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涵说,我的前半生在装;陈俊生说,我的前半生是怂

0.096字数 1522阅读 640

名噪一时的《我的前半生》终于拉上了序幕,可是,电影已散场,余温依旧存,伴随着大结局的到来,大家纷纷对于这三个主人公的纠葛的半生做了自己的看法和总结,而今天,本想提笔说一说自己的看法,可是又觉得,处于他观的角度看他人的爱情和人生,总有着一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所以我选择说一说自己的前半生。

其实,我的前半生也在装,也是怂,而这也是为何我给自己的笔名取做丛芯的原因,除去半生潦草,剩下的,正是一个“怂”,面对爱情、亲情、友情,我和陈俊生一样,都是怂的,而面对生活,我是装。

友情:

从小到大,我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交朋友,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而后到大学,我每个阶段,只做到了和不超过三个人做朋友,再多一个,我都会感觉承受不来其实准确来说,除了大学,其余阶段,我只能做到只和一个人做朋友,因为我处理不好这多层次,多角度的关系,虽然有时候会被说成情商低,也有时候会被称作孤独,甚至会被骂没人性,但是我始终怂着,没有想过改变什么。毕业以后,工作了,我本以为自己长大了,可以处理好更复杂一点的关系了,于是我开始傻乎乎的想要在工作圈里拓展自己的朋友圈,可事实证明,我选择错了范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明刀暗枪、争吵辱骂,在伤痕累累,血痕深入、刀疤不断以后,我选择将自己的友谊之路封存起来,我认怂,我没有了开辟新路的勇气。直到我的前半生中,贺涵的一句话点醒了我“你来工作是来赚钱的,不是来交朋友的,如果能交到朋友那是惊喜,交不到朋友那才是正常的。”所以,我退回了原点,继续怂着。

爱情:

面对爱情,我更是怂的,而且怂的很彻底。我没有罗子君的勇气,当贺涵问罗子君,离婚了以后,如果有一天,再一次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是否还是一样会选择不顾一切结婚,继续婚姻生活的时候,罗子君的回答是肯定的,而这一份肯定更让我感觉到了自己面对爱情有多怂。我怕受伤,我怕分手,我怕被抛弃,我怕被嫌弃,我怕再经历一次没有结果的花开,所以,这些年,我选择把自己的感情封存起来,除了偶尔的回忆能让我知道自己曾经也有过爱的能力,除此之外,我没有更多的勇气再去开启一段新的旅程。面对爱情,我还是怂的。

亲情:

面对亲情,我是最怂的,我从12岁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学习,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努力赚钱让爸爸妈妈还有弟弟过上好的生活,我要在城里给他们买大房子,买好车,让他们吃得好、穿得好、住得好,过得好,可是,如今,我已经25了,毕业两年了,我依旧做着不是十分理想,更不是十分体面的工作,租着不到80平的房子,学着至今都没有通过的驾校,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苟活着,我没有买上房子,我没有买上车,我没有让父母摆脱贫瘠,我甚至无法救回自己的弟弟,更无法为我的弟弟报血海深仇,我就这样,很怂的活着,痛不能喊、愁不能哭、恨不能叫、苟活半生,认怂到死。

生活:

面对生活,我和贺涵说的一样,穷极半生,都在装,装优雅、装大度、装大方、装快乐。每天早晨起床,我都会先给自己洗脸,洗掉夜晚的面孔,换上今天的新面孔,然后,我开始给这张空白的面孔彩绘,我给它打底,我给它上色,然后按照符合今天的生活特点开始装饰,今天要见客户,这张面具是卑微;今天要见老板,这张面具是强颜欢笑的;今天要见同事,这张面具是潇洒快活的,今天要见朋友,这张面具是轻松快乐的,今天要见父老乡亲,这张面具便是得意洋洋的,每一天,都在装,上班的时候,装成老板最喜欢的样子,回家了,装成父母最喜欢的样子,出去了,装成朋友最喜欢的样子,就连在梦里,都要装成自己梦想着要变成的样子。唯独晚上卸了妆,关了灯,终于不用装了,可是那时候,我也没有在见任何人,见的只有自己和灵魂,可是装了一天,真的好累,所以带着真实的面孔,进入了梦乡,睁开眼,洗了脸,化了妆,新的一天,继续还在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