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长情刀 | 八戒日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

深夜,我们师徒四人栖身在一个幽黑的山洞中。

大师兄匍匐在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上,沉沉睡去。他原本就是石猴,石头是他的来处,或许也会是他的归处。所以他但凡遇到石头,总会有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师父正在打坐,双眼微眯着。我不知道他睡着了没有。他看上去总是那样一本正经,还以为所有人都没有看出他心底藏着的那个秘密。他妄图以潜心修佛来遮掩自己心中所念,其实大可不必。想来,谁的心里还没有点秘密呢?

悟净白天出力最多,所以此刻鼾声如雷,睡得最香。说到悟净,我是心存愧疚的。

想当日我们同为天兵天将,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那时,我们奉命去攻打魔界,却不小心中了敌人的埋伏。是他不顾危险,把命悬一线的我救了出来,还将自己的神力渡了一半给我。若不是他,我怕是连命都没有了,更别提日后能成为叱咤风云的天蓬元帅了。

可是,他后来也因我而被贬出仙界,栖身在流沙河,苟延残喘。忠心如他,在得知我要去西天取经之时,便求了菩萨也加入到取经队伍中来。旁人只道他是为了救赎自己,只有我知道,他是为了继续和我一起并肩作战。

并肩作战,曾是我们生存的全部意义。可如今,这个意义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悄然起身,往山涧走去。

夜色如水,晚风幽凉,蝉鸣声声入耳。

清浅的水面上,渐渐倒映出一张俊朗的脸庞。这是我转世轮回之前,用自己仅存的神力隐藏起来的真身。

我手中的金耙好像感应到了我真身的召唤,瞬间发出了金黄耀眼的光。只片刻功夫,它也变回了曾经的模样:一把金光闪闪、寒气逼人的剑。此剑为蓬莱国琅琊山石所铸,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它是玉帝亲手赠与我,并为之命名为“轩辕”。

玉帝,我抬头望向九重天阙,那个我曾经决意要誓死效忠的人,怕是早已忘了我这个同袍兄弟吧?

我的指尖在剑柄缓缓滑过,这里头藏着我的前世今生,藏着我所有的情感与信念,更藏着我足以毁天灭地的仇恨。

*

我生之初,尚是无名小仙,没有军功,更没有实权。那时,玉帝还不是玉帝,他只是先帝众多儿子中,最平凡无奇的一个。

可那时,我们私交甚笃。

要不然,我也不会为了他口中那“拯救苍生”的宏愿,而甘心为他出生入死。

那些年,我的军队身先士卒,所向披靡。我们趟着兄弟们的鲜血走来,一路将他推上至高无上的权利顶峰。

可是,他却如凡间那些俗人一般,渐渐开始忌惮起功高盖主的我。或许,权利总能使人迷失自己吧!

为了取得兄弟的绝对信任,我托病离开了天宫,随便找了个山头去静养。这些年的征战杀伐,让我的身体大不如前,所以能有机会安心静养,我也是求之不得。

我原以为,我的忠心天地可鉴。谁知道,这些举动在玉帝看来,都是我的韬光养晦之举。再加上我素来目无下尘,所以得罪了不少仙官。有他们的“忠言直谏”,让玉帝更加认定了我野心昭昭,所以决意不肯放过我。

我那时终日苦闷,直到我在衡水之泮遇到了她。想到这,我抬头望了望头顶高悬的明月,心底牵扯出漫无边际的痛。

记得那一日,我喝得酩酊大醉,所以随意找了个山洞休息。谁料,我不经意间走进的那个山洞,竟然是一个女子的闺房。

平心而论,若干年来,天上人间,我从未见过这样明媚出挑的女子。她说她叫鸾儿,我起初并没有听到。因为,在我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沉沦在了她的眼眸中,不能自拔。

鸾儿的柔情蜜意,很快让我忘记了自己眼下的落魄。那时,我们日日痴缠在一处。我手里的这把剑,为她斩过蛇虫,为她劈过柴火,甚至还被她拿来晾晒过衣物。

细水长流的日子一向使我忘记了,我是可以号令千军万马的天蓬元帅。若不是那日她突然离去,我想,我此生或许都不会离开这个承载了我毕生情感的黑风洞。

她走后,我上天遁地,像疯了一般寻找她的踪迹,却一无所获。直到那日,我正失魂落魄地坐在洞里喝酒,玉帝忽然派了天兵天将前来捉拿我。

那时,我正值失意。恍惚间,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直到冰凉的缚仙索套在我的脖颈之上,我才意识到,这一切并不是一场梦。

出乎我的意料,多日不见的鸾儿,此刻竟跪在金殿里,向玉帝断断续续地哭诉我的“罪状”。

“天蓬,你可知罪?”玉帝严厉地质问我,眼神之中全是失望之色。

我一脸茫然,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你身为天蓬元帅,竟然不顾身份,多次轻薄于嫦娥仙子,致使仙子无端受惊……”

玉帝的话,宛如一道惊雷,使我双耳瞬间轰鸣。

我不可置信地望着鸾儿,可她却不愿正眼看我。她跪在那儿哭得梨花带雨,好像真的是受了莫大的屈辱一般。可我明明记得,她之前是说过爱我的啊!

我就这样被革去了官职,也失去了手中早已名存实亡的兵权。

这一切来得这样突然。所以,我还是决定找鸾儿问一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得知她被玉帝幽禁在广寒宫里,于是就去了月宫。可谁知,我刚到广寒宫门口,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就又被玉帝派来的人抓了回去。

这次,他们给我安的罪名是肆意寻仇,不知悔改,错上加错。

寻仇?我愈加惶惑,这仇从何而来?我都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玉帝并不容我辩驳,眨眼间,我就被送到了诛仙台。那天,在围观的人群里面,我分明看到了鸾儿。可眨眼的功夫,她就消失不见了。

生死之间,我唯一能护住的,就是我手中的那把轩辕剑。因为这把剑,是我和鸾儿爱情的见证。只有握着它时,我才能确信,我们的爱情是真正存在过的。

*

记得我刚开始取经之时,曾尾随大师兄去过天庭,还不顾死活地去了广寒宫。

那天,我看到鸾儿盛装站在月桂树下,怀抱着一只玉兔黯然神伤。于是我悄悄幻化成真身,慢慢向她走近。可她在看到我的那一刻,忽然大惊失色,像见到了鬼魂一样朝着宫内跑去。

我赶忙上前一步,赶在她关门前一刻,伸出手臂挡在了门口。

她迟疑了一下,终究没有狠心将门关上。所以我愈加确信,她心里是有我的。

“鸾儿,你是不是有苦衷?你说过,你是愿意和我相守一生的啊!”

她眼角泪光盈盈,可说出口的话却像刀子一般锋利,“我原本就是广寒宫里的月桂仙子,和你相遇,只是一次……一次失误。”

“是失误,还是玉帝交给你的任务?”

她愣住,嘴角动了动,却并没有回答我。

“你心里若还有我,我可以带你走!”

“不!”她使劲摇了摇头,“我不能!”

“那你等我取经回来,我再光明正大地来找你。”

她沉思片刻,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我心中欢喜,正准备伸手将她抱住,她却猛地关上了门。

我那时只当她是怕牵连于我,可我后来渐渐明白,她其实是忌惮玉帝的势力。所以哪怕广寒幽冷,她也不愿陪我四海奔波。

不过我想,我既然爱她,就应当理解她的苦衷。我坚信,我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到那时我一定能给她养尊处优的生活,而她,也一定不会再拒绝我。

取经路上,需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每一难,都是玉帝为了逼我犯戒而设。如果我遂了他的心意,就能给他让我永世不得轮回的理由。

所以我每一次都忍住了,哪怕想要作战的热血不停地在我体内沸腾,我也绝对不会主动去伤害任何一个妖魔鬼怪。因为这里面,不知道有多少玉帝派来的奸细。

我甚至还在下凡之初,故意轻薄了那位高家小姐,好让玉帝以为我彻底堕落了,居然放着仙子不要,而去喜欢一个乡野小妞。

他好像也真的被我迷惑了,因为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有再派人监视我。也是,一个青面獠牙的猪头和尚,能掀起什么风浪呢?

好在,这一切都快结束了。因为明天,我们就要历经最后一场劫难,然后到达西天,取得真经。

我抚摸着挚爱的轩辕剑,心想,一切终于要尘埃落定了。等我回到天庭,我会让天地都换个颜色。众人只知道齐天大圣,却忘了那个能号令百万将士的天蓬元帅了。

*

我们四人历经艰险,终于到了西天极乐圣地。不过这里,并不如我想象中那样富丽堂皇。

这里有茂林修竹,有千年古刹,却没有巍峨的宫殿,也没有等级森严的吏治。

我们师徒四人每日深溪汲水,幽篁参禅,简居素食,佛殿研经。我没想到,辗转过这么多的岁月,经历了数道轮回,却在这里体验到了心中从未有过的安宁。

一日,师父坐在菩提树下望着远方,目光悠长。我想,他或许是在思念心中的那个人了吧?那个让他动了凡心,也破了戒律的人。

他看到了我,并招手让我过去。

印象中,我们师徒二人好像从未有过这样的促膝长谈。取经路上,我始终未向他袒露过真心。如他那般洞若观火,又岂会不知?

可他今日,又怎的和我亲近起来?

“八戒,为师知道你心中有执念。我并不指望你能放下心中的执念,但你也应当知道,浮沉幻象,万般皆空。唯有放下,才能各得自在。”

我不以为然,于是反问:“那师父能放得下女儿国国王吗?那一晚……”

出乎我的意料,师父竟然没有念那句熟悉的“阿弥陀佛”,而是苦涩一笑,“她有她的重担,我有我的责任。人有小我,亦有大我,这世间很多人都不能仅仅为了自己活着。当你以无涯的胸怀去看待世间万物,你会发现一切错误皆能宽恕,一切执念皆能放下。”

“可师父,你曾被自己的至交兄弟算计过吗?你知道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吗?”

他浅浅一笑,“我怎会不知?你以为,至高无上的大唐皇帝会无端地,认一个陌生和尚为义弟吗?你以为,我又为什么会被送往西天取经?”

我不禁怔住,“难道?”

他微微颔首,证实了我的猜想。

“那师父为什么甘愿受人摆布?”

“因为他于天下百姓而言,是个好君主,这就够了。我们之间的个人恩怨和民生疾苦相比,实在是太无足轻重了。为了报一己私怨,而使得生灵涂炭。这样的复仇,有什么意义?为师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师父说完这些,就闭上了眼睛。

我不敢再多问。

蝉声袅袅,萦绕在我的耳畔。我看着眼前这个历经沧桑却依旧云淡风轻的人,仿佛看到了一副山高云阔的水墨画卷。这画卷里,有我所不能描画的深意。

*

天庭为了欢迎我们取经归来,特意为我们准备了盛大的庆祝仪式。

那天,嫦娥抱着一把雕琢精细的琵琶,声泪俱下地唱着不知名的曲子。她依旧肤若桃花,眉如远山,眼含秋水,可我的心里却再也泛不起一丝涟漪。

因为来天庭之前,我已去过忘情池畔。在那里,我饮下了满满一壶忘情水。我还去了诛仙台,将那把曾跟随我半生的轩辕剑扔了下去。

断情止戈,我心从此如止水,再无挂碍。


武侠江湖

琅琊令之长情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他,是曾经的天地共主,以杀止杀,以战止战,接父神之重任,护四海八荒。避世太晨宫后过着万年如一日的生活,坐镇太晨宫,...
    窗边垂柳阅读 1,099评论 0 11
  • 80[https://www.jianshu.com/writer#/notebooks/47881680/not...
    稻草任阅读 1,784评论 22 52
  • “你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了吗?”他双手在她腰上合拢,让她贴在他身上。凤九一边感到幸福,此时的帝君就像凡间历劫时那样爱宠...
    公主道车神阅读 1,180评论 7 32
  • 刀戟声共丝竹沙哑,谁带你看城外厮杀,七重纱衣血溅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谁知再见已是生死无话,当时缠过红线千匝,...
    潘三十四阅读 115评论 0 8
  • 此文承接电视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直圆到《三生三世枕上书》,再作续。相当于枕上书的前传和续写。有大量上古洪荒时...
    CH南苼阅读 298评论 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