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男与艺术男

96
百步蓝杆
2018.04.03 09:12 字数 6288

1

         男生的友谊真的非常神奇,上一秒勾肩搭背相约王者峡谷或者基三竞技场来波22直冲十二段,下一秒就能举着手机里新垣结衣的高清写真,争论谁才是Gakki的正牌老公。此时距离方博和许昕认识48小时,张继科在前一天带着自己刚经历完军训,黑成一颗煤球的老弟到正对门的艺术学院男寝聊骚,用堪比奥斯卡影帝级别的演技,唬的新晋学生会长马龙同学笑没了眼睛。被迫当挡箭牌的方博自然和马龙同寝的许昕迅速结下深厚的革/命友谊,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就在三指擎天山盟海誓一辈子好兄弟的档口,手机壁纸迅速暴露了两人共同的女神,对于谁更有资格做Gakki男朋友展开了不亚于校级一年一度的辩论比赛的激烈对抗。俩人在继科抽空播放的梦醒时分BGM的伴奏下吵得面红耳赤,并进一步上升到艺术学院和理工学院的撩妹儿水平,最终结束于方博站在寝室门口大声宣战。

“许昕,你们学艺术的那些套路都是邪门歪道,我们理工院才是真诚不做作,字面意义上浪漫的现实主义!有能耐来打赌啊!”

“行,方博,就你们那半吊子浪漫我不信能撩着谁,祸害人家姑娘多差劲,有本事你能把我感动了,我承包你一年份儿的Gakki周边。”

        “凭啥我得感动你,你又不是我女神。”

“那咱礼尚往来,互相的,您老满意不?”

脑袋早已胡成一团浆糊的方博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早已陷入迷之套路,思考了30秒觉得稳赚不亏,答应的及其爽快。

“一言为定!”

围观了全程的张继科目瞪狗呆,学生会长笑而不语,一脸孺子可教。被吵闹声吸引来的两院闲人表示gay里gay气,举报了。


P大作为一所历史悠久学风严谨的综合类大学,以建学最早的理工学院和艺术学院广为人知,两院除了居高不下的平均绩点,学术成就以及就业比率外,堪比格莱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对立气势,时常上演在运动会、文艺汇演、知识竞赛甚至宿舍文化节等各项只要涉及学院间竞争的活动。自当年学院创始人,现学校分管行政与教学的两任“微胖校长”树立起优良传统以来,学生们充分贯彻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至高真理,路上突然出现的对峙,十有八九是艺院和理工院两拨人马,看似平静地学术论战,实际上内心早已阿瓦达索命了对方一千回。

所以,许昕方博二人无聊至极堪比三岁小孩还充满套路与反套路的神奇赌约,得到了学院内部各系的高度重视,与八卦,并迅速成立学院战略(八卦)策源地,为两人建言献策,以期得到第一手敌方资料(八卦)。


2

         “礼物大多时候比甜言蜜语有用”得到了旺旺零食大礼包投喂的机械与车辆工程系的樊少皇如是说。


“博哥,你确定这个,行?”陪方博窝在实验室里整整一天的徐晨皓欲哭无泪。

“别废话,这是我压箱底儿打算给未来女朋友的终极大招,分分钟灭了许昕。”

“哥,咱明天还有老肖的课,你知道老肖他上课啥样是吧?”番番摸了摸自己宽阔的额头,哆嗦了一下“放过我成么?”

“今天不把这个模具做好你就别回去了”方博举起比容器大了整整十倍并且满是切割痕迹的又一块亚克力板,冲着徐晨皓笑得阴恻恻的。

“我靠,天要亡我!”


“所以你差点翘了老肖的课,搞得黑眼圈重到十瓶sk2都救不回来的程度,就做了这么个……玩….礼物?”张继科硬生生的把“玩意儿”几个字吞到肚子里,以防伤害到小师弟脆弱的心灵。

“对啊!”方博自动过滤掉继科言语里的难以置信,以及讽刺,兴冲冲的给他哥墨迹了一遍这个“礼物”复杂的制作过程以及包含的满满心意。

“博儿”张继科出声打断了他

“怎么了哥?我刚给你讲到我和大番做的第15个模具,之后大概还有……”

“停!方博,你不觉得把这些直接告诉许昕,会让他比较感动么?”

“说的也是,那我找他去了啊,今天他只有上午有课,现在估计正窝在画室里,哥你说秦教授现在不能找他吧,诶,找他也没事儿,秦教授说话利索着呢,准一会就能回来,哪像我们老肖啊。我还是在画室堵他比较靠谱,等下啊哥!这就不是惊喜了么!天我真棒!”

“是是是,你真棒,赶紧滚吧。”我们理工院才是真要亡。

“好嘞。”

混小子,我什么时候有空你可从来不知道啊。


当许昕来到画室的时候早已暮色四合,他拿着昨天的作业找秦志戬修改,被狠批了一顿,坐在老秦办公室从头画了一遍,现在连肩膀都是酸的。然后就在画室紧锁的门前发现了一个睡得正香的小圆脸。

“喂,方博,快起来”方博迷迷糊糊地睁眼

“你怎么睡在这里了?”

“我,嗯……惊喜,对,我来送礼物!”

方博噌得蹿起来,从口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一个……

“培养皿???”

“你不能小看这个培养皿!你看!”说着在培养皿上哈了口气,圆形的塑料小盒底,一个“昕”字在水汽中渐渐显现。“神奇吧,实验室聚苯乙烯的材料不多了,这个昕字的模型也做了特别久,还好你的名字不复杂,嘿嘿,是不是超感动!”

眼前的方博虽然脸上的睡痕未消,头发也乱糟糟的,但是盖不住飞扬的神采,和手上做工粗糙的培养皿根本不是一个画风。

许昕心情复杂地接过这个礼物

“我输了。”

“你认输了?真的?”

“假的!我高估了你的智商下限以及天然程度,母胎solo到现在还是非常有根有据的。”许昕翻了个华妃式标准白眼。

“嘿!那你还我。”

许昕把手举高,身高优势尽显“既然是送给我的礼物,那现在就是我的了。”

“话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来的?”

“啊?午饭之后,大概2点左右?”

许昕抬手看下表,叹了口气“就为了送……这个你等了我四个小时?出门左转不远就是咖啡厅啊祖宗。”

“当然不止这个啊。”

“还有什么?”许昕惊了

“呃……还有个盖儿”


3

雕塑系才子孔令轩摊着本书念道:“一纸情笺,如获至宝,读之再三,不忍释手。”


经历了熬夜、在将近11月份的冰凉地板上睡得昏天黑地以及许昕对自己的得意之作极尽嘲讽的精神系攻击之后,方博同志不出意外地感冒了。光明正大的请了三天假,正准备舒舒服服的窝在被窝里组队开黑大杀四方的时候,电话响了。

“喂,请问是方博同学么?”这声音,甜!

“是是是,我是,有什么事么?”

“那请问现在有时间到男寝门口一下么?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好的好的,稍等啊”

方博赶紧从床上起来,光速穿衣洗脸抹发胶,嘚瑟得套上新买的亮黑皮衣,脑补了一串表白大戏,人模狗样的见人家姑娘。

还真别说,女同学盘靓条顺,黑长直,粉色系,老远就跟方博挥手示意,等到方博连跑带颠儿的走近,姑娘把枝和她一样好看的玫瑰塞到方博手里。说了声“学弟再见,加油!”转身离开了,徒留方博凌乱在风中。

琢磨着学姐的话回到寝室,屁股还没沾上椅子,电话又响了。

“喂,请问是方博同学么?”这什么情况???

“……我是,有什么事么?”

“那请问现在有时间到男寝门口一下么?我有东西要交给你。”

“……稍等”

不信邪的方博又下楼了,这回换了个走炫酷路线的短发姑娘,也是玫瑰往他怀里一塞,倒没多废话就走了。

觉得事有蹊跷的方博在门口等了一会,果然第三个电话打进来。

“喂,请问是……”

“我是方博,现在就在门口,姑娘你在往里走走就看见我了。”

然后丁宁拿着枝玫瑰就来了,方博醍醐灌顶。

“你师父是想搞死我还是能么地?”

“我猜他可能想用特别艺术学院的’浪漫’方式吧”丁宁抬手给浪漫两个词括了个引号。“赶紧拿好花,估计我之后还有几位。”

“不是,你先别走,许昕他人呢?”

丁宁看了眼冻得直抖的方博,饱含深意的回答,“刚才我不确定,现在嘛,我想应该马上就能见到了。”

方博攥着三枝还散发着迷之香水味儿的玫瑰,在把手机关机潇洒离开和留在原地看看许昕这厮还能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之间纠结了整整三分钟,结论没想出来,倒是等来了罪魁祸首。

许昕火急火燎的飞奔而来,手里竟然拿着一整束鲜红欲滴的玫瑰,和10月渐寒的北风格格不入。


方博秉承输人不输阵的原则首先发难“许昕,你TM 搞什么东西???老子还生着病呢!你知道现在外面几度不?就为了拿你几枝破花,我黑也没开成,被窝都没捂热乎!”

方博吹胡子瞪眼,许昕满眼复杂。

“现在我知道了”代表爱情的植物被他直接扔在地上,脱下驼色外套给方博裹得严严实实,“对不起”一句话把方博的气性吹个干净,许昕的大衣很暖,方博觉得脸颊很烫。

“生病了干吗还出来啊,你是傻子么?”

“你觉得我好意思让人家姑娘等我么,万一有什么重要的事呢。”

“所以,这就是你的招数,玫瑰花?俗死了好么”

“花才不是重点啊,期待的感觉才是,不过被我搞砸了,”许昕竟然有点儿委屈“最后应该是我和鲜花隆重登场,这时候背景音乐走起,让你在惊喜中发现捧花里的粉色情书,在我充满磁性的复述中把你感动的痛哭流涕,完美。”许昕用声情并茂地语调配合着特别夸张的手势把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把方博逗笑了。

“MDZZ”

“好像是有点”艺术学院的许大蟒在追人的道路上头一次受到重创。

“花我没地儿方,信我倒是可以收下。”方博裹紧大衣说道。

“啊?”许昕觉得这个展开好像不太对,但好像又特别对

“赶紧的!冻死了我要回寝室了!”

“诶诶诶,好好好,您老拿好啊嘿嘿嘿”


不得不说许昕的文字功底还是值得表扬一番,至少方博在被窝里看得特别受用。


4

“当然是运动啊!阳光健气,帅哥必备!”拥有建筑系王凯之称的刘丁硕自我赞同地点了点头。


“你知道这周末秋季运动会吧。”

“嗯哼”

“我报名了”

“然后?”

“你得来看我比赛。”

自从上回糟糕的情书事件进一步导致方博感冒加重之后,许昕便在张继科和自己师兄的双重谴责下,肩负起照顾小圆脸的重任,具体包括一日三餐,零食投喂以及组队开黑等一切大一男生的标准日常。就在艺术学院一众表示成何体统,丢尽脸面的时候,许昕同学心怀愧疚,并乐此不疲地从相距甚远的艺院来接送上课,约饭约游戏。狗男男天天出双入对,谣言四起,当事人一位乐在其中,一位神经大条到丝毫get不着任何重点。

而此时,食堂里闪瞎人的一角,不出意外地坐着他俩,心不在焉地扒饭,各怀鬼胎。

“病刚好就想着到处浪了?”

“来看我比赛”

“恕我直言,你这小身板就消停点儿吧。”

“看比赛。”

“……好”


秋季运动会自然是学校新生入校的第一个大型活动,参与度空前高涨,学校为了配合学生们的积极性,特意将比赛日定到无课的周末,满足各院系参赛需求。方博同学摩拳擦掌,代表学院乒乓球队一路过关斩将,决赛前一天微信轰/炸提醒许昕观战,得到了一串“好好好,是是是,体育馆见啊~”等明显敷衍又满含阴谋的回复,打定主意要向许昕展现自己发达的运动神经,用站在领奖台上的英姿传达浪漫与感动的方博丝毫没有任何防备,或者说我们的纯情少男方博同学从来就没过防备这个东西。

所以比赛当天,雄赳赳入场的方博,被站在球台对面的许昕吓傻了。

“我让你来看我比赛,你进场干嘛?”

“我也来比赛啊”

“你你你……”

“你什么你啊,就算咱们从预选赛到半决赛就这么巧一场没碰着,学校推送总该看过吧,校记者团新闻总该听过吧,我刚刚还在你身后检录呢,还是某人一心想让我看他比赛,根本没注意过其他啊~”许昕把玩着自己的拍子,笑得那叫一个欠揍,而被说中心事的方博涨得满脸通红,誓要把他抽到球台底下。

“咳咳,两位运动员比赛开始了,请不要浪费时间”校体育部的裁判员抑制住蓬勃的八卦之情,故作严肃地宣布比赛开始。


这场在方博眼中的尊严之战,在两院疯狂的应援声中以打满了七局,当之无愧地收录进学校最燃比赛top10,碾压了一众大球项目。直到被拉去吃火锅,方博都一直非常状况外,让许昕对自己隐瞒不报表现出了那么一丢丢的愧疚。

“不是吧方博,没得冠军这么不开心?”

“屁,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

“是是是,博哥肚里能撑船,棒着呢。”说着给方博夹一筷子刚涮好的羊肉。

迅速消灭眼前的投喂,方博念叨起刚刚的比赛“话说回来你打得真不错,左手直拍诶,反手进攻也挺好,虽然我是个右横吧,但这部分就挺差的,当初被继科爸爸骂了不少回,”方博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样子“还以为有点儿长进了呢,结果还是输在反手上,早知道你球这么厉害咱应该多切磋,继科一直都超厉害,龙哥好像也是会打的,正好四个人,可以组队打男双!”

“好啊”许昕看着手舞足蹈研究四人比赛可能性的方博,想着这场精彩的比赛,场上的方博和平时温和的样子完全不同,像一只绷紧了弦的食肉动物,每一球都充满了爆发力,瞬间激起许昕的征服欲和求胜心,许昕回味着艰难的七局,不得不说与他对战的方博特别帅气,让人移不开眼睛。

而现在火锅升腾的雾气模糊了视线,方博又变回那个小圆脸了,仅仅过了一个多月,黑煤球完全变回原先白皙的状态,配合着微醺的模样和柔软的头毛,在小餐馆黄色的灯光下好看到不行。

许昕独自感叹着,方博这回的浪漫计划完成度着实不错,各种意义上。


5

“千层套路都是虚的,既然喜欢就去表白。”校学生会长马龙郑重其事地说给自己的师弟。


“那他要还以为这是那个赌该怎么办?”

马龙放下自己看了一半的迎新晚会策划,语重心长“你觉得方博怎么样?”

“等下,别长篇大论,请提纲挈领。”

“很好,很聪明,大方不拘小节,又很温和阳光,毕竟考到我们学校的都不差啊”

“那你干嘛还把他当成个小孩儿似的,真当他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玩笑么?”

“也许我心疼一年份的Gakki周边”

“……那你单身一辈子好了”

“哥我开玩笑的,真的,我觉得你说的特别有道理,但是实践的道路是艰难的,请伟大的灯塔般的学生会长给我等仰望者指出条明路。”

“首先……”许昕洗耳恭听,一脸虔诚

“滚去约会!”



“今天是什么日子你心里有点儿数不?”许昕一大早冲进方博寝室把他从被窝里拽起来。同寝的周雨被许昕连哄带骗的弄到隔壁机械与车辆工程系某传奇新生寝。

“嗯……一个普通的星期六的早上?”

“滚!你个Gakki伪粉儿,今儿不仅仅是个可以睡懒觉的美好周末,还是我女神主演电视剧播出第一集!”

“你可以看回放。”

“……在这一刻你被开除粉藉”

方博忍住把许昕扔进学校湖里的冲动,告诫自己女神为大,今日不宜动怒。“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和你约会”方博惊了,尤其是许昕还很一本正经。

“今天我不想进行任何有关那个赌约的事情。”

“我就是想和你约会,没别的。”

“真的?”

“真的。”

“行,那你跟我说说你都想带我去哪,干些什么,说得我动心了,我就去”

“我们先去看电影……诶诶诶别走”许昕赶紧拽住他

“这个开头大概和你的玫瑰花一样俗”

“听我说完啊,就咱们学校旁边的影院,经典电影点映会,今天上肖申克的救赎”方博不情不愿的转过身“然后呢?”

“看完就到中午了啊,我请你吃饭,最近你一直嚷嚷着想吃烤肉,正好地铁三站地新开了家韩式,网评特别好,而且最近做活动,满额抽奖送王者O耀人物皮肤。”

“等到下午消消食,咱俩就打球去,刚好继科和龙哥都没课,男双啊,这可是你说的,咱四个排列组合一下,等开春的运动会把其他院打到没脾气。”

“晚上你也累了,洗个澡清清爽爽,去看今年迎新晚会呗,龙哥他们申请到湖边的大操场做场地,还批了烟花和篝火晚会,我也有节目,唱《当你老了》,内部关系让你座最前排,表演给观众,但唱给你。”许昕拉着方博絮絮叨叨,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方博和自己的脸都已红透。

“然后呢”方博不依不饶

“然后,晚会结束我送你回寝室”方博就坐在他对面,许昕紧张得要死又开心得要死。“我猜我该在寝室楼下跟你表白,真心实意的那种。”

“你要是答应了,我们就会有无数个这样的一天。”


6

无辜被调剂到理工学院的张大诗人恨铁不成钢的说“既然已经被套路了就赶紧回应人家啊。”


“还是礼物?”

“嗯,你可以打开看看”方博递给许昕一个小木盒,一看就是纯手工制成的,外形不够规整,但却被仔细的打磨并刷上了罩面漆,盒子打开,音乐响起,八音盒播放的是纯音乐版的当你老了。

“我……”

“还可以再打开”这回放到手中的是一把钥匙,许昕把钥匙插进盒子内部左下角的小孔里,轻轻转动,中间的隔板缓缓打开,一个平台从中升起,台子上放着一个……

“……培养皿”许昕无力吐槽。“你对培养皿到底多执着?”

“不一样啊”方博往培养皿里哈了口气,“是我的名字,这次我把自己送给你。”


7

许昕又来寝室找方博了,方博正扯着脖子和周雨开黑,许昕靠在他旁边,手里拿着那两个培养皿,塑料小盒子的底部“昕博”两个字若隐若现,脱离单身的第一天,阳光明媚。


END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