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表演心理研究》精华句

艺术起源于游戏,或游戏是艺术的起源。艺术带有一定的游戏性质,表演需要带着游戏感去从事艺术创作。

游戏和表演艺术有许多共同之处。都包含着假想。

没有一个人在童年时代不做游戏。成年人的艺术创作是一种艺术责任感的表现,而孩子们的游戏则是一种纯粹出于自觉自愿的自我享受行为。

二者都是运用假定行为,游戏更强调自觉自愿,是一种由衷的假性行为。

成人的表演艺术要深入创造,又必须学会和发挥孩子们的游戏特点——自觉和由衷。

儿童游戏无时空制约,游戏不需要给人观赏,电影表演为之奋斗的目标,在游戏的幼稚形式重早已实现。

工作意识产生责任感,游戏意识产生游戏感。游戏的意识可以冲淡严肃的工作意识。

演员应该是始终热爱游戏的人,是以游戏为职业需求的人。

要建立儿童般的游戏感觉,必要懂得儿童做游戏的心理和特点。

人在成长中更多地去认识了世界,也更多地丧失了对世界细腻的好奇心与了解,因而失去童心。

失去了童心的艺术家,也便失去了观察、体验世界的基本能力,童心失去地越多,能力也便越粗糙。

演员要恢复童心,必要恢复儿童般的好奇心与直观的发现能力。

不要把原始的感受和表现力丧失掉。恢复童心也包括恢复人的原始感受力和对事物特点的细腻表现力。

任何表象都是心理运动的产物,人的外部形态必然反映着人的心态。模仿形态,到了一定阶段,就必然要探索心灵。

模仿从来不排斥精神的方面,模仿从表及里是基本的发展规律。

发现人的特点决定了模仿的水平。

能否将模仿尽快深入为体验,是检验一个人是否具有演员素质的标志之一。

戏曲演员的培养方式,实际上就是由模仿入手,但其中演员个性的创造力往往突破了程式。

舞台演员演电影,必须消除舞台感重舞台节奏习惯,恢复人的自然节奏感觉,否则会产生演的痕迹。

能否在剧本重发现角色的魅力,是他能否创造角色魅力的前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