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樵夫,两个孩子的父亲……

在下樵夫(笔名),两个孩子的父亲,山东济南人,喜好读书,热衷写作。

大学毕业后进入学校任教,八年前辞职,加入创业大军。

用一句话来形容当下的自己:一名不给孩子讲课、不给孩子辅导,只给孩子写信的教育工作者。

很多人不理解,在这个通讯便捷的时代,干嘛还要写信?

若从通讯的角度看,书信确实落伍了;若从写作的角度看,书信永不过时!

因为,写作的本质是交流,而书信,就是两个人用文字来交流。

有个故事,讲给你听。

三年前,我收到一个小学四年级女生的作文投稿,作文题目是《给妈妈的一封信》。

在文中,作者讲述了生活中几件感动自己的事,表达了对妈妈的爱和感谢。

作文的最后,附有语文老师的点评:小作者以书信的形式,向妈妈倾诉了自己的心事,字里行间包含着对妈妈的赞美与感激。

文章很感人,点评也很到位。

只是,我想多了。

因为,这个孩子文章中提到的妈妈,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语文老师。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是妈妈的女儿,同时,也是妈妈的学生。

当时我就想,作为妈妈,女儿给你写了一封感恩的信,你是不是应该有个回应?是不是应该也给她回一封信?

没错儿,这位妈妈的确是回了。

但是回的内容呢,却是站在老师的角度,是在点评作文,而非回应女儿的情感。

第二天,我把这篇作文和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身边的同事。

同事说:“给学生回信?别逗了!一个班少说也得有二三十个孩子,语文老师既要上课,还得教研,哪有那个精力?”

同事说的,确实有道理。

可是,我一直认为,作文跟聊天一样,从本质上来说,都是交流。

聊天离不开你一言我一语,作文,为什么就只能是学生写老师阅呢?

好吧,既然语文老师没精力去做,那么,我来做!

一个星期后,我在简书开了专栏,取名《寄小作者》。

简书专栏《寄小作者》

这个专栏要干嘛呢?

只做一件事——站在读者的角度,根据孩子的作文给他回信,也就是写读后感。

11个月的时间,我给900多个孩子写了信。

在这些信中,除了樵夫之外,我还使用了许多不同的身份,比如李白、后羿、孩子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同学,就在前不久,我还以毒贩的身份,给一个孩子回了信,因为这个孩子的作文题目是《给毒贩的一封信》。

在给孩子们写信的过程中,令我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是,自己竟然也收到了许多孩子的回信。

这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有人愿意倾听,只要有人愿意回应,任何一个孩子,都有表达的欲望,都是表达的高手。

换句话说,每一个孩子,都渴望着有人欣赏他的作品,并愿意与欣赏他作品的读者深入交流。

后来,专栏进行了升级,从之前的电子版,升级成了纸质版。

事实证明,这次升级是明智的。

因为,当孩子们收到贴着邮票的纸质书信的那一刻,他们表现出来的那种惊喜、那种兴奋,是电子版书信永远无法给到他们的。



或许,这就是书信的魅力所在。

我开始庆幸,庆幸在这个通讯日益发达、快递日益便捷的时代,邮局门前的信箱,依然在老地方静静地守候着。

否则,我们的孩子,很可能就与书信失之交臂了。

既然一封书信能让孩子们喜出望外,这件事,就值得做下去。

所以,从2019年到现在,给孩子们写信这件事儿,我从未中断。并且,给自己重新做了定位——用书信,陪孩子练笔。

为什么要陪孩子练笔?

语文老师说:“日记,是最好的练笔方式。坚持写日记,有助于提高作文成绩。”

只是,在写日记这件事上,很多孩子都是心血来潮地开始,虎头蛇尾地结束。

这可以理解,毕竟,我上学那会儿,也是这样。

即便如此,学生时代的自己,还是饶有兴致地写过不少书面文字,这些文字,并非课堂作文和周记,而是——书信。

那个时代,交笔友可是校园内特流行的事儿——你给我写一封,我给你回一封,你聊聊你的生活,我谈谈我的学习,虽然互不见面,友情却与日俱增。

在彼此互通书信的过程中,视野开阔了,思维活跃了,生活有趣儿了,就连写作的热情,也跟着提高了。

既然自己有过如此美好的经历,为什么不把这样的经历带给我们的孩子?

很快,“樵夫笔友会”诞生了。

再三考虑后,我舍弃了此前的作文辅导,专注跟孩子们互通书信。

在信纸上跟孩子们聊生活、谈学习、论未来,这种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时间久了,孩子们争相把自己心中的烦恼和秘密一股脑地倒给我:作业多、玩儿的少、考砸了、无缘无故地烦躁、不喜欢某位老师、与好朋友绝交、嫌妈妈爱唠叨、怪爸爸不着家、心爱的小狗丢了、刚买的小鱼死了……

“用书信,陪孩子练笔”的最初定位,成了“用书信,陪孩子成长”。

但,那又怎样?

只要孩子们开心,只要我乐意,定位是什么,真的不太重要。

再后来,我把自己最擅长的读书加了进来。

读和写,本来就不该分家嘛!

我把自己读过的书,以及感悟,写信告诉孩子。

孩子把他读过的书,以及感悟,写信再告诉我。

用书信交换读写心得,古今多少文人墨客陶醉其中。

曾子曰:“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大概说的就是这样。

目前,跟我互通书信的孩子遍布济南、泰安、滨州、淄博、济宁、德州、青岛、潍坊、郑州、广州、台州、随州、长沙、合肥、运城、西宁、大连、牡丹江、哈尔滨、内蒙古等地。

我有一个观点:宁可让孩子写一行真实的句子,也绝不让他编一篇虚假的文章!

我有一个承诺:给每一个跟我通过书信的孩子,都写一个故事!

我有一个行动:跟孩子们一起,合写一部可以超越《亲爱的汉修先生》的文学作品。

我还有一个梦想:2049年,跟所有的笔友,用全部的书信,拼一幅中国地图,向共和国100岁生日献礼!

这是我们要超越的文学作品

这是孩子们给我的回信

今天是2021年5月21日,是给孩子们写信的第756天,衷心祝福在我生命中出现的每一个孩子!

五颗糖试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