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四的路上我们该干点啥

96
晃晃悠悠的招财猫
2015.01.06 23:24* 字数 1123

八零后似乎在几年前还是“图样图森破”的代表,转眼间一小半都踏在奔四的门槛里了。前两天回沪参加了毕业十周年聚会,猛然发现印象中的一帮愣头青呆傻萌们都已小有成就,个别人甚至可以说在自己的领域扬名立腕了。老同学见面感情肯定是第一位,没有人刻意比较,也都存着心少谈现在的事业,多谈难忘的回忆,不过推杯换盏之间,还是从酒杯里品出了各自精彩或平庸的味道。

毕业的十年,不能说没走弯路,自认踏踏实实,兢兢业业,且行且折腾,总算成家立业,吃穿不愁,有车有房有存款,老婆孩子热炕头,在这样一个以安逸自得闻名的北方城市,也算得上一个小中产了。如果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也许就是一辈子。只是总有一些时候,比如饭局上聊起谁谁又换车了,谁谁又置房了,或者linkedin上看到谁谁又升职了,谁谁又高就了,使劲儿端着面上心如止水的范儿,内里不免五味杂陈,酸味尤甚。

就在不久前,我差不多有两个月的时间都处在极度焦虑和抑郁的状态,如果你也是三十多岁的打工者,人生四平八稳,事业高不成低不就,或许可以些许体会这种心情。想改变却不知如何改变,想发奋却不知发向何处,每天都是让事情推着走,干啥都提不起精神。前两天跟朋友们聊天,发现好几个人都有这种感受,于是有的人报了MBA,有的人要去考这证那证,我问他们真觉得这些东西对自己有用吗,他们也说不上来,只是想让自己有点正经事情做,或者说,有点真正是自己决定要做的事情去忙活。我不认为当一个人不知道该干啥的时候随便给自己找个事情忙活是对的,但你让我出个更好的主意我也想不出来。许多个夜不能寐的时刻,我窝在躺椅上抽烟,哀悼自己的青春,不知从何时起没有了20出头那会儿的无知无畏,豪情万丈;又是从何时起开始习惯蝇营苟且,随波逐流;最可怕也最令人难过的是,究竟从何时起,开始满足于这种自我麻醉,自得其乐,陷入自己编织的成功假象。

我常拿从容、淡泊这种滥大街的词来安慰自己,其实内心十分清楚,这明明是手淫当下,意淫将来。如果人生是一场环法大赛,前三十年是一马平川的平地赛,看起来你追我赶,壮怀激烈,其实大家起点都一样,再怎样也不会拉开很大差距,而立之年一过,就变成了残酷的爬坡赛,之前的经验与积累,决定着真正实力的比拼,步步维艰,不进则退,一旦落后,便很难超越,甚至导致出局。

最近我总算是过了那个坎,觉也睡得安稳多了。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点啥,不过我总算明白了自己就是一普通人,普通人的痛苦没啥大不了,消解这种痛苦当然也没啥难办的。也许明天后天大后天等等等等的许多个日子仍是这样过去,生命就在重复中消耗着,也许不久的将来就有转机,谁知道呢。

也许今后我回头看看这篇东西会觉得好笑,希望那时我已经找到方向,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什么了。

还是用一句俗套结尾吧: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