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

      每次有人问我去过的地方哪里风景最好,我总会脱口而出川西二字。川西之美,美在甘孜,甘孜州十八个县,除了巴塘,乡城,得荣和九龙外,其他十四个都去过了,当然这花了我好几年的时间,零零碎碎地跑了五趟,如同蚂蚁搬家一般。

      康定,甘孜州州府所在地,城市建设显然沾了不少州府的光,看起来要比其他县城繁华得多,也拥挤得多。康定因康定情歌而名声在外,歌中的跑马山就在城边,来往康定多次我从没去过跑马山,也没去过木格措等其他景点,对我来说康定就是进入川西的中转基地,每次都是晚上到达早晨离开,活动空间基本只在车站和酒店之间。


白雪皑皑的折多山,山下便是跑马溜溜的康定城


正在翻越折多山的川藏骑行者,大写的服

      从康定往西首先要翻越折多山,折多山海拔不算太高,四千多米,但是弯道很多,山顶多雾雪天气,我的每次折多山之行似乎总是与危险相伴。第一次翻折多山是2015年3月,从新都桥往康定方向,那次是跟朋友自驾,开始上山时已近傍晚,当时还不知道眼前这座大山便是折多山。上山没多久就开始下雪,越往上雪越大,能见度不超过三米,完全看不见路,只能紧紧地跟着前车尾灯慢慢前行。当意识到正在翻越的是折多山后气氛更是紧张,大气都不敢出,第一次上折多山就给了个下马威。好在那次有惊无险,最后平安地到达了康定。但是三个月后的那次就没那么幸运了,那次是坐从甘孜县发往康定的班车,车在下山途中与前面的一辆卡车发生了碰撞,追尾了。碰撞前刚好在看着前面,当意识到车要撞上的那一刻真有一种无助的感觉,本能地把手撑到前排座椅上应对了一下,碰撞还是造成了很强的冲击,还好只是牙把嘴唇给磕破了,磕到鼻子的人就没那么好受了。眼睁睁地看着要发生车祸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不好受,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每次坐大车也老老实实地系好安全带,亲身经历的事情总是最有教育意义的。

清晨的折多山


我乘坐的班车,车头已经撞扁了


发生碰撞的班车,方向盘已经被挤压地快贴上座椅靠背了,还好司机较瘦,没什么大碍

      从康定翻过折多山就算是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藏区了,首先到的便是大名鼎鼎的新都桥。新都桥号称光与影的世界,摄影家的天堂,沿途都是打的跟摄影有关的广告。说实话我并没有觉得新都桥有多么漂亮,可能是季节不对吧,也可能因为我不是摄影家。

新都桥


新都桥

    过了新都桥会分路,继续往西经雅江理塘和巴塘可以去往西藏,也就是人气最旺的川藏南线,大部分骑行者走的就是这条路,往北经塔公可以去往丹巴和道孚。塔公是一片草原,草原上有一座塔公寺,至于草原和寺庙谁先叫塔公这个名字我倒是没研究过。塔公寺里据说有一座跟拉萨大昭寺的释加牟尼十二岁等身像比例完全一致的佛像,我没有进去,只是在院子里转了一下,这不太符合我的风格,基本上我到寺庙都会进去看看。塔公寺附近有条河,河里的石头上刻满了藏文的六字箴言。塔公寺旁边有座金光闪闪的佛塔,叫木雅大金塔,天气好的时候可以拍到大金塔和远处的亚拉雪山的合影,我在蜂鸟摄影论坛上看到过这个角度很漂亮的照片,可惜我自己没有拍到。

塔公草原上的经幡阵


雅拉雪山,天气不好


塔公寺附近的小河,石头上刻满了六字箴言


木雅寺的法会

      八美属于道孚县,有一处石林景区,规模不大,黑色裸露的石林在草原上显得很突兀,在公路上就可以看见,个人感觉在公路边看看也就可以了。八美附近有一座惠远寺,是当年清政府特意为七世DLLM而建,后来的十一世DLLM又出生在寺庙附近,因此惠远寺在藏民的心目中地位非常崇高。

惠远寺


惠远寺大经堂,装饰华丽,挂满了唐卡画

      惠远寺在雅拉雪山的山脚,翻过山就可以去往丹巴县,我2015年3月的时候从相反方向走过一次这条路。那次是特意去丹巴和金川看梨花,走的是从泸定经瓦斯沟到丹巴的路线,瓦斯沟的路是我走过最糟糕的两条路之一,那天把车子给磕惨了,另一条是后来走的从泸沽湖到丽江的公路,不过现在已经修好了。

      丹巴最著名的是美女和民居,与甘孜州其他地区的康巴藏族不同,丹巴地区的藏族属于嘉绒藏族,穿着打扮与康巴人相差很多,外形上看起来温婉得多。丹巴最漂亮的村寨有两个,一个是甲居藏寨,另一个是中路藏寨,主要的区别在于中路有很多碉楼。甲居在一些关于中国最美村落的排名中排名第一,先不说排名是否准确,寨子本身确实很漂亮,再配上漫山的梨花,着实一副世外桃源的景象。甲居离县城不远,沿着去往金川县的公路一直走便可以到达,2015年的时候从丹巴方向过去需要买门票才能进村,从金川方向过来则可以随便进入,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

      从八美往西北方向经道孚是炉霍县,沿途都是漂亮的道孚民居。炉霍是个交通要道,往北可以去往色达,继续往西则是甘孜县,县城有一条街上总是停满了长长的一溜拉客的面包车,我每次路过都会想这车辆规模应该远远超过需求了吧。与县城隔河相望的一片山坡上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寿灵寺,俗称炉霍寺。因为在炉霍只是短暂停留,也没找地方寄存行李,我是背着大背包去的炉霍寺,虽然这些年对高原已经非常适应了,但是在三千多米的地方背个大包上坡还是把我累得不行,再加上那天还要坐车赶往石渠,等我匆匆转完赶回车站的时候衣服已经被汗湿透了。我出门总是习惯带上一些淘汰下来准备扔的T恤当作一次性的用,那天在炉霍车站留下了一件衣服。

炉霍寺


炉霍寺


炉霍寺

   

炉霍县城街景

      甘孜县,曾经的甘孜州州府所在地,在我看来显然比康定更能代表甘孜州的风貌。甘孜是一个被雪山包围的县城,也是川藏北线上的交通枢纽。甘孜因甘孜寺而得名,甘孜寺就在县城旁边的山上,拍摄甘孜寺角度最好的地方在一所学校里,学校叫什么名字我已经记不清了,在县城老城区里一处高坡上,就在甘孜寺的正对面,可以拍到甘孜寺的全貌。都说康巴人很粗犷,在老城区总可以看见街边的房子上摆满了花盆,其实藏族人对花的热爱程度是很高的。我到学校的时候正值学生们在做课间操,当然不是我们小时候做的动作死板的那种,而是极富藏民族特色的类似舞蹈的一种体操。

甘孜县附近的雪山


看起来有点孤零零的孔玛寺,只是远远地看了看,没有上去


拍甘孜寺全景的学校


甘孜老城民居


傍晚的甘孜白塔公园

      甘孜寺每天下午六点会举行辩经活动,与色拉寺和拉卜楞寺等其他寺庙在室外辩经不同,甘孜寺的辩经在一座专门的佛殿内举行,僧人们在两边相向而坐。我在门边靠墙坐下,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虽然之前问了僧人说可以拍照,在那种气氛下我还是没有举起相机,静静地看着就好。后来一个坐在中间第一排的僧人看了看我,拍了拍他旁边空着的坐垫,我很自然地认为他是让我坐到他旁边去。结果我屁股还没坐定,维持秩序的喇嘛就冲过来对我说不能坐在这个位子上,而那位叫我过来的僧人这时也没有啃声,我很尴尬,只好悻悻地退了出来,也没心情再看下去了。

甘孜寺全景


甘孜寺


甘孜寺的僧人,辩经前的放松

      石渠位于甘孜州的西北角,是甘孜海拔最高的一个县,县城海拔超过四千米。石渠是个人文景观很丰富的地方,色须寺,巴格玛尼石经墙,松格玛尼石经城,都是拍摄藏地人文的好去处。我去了两次石渠,一次从青海过去,一次从甘孜过去,两次的天气都不太好,所以没有去石经墙和石经城,因为对我来说如果天气不好去了的话肯定还是要去第二次的,那样费钱。第一次去石渠的时候在玉树把肚子吃坏了,结果在石渠的宾馆吐了一晚上,我的每次高反几乎都与吃坏肚子有关。第二次是2016年国庆期间去的,天气还是不好,只去色须寺转了转,这一转让我意识到自己的强迫症有多么严重。


色须黄昏


色须寺


色须寺大殿

      色须寺有一尊仅次于扎什伦布寺的强巴佛像,在山坡上的一座佛殿里。我跟着转经的人沿着转经道来到这座佛殿,虽然去了很多的寺庙,但是我从来没有拍过佛殿内部的佛像,只拍过一些露天的。那天不知道怎么就顺口问了下殿内的僧人能否拍照,回答说可以。机会难得,我一口气拍了很多张,没有当场查看效果就匆匆地走出了佛殿。出来后我边走边查看照片,发现全部都拍虚了,我心有不甘,打算折回去重新拍。一想这转经道大家都在顺时针走的我就这么反着走回去不太好,我就决定顺着走完一圈再过去,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背着沉重的背包在山上走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好不容易走完了一圈又来到强巴佛殿前,我却被一条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恶狗给咬了,完全地悄无声息,直到脚后跟被咬了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看来咬人的狗不叫这话确实是真的。旁边一位坐着休息的藏族老奶奶赶紧过来帮我查看了一下,并用藏语跟我说了一堆话,虽然我听不懂,但是能感觉到是在关心我。这次进殿总算是把照片拍清晰了,其实我完全可以就此下山的,那座佛殿离山脚的出发点很近,但我还是觉得在人们的转经道上反着走不太好,然后又继续往上走完了一个大圈。走完第二圈我又想,信众转经都讲究走单数圈的,我走两圈不太好吧。那天我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绕着色须寺转了三圈,除了每次去拉卜楞寺会绕着寺庙走上一圈外,在其他寺庙都没有完整地转过,何况还是三圈。

色须寺的佛像


色须寺的佛像

      德格,康巴藏区的文化中心,因德格印经院而声名在外。我是2015年6月从甘孜去的德格,甘孜到德格需要翻越雀儿山,上山前会经过新路海,一个很漂亮的高原湖泊,可惜只是远远望了一眼。雀儿山垭口海拔超过五千米,号称川藏第一险,即使在六月山上也覆盖着厚厚的积雪。翻越雀儿山需要勇气,即使乘客也是。随着雀儿山隧道的通车,翻越雀儿山的行程变得安全又快捷,但是也失去了很多的体验与风景,川西的很多高山都是如此,还没去的要乘早。

雀儿山垭口


雀儿山脚下的玛尼干戈小镇


雀儿山脚下的玛尼干戈小镇

      那时的德格到处在修路,车到站后我的背包从后备箱跌落到满是泥水的地上,心疼了很久。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了印经院,那时还没开门,跟着转经的人群绕着印经院走了几圈。一看离开门还有点时间,先到旁边的更庆寺去看了看。更庆寺是座萨迦派寺院,寺院旁边的路上有一排漂亮的白塔。但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应该是那里数量众多的流浪狗了,前一晚便被狗叫声吵了一宿,想来声音就是从这传过去的。

更庆寺边的佛塔


德格印经院墙边的玛尼石


德格印经院正门

      印经院里不让拍照,甚至相机也不让带进去,需要寄存,但是我进去的时候并没有要求我寄存,可能是刚开门售票员还没进入工作状态吧。虽然门外写了禁止拍照,但是楼上那些印经的人们显然并不认同这一规定,他们会很热情的主动喊你拍照,所以我也就不客气了,当然我还是很自律地关了闪光灯。印经院的楼顶很漂亮,法轮的两边并不是常见的鹿的造型,而是两只像孔雀一样的鸟类造型,在其他地方没有见过。从印经院出来的时候发现门口站着一群冲锋衣,原来是售票员要求他们寄存相机后才能进去,他们正在交涉,说就是专门来拍摄的,不让带相机还有什么意义,售票员还是坚持不让他们带相机,我只能说你们搞得太高调了。

德格印经院


德格印经院金顶


德格印经院金顶


德格印经院的印刷现场


印经现场

      白玉,很好听的名字。我对川西的向往,始于一张在网上看见的白玉寺的照片,照片是在白玉寺对面山坡上拍的寺庙全景照,气势宏伟。因此,亲眼看着白玉寺是我多年来的一个愿望。我是从德格去的白玉,德格到白玉一百多公里,路况很好,一路沿着金沙江南下,江的对岸便是西藏。在离白玉县城还有几十公里的地方有个路口去往噶陀寺,一开始没有计划去噶陀寺,临时问包车的司机去噶陀寺多少钱,答复另外再加三百块,路其实不远,但是据说奇差无比,上去一趟很不容易。一方面觉得有点贵,另一方面担心时间不好安排,我便放弃了去噶陀寺的念头。这个决定让我后悔不已,我想以后我还是会去噶陀寺,为了省几百块钱下次我得花更多的钱再去一趟,这种情况在我身上已经发生很多次了。


德格到白玉沿途

      白玉寺就建在白玉县城旁边的山坡上,密密麻麻的佛殿和僧舍占据了整片山坡。由于在此之前我已经去过了色达佛学院,所以白玉寺对我造成的视觉冲击并没有期待中来的强烈,但毕竟是完成了一个多年的心愿。


白玉寺


白玉寺佛殿


白玉寺僧舍


白玉寺僧舍

      白玉县最值的一去的地方是亚青寺,准确的名称是亚青邬金禅林。亚青寺在白玉去往甘孜县方向一个叫昌台的地方,由于班车是从白玉发往康定的长途车,如果只买到昌台的话车站是不售票的,要么买到康定的全程票,要么等发车前来看看有没有空座,我选择的是后一种。第二天一早我赶在发车前再次来到车站,不巧的是车票卖完了,说尽了好话司机总算让我上了车,为了躲开检查,让我先走到前面挺远的地方再过来把我接上。

      昌台到亚青寺大概还有七八公里,需要包车,沿途是一片草原,时值六月,正是草原最美的季节。

昌台到亚青途中


昌台到亚青途中


昌台到亚青途中


初入亚青寺,漫山的牦牛和一排排的转经筒

      亚青是一个如色达般震撼人心的所在,不同之处在于亚青多了一份秀气,而游客则要少得多。与色达不同,亚青寺没有建在山坡上,而是建在一片相对平坦开阔的地方,一条小河蜿蜒而过,河湾围绕着的就是亚青最大的看点觉姆岛。觉姆岛上密密麻麻地建满了僧舍,每座僧舍上面还有一个很小的木格子,那是闭关修行的地方。拍摄觉姆岛最好的位置在莲花生大师像前面的山坡,莲花生大师像在亚青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看见,金光闪闪。

莲花生大师像


另一个角度的莲花生大师像


正在眺望觉姆岛的几位觉姆


觉姆岛


觉姆岛上密密麻麻的僧舍,上面的小格子是闭关修行的地方

      觉姆岛有桥与对岸相连,一开始不了解情况,我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岛上,刚过桥就有觉姆用藏语跟我说了几句话,完全听不懂,但是语气挺温柔的,所以我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是在跟我问好呢。直到我穿过一片僧舍来到中间的时候,一个会汉语的觉姆告诉我男性不能到这座岛上来,想来刚才那个觉姆应该也是在告诉我不要过去吧,实在是不知道规矩,无意冒犯。去的那天刚好有法会,一队喇嘛举着法器绕着一座大殿转了几圈,我也只能看个热闹。亚青的生活很单纯,就是诵经和转经,转玛尼堆,转佛塔。


亚青的法会


亚青寺,这位僧人年纪不大但是气度不凡


亚青寺


亚青寺,转经

      如果要在甘孜州的众多看点中让我推荐三处的话,前两处自然是色达佛学院和亚青寺,而这第三处,我会推荐新龙县的措卡寺。新龙县位于甘孜县和理塘县的中间,过去一直算不上是热门的地方,但是我相信措卡寺一定会越来越热的。新龙县城很小,感觉比甘孜的其他县城都要小,由于没有提前预定住处,到县城后发现几家像样的宾馆都满房了。一开始还是不愿意住小旅馆,有几个问我要不要住宿的理都没理,当我在夜幕下走了一个多小时后我发现连招待所都没有了。那天晚上我在街上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问了很多家宾馆旅社,最后终于找到了一家连灯光都没有小旅社,在一座河边房子的二楼,看起来很乱,卫生很差,房间也很小,那是我住过最糟糕的地方,但是在那种时候你会觉得只要不露宿街头就是好的。

措卡湖


措卡湖


措卡湖


措卡湖里的鱼群


措卡湖

      措卡寺离新龙县城有几十公里,寺庙建在山上,离开公路还要走几公里的山路,我2016年国庆期间去的时候山上正在铺油路,车子需要停在离措卡湖还有两三公里的地方,然后搭乘当地人的摩托车上去。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因为修路而不得已为之,后来发现这纯粹就是当地人编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分一杯游客的羹。后来下山的时候我没有搭摩托车,本来打算走下去的,刚好碰上一个僧人开车下山就顺路搭了一程,他也对当地人的那种做法非常生气。措卡寺建在措卡湖边,措卡湖很小,但是精致,水很清澈,在这种环境里的寺庙自然也比其他地方的更有灵气,可以这么说,措卡寺应该是我所见过的环境最为优美的寺庙。随着油路的铺设,相信以后去措卡的人必定会越来越多。

措卡寺


措卡寺


措卡寺


措卡寺


措卡寺

      理塘曾经出过很多大活佛,包括DLLM,因此有胜地理塘之说。理塘的海拔很高,号称世界高城,但是实际上应该没有石渠的海拔高。理塘唯一的看点就是理塘寺,也就是长青春科尔寺,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没搞明白这个名字到底应该怎么断句。那天在理塘寺有个僧人问我要电话号码,不好拒绝就只好说了,接下来几天每天打电话问我到哪了,甚至还说他过几天也要到我正要去的地方去,我不知道到底只是关心还是有什么意图,总之实在不能接受,最后我还是把他号码拉黑了。

理塘寺


理塘寺的僧人


理塘寺的僧人


理塘寺的僧人


理塘寺的僧人

      最后说一说稻城吧,稻城亚丁应该是甘孜州名气最大的景点了。我个人更偏爱人文景观,所以对亚丁并没有特别强烈的兴趣,而我去稻城的行程也是一波三折。那是2015年夏天,我从亚青回到甘孜县后本来是想要去稻城的,从甘孜新新龙到理塘再过去的路线距离最短,但是我没有找到去理塘的车,现在好像有班车了。其实我也没好好找,再加上六月并不是亚丁最漂亮的季节,我就临时打算放弃了,想着赶回成都再去别的什么地方看看。结果在去往康定的路上我又改变主意了,心想难得来到甘孜了还是尽量多去几个地方吧,省的下次再跑,到康定后我又买了第二天去稻城的车票,本来一天能到的愣是被我人为地走成了两天。

理塘到稻城沿途,兔儿山


理塘到稻城沿途


亚丁村


冲古寺到亚丁门票站沿途,路边的猴群


冲古寺到亚丁门票站沿途

      亚丁最美的季节应该是十月,六月份的景色本来就要逊色很多,再加上那天天气不太好,并没有看到期待中的雪山美景。从门票站坐车前往冲古寺的一路上都在期待天能突然放晴,结果还是失望了,山里的天气没办法预测,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从冲古寺到洛绒牛场有电瓶车,我往返都是徒步,那边植被丰富,虽然海拔很高,但是氧气含量比其他同海拔的地方要高的多,所以徒步起来还是比较轻松的,我记得我还小跑了一阵。不过沿途的风景其实一般,不值得花那么多时间去徒步,还是应该把时间都留给几座雪峰和海子。最想看的央迈勇雪峰那天一直被云遮着,在那等了很长时间云也没散开,结果也没时间去看别的地方了,总的说来,我的那次稻城亚丁之行是失败的。

冲古寺徒步前往洛绒牛场沿途


冲古寺徒步前往洛绒牛场途中,植被丰富


被云雾笼罩的央迈勇雪峰


仙乃日神山


夏诺多吉


夏诺多吉附近

      随着一座座新机场还有高速公路乃至川藏铁路的建设,今后的甘孜也会不可避免地大变样吧,希望我能在这一天到来前把剩下的地方都走一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