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关于《他们最幸福》)

第一次真正知道大冰看了他在一席的演讲,他一出场,我心里就纳闷,这个长相还算顺眼、留着两撇山羊胡子的男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后来他介绍自己的主持人身份,我才想起很久以前自己曾在换台时瞅过几眼山东台的阳光快车道,他正是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我已经忘了阳光快车道是一档什么性质的节目了,他的主持也没给我留下什么印象,对他也只是一个脸熟。一席中的他安静地站在台上,面对观众讲述着他的流浪,旅途中人和事,讲述着那些特立独行的人们对梦想对幸福的追求,讲诉那些人对他生命的感动和冲击。

而听着这些故事的我一直沉浸在一种难以言状的感动。

大冰,非典型性文艺男青年,理想情怀主义者,大学本科学的油画,毕业做了二三线娱乐主持人,他说,用某些业界人的评价来说,他是业界里最不务正业,最不求上进的,轻易地放弃了很多机会。当流浪还没有烂大街的趋势,在背包客还没沦为时尚而浮躁的名词,他就已经在流浪的路上了,他把存折现金通通放在山东,带着心爱的手鼓一路卖唱去了拉萨,成了拉萨第一批拉漂,去过很多的地方,在拉萨和丽江开过酒吧,开一家倒一家,现在唯一还运营的是丽江的大冰的小屋,大冰的小屋是个很神奇的酒吧,在这里,厨师会打手鼓,扫地小妹会唱爵士,收银员是个优秀散文作家,主唱歌手是一个支教老师。

大冰还写过歌,出过专辑,办过游牧民谣演唱会。他说流浪歌手曾有一个特文艺特唯美的称呼,行吟诗人,他背着手鼓卖唱,一边行走,一边幻想着自己是一个诗人,一路的行走便是他最美的诗篇。

后来知道大冰写了一本书,书名是《他们最幸福》,我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便在网上订购了这本书。几天后,拿到了书。看到书封面上的话就觉得温暖,“浪荡天涯的孩子,忽晴忽雨的江湖,祝你有梦为马,永远随处可栖。”有那么几天,我循环播放着大冰的民谣《当我老了》和《可可西里没有海》,一边细细回味着书中的故事,大冰的文字没有刻意煽情刻意推波助澜,却每每让我感动。

在这里转述书中的几个故事

大冰有一个朋友叫听夏,她是英国留学归国的海归,她理想的生活是成为一名图书管理员,她一次又一次地面试,一次又一次地失败,她发现自己的能力和学历竟然竞争不过任何一个有一丁点背景的人,于是她选择了到大理隐居,过闲云野鹤般的生活。冬天过去后,她会带着自己的小女儿去西藏波密的桃花谷,一面桃花,三面是山,她会带着孩子在这样一个世外桃源安静地成长,大冰问她,你们吃什么,听夏很豁达地说,有什么吃什么,她说这个世界上一切能用数字去衡量的东西都是她努力去逃避的。

他有一个朋友,是大冰的小屋里一个会打手鼓的厨师, 他白天做饭,晚上帮忙打手鼓,不要酬劳,玉树地震的时候,他在第一时间冲到前线,他向大冰请假,大冰问他你这个胖子能去干什么呢?后来大冰才知道他是蓝天志愿者队伍中一个非常优秀的志愿者,他的朋友回到丽江后,他又跟大冰说他要离开丽江,因为他要去实现他的人生理想:去当一名渔民,然后他跑到了海南,跟着一艘渔船出海打渔,并且学会了织网。

他还有一个朋友,他是一个老兵,所以大家都叫他老兵,他的脑袋只有三分之二是自己的,剩下的三分之一是金属合体。他放弃了自卫反击战中拿命换来的荣誉,隐居到了云南,娶了一个泸沽河畔的摩梭女人为妻。每年的八月一号,大冰会跟他一起过建军节,他会喝道酩酊大醉,对着一整面照片墙,给他的战友们唱歌,反复唱一首《望星空》。

他的朋友中还有一直生活艰难却坚持原创的民谣歌手,卖唱挣够了钱便去录自己的原创专辑,然后继续卖唱卖专辑,挣够了钱再跑去录专辑,有一直坚持针对玉树灾区做志愿者工作的雇佣兵,有为了一直坚持做支教老师,为了维持支教学校运营参加中国达人秀筹钱的退伍兵,有剃头出家当和尚的研究生……

大冰说,“刚认识他们的时候,我不敢完全肯定他们幸福,他们对幸福对梦想的理解跟多数人太不一样了,或者说,让别人觉得你过得好,在他们眼中不是那么重要。”

也许在很多人眼里,他们是一群疯子,但他们给人呈现出来的生活状态,却是在自己的世界里,安静从容地幸福着,对他们来说,梦想、自由、身边的爱人,比大鱼大肉,有车有房的世俗生活来得更加重要,他们的内心足够的强大,不需要太多外在的东西去增加自己的人生的幸福指数。他们眼中的幸福是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按照世俗和他人的眼光去定义自己的生活方式。

幸福的路千千万万条,幸福的模样也有千千万万种,

对某些人来说,大鱼大肉是幸福,而另一些人而言,一杯浊酒一碟小菜也是幸福,某些人眼中权倾朝野是幸福,而有些人却厌恶追逐名利,有些人以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为幸福,而有些人偏偏放荡不羁爱自由。我们的社会应该包容这样多元的幸福观,尊重他们的选择,而不是用世俗的眼光去考量和批判。为什么有人腰缠万贯还不幸福,优秀了还不快乐,也许是因为我们中的太多人认为活在别人的羡慕中才是是幸福,一旦过得不如别人,便觉得人生失败。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幸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有人勇敢地去追逐自己理想的生活方式并以此为乐,那便是一种幸福。

大冰在书里写下了他理想的生活:

我希望,年迈时能够住在一个小农场,有马有狗,养鹰种茶花,

到时候,老朋友相濡以沫住在一起,读书种地,酿酒喝普洱茶,

我们齐心合力盖房子,每个窗户都是不同颜色的。

谁的屋顶漏雨,我们就一起修补它。

我们敲起手鼓咚咚哒,唱起老歌跳舞围着篝火,

如果谁死了,我们就弹起吉他欢送他。

在没有看过这本书之前,看这段话我会觉得矫情,但是,在看完整本书后,我想,对于书中那些愿意用实际行动去追逐他们眼中幸福,寻觅内心强大的人们,他们一定能为自己漂泊的心找一个温暖的家。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