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杂感

过生日。

其实没有任何期待,也没有丝毫兴奋。岁月流逝得太快,快得让人猝不及防。过了四十岁的门槛儿之后,就不再期待任何一个生日的到来。

重要的是,到妈那儿吃个饭,陪两位老人唠嗑,让他们看见忙得不得了的姑娘依然健康,快乐,年轻。也许他们欢喜的是这些。所以,生日这天一定要去吃饭的。

接了弹古筝的小姑娘,顺带到街上小逛一下。回到爸妈家里,他们正热气腾腾地包饺子。赶紧洗了手,抄起面皮,融进暖暖的家里。大姐昨天从外地回来,一边包饺子一边示意我说,茶几上有生日蛋糕,先去切开给孩子吃吧。小姑娘迫不及待地解开粉色的绳子。哇,好漂亮的蛋糕,粉蓝两层底座上,插着“珍珠”串出来的王冠和心形的“魔法棒”。这是我见过的最有仙女气质的蛋糕了。大姐说是外甥在网上订的网红蛋糕。小伙子长大了,会给小姨买蛋糕了。心里生出几许感慨。那个虎头虎脑、一到暑假寒假就到我家来补习功课的小男孩一眨眼已经成人了,当兵复员,到了该找女朋友的阶段。时间有魔法呀!

吃饺子。世界上最好吃的饺子是妈妈做的饺子,皮儿薄,馅儿多,味道好。吃完饺子吃了两口蛋糕,还好,不太甜,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凉。有人从四川寄了灌肠给大姐,妈妈拿了两三串让我带走。还剩半个蛋糕,连了盒子也带走。拎了满手的东西,带着小姑娘下楼回家。

到家看表,2点了。儿子今天下午放风。赶紧动手烧水,煮粥,黑芝麻、黑米、豌豆、红豆焖上。切羊肉,炒羊肉,盛盘晾凉。一阵忙碌后,刚好3点半,骑车去接儿子。好像前一刻,还是妈妈的小公主,等吃等喝备受呵护;后一刻钟,秒变扛大梁的主妇,做好饭,接孩子,伺候洗澡,看他吃饭,听他叹息功课太难,安慰几句,鼓励一下,装了羊肉、苹果、砂糖桔、牛奶、口罩满满一书包,然后骑车再送走。飞跑到校门口,返校的学生个个急匆匆地往里走。娃儿下车后,跟我说,生日快乐哦!我说,嗯嗯,很快乐。赶紧进去吧。

预期要录的课,晚饭后终于可以继续完成。把小姑娘赶到卧室写作业,我在餐桌上摆出两台电脑开始工作。有些仓促,稿子没有完整地习练一次,录的时候有几处说错话。想用喀秋莎剪切一下,试了试,不好操作。折腾了俩小时,算了吧,饶过自己,不用那么完美也许更真实。

住一个小区的同学两口子来聊天。扯了半天,最终落到关键问题上:正上初中的孩子的学习。当校长的同学诸事顺心,一提儿子学习就束手无策。开导了几句,自己的孩子还得自己上心,别人谁也替代不了啊。

送客回来,冻的发抖。夜里的温度很低了,雪迟迟不来,冷却日日相逼。对冷的惧怕似乎模糊了。年轻的时候,一到寒冷的冬天,就围了火炉,或者早早坐被窝里,消磨时光。现在,绝对不敢了,该干的想干的,填满每一天。冷,在忙面前似乎不足为惧了。

过去已去。每一天都值得珍重,每一天都要用心对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