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身在何处 | 广寒泠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情侣篇:八戒日记


01  水殿风来

月殿中檀香袅袅,若有似无的光线映在我的肩头。我跪在青玉案前的蒲垫上,双手合十,默默祈祷着远方的他,无灾无难。

案上的木椟中放着一条五彩剑穗,那是我花了两个晚上亲手为他做的。虽歪歪扭扭不成模样,他倒也没有嫌弃,反而欢喜地挂在了那把和他形影不离的轩辕剑上。

我一生当中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黑风洞中,和他朝夕相对的那些日子。

那时的快乐常常使我忘记了,我不过是玉帝派到他身边的一个细作。可是那又如何呢?我原本也不过只是一个小小宫娥,爱情于我而言本就是奢望。我才不在乎那些尔虞我诈,我只想和他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生。

可是我隐隐觉得,他并不快乐。因为很多个夜晚,他都会望着那把剑出神,眼神里充斥着不甘与失落。他的这种眼神渐渐使我意识到,他曾经是叱咤风云天军统帅,剑起剑落间可让天地改色。他亦曾是那些兵士眼中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甚至,现在仍是。

我不想让他不快乐,于是一个宏愿慢慢在我心中萌芽:我要让玉帝相信他是忠心的,我要让他重新做回天蓬大元帅。

我知道,玉帝一定要他死的原因并没有外人想的那么简单。其实,玉帝并非忌惮他功高盖主,而是忌惮他的身上流淌着和他出自同一血脉的,对皇权有着致命威胁的血液。

原本,他若是个资质平平的懒散仙人便也罢了,可怪就怪在他太的光芒太过耀眼,若是不然,他也不必死。

“如何能保他不死?”我平静地看着玉帝,语调清冷而坚定。

玉帝紧紧盯着我,目光萧瑟。良久,他才叹口气道:“把这场戏演下去,我便会除了他的仙籍。转世轮回之后,他会变成畜面人身的怪物。”

冰凉的泪丝从我脸上滚落,带着钻心的疼,我咬咬牙说:“好。”

“还有,”玉帝的眼神在我身上冷冷扫过,“你还是要留在我的身边。”

我不禁怔住,便问他:“你不是说,我帮你做完这最后一件事,就还我自由吗?”

“你的自由,必须在我的庇护之下。我会给你找一处清静的住所,不让任何人打扰你。”

玉帝的语气不容辩驳,一如当初在他还不是玉帝时,也曾这般目光灼灼地告诉我,天上人间,他只会娶我一人为妻。

我那时轻信了他,却不知道于他而言,至高无上的皇权远比一个小小的宫娥重要。所以,他很快就淡忘了那些誓言,而是娶了一个和他同样拥有高贵血统的上仙,只是因为她可以助他离皇权更近一步。

他们大喜那日,天地间歌舞升平。我这个仙阶低微的小宫娥只能躲在柱子后面默默流泪,连进去喝杯喜酒的资格都没有。

我那时觉得受了奇耻大辱,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我竟然会去向玉帝自请离宫。那天,他正在为天蓬之事一筹莫展,于是他便答应我,只要帮他解决了这个难题,就还我自由。

可如今看来,玉帝并没有想要放我离开的打算。或许,精明如他也没有料到,一向眼里只有他的我,竟然还能拥有一段与他无关的爱情。

02  三生石断

风儿乍起,吹散了我的愁绪。

门外的月桂依依飘香,让我想到以往在人间的这个时节,我都会给他熬制一些清甜可口的桂花蜜。可惜他现在每日风餐露宿,能吃到桂花蜜的机会,怕是再也没有了。

月老派宫娥传话给我,说她那里已备好了桂花酒,请我前去同她一道饮酒对弈。

在这月宫里,除了广寒宫,我最常去就是月老祠。民间传言,说月老是一个鹤发银髯的老头,其实不然。她和我一样,也是一个风姿绰约的仙子。

不过,她和我不同的是,她掌管姻缘,早已看惯了红尘男女的离合悲欢,所以心性比我老练豁达得多。她常对我心中的余情未了表示不解,却终究不忍责备太过。

我曾问过她我的三生石在何方,见她神色闪躲,我才知道我的三生石早已被玉帝毁掉了。

她常说,我如人间那些小儿女一般,少了些仙子身上应有的洒脱出尘之气。

一樽酒尽,她却伏在案上哭得泣不成声。我便也知,她心里应该也有那么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身影,让她不得不借酒浇愁。

也是,试问苍茫天地间,谁又能真正做到不动凡心,六根清净呢?大部分人之所以绝口不提爱情,是因为千帆过后心如死灰,又或是因为更大的抱负而隐匿了心中的儿女情长。

我恍恍惚惚地抱着玉兔离开。醉意迷离间,周遭缥缈的仙气让我一时辨别不清回宫的方向。

其实就是醒着的时候,我也常会忘记自己身在何处。因为我的心早已越过天人之界,随着那个人穿过重重阻隔,去到了红尘的最深处。他在哪,我就在哪。

我曾偷偷下凡去看过他,发现他还是不快乐。那么多次转世轮回,他宁愿经受火烤油烹之痛,却不愿意饮下那孟婆汤。到底,还是过于执着了些。

远远地,我终于看到了自己宫殿门口那棵硕大的月桂树。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近,浓烈的桂花香味扑面而来。

我站在树下,看着风儿将花瓣无情地摇落,橙黄色的花瓣细碎地洒了一地。我失神地看着地上那些花瓣,心底是说不出的怆然。

谁能记得,我已经在这清冷孤寂的广寒宫里度过了多少岁月?谁又能告诉我,我从何处来,该往何处去?我甚至不知道眼前这座宫殿究竟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我想象出来的幻境?

我落寞地看着宫门,踟蹰不前。不远处的脚步声响起,将我缥缈的思绪拉回现实。我循声望去,竟然看到了我朝思暮想的他!

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我的心像被巨石撞击了一般,迸发出闷闷的、深深的痛。

他慢慢像我走近,表情凝重而疑惑。我知道,他这是对我心存不满。他不满我不辞而别,更不满我背叛了他。可是,我又不能告诉他我的苦衷!甚至就在他近在咫尺的时候,我依然不能追随自己的内心。天知道,我多么想扑到他怀中痛哭一场。

我压抑住心中的痛,疾步往宫门走去。我飞快地闪入门中,可就在我关门的那一刻,他伸出手臂挡在了门缝当中。

我赶忙停下了手。因为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他受伤。

原以为他是来兴师问罪的,没想到他开口便问,我有没有苦衷。原来,他心里竟然一点都不怪我,反而相信我是有苦衷的。

他还说让我等他,我明知我们已不可能,却还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他。他伸出手想要将我抱住,我狠狠心,用力将大门关上。

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知道我一直倚在殿门上,愁肠百结。泪水沾湿了我的手帕,也沾湿了我的衣襟,最后干脆顺着台阶流到揽月池中,将整池的水染成了一片暗红。

那池中之水,点点滴滴,都是我的入骨相思。

03  相思无解

我失笑。

未来,我们还有未来吗?纵是待他取经归来,我们亦不可能在一起。既然此生已是陌路,又何必徒增烦忧?

我心知,此生,若他安好,那便一切足矣。只要他活着,我的心便有所寄托。可他若不在了,我的人,连同我这颗心,又该归往何处呢?

月老拿酒来寻我,庆祝我终于想开了。她说,这世间万般深情,本就不是一定要有个结果。既然两情相悦,又何必在乎距离的远近?两颗心在一处,身在何处就没那么重要了。

她醉意阑珊,眸中闪动着凄楚之色。我知道,她准是又在思念自己的意中人了。

我拿出手帕,轻轻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对于月老,我是心存感激的,若不是她的疏解,我怕是永远也不会明白世间情爱究竟为何。是她告诉我,哪怕心如刀割,但只要你思恋的那个人安然无恙,那你受的所有委屈便都值得。

他从西天取经回来了,玉帝假惺惺地为他们举办了盛大的欢迎庆典。那日,我忍不住从琵琶后面悄悄望他。多年的取经生涯,让他的眼角也渐渐有了沧桑。

我暗暗心疼,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看过我一眼。

我起初有点悲伤,但转念一想,这不就是我想要的结果吗?可心中却是无限伤感。

席后,我在忘忧亭中偶然遇见了他,想开口却不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倒是他朱唇微启,淡淡说了句,“敢问这位仙子,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我不禁愣住,以至于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亭子的,我都不知。

月老偷偷告诉我,他喝了忘情池水,所以前尘往事,他已经全然忘却了。我站在青玉案前,呆呆地望着木椟里的剑穗。

那剑穗上的每一条线、每一个结,都包含着我对他的情意啊!我眼睛微微泛酸,心想,我于他而言,竟然真的已经是前尘往事了吗?

我走到揽月池前,将剑穗扔了进去。它顺着漩涡滚入池底,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月老拿着一个瓶子走向我,略带担忧地问:“你真的决定喝这忘情水吗?”

我点点头。

她叹口气说:“其实,留点回忆也未尝不是好事。至少夜半无人的时刻,你还能知道自己的心痛从何而来。”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接过瓶子一饮而尽。

后来的许多个夜晚,当我空寂痛苦的时候,我却不知道这痛苦和空寂是为了什么。这种茫然无措的恐惧一直伴随着我,再也未曾离开。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身在何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