头皮看了会专业基础。还跑去移动营业厅办了手机卡,因为他也是移动的号。回到宿舍有些累了,就爬在床上盯着水晶球发呆,是啊!是很像她,只不过是曾经的自己,那时候她也是齐耳的短发,厚厚的刘海,下雨天也总穿一件黄色的雨衣。原来他对她的记忆远比自己想的要多。他到底对她有没有意思啊!难道就因为像她,就要送她一个水晶球吗?她有些苦恼这个问题了。

不过不管了,先找出手机装上卡,告诉他号码。宿舍座机上翻出最后一个来电,拨过去。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第一次给他打电话,好紧张。她长舒了一口气,告诉自己只是告诉他手机号,又不是要告白,没必要紧张的。可他怎么就不接电话呢?害她还要继续紧张,终于她的心跳得快要按耐不住了,他却接了“喂,你好!”毫无感情的礼貌用语。

接通了倒没那么紧张了,但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是我,这是我、、、”还没等她说完他就说:“我知道了,有事我先挂了”。知道是她就开始不礼貌了,还笑,一定是在笑她很听话,这么快就办好手机卡了。也怪自己沉不住气,再也不主动给他打电话了。

“小溪你又要用手机了?“赵楠一边关电脑一边说

“哦,用手机还是方便些。”小溪继续躺在床上在心里抱怨着自己的沉不住气。

“小溪,我告诉你一件事。你可要帮我保密啊!”赵楠似笑非笑满脸绯红,明显是恋爱的症状。

可是一向不会察人的小溪愣是没看出来,只是被赵楠从春意中搅扰了,便懒懒的说:“你说吧,我的嘴一向很紧的”

“我似乎网恋了”

小溪顿时忘了自己的小小恋情,一脸惊愕:“不会吧?真的让青青说中了”

也难怪,赵楠最近很爱上网,而且都是聊天,聊着聊着还对着电脑痴痴的傻笑。青青曾在宿舍半开玩笑的说过赵楠网恋了。可小溪就是不相信,觉得这么不靠谱的事怎么会发生在一本正经的赵楠身上。

“是啊!他想见我,可是我怕见光死啊”

哎!这丫头的初恋竟是一段欲罢不能的网恋,对方自称是B大的研究生,学的是工科但却对诗词歌赋颇有研究。网名叫东篱先生,自诩为陶渊明。赵楠网名叫南方有嘉木。一来二去就打动了赵楠的芳心。双方都很谨慎,不愿意互换照片。但却已经东篱哥哥、南妹妹、小宝贝的叫起来了。赵楠已经把那人想象成高大全了,她说工科男专一,而她的东篱哥哥又有诗意,这样就是最完美的。她说她不在乎相貌,想着这样有深度的男生也应该不在乎相貌。

小溪这种粗枝大叶,又没有真正恋爱过的小女孩怎么可能给她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呢?不过她有一点倒是好的,就是怕赵楠上当。极力的劝她等等再见面。又例举各种见网友被钱色洗劫一空,甚至拐卖的案例,网恋实在太不靠谱了。其实赵楠也明白,问小溪也是白问,可是她不信任其它人,她最怕的是别人笑话她。

赵楠虽然没有和网友见面,但是却开始折腾自己了:节食,每顿只吃五成饱,下午五点之后拒绝一切进食;跑步,全身裹上保鲜膜后的跑步:美肤,买了一堆护肤品面膜开始捣鼓自己的脸。决心之大让整个207宿舍都对臭美蠢蠢欲动。

有一天临睡前,青青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久久的看着敷面膜的赵楠,神情郑重的说:“好好把握自己的第一份感情,慢慢的来,男生很会装的,可要擦亮了眼睛”。她停了一下,像是在考虑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可还是说了:“他在挑你,你也要慎重的挑他。女孩很容易一股脑的将所有的情感投进去的,那样伤害的只能是自己。第一次很珍贵的。”她是有感而发,说到最后眼眶竟然红红的。赵楠明白她的小小情感瞒不过柳青青的眼睛,而且她说的字字都是为自己好。也有些感动:“谢谢!”,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我们终究是幸福的”。他们可真是深沉的人啊!青青明显有过深沉的爱,可赵楠本来就是一个想要深沉的活下去的人。

正忙着玩青蛙祖玛的小溪觉得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么深刻的感悟呢?她只觉得她说的太好了,可是又觉得哪里错了。小心翼翼的喜欢没有错,她一直以来也是这样做的。可是这种事情有时候不是像飞蛾扑火吗?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要真能控制住爱的节奏就好了。不好,光想着爱的节奏了,游戏的节奏却没控制好。连连发错了好几个珠子,界面上已经是五彩缤纷一条龙了,没有一种颜色是可以马上消掉一大串的,一阵手忙脚乱,嗖嗖嗖,珠子还是被快速的吞进了洞里。顿悟只在一瞬间,爱情就是不管你多努力都会不受控制的嗖嗖嗖陷进去,那些能控制的就不叫爱情。顾小溪从一开学就在玩这个游戏,前十一关早早就打通了,可就是这第十二关里的七个小关竟然折磨了她很久,本来打游戏是为了解闷,可现在她快被这个游戏郁闷死了。每次都是十二关的第六小关输,这下又要从十二关的第一小关开始了。她很气恼地将鼠标推远,有些发牢骚的说:“什么变态游戏?太折磨人了!我要通关啊!”后面几个字说的特别的咬牙切齿。

柳青青看着小溪不无羡慕地说:“小溪真好,没有烦恼”

“我怎么没有烦恼,我不是正在烦恼吗?”

柳青青很不屑的说:“你这也叫烦恼?只是别仗着自己底子好,天天宅在宿舍里盯着个电脑,小心脸变屏保。”

小溪不假思索的说:“快点变吧!快点变屏保吧!我已经被这张脸烦死了。”

柳青青:“你是不是想引起公愤?”说着狠狠的瞪了两眼小溪,上床睡她的美容觉去了。

赵楠一向的一本正经:“小溪你是不是因为那个谁受刺激了?”她没好意思说得更明了,小溪很忌讳大家说那件让她名声在外的事的。

“受什么刺激?我挺好的”

“你看你,大一的时候课那么多你都想着法出去玩,现在课少了,你反而天天守着个电脑。你可是最烦这种宅女生活的哦”

“呵呵,其实宅着也没什么不好,省钱。我大一玩的连饭都快吃不起了。

柳青青又从床帘后伸出脑袋说:“有人想大把大把的给你花钱,你不愿意呀! ”

小溪明显脸色有些不好了,说:“想拿钱砸我,本姑娘可不吃这一套”

赵楠拍拍小溪的肩膀说:“顾小溪果然有骨气,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真是受他的东篱先生影响了。这几天动不动“采菊东篱下”、动不动“心远地自偏”,爱情让人不疯魔不成活啊!

正在洗衣服的周思思从卫生间走出来,笑着说:“你们不要把爱情想得那么神圣那么奇妙。首先不要谈情,先看条件。如果家世、相貌、能力都能达标的话再谈感情。如果一上来什么都不知道就谈感情,爱了、恨了最后发现不合适,吃亏的都是女生。”随后又对赵楠意味深长的说:“爱情还是现实点好”

赵楠已经明白大家都看出来她网恋了,可是又都没捅破,她自己也碍于这是不靠谱的网恋,便也只能少说多听了。至少她的舍友说的都是好话。

柳青青又恢复了以往习惯调笑人的口吻:“看来王杰的各项客观条件都达标了,周思思可以毫不顾忌的去爱了。那么,你们已经不是男女朋友这么简单了吧?要不要毕业就结婚呐?

周思思当然听出了她话里有话,她的几次不归当然给别人留有口舌。但是她还不好意思默认更别说承认了。“我可是奔着结婚才谈恋爱的,爱情的游戏我可不玩,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给玩了”

小溪只是单纯其实并不傻,她听出了两个人话中都暗讽了对方,她不想大家不愉快,赶快接了话:“思思,你要是毕业就结婚的话,我来给你当伴娘好不好?我不要红包的。”

周思思心中不快的说:“我才不要你当伴娘呢,纯粹是去抢新娘风头的”。不过她也知道小溪想转了话题,让她和柳青青吵架的火苗早早的灭掉。

小溪继续活跃气氛的说:“我一定把自己打扮成超级丑女来陪衬你的美若天仙,你看我天天盯着电脑,保不齐哪天脸就真的变成屏保了。”

心想着不能和某人差距太大这段时间她天天去自习,又是看书、又是做题,感觉头闷闷的。他就那么忙吗?都不再联系她,还是他们的交情真的变淡了。可是不管怎么说她考A大就是为了不和他差距太大,现在只有继续好好学习奋起直追了。无聊的学习把她都快变成无聊的人了所谓劳逸结合,今天就放纵一下自己吧。思思和赵楠都不在宿舍,青青在睡午觉 ,小溪看了一会电视觉得很不在状态,都不知道在演什么。点开游戏,玩了几局,还是觉得无聊。在宿舍里踱过来踱过去,最后决定去隔壁宿舍玩,206的门虚掩着,她轻轻推开探进一个脑袋,张望了一下说:“我可以进来吗?”

“进来呗!”赵娜笑着说,坐她旁边的吴燕回头看了她一眼也笑了笑。她两正围在一起看碟片。小溪很自然的凑了上去,“你们在看什么?看得这么认真”

“教育片,过来一起看吧”说着给她拉了一张凳子让她坐下来。

可是还未等她坐定,屏幕上不堪的人不堪的动作却让她差点坐到地上,幸好赵娜拉了她一把,意味深长的说:“还没看过吧?好好学学,以后有男朋友了就知道怎么做了。”说完在她肩膀上拍了拍。

小溪面红心跳,不知道该坐下继续看还是起身走呢?走的话她们会不会觉得自己蔑视他们?装清高,假正经。其实不是她假正经,她确实觉得看这种东西不太好。不过她又很好奇,这种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电影中虽然也有亲热的场面,但是都很含蓄很艺术化,需要观众去想象。于是硬着头皮看,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身边两个就像在看普通电视剧一样的自在,自己太过扭捏反而显得更难为情。可是越往后面看越觉得无聊,甚至觉得有些恶心。不就是一件事情换着法的做吗?太露骨、太直接,还没有韩剧中不经意的一次牵手让人心动呢。一张碟看完,其实她也就看了一半,找了个借口准备回宿舍。赵娜很随意的说“我这还有一沓呢,想看哪种自己挑”

哪种,还有很多种吗?她又一次好奇了,碟片都没有盒子,只是用塑料封套套了一下,每张上面都有几个核心词。她随便的翻了翻。人与兽三个字已让她大吃一惊,她哪敢继续翻啊,那得多触目惊心,她有些被吓着了,从心里开始抗拒。感觉自己已经立于泥潭,现在又有人要拉她深深的沉入泥潭。

“我的光驱这两天有点问题,等修好了再说吧”便讪讪地走了。

回到宿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胡思乱想,感觉自己的心灵被玷污了。听见青青在床上有所翻动。

“青青,你看过那种片子吗?就那种......”她很不好意思的问着,别别扭扭的语调。

“哪种?”青青一时没反应过来,因为顾小溪的问题一般都比较单纯,她没有深想。

“就是那种啊!”她太难为情了。

看她羞于开口的样子,她恍然大悟随后又禁不住笑了“你是说那种教育片啊,你看了?”

“刚才我去206,他们正在看,我很好奇,就看了会。你有没有看过?”

青青只笑不说

“你一定看过了对不对?那我再问你个问题?你不要生气啊”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那你先告诉我,你刚才看了之后觉得好不好?”

小溪立马从椅子上站起来,厉声道“一点都不好,电影里的亲热场面让人觉得很美,是感情的一次升华。可是那种片子让我觉得亲热是一件龌龊的事情,看得我好恶心”。

青青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了“你要是和你爱的人做就不会觉得恶心了。

“那么谈恋爱是不是一定要做这件事?”

“傻丫头,你要是不愿意,谁也不能强迫你。不过很多人都会做的,是种情不自禁。何况学校里男生谈恋爱很多是为了解决生理问题,而进入社会,年纪大点了,谈恋爱就是为了结婚。”

“真的吗?校园爱情不是应该纯洁一些吗?”

“是纯洁,但也有生理的驱动,你以为大家只是精神恋爱呀。没有哪个比哪个更高尚。结婚也不一定是因为爱情,解决生理问题也不见得就不爱。你呀,就是最近韩剧看多了,爱情乌托邦,骗人的”

“其实我也不喜欢韩剧里那种隐忍的爱情,牵个小手都犹豫半天,看得我好着急。但我也受不了美国电影里的热烈与直接,刚有好感就上床”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青青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她歪着头想了会说“将美式爱情和韩式爱情结合起来,先唯美、浪漫一段时间,牵牵小手、说说悄悄话,然后再循序渐进、自然而然的做一切该做的事情。但前提是他必须是我今生唯一的爱”

“是不是还要俊男美女?这样的爱情,我也渴望。可是现实呢?你根本不知道你此刻爱的人会不会是你今生唯一的爱。或许下一个才会让你爱的死去活来呢,未知的都是可能的。”

“不,我一定能确定他是不是我唯一爱的人”如此肯定的语气、认真的表情,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青青看她笃定的样子笑了,她不该将自己对爱情的不确定性传递给小溪,可爱的女孩应该义无反顾的爱一回,于是又调转语气说“不过初恋是不一样的,你不会想那么多,你就只想着给他你所能给的一切,他所有的需索你都愿意满足。只怕自己剩的太多,能给的太少。”

看青青若有所思,小溪试探的问:“那你的初恋一定爱得很深刻了?”

“深刻又能怎样?一切都过去了”

“那你后悔吗?”

“后悔什么?后悔谈恋爱还是上床啊?”她冷笑了一下又说“不后悔,这是我第一份感情,付出也是相互的。只是有时候想起会难过。”青青神情黯然,看的小溪有些不忍,这哪是平时那个对什么都不屑的柳青青啊。

“哎呀!不知怎么今天竟然给你说这么多”这句话后,青青已是另外一番表情了。

“对不起,那我们不说了。以后我恋爱了,一定请你做我的爱情顾问,好不好?”青青已经下了床,小溪拉着她的手半撒娇半安慰着她。毕竟今天这个话题是她提起的。

“那你快点恋爱呀!不过周末陪我去逛街好不好?”

“好啊,我最近又长胖了,以前的衣服穿上都很紧”

“傻姑娘,你不是胖是变丰满了,我早都看出来了”说着上下打量着小溪那傲人的曲线。

“真的吗?会不会让人觉得像是一个少妇?我还是喜欢小一点的,感觉清纯一些”

“你就偷着乐吧,你现在就是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这样私密的话小溪之前从来没听过,也是赵楠不可能说出的话,或许不同的话题需要诉诸不同的朋友吧。就像她,谁要和她讨论玩,那可是找对人了。和她讨论学习一定会失望而归。这天晚上小溪一直睡不着,她在想一些让她脸红的事情,他和她是不是也会这样啊?

【连载】小溪的爱情(五、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