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快乐

悲伤的意义是什么,快乐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转换着自己的角色,有多少是自主的,又有多少是被动的呢?有多少是不以为意的,又有多少是耿耿于怀的呢?

人类是情感化的动物,任何时候都是。即使你以为你很客观的经营着一切,你也摆脱不了。

在金岳霖在宴席上举起酒杯之前,我想他是快乐的。但道出请客缘由后,他无疑是悲伤的。他的这种情绪转换是被动的,是被对林徽因的痴情操控着的。但他应该是不讨厌的,或者说他根本讨厌不起来这种不自主的。因为,内心深爱。

等待的过程不管多短暂都是漫长的。这个过程我们往往经历一场从清凉到刺骨的雨。雨何曾有着那么明显的温差,时间又何曾有着蚁步与箭矢的速度?冥冥之中总感觉这个世界亏待了你,让你领略等待的焦急,可这是老天爷强加给等待者的吗?那么为什么有耐心的人却没有接收到?心是你的,心情固然也是你的。你想让你的心见见风浪,便可以让它乌云密布,你想让你的心远离世俗脱离纷扰,大可以让它一片艳阳,风朗气清无限延续。主动切换你的心情表,请对自己负责。

我们对陌生人和颜悦色,却与亲友争锋相对。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有很多人在改变的路上。试过的人都知道,真的很难。熟悉的人所带来的安全感只要存在,想要每次都能即使抑制自己的刻薄就绝非易事。这种阴晴不定有被动的意味,也有自主的成分。他始终让我们耿耿于怀,拼命地想要否认,改变但似乎我们面对着一个巨人啊。可是还是想摆脱傀儡的身份,我们为此努力着。

这是我们才知道,原来人不可以太自大,我们不懂生活。我们不懂情感化的需要为什么非必须被满足,我们不懂控制住情绪的后果是什么,我们不懂悲喜无限循环的上天捉弄还是自然之理。既然不懂创造它的人意图何在,那么给情绪化妆就是我们的必备技能。

就像吃饭睡觉一样,情感化也是人生的一大需要。因为,你无法想象一个人面无表情呆坐一生,你无法想象一个人哈哈大笑直到终老,抑或泪流不止到白头。我们需要情绪,同时还需要给情绪化妆。我们需要用它来感受世间百态,需要用它来传递内心万千感慨。我们需要用它来时身心得到修整,使内心与灵魂得到释放。我们需要它就像鱼需要水一样,因此我们总是寻找一切机会来丰富情感,并做适当剪裁,借此来展示人类引以为傲的思维能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