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风

96
百步蓝杆
2018.04.03 09:08* 字数 7730

1


许昕战战兢兢地守在公寓三楼楼梯口,十米开外,他的队友在宿舍门的遮挡下探头探脑,正好卡在楼梯间的死角,占尽看好戏的天时地利。


话要说回今天刚下晚训,洗漱一番后的许昕自然地晃荡到隔壁寝室,时间尚早,一众小队员聚在一起真心话大冒险,许昕进门,一轮游戏刚好结束,本轮受害者樊振东小朋友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被周雨扛起来原地转了十圈有余,然后他雷哥一脸平静地以一句“小胖不胖啊,抱起来刚刚好”击退了其他所有人的欲言又止。


“哟,挺热闹,带我一个?”许昕向来不会错过这样的场合,屋里的人也玩儿得正high,当然乐意多加个人进来,赶忙招呼许昕坐下。

“来来来,昕哥你来的正好,重开一局”闫安侧身给他让了个位置“老规矩,抽扑克,抽到鬼牌的受惩罚。”


许昕抱着看别人笑话的心情欣然点头,一声令下伸手拿牌,然后一脸震惊地和手上的小丑大眼对小眼,运气爆棚,一发入魂。


所以现在,身为一个言而有信的男人,许昕不得不完成集众多智慧想出来的“向等候期间第一个走上三楼的人表白”这一虽说艰难不足但绝对恶劣有余的任务,毕竟这栋楼全TM 住着男同胞,以及上到三层来的十有八九是乒乓球队的,许昕不得不在内心祈祷他师兄和狗哥物美之行尽量拉长,还有教练们没有突然发难来次兵荒马乱地宿舍检查。


楼下脚步声渐近,许昕回忆起今天的黄历,明晃晃的“不宜出行”必须做扩大解释,以便能包含进宿舍串门这一选项,正胡思乱想,黑色的头毛窜进视野,方博湿漉漉的走了上来,许昕下意识地放松了下来。


“靠,干嘛站这儿,吓死我了,别挡道啊”方博正拿着挂在颈间的毛巾擦汗,被许昕吓了一跳

“诶诶诶,等会等会先别走,我有话跟你说”许昕手拈着裤子,有点紧张,而背对着方博的一众队友事不关己,只管看戏,虽然不敢笑出声但是嘴角早咧到耳根,顺便挤眉弄眼地各种给许昕暗示。

“这帮兔崽子”许昕想着


方博抬头看他,有点不耐烦但还是站定了

“行,那我说了啊”

“赶紧的,磨蹭到熄灯的话我连澡都洗不上了。”


许昕深深地吸了口气“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2

坐在许昕对面的方博闷头吃早餐,机械性地一下一下动着筷子,显然没有睡醒。无暇顾及神游天外的许昕。


昨晚的“告白事件”似乎并没有影响到方博分毫,去食堂的路上正好和许昕撞个正着,在许昕僵在原地不知所措,并忽视了大番一脸惶恐地冲他挤眉弄眼的时候,方博和他特别自然地打了个招呼,继续被大番拖着往食堂走,仿佛昨天接在自己

“和我在一起”那句话之后的 “好”字,是许昕的幻觉,和他方博没有一分钱关系。


“怎么了?赶紧吃啊,赶不上训练我可不和你跑万啊,自己和秦指导哭去。”


现在轮到许昕闷头吃了,方博三两下喝掉碗里的米粥,从包里拿出手机刷起屏,等着许昕吃完一起走。


和平常一样。


可就是太不平常了。许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解释那个根本不合时宜的告白完全是几个寂寞运动员们无聊到爆炸的玩笑,或者在方博答应和他在一起后,嬉皮笑脸的调侃他接招的水平见长,下次一定换个新手段。许昕什么都没说,全身最大的动作可能就是突然缩小的瞳孔,方博的眼神太认真的,好像这单单一个字,声带共鸣冲出口腔的二分之一秒,早已经过无数次深思熟虑,等待宣之于口的瞬间。


方博有那么一会儿表现得像是个第一次谈恋爱的青涩男孩,有些害羞,有些高兴,又有些不敢相信,但又很快平静了下来。他看起来有点想抱抱许昕,又怕对方嫌弃自己身上的汗味。


“那明天见?”方博雀跃又小心翼翼地问他。

许昕点了点头。


而那些等着看戏的罪魁祸首们在方博转身之前迅速作鸟兽散,窜回自己的寝室里。


“艹”许昕看着方博的背影,狠狠地唾弃了下自己。



经历了早餐时候的一阵提心吊胆之后,参与昨晚闹剧的几个人非常默契地绝口不提,让许昕稍稍安心了一点点。更何况封闭训练很累,非常累,许昕也没有太多心思顾及其他。看着和自己对练的方博,发球的手很稳,回球的时候很认真,这让许昕觉得扰了自己一整晚的事儿可能就是个幻觉,一个稍微有点离谱的梦。毕竟另外的一个主人公状态良好,似乎并没有对他有什么过多的表示。


接着一颗球就直直地抽到了许昕脸上。


方博看起来有点生气“你不认真,”他说得笃定“这球你就算接不到也能躲开啊。”

许昕揉着颧骨上的那块皮肤,疼得呲牙咧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行了行了过来我看看。”方博说着拨开许昕捂在脸上的手,凑近看了看。许昕忽然感觉有点喘不上气。

“别躲别躲,知道你个高,弯下腰啊,够不着。”许昕脑子里只剩下浆糊了,下意识的配合方博低头。


然后眼里撞进了一张圆脸。


方博的手还搭在许昕后脑勺上,就像是某个按照情节发展势必将会发生的动作的前奏,气氛很好,姿势很对,如果忽略背景的话。


“诶诶诶!干什么呢!”张继科在旁边一嗓子把许昕拉回现实。

两人迅速分开了,或者说心虚的某人单方面仰头后退,然后赶紧拿毛巾假装擦汗,特别做作,无敌僵硬。张继科隔着两张球台狠狠瞪了他一眼。方博却走到许昕身前把他挡住,极其无辜地和他哥眨巴了几下眼睛,看着张继科无奈的摇头才转过身来。


“别理他”方博小声和他说话“你知道的,肖门中人嘛。”说着也拿起毛巾装模作样地呼噜了两下脑门,然后在白色织物的遮挡下悄悄地握住了许昕的手指。


他任凭方博的牵住自己好一会儿,突然间明白了方博为什么这么自在这么放松。方博有什么好紧张好尴尬的呢?在他眼里,他们从昨晚开始就是情侣了。



3


许昕下定决心和方博说明白,毕竟长痛不如短痛,等到方博自己知道真相,不用他亲自动手,估计邱贻可能直接从四川打飞的来剥掉他几身蛇皮。一天的训练刚刚结束,许昕边叠毛巾边想着。


明天最好,难得的轮休,马龙前天还说带着几个小孩出去玩玩,张继科趁着休假去美黑,家长都不在,估计自己能晚死那么一小会。


“今天你怎么回事儿,一直不在状态。”方博提着包走过来“该不会是被我那球抽傻了吧。”许昕抬头看他,他发现自己还真没认真注意过球场下方博的样子,或者说话时的表情。可能两人现在恋人的buff太强,他竟然从方博的话里话外听出些担心的味道。


“去去去,你昕爷智商就算抽掉那么一两百,那也是你的倍数还有余。”

“那完了,刚刚科哥还说我智商估计是个负数,”方博想要假装严肃起来,可偏偏止不住眼角的笑意“要不干嘛天天和你混在一起啊。”

“嘿你小子,懂不懂什么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方博没回他,下巴翘得老高,得意洋洋,一脸的你奈我何。

“还真有点儿可爱”许昕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也跟着笑了起来。

两人吵吵闹闹地拌了几句嘴,并肩走出体育馆,刚入夏的傍晚混合着花香凉爽又舒服,方博忍不住深深呼吸了口空气,好像也跟着枝上的花渗出点点甜味。


许昕侧过脸看他,正好对着半边发旋,昏暗的路灯给方博镀了层暖黄的边,整个人都柔软起来,在晚风中,看起来轻飘飘的摸不着抓不住。这种感觉让他心慌,许昕突然很想和他说点什么,可明天的摊牌计划不合时宜的窜进他的脑海里。



“我说……”

“那个许昕啊……”


“……”

“……”


“那我先说了”方博抢先一步,在这天里第一次显得有些局促“明天放假……”

“所以?”

许昕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把手机掏了出来,摁亮了举在他眼前“我买了电影票,我跟龙哥打听好了,特别好看,特效屌炸,剧情也不错……”他握着手机的手攥得发白“所以明天我们能去约会么?”

许昕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勇气对他说不。


4

难得方博在可以睡懒觉的日子起了个大早,乒乒乓乓地好一阵儿鼓捣,惹得同寝的徐晨皓隔着床上的小帐篷喊他大名。在衣柜前换了好几身,终于掐着点和许昕在公寓门口集合了。

许昕却有点厌厌的,黑眼圈老大,提不起精神。

“抱歉,有点晚了。昨晚没睡好?”方博走近了伸手勾了勾他的手指,像昨天那样,不过特别快就放开了。

“嗯,失眠”许昕躲躲闪闪的,生怕眼神出卖了自己失眠的原因,可方博看起来一点不介意,不管是许昕突然僵硬的手还是转开的眼睛。


“先去吃饭吧,电影院附近有家火锅,开了好多年了,邱哥说还挺正宗。”

“好啊,听你的”

方博一下子雀跃了起来,“好,今天都听我的。”


他们一起吃了火锅,味道真的很好,让许昕放松许多,两人就像普通朋友一样闲聊,八卦队友的花边,甚至不忘说说最近打球出现的问题。然后匆匆忙忙地赶电影,虽然已经吃得很饱了,方博依旧买了大桶爆米花套餐,情侣装,可乐吸管上套着个一看就特别廉价的红色爱心,许昕嫌弃的不行,可方博却喜欢得不得了。

两人的坐位不错,正对着大屏幕,影片的亮光照在方博脸上,明明灭灭的看不真切。方博独自捧着爆米花桶,时不时往自己嘴里塞一个,再伸手喂许昕一个,最开始被方博伸过来的那一个爆米花,甜味儿丝丝绕绕地缠在他鼻尖,许昕没敢动,然后方博凑过来对他说“今天听我的。”他没办法了。

电影如何许昕不知道,两个小时的时间他只记得眼前的画面光怪陆离的模糊成一片,唯一的记忆是方博微凉的手指,在他唇上经过一次又一次。



从电影院出来天还算亮堂,方博拉着他在商圈乱逛,可乐杯他们还拿着,方博特意买了个大袋子拎,看架势要一直提回公寓,许昕没拦着,也没什么资格要求他。等到终于逛到华灯初上,他们才慢悠悠的往回走。

已经很晚很晚了,马龙的大部队早就打道回府,继科在寝室做美黑后的皮肤护理,年轻点的队员们大都窝在床上刷屏,想着这一天的假期能再长一点。楼道里静悄悄的,方博跟着他一级一级的往上走。许昕在三楼的楼梯口站定,恍然想起这个地点的意味,他们该在这里分开了。

他今天的计划一个字都没说出口,全随了方博一个人的愿,做尽了情侣间约会的所有事。这个时机太不好了,可是什么时机才算好?

声控灯灭了下去,只剩下远处的窗子透露出亮色。方博早就站了上来,在昏暗的气氛下拉他的手。许昕知道自己该推开他,可是他就是不想,一点也不想。有什么关系?他们现在可是谈着‘恋爱’呢,许昕突然自暴自弃地闭上眼睛。他在心里描绘两人的姿势,他们十指相扣,离得很近很近,近到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再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背景打断气氛,所以这个吻顺理成章。


过了很久两人才分开,方博低着头喘//息着,手中的袋子磕磕碰碰,让声控灯清冷的光倾泻下来,照亮他微红的耳尖。

他听到方博跟他说谢谢,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好像自己才是该被抛下的那一个。那种慌乱的感觉又回来了,凉意顺着接过吻的嘴唇窜遍全身,让许昕在夏天的夜里打了个寒噤。


5

他可能永远也说不出口了。

接下来的训练依旧平静,方博总会出现在他的身边,一起吃早餐,对拉,闲扯,到了晚上又一起回公寓。可是没有一个人觉得他俩不正常。期间他壮着胆子拉过周雨小胖闫安挨个说悄悄话,旁敲侧击的问,所有人都回答得如出一辙。

“你们以前不总是在一起么?”

“昕哥你想太多了吧。”

“啊?有什么不对吗?你们俩就这样啊”说着还冲他揶揄地笑。

不是啊,真的不是!许昕急急忙忙地反驳他们,最多换来对方疑惑的眼神,他不敢再问下去了。

他开始对方博所有动作都敏感了起来,他不能狠下心躲着他,就只好表现得冷淡,不近不远,保持一个“好兄弟”该有的距离。而方博在那天的约会之后再没主动要求过什么,也没再有任何多余的肢体动作。面对许昕的冷淡表现得大大咧咧的,每次见他似乎都很开心,他总是在对他笑。

风雨前的片刻宁静就像堵在他心上的厚重石墙,压得他直不起腰,喘不过气,却根本没办法撼动它分毫。许昕总是想起那天站在他身边似乎要融进晚风里的方博,举重若轻,缠绕在他周围,挣不脱,扯不断。他不甘心极了,凭什么千头万绪只有自己一个人苦恼不已?为什么只有他方博能这么收放自如?明明是他突然撞进怀里,现在反而像是自己在拼命追逐?


许昕狠狠挥拍,小球角度刁钻地飞回对面台上,马龙没接住,看着球弹到挡板上再一路滚回来。

“怎么?跟我泄愤呢”

许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听见,想要去捡球,却发现一双手已经将球递给了他,是方博的,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龙哥在跟你说话,想什么这么认真?”他抬头看他,还是那样对他笑,没心没肺又一脸无辜,许昕突然就爆发了,他没理会方博还伸出的手,瞳孔黑沉,空气裹挟着冰凌而来。

“和你有关系么?”出口的话像一把刀子,他不明白为什么反而扎得自己生疼。

方博愣住,嘴角还僵在微微翘起的角度,不上不下的滑稽极了。

许昕的棱角生硬非常。“我说,和你有关系么?”他又重复了一遍。

“许昕!突然怎么了!”马龙上去推了他一把,“你冷静点,还在训练,你发什么疯?”

他们的声音都不大,却轰隆隆地冲击着四周。

许昕站得稳稳的,“别来找我了行么?”

方博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他不再笑了,这让许昕如释重负。可方博的样子也让他不解,他看起来同样卸掉了什么,但又一下子背上了更加沉重的东西。方博面沉如水,眼角通红,合该有什么东西将落未落,却被凝固的空气堵了回去。

“行,”他说“我和龙哥打几把”方博站在许昕和马龙中间,伸手拉马龙的衣角“你再不走我怕拦不住龙哥”

“大博儿……”马龙喊他的名字,头一次对自己队长的威严有所怀疑。方博看着许昕离开才泄了劲,他捡起的球被攥得湿漉漉的,终于从手中掉下去。马龙上前扶了他一下。

“我不想强迫你,但是你们是不是应该和我说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方博把毛巾挂在头上,遮住了所有视线,他在阴影里喃喃自语。

“对不起”他说“是我的错。”


6

第二天方博没去训练。最先发现不对劲的是徐晨皓,他惯常叫方博起床,就算磨磨蹭蹭的,方博十分钟内也该起了,可等到大番洗漱完毕,被子还裹在他脸颊上一起一伏,大番想去掀他被子,手指刚碰到他就被灼烧的热度吓了一跳。


好像失恋的人总要大病一场,以显示自己曾经多么热烈地,费尽心思地喜欢过一个人。方博在医务室带着浓重消毒水味道的床上迷迷糊糊地想。可是总有些不对,他的喜爱尚且没有成为过去时,他们两人所谓的恋爱关系也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为什么就落得这样狼狈的的样子。


回忆在自己散发的高热里怎么也止不住,他想着刚进国家队的时候,想着好朋友退役的时候,想着拿到的公开赛双打冠军,想着自己曾经的手伤,15年的男单亚军,一直到现在在这小小的国家队的公寓里面,许昕仿佛四处涌动的风吹遍了每一个角落,让自己无处安放的心找到一个可以一直托付的地方,这怎么能过不让他心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每一个今天都是昨天的复刻,每一个明天都是现在的缩影,他任凭这份喜爱鼓胀着填满了自己所有的思绪。他该想到的,自己怎么能囚禁住自由的风呢。


他在那天晚上等到了楼梯口的许昕,他看着许昕假模假式地跟他表白,身后队友们叽叽喳喳,以为自己肯定听不见。他们朝夕相处了那么多年,方博了解许昕每一个眼神。我们也许再没有机会了,最坏的结果不过是不再那么熟稔,离两人离开这个战场还有好久,他能对总会见到面的队友怎么样呢?方博恶劣的想着。然后在许昕缩小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嘴一张一合,没有给许昕任何反驳的机会。


方博想奥斯卡应该欠他一座小金人,许昕的躲闪和僵硬都太明显,让他忍不住酸涩,却只能表现得一无所知。一天足够奢侈了,他们就像普通情侣一样看电影逛街压马路,简简单单却让方博异常满足。可能未来一天他能拿着早已模糊了字迹的电影票根、皱皱巴巴的火锅城优惠券、还有那两个塑料爱心可乐杯和朋友们炫耀青涩的初恋。他没想到许昕能和他接吻,也许气氛正好,天时地利人和,方博甚至有种被风扼住了喉咙的错觉,让他只能大口喘气。他思绪万千,却唯独不会觉得许昕在那一刻真的有些感觉。


之后方博试图把他们拖回正轨,他想着,慢慢来就好了,也许明天许昕就会和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想起来自己恶劣的回应不过是又一个不合时宜的玩笑。所以方博必须忍耐许昕的冷淡与疏离,尽量不在他面表现出丝毫异常。方博甚至有些委屈,他们的相处模式明明和告白前没有什么不同,为什么许昕突然这么抵触自己像过去每一天那样平凡又真诚的同行相处呢。直到许昕像狂岚一样向他砸来,他才意识到那时的将错就错不过是饮鸩止渴。


所以就这样吧,他晃了晃昏昏沉沉的脑袋,恍惚间看到另一个主角推门进来坐到他旁边。方博乱糟糟地想着,你来做什么,看我笑话?还是再一次一字一句将我千刀万剐。反正方博也没有任何底牌了,他自暴自弃的任凭自己胡言乱语。他抱怨许昕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为什么总是怼他一个人,和他年龄相仿的队员明明一大堆;他不加任何修辞,直白的袒露自己的感情,血淋淋赤//裸//裸,所以方博干脆把眼睛紧紧闭起来,他害怕再看到冰霜一样的许昕;他给许昕道歉,错乱着告诉他自己做了好似天理难容的烂事;说他是无拘无束的风,是自由的鸟,是攀不到的云。直到他口干舌燥,昨天将落未落的东西终于决堤糊了他一脸,方博才睡下,蜷缩成紧紧的一团。


7

他和继科马龙去看方博,方博发着高热,垂着眼睛跟他不停地不停地说,全然不顾另外两个人,或者根本看不到除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

等到方博睡下,退出满是器械的医务室,来到空旷的走廊,张继科的那一拳才落了下来,用了十成的力气,直接把许昕撂倒在地,却让他瞬间清明。


那些天的自以为是让许昕羞愧,他才是真正的恶劣,理所当然地熟视无睹,沾沾自喜方博对自己的依赖。许昕听着方博的剖白,像一记闷棍打得他眼冒金星。他又何尝不了解方博呢,许昕蹲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捂着伤口。他想球台边笑容僵住的方博、应急灯下红透了的方博、在楼梯口答应他告白的方博,哪一个没有他的推波助澜。他想他总在同一时候去隔壁寝室找方博,因为许昕知道,每周那天方博总会和指导多待一会,次数太多以至于他能在方博室友们乱糟糟的吵闹声中,读着秒想挂着毛巾又汗涔涔的人正拾上哪级台阶。他想那天的吻,和方博十指相扣的是自己,把他吻到不能呼吸的是自己。那么多方博以为的将错就错,其实都是许昕一手促成。他一步步把方博圈进自己的范围里,像无穷欲望的饕餮蚕食方博所有的注意,到头来却让被吞噬的一方反而被打进求而不得的地狱。他终于参悟自己为何曾经有过的慌乱不甘,方博真的就是盛夏的晚风,太舒服,太熨帖,他要把他牢牢困在身边,可许昕没方博坦荡从心,只能在感情昭然若揭的时候,把它们狠狠压住,再害怕起这缕风终究会从指缝间溜走。


等到许昕终于抬起头来,继科早就走了,马龙靠着医务室外墙抱臂等他。

“清醒了?”

“……嗯”

“也想清楚了?”

“嗯”


明明已经过去将近一周,许昕依旧顶着肿得老高的脸颊从宿舍走出来。天气又热了几分,去吃早饭的队员们汗流浃背行色匆匆。点了好几天点滴的方博也终于被允许归队。

许昕开始感叹起这个三楼的楼梯口可能藏着什么魔力,吸引着他们一次又一次相遇。许昕看着方博径直从他面前走过,目不斜视,像是路过一个陌生人一座雕像一个根本不值得一撇的物什。

“方博,”许昕叫住他“我们该一起吃早饭。”

他看到方博瞪大了眼睛回望他,惊慌又不可思议,许昕看明白了,方博觉得自己该出离愤怒,再不和他有半点交集,这让许昕疼痛不已,他必须做点什么。

“明天休假,我们可以去约会。”

“许昕,”方博转过身来嘴唇颤抖着“你在说什么?”

“我向你告白,你答应了,所以我们是情侣是爱人是一切你能想象得到甚至想象不到的亲密关系,所以我们该去约会。”

“可是……那都是假的!”

“方博,”许昕走上前去揽住他的肩“我才不是什么风呢,我是你的队友,是你另一半,是你所有能实实在在抓在手里的东西”他又看到方博泛红的眼眶,许昕恨自己总是让他哭泣,他不舍得不忍心不想看,所以他把方博狠狠揉进怀里。

“就算我是风是鸟是云,那也永远是你一个人的,我自投罗网甘之如殆,你抓到我了,就是现在。”

他感到方博终于慢慢回抱住他,被靠着的肩膀湿漉漉的,却听到闷闷的笑声从衣料中传来。

许昕想,一会儿他可以订电影了,特效屌炸,情节不错的那种。


END

随笔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