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一根卷曲的毛

    不知从何时起,阿松整日都在烦恼,因为他的左鼻孔里探出了一根卷曲的毛,这根突兀的卷毛乌黑油亮,坚韧的如同长在岩石中的野草,拔又拔不掉就像长在鼻...

  • 120
    生来即悲

    雪已经是停住了,可天气却越来越冷了,就连素来不怕冷的卖煤老宋都裹上了厚厚的棉袄,颤颤地把一筐筐黑煤搬到板车上,红通通的鼻子冒着白气在花白的胡子上...

  • 120
    生而为人,实在抱歉

    我坐在囚车里,看着繁华的街道在往后退去,从高楼大厦到低矮平房再到荒郊野岭,从熙熙攘攘到冷冷清清再到空无一人,我知道囚车的目的地就是我人生的终点,...

  • 120
    你是我最美的太阳

    当我放下手机那一刻,便觉得在这无数条因果线之中,有一条依稀模糊的因果线,就那么静悄悄的断掉了。从此我的世界再无余晴。 我和她的开始,就像结束时那...

  • 120
    葬鸟

    就在今天早上,我正准备要给黑子换水倒食的时候,发现它躺在鸟笼的底板上一动不动,两只爪子紧缩着,脑袋歪拉一边,我使劲拍着笼子,叫着“黑子……黑子”...

  • 120
    你不漂亮,可我就是喜欢你

    言 我想写一个我的故事来缅怀一下年少时期,那懵懂的爱情。 正 唐昕应该算是我们班最不起眼的女孩儿了,她个子小,肤色不像其他女孩那样白皙,有些偏黑...

  • 120
    炮声

    轰鸣的炮声,撕裂了寂静的黑夜。 我从睡梦中惊醒,睁开眼四周黑漆漆的,我能感觉到眼皮在轻微的跳动。 炮光刷亮了屋内。 “嘭……”紧接着一声炮响...

  • 大城小管

    文|魏绍寒 那是一个天气十分燥热的下午,小刘开着城管巡逻车,我坐在旁边,那天就剩我和小刘在巡逻,其他几个人都怕热,不知道躲在哪里凉快去了,而我也...

  • 120
    僵尸村

    壹 下过一场雨后,空气变得格外清新,谭西穿着绿色的人字拖,踩进还有些温热的积水中,他现在正要去一家高档的西餐厅大吃一顿,没错,就是要穿着胸口处印...

个人介绍
原创!原创!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