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一)‖打工同伴

96
茳俣俣
2017.10.08 21:59* 字数 3002
今天在简书上偶然翻看了徐姚的《东莞、暑假工,黑心中介,庞大的黑色产业链》一文,不由得想起多年前我在大学时也写过一篇关于暑假工的文章,现在重读,甚是有趣,虽说当时文笔稚嫩,但也不失趣味,这段人生经历难能可贵,对我后来的职业生涯有着重大影响,今天拿出来“旧饭新炒”,与君共赏。
东莞东火车站


【1】打工同伴

这个暑假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暑假。一系列的奇遇,刺激而冒险。那就从头开始说起吧……校园的招聘广告应当算是罪魁祸首,它勾起了我打暑假工的心思。临到期末,广东暑假工的招聘广告在校园的公告栏随处可见。我毫不犹豫地拨打了其中一个招聘电话,并交了50块钱报名打暑假工。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劝我不要冒这个险,只有我固执地相信这次去广东可以挣钱。

有一晚舍友托我出学校帮忙买奶茶,刚进奶茶店就碰到了老乡徐光,顺便打了声招呼,互相问了下暑假的计划,没想到徐光也打算去广东,真是不谋而合。

也就是这声招呼,让徐光和我在暑假成了患难之交。徐光原本要去深圳旭日工厂的,而我要去的是深圳兴英科技,我们都是通过中介找到的工作,原本以为一切都是很顺利的,既然中介收了我们的钱,就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现在这想想,真是太天真了。

期末考试结束后,舍友们一个个离去,只剩下我和我的上铺高虹,高虹是不想回家的,于是在我的鼓动下也和我一起报名去打工。

中介把招来的暑假工分三批送到广东,第一批和第二批已经去了,我和舍友被分到第三批。临行前,中介突然电话告知我们去广东的行程要推迟一天,并把工作地点从深圳改到了东莞,又从东莞改到了广州,这不免令人生疑,我开始在网上查找关于暑假工的文章,看到了前几年大学生打暑假工被骗的新闻,不少人在网上提醒,进工厂千万不要找中介公司,否则会中介被坑得很惨,最好是熟人介绍,我正犹豫要不要信这个中介,因为我觉得我的这个介绍人既然是本校的学生,也挺好说话的,应该不敢骗我们。这时徐光突然来了信息,说他原本要去的深圳旭日工厂去不成了,问我这边还可不可以去,我咨询我的中介后,中介答应了,这样,我就有了两个同伴。

由于学校封了宿舍,中介将我们安排在学校附近的旅馆住。我们在旅馆的时候,我又遇到了我在学生会认识的李春晓,没想到春晓也找到了这家中介,还把她弟给带来了。

假如我没有遇到春晓,或许也不会发生后来一系列的事。徐光是个挺谨慎的人,他联系了一个已经跟着中介到达广东的同学,了解到事情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顺利,中介介绍的工厂不仅换了,而且这个新安排的工厂还要求暑假工进厂之前签至少四个月的劳动合同(然而我们的暑假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中介不停地催促前两批去的暑假工签合同,并口头保证两个月后能拿到工资回来。有的同学无奈地签了合同进了厂,而有的则担心受骗不敢签最终沦落街头。后来经过我们的调查,这个中介其实是在我们学校找了个女学生做介绍人,并向介绍人承诺,她招到的人越多,提成也就越高。说实话,那个介绍人也是被中介所蒙蔽的,她并不知道她招来的暑假工到最后会进哪个厂,能拿到多少工资,那么,招聘广告上所承诺的高薪工资及优厚待遇就不可能兑现了。我们认为这个中介不诚信。于是我们向介绍人讨回了之前交的钱,放弃了去广州的选择。

不能去广州了,除了回家就是留下来找工作,我们又不甘心回家。

就在我们最犹豫的时刻,春晓通过她的老乡找到了一份东莞的工作。春晓问我们是否愿意同去,我们是信得过春晓的,所以我们愿意同去。

徐光立刻就去车站买了前往东莞的车票。我们五个人的广东大冒险终于开始了,这个冒险队因我而组成,冒险者分别是我、徐光、高虹、春晓和她弟弟秋林。说实话,这次的出行很冲动,事后证明我们只是刚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罢了,如果再来一次,我可能会问清楚了再去,只是由于我当时不愿过一个平凡的暑假,便放手一搏了。

我们搭上了凌晨两点钟前往东莞的火车,火车上人员众多,三教九流,各色闲杂人等一应俱全。暑假去广东的人特别多,只剩下站票了,我们刚上车的时候又冷又困,只能蹲坐在过道里,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有人在中途下车后,空出了两个座位,这让我和高虹享受了坐票的待遇。长途旅行是枯燥乏味的,坐在我们旁边的旅客无聊极了,主动和我们聊起天来。

我是有警惕心的人,是不大愿意向陌生人透露我们真实身份的,只是说我们是去旅游的,倒是高虹比较老实,人家问什么答什么,我看高虹那样实诚,一点都不放心,打定主意看紧她。

刚好有副扑克牌,我提议玩玩,但前提是不准赌博。大家都答应了。坐我对面的是两个云南人,一个盖着鸭舌帽,他说他是为女朋友伤人而进过监狱的人,现已刑满释放,要去厦门找工作。另一个是在广州开服装店的小老板,云游四方,游遍了大半个中国,也要去福建。开始玩牌的时候,我们发现各个地方玩牌的方法不一样,于是我这个广西人和这帮云南人玩不下去了,高虹是老家是云南的,和他们玩得开心得很。小老板玩牌的技术不差,教了我们一些扑克牌骗术,真是深藏不露,我们都看得兴致勃勃。

火车缓慢地前行着,我在车上看风景。这列车一路上要经过南宁、玉林、贵港、茂名、广州等市,我们要颠簸十八个小时左右才能抵达目的地。虽说头一次去广东,本应该持着期待与好奇之心,但当时又累又饿的我心情并不美丽,导致我在火车上感觉看到的风景也不漂亮,到处是荒山野岭,尤其进了广东省界后,小工厂随处可见,工厂旁满是被污染的池塘,原来想象中的广东和现实的广东真是不一样。这列火车很烦人,每到大站小站都停几分钟,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的,害我吐了好几次胃液。

我带了好多吃的东西,大部分是罐装食品,吃不完,分给那两个云南人,他们也不要。我也没说什么,收好食物蒙头大睡。

火车上虽然有空调,却热得很,我热得醒来后要上趟厕所,挤来挤去好不容易挤到公共卫生间那,门口站满了男男女女,因为臭得要命,我又在卫生间门口呕吐了。不知等了多久,卫生间终于开了门,一个男人走了出来,卫生间里弥漫着烟味。我心里暗暗诅咒了他几句,让旁边的女人先进了厕所。女人出来后我也不让了,个个都争先恐后的,看来在火车上是当不了圣人的,因为圣人会被憋死。为抢厕所,我的脚都蹭伤了,不过无所谓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名言果然有名言的道理。

火车上的食物贼贵,卖盒饭简直就是合法的抢劫,就一点素菜居然卖十五块钱,我闻着那臭臭的味道恶心得要命,索性捂住了鼻子。

傍晚的时候,一个又高又黑的列车员走了过来,我顺便问了一句东莞什么时候到,没想到那列车员一点也不正经,恐吓我说这列火车不去东莞了,直接拉回昆明去,我差点信以为真,周围的乘客一个个在偷笑。看得出那列车员是个牛皮高手,我们这堆闲人来了兴致,便听他吹牛。他说火车被拉回出发点可不是没有的事,以前就有过,哪里管乘客的抗议,前方铁道要是出了事故就是得回去,政府也管不着!

他的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完,还给我们讲了车难事故,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什么遂道倒塌压死乘客啦,他本来就是从车难中逃生来此隐姓埋名啦,看他讲得天花乱坠,逗得周围的乘客都一乐一乐的,我也只好附和着傻笑。

晚上八点多快到站时,我们已经聊得一片火热了。这一段旅途中认识周围的几个有趣的乘客倒也算种收获。一切不过萍水相逢而已,能坐上同一列车已是一种缘份,以后我们是不会有什么交点的了,下车的时候我们微笑着与他们说再见,捎上他们的好意提醒匆匆别离了火车。其中有个热心的乘客还帮我提行李,嘱咐我们在东莞火车站时千万要小心,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未完待续


下一章:那些年,我在广东打暑假工的日子(二)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