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六)‖进入谷嵩

字数 2198阅读 338
服装商场

上一章: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五)

【六】进入谷嵩

送别徐光后,我们剩下四人进入了谷嵩电子厂。谷嵩电子厂很大,管理也比新鸿利规范多了,工人们穿着统一的工作服,戴着统一的工作帽,初来乍到,给人感觉这里工人的整体素质也比较好。我,高虹和春晓搬进了一间女工宿舍,这里的住宿条件跟我们大学宿舍差不多,宿舍装备还挺齐全的,比新鸿利那里好太多了,起码窗户不是坏的,比较安全。与我们同住的是几个职校实习生,对待我们相当友好,我们刚刚来不熟悉情况,职校生提醒了我们很多注意事项。

“你们一定要防着谷嵩的保安,这里的保安忠诚得像条狗,要是被他们检查到不戴厂牌就被扣工资。”

“对对对,不能迟到不能早退,否则也被扣工资。”

“穿拖鞋上班被保安也被扣工资,这个厂真是绝了。”

“反正只要违反厂规就要被扣工资。这里的保安就是走狗。”

“对了,吃饭也不能插队,插队也被扣工资。”

…………

职校生们七嘴八舌地讲着厂规,我满耳朵都是听到“扣工资”三个字,我终于明白谷嵩为何管理规范了,这属于高压下的管理制度,然而这样的管理制度似乎不怎么得人心。

早就听说广东的衣服很便宜,来广东这么久了,都没有时间去逛过衣服,我提议晚上去逛逛工厂附近的服装商场,高虹和春晓也正有此意,于是我们同行。

商场的门口不大,然而里头却别有洞天。在这个夜晚,附近工厂的青年男女换掉了工作服,打扮得又酷又时尚,他们都来这儿逛。这里的衣服鞋子包包都是当季最新最流行的款式,有的款式我还从来没见过的,我们三个女孩简直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这也看看,那也瞧瞧。其实最令我惊讶的是这里衣服的价格,简直便宜得不能再便宜,我花一百块就淘了五件衣服,这要是在老家买同样的衣服,一百块就只能买两件了,难怪这么多服装店从广东进货。我们三个像捡到宝贝似的,满载而归,这一天是我们来广东最开心的一天。

第二天就要上班了,虽然这是在谷嵩度过的第一个夜晚,但我并没有失眠,在疲惫中,我昏昏沉沉地睡去。

谷嵩要求每一个新员工都要进行岗前培训,培训的内容无非是介绍企业文化,企业管理制度之类,培训老师也很严格,严格到上课时间不允许讲话,她安排每四人为一组,每组选一个组长,组长要监督自己的组员,发现谁讲话就扣工资。这个企业还真是把扣工资的制度渗透到方方面面,不过培训老师的下马威还是很有效果的,新员工都被唬住了,全都认真听课了。在室内上完课后,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把我们领到一片空地上,由这个保安给我们军训,这个军训的内容就是立正稍息向前看齐之类的,对我来说没啥难度,而对某些新员工来说似乎不容易,只要精神不集中就做错,随之而来的就是被狠狠地批评,看来发现谷嵩的管理方式真是有一套。

上午培训结束,下午就要开始做工了。我被分配到了一个比较轻松的工位,工作很简单,就是检查塑料手机壳有是否完整,有无裂痕,检查完之后还得放回流水线上。工作虽然简单,可这个工位要站着干活,这是比较辛苦的地方。和我一起在这个工位的是一个广东本地的女孩子,对于我的到来,她似乎并不热情,我好几次同她说话,她都是简单应答,对我不温不热的,于是我也干脆不说话,我俩闷头干了一个下午,干完活儿,我连她姓甚名啥都不晓得,我不由得想念起新鸿利的工友们,那时候的工作虽然不轻松,可搭档都是非常有趣的人,干活也不觉得辛苦。

晚上去饭堂吃饭,发现谷嵩的饭堂实在是太棒了,有荤有素,菜色多样,还有配汤,想吃什么都可以点,果然是大工厂啊,给员工的待遇真不错,我们赞不绝口。我打了一条鱼吃,真是美味极了!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每天能吃到这么好的食物,浑身都有劲儿了,这次来打暑假工可以做这么轻松的工作,吃上这么好的饭菜,我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本以为广东的工厂都像新鸿利那么乱糟糟呢,看来我是井底之蛙了。

可是,在谷嵩的好日子还不到三天,我们就被驱逐出厂了,理由是厂方发现我们是暑假工。这天,我在上班的时候,春晓又跑过来叫我收拾行李。

“老板又要给我们换厂。”春晓无奈地说。

“啊?不是吧!都已经换过两个厂了!”我有点儿气愤。

“这个工厂说不招暑假工,我们不能在这干了,干了也不得钱,所以老板才让我们走的。”春晓解释道,“那你还信不信我嘛?如果你不想干了,现在回家也可以,这也不是我说了算的,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那到底是谁透露了我们的身份呢?我使劲儿地回忆起来……

那天我们在饭堂等待体检结果的时候,那个收我们身份证的帅哥曾经过来问我们话,他是这样问的:“你们都是过来打暑假工的吧?”这样的问法显然他知道我们的身份。

“是啊!”我诚实地答到,我以为老板和厂方说过我们的身份。

“那你们可以做多久?”

“我们九月底就要回去的。”我毫无防备地回答道。

听了我的回答,帅哥突然不再说话,脸色突然沉了下来。

“怎么了?这里可以做暑假工吗?”我感觉有些不妙。

“你们在这里继续等等。”帅哥站起身离开了。

虽然当时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失言,但由于后来顺利入职,我根本没想到这个诚实的回答会让我们丢掉了这么好的工作。我有些自责,春晓安慰我,这不能全怪我,那个帅哥说不定不止问了我,很可能还问了其他人,就算我不说,其他人也会说漏嘴的,他只要稍微一调查就可以查出我们的身份来。春晓叮嘱我,以后进厂打工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自己是暑假工,很多工厂是不收暑假工的,要等到暑假快结束了再跟工厂坦白自己的身份,那时你的活儿已经干了差不多两个月了,若是押你的工资,你还可以去劳动局告他们,他们也不得不付你工钱。

未完待续
下一章: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