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想

立夏后的天气开始变得阴晴不定,刚热了没有几天,它又开始耍起了小脾气——先是傍晚,学校小桥下深洼里的青蛙“呱呱呱”聒噪个不停,让人倍感烦心,而后深夜里,它又在偷偷地哭泣。可惜最近烦事缠身的我早已身心俱疲,它的哭,它的叫,我无动于衷。我只是喝完这一天的最后一杯水,缓缓的起身拉上窗帘,眼不见心不烦,倒头就睡,任其狂妄肆意的敲打我窗。

累了,倦了,嘶喊停止了,哭泣也骤停了,天亮了。虽说又是美好的一天,可窗外的狂风让我猛地打了个寒颤,更何况我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怕冷的人呢。我赶紧找出早已经被我束之高阁起来的秋衣、秋裤穿上,瞬时暖意回归,心情又愉悦不少。

早上等待水慢慢烧开真是个煎熬的过程。我双手虔诚地捧着水杯,站在热水箱旁两眼目不斜视地直勾勾地盯着温度一点点往上升,心中也会不由自主地跟着默数:80度,84度,88度···等到了99度,我的眼睛倏地一亮,这时我是多么希冀永远不会达到100度啊。99度,多么完美的温度,温度在这一度静止多好!99度未沸,水仍旧是未睡醒的样子,在排气口处大喘着粗气,像极了一个刚刚晨练归来的孩子。99度,拥有着最好的希望,因为下一度就是终点。100度已沸,水开始似海浪一样的剧烈翻滚,接着它开始四处飞溅、溢出,发出警示的长鸣,唯有快速将其冷却些才可终止它的’胡作非为‘。100度,真是一个又爱又恨的温度,非达到它不可,可达到后的后果真是让人无力招架啊,而且纵使再怎么加热也无法再达到101度,不免给人留下些许遗憾。

而对于人是否也会有这样一个煎熬的过程呢?你我距离千万里,我日夜思念你,想你温暖的怀抱,念你发下的誓言。每天固定的电话粥时间,每月定期的见面地点。99度未沸,爱情的香味已经弥漫开来,香味通过彼此的温声细语变得更加浓郁,久久留香;你我距离一米,各种无奈来袭,怨你琐碎的争吵,时不时的冷战,100度已沸,可结果呢?苦味、涩味充斥着味蕾,自己只好慢慢咽下,纵使苦涩难耐。

可现在不管是多少度,不管已沸还是未沸,水是终究要从99度未沸到达100度已沸。而生活中仍旧有很多人拿着各种各样、五颜六色、价值不一的空杯子,我亦在双手捧着我空空如也的杯子站在热水箱旁等待。

可在这个下完雨微凉的清晨,我要做的只是缩着脖子,裹紧外套,慢悠悠地假装很自在的走在去往食堂的路上,偶尔还抬头望望天,看看有没有和我一样孤独的星儿,一直在等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