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片

“你知道田夏山后面是什么么?”苏琳的手有意无意的摸着余井新长出来的胡茬,中午的阳光透过格子窗晒了进来,让两个大汗淋漓的人无处遁形却又心安理得般的躺在工厂的医务室里。

余井低下头,抓住苏琳的手,那手指甲上头黑黑的,手上的会淡淡的蹭了一块又一块,尤其是内部手掌根的地方,刚刚抵在墙上的时候有些粗鲁,磨得红肿了。他低头轻轻的亲了一口。又看着她的眼睛笑了一下。

苏琳回望着他的眼睛“你说呢?那后面是什么?”

“不知道。”余井仍然手笑着,“但什么都不会有你美。”他的手又在她赤裸的身体上来回的摩擦着,有意无意的数着斑驳的玻璃投影,比划着。

苏琳怔怔的看了他一会,眼神仿佛透过他看向另一个人。

“你的头上全是汗,像一只肮脏的小猫。”余井在她的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苏琳紧紧闭了一下眼睛,突然一下子蹦了起来,拾起地上的衣服“到点工作了,走吧。”

田夏山后面都是女人。很多女人能怀孕的女人都在那里隐居。这是最近在工人中流传的一个谣言,就像西方极乐世界一样,不过是个意淫的世界而已。何必当真。所以余井完全意识不到苏琳话语背后的意思。

余井坐在工厂的工作台上,往香肠里灌着填充物,他收到了100个订单,很幸运有一半是相同的,他可以稍微轻松一些,起码配料一次可以调出

“余井,你这能不能生出个孩子来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