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有约/喜欢故乡的宁静

96
闽洞秋沙
2017.10.21 06:43* 字数 1632

我的家乡没有城市的繁华,但是,那是我的家乡,你知道,我爱它。

这些年,我像一个“独侠客”,在家里和城市两边跑,从这一点看,我比很多离家以后很难回家的人幸运,国庆节已经是我今年第二次回家了。从这一点看,我也像是一个从未离开过家的人。

回家没什么特别的事,主要就是“游山玩水”,就是从待腻的城市回到山清水秀的家乡透气。也许是我不符合城市的潮流,不管多少年过去,我还是喜欢看自由飘荡的炊烟,喜欢脚下的黄土地。

从晨雾中醒来,吃罢早饭,随大伙去看看正在建设中的跑马场,不需像在城市里那样查看坐什么车,在哪个站下,只需启动我们的“脚踏车”步行,前方几个小家伙就可以开路,他们快我们就快,他们慢我们就慢,转几个弯抹几个角,说着笑着就到了跑马场的中心地带,站得高看得远,山峦层层叠叠。

图片发自简书App

跑马场还要设立农家乐、酒店、滑竿等等,也有观景台和拍摄日出日落的拍摄点,一套完整的规划正在积极运筹当中。

试想一下,跑马场落成以后,把一匹马当坐骑,在那东山顶上,威风凌凌,看着四周巍峨的群山,远处雾气缭绕,仿佛直身仙境。


在家乡,人们都有不睡午觉的习惯,吃罢午饭,大伙又沿着过路井、未家榜、习子湾到打子球水库,这条线路一改往日的泥泞小路,在政府提倡的村村通公路的政策下,几年前就已经建成了一条宽大的水泥路。

过路井是以前韩龙人民生活的主要水源,现在被这条水泥路切割,水井也没有用了,还能隐隐约约看见水井的井沿。未家榜以前是层层的梯田,现在响应退耕还林的政策,漫山遍野都是翠绿的杂草,它们最辉煌的季节就是秋天:秋草黄,向苍天,带走我的思念。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公路的两旁都是高大挺拔的青松,它们沐浴朝阳、落日,沐浴春风、秋雨,沐浴风霜、雨雪,活成了人类敬仰的模样: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如果是春天,你还会看见映山红,会情不自禁的唱起“若要盼的哟红军来,满山开遍哟映山红。”

顺着公路蜿蜒向下,就到了打子秋,打子秋是一个人工打造的水库,我还没出生它就已经落成了。是当地一个大型的水库,它不仅仅是灌溉农田的水利资源,而且还是供应几千人的生活饮用水,可见,它被绿树环绕中的秀丽,除了可供观赏以外,还是一个功不可没的卫士,当然得归功于打造它的建设者们。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生活在山里,每天看那日落,看着它从一颗树叶里慢慢走来,到远处的山际停留,然后慢慢的滑向天际,我最喜欢看夕阳洒下它的盛大光辉,在家乡,我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不厌其烦的拍夕阳,落日悬空,依然完美无瑕

图片发自简书App


薄暮十分,夕阳向晚,大地静谧,也许我们又是赤手空拳的一天,但是,没关系,收获总在金秋,看看晚景的天空,五彩斑斓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乡村最美的时刻,就是它进入了梦乡,再配上几声狗吠,几个零星的脚步声,还有偶尔飘来的歌声,是在城里无法感受到的妙不可言

给大家推荐两道家乡的美食:一道是河水豆花,在当地,为了迎接重要的客人,人们都要提前准备做豆花,头天晚上就要用水把豆子浸泡,第二天要用专门打豆花的机器将它打出来(以前是石黁推),还要用蕾帕进行过滤,再放到锅里烧开,再用旦巴点制等等一系列复杂的工序,在此要特别提到烧辣椒,用铁丝串成一串放到柴灶里烧,烧熟了再放到砂鉢里冲,这又是一道复杂的工序,大蒜和花椒也要放在沙鉢里冲得细细的,跟烧辣椒一起调和,就成了一盘豆花的无比美味的调料。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还有一道菜,鱼腥草,我的家乡人把它叫做“折耳根”,我每年年底回家,都要随大伙去挖折耳根,在那茫茫的草丛里找折耳根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像我这样眼拙手拙的人挖不了多少,其他人挖折耳根的技术令我佩服,感觉他们有穿山镜的功能,完全看不见折耳根影子的情况下,还能挖出来。折耳根洗干净之后,拌上自己喜欢的调料,就是一道风味独特的凉拌菜,它具有开胃健脾的功效,保证你吃了会爱上它。

图片发自简书App

美食,风景都不错,一边享受美食,一边欣赏风景,看雾气笼罩下隐隐约约的山峦,看夕阳驻足山尖,你会想起儿时的牛背、伙伴,一些丢失的东西正在回来,多好。正所谓:青山绿水才是金山银山。

图片发自简书App


城市外,乡村的晚上,夜色多美好,来吧,我带你去看秋日落阳、举杯畅饮邀明月。


#我与故乡有场约会#联合征文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